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九十九章:走出來,打回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九十九章:走出來,打回去字體大小: A+
     

    夜幕低垂,處理了一日政務的皇上好不容易的空閒了下來,御膳房的御膳還未上桌,常公公便快步走了進來。

    “啓稟皇上,晁王殿下與熊將軍在外求見!”

    軍部有此動亂,皇上也正想着與現在執掌軍部的兩人商討一下如何應對,兩人來得倒正是時候,皇上理了理有些乾澀的嗓子沙啞的道:“讓兩人進來,將睿王叫來用膳!”

    常流已經被皇上派遣去了御醫院,寧致遠還留在寧元宮中,才大病一場的寧致遠正是虛弱之時,皇上特地吩咐了御膳房做了些滋補的藥膳。

    常公公應了一句是,拱手躬身退出了御書房。

    昏昏夕陽早西沉,暗黃燭光已點燃,御書房的書案上堆放着一對摺子,書如海不在,皇上一個也沒動過,作爲君王最見不得是就是三軍鐵板一塊,但作爲士兵最重要的就是集體榮譽,大賀曾是一個重武之國,現在要轉變成爲文武同治,他的道路還很長很長!

    晁王與熊懷遠一同而來,爲的是衆將領陳情一事,也是爲了現在京城內的事情。

    往日皇上大力培植錦衣衛,五城兵馬司的兵力在這次也被消減了大半,如今朱閣一死錦衣衛傾巢出動緝拿沈客,京城內的守衛力量只剩下了軍部都督府的人,而現在暫任錦衣衛都指揮使的書如海畢竟事務繁雜無暇兼顧,這樣一來就根本無法維持京城的安穩,特在此人心惶惶流言滿天飛的時候。

    都督府的士兵除非在緊急的情況下是不能接手京城的維安的,所以他們必須要有皇上的首肯。

    “父皇,現在城裡又有流言在散播了,杜先生帶着錦衣衛全部人員已經離京,東廠大半人也已經出動,五城兵馬司力不從心,若不調撥兵馬維護京城的安穩,難免會給居心叵測的人煽動帶來禍害啊!”

    寧朝戈一言剛畢,熊懷遠也張開了口:“如今京城流言蜚語四散,需要兵力鎮壓維安是一,老臣最擔心的,還是皇上您的安危,錦衣衛全部抽離,東廠也被調出了大半,皇宮現在的守衛正是空檔,若真有居心叵測之人趁此時機作亂,皇城的守衛纔是最薄弱的啊!”

    皇城的安危五個字正是說到了皇上的心坎上,皇城是寧家天下的象徵,就算他再容不下沈客,一些事實他還是要承認的,沈客在軍方的影響力無人能比,就算沈客不在,還是有這麼多能爲大賀捨生忘死的將領爲他陳情,將來能發生什麼他也無法斷定,皇城若是守衛空虛讓人趁虛而入,那伏虎軍變,可就真的要再次上演了。

    “熊愛卿說得是,今日朕收到了從各地快馬加急送來的摺子,你們看看!”皇上指了指身後的書案。

    寧朝戈與熊懷遠退後一步躬身道了句不敢。

    皇上看了一眼兩人,負手走到了御書房緊閉的窗戶前推開了窗,夜間涼爽的風徐徐拂來,捲走了悶熱浮躁。

    熊懷遠瞄了一眼負手的皇上,走到了書案前拿起了上頭翻開的那份摺子。

    寧朝戈也不再呆滯,上前拿起了兩份摺子看了起來。

    “沈客蓄謀作亂本該株連九族,皇上寬仁大量饒恕其家人已經是法外開恩,老臣以爲沈客必須要處死,有沈客在的一日,大賀永不得安寧!”

    皇上認同的點頭,沈客不除,他一日就不得安寧,連羅織的造反罪名都沒讓他這些簇擁者清醒過來,將來他若振臂高呼,何愁不會有一呼百應。

    “皇宮守衛須得加強,朝戈,你挑選一些都督府精銳填補上東廠的漏子吧,熊愛卿,護衛京城的重任,朕就交給你了!”

    信同侯離京剿匪,趙靜之戴罪之身,現在這兩人已經是都督府的決策人,一個是皇上的兒子,一個是他的親家,曾經經歷過伏虎軍變考驗的他們,他相信是他能夠信任的人。

    寧朝戈欣喜的看了一眼身側的熊懷遠,熊懷遠與他眨眼搖頭,小心的斂起了笑容的寧朝戈朝着皇上的背影深一鞠躬,恭敬道:“兒臣定不辜負父皇信任!”

    “老臣萬死不辭!”

    從宮外趕回來的書如海駐足在門坎外,低聲呼喚:“皇上~皇上~顏學士與陸學士在外求見!”

    皇上探頭一看,果真看到了站在寧元宮外的顏柳,這幾日顏柳難得的請了病假,如今他一出現,皇上倒是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了。

    “你們先回去吧!”

    寧朝戈熊懷遠相視一眼,抱拳遵命離去。

    顏柳是帶着病來的,顏柳到入夜還未歸家,四處找尋又不見蹤跡,現在這個時候他也就只能進宮求皇上下旨去搜尋了。

    陸以安正打算帶着路夫人去外頭散步,正被書如海攔下,也就隨着書如海進了宮,陸家能得皇上寬仁大量保全性命他感激不盡,做了皇上十多年的心腹肱骨,此時此刻他能明白皇上在想些什麼。

    寢宮內,透過窗戶寧致遠能夠看到御書房中進進出出的人,寧朝戈離開寧元宮便就與熊懷遠分道揚鑣去往了後宮,那片他最不願踏足的地方,常流一去一下午他也無法預料常流現在的處境,若皇上真是看重他的性命,應該是不會爲難他的吧!他最想見到的人還沒有見到,他最實現的目標還沒有達成,在這黑幕遮天的黑夜裡,獨坐在這座冰冷宮殿中的他覺得連血液都是冷的。

    他等待了近二十年的真相還要等到何時?

    夜黑風高的夜,吞噬着一切光亮,悄然的讓時間變得格外漫長,對天天被烈日曝曬的百姓來說,能有這樣一個寧靜而愜意的夜晚是很美好的事情,但對此刻正在山林中搜查的錦衣衛來說就像是瞎子過河一般。

    杜先生已經往京城傳去了最新的消息,爲了防止沈客逃離,他在各個關卡布下了嚴密的防守,但與他料想的不一樣的是,都已經一個時辰過去了,他還沒有收到各個關卡發射的信號,難道沈客虛晃一槍而已?可錦衣衛已經步步逼近,沈客還在等着什麼機會?

    他不會想到,就在他對着黑夜苦思冥想的時候,有一羣人已經突破了一個錦衣衛防守較薄弱的地方進入了一片田野。

    夜幕之上,煙花綻放,稍縱即逝,捻着鬍鬚皺眉思索的杜先生感受到這一抹亮光的璀璨,擡頭看向了一個方向,不是錦州,不是肅州,那是去往京城的方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