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九十八章:四方雲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九十八章:四方雲動字體大小: A+
     

    暮色西沉,巍巍西山下大雁齊飛,數騎快馬馳騁而過,策入雄偉京城。

    皇上一直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雖功勳已死,雖兵權已散,心與心緊緊相連的大賀三軍在正義信仰面前,還是挺身而出爲沈客築起了最後一道保命的屏障。

    “啓稟皇上,思郡王來奏!”

    “啓稟皇上,舒州鎮國將軍寧昌安來奏!”

    “啓稟皇上,滄州輔國將軍寧瑜寧來奏!”

    “啓稟皇上………………”

    “啓稟皇上,齊州熹王來奏!”

    本是靜謐無限好的黃昏,御書房裡卻是炸開了鍋,一份份奏摺從千里萬里之外而來送到了寧元宮外再由書如海交到了皇上的手上,一共八份,來自全國各地,所說的都只是一間事情,那就是爲沈客求情。

    皇上對沈客態度的大轉變早不是軍方的秘密,以往這些連在削減三軍之時都能保持沉默的人今日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之舉,在皇上的心裡紮下了無數根利刺。

    皇上心煩意亂,寧致遠只能通情達理的走到了寢宮等着皇上處理完這些國家大事。

    來奏的這八人,有邊城邊關的將領,有州郡衛所的都指揮使,有皇室宗親,更有皇上最敬重的熹王,這只是開始,卻是一個讓皇上措手不及的開始。

    寧家子孫,生下來之時就需要學會一條祖訓,歷任君王更是必須將這條祖訓牢牢記在心裡日三省吾身片刻不得忘,聖祖曾說,民意即天意,民心即君心。

    早已將一塊鐵板的三軍打成一盤散沙的皇上無懼於這些人手中的兵權能夠給自己帶來的威脅,但他怕,怕這種矛盾一旦積累了下來日長月久,就會讓他失去了軍心民心。

    “大哥他!”所有的陳情奏摺皇上都只是聽書如海唸了一遍,惟獨熹王的摺子皇上親眼看了,他們這一輩寧家子孫,也有過你死我活的爭鬥不休,但那都是止於皇位繼承之前,在他坐上皇位之後,他的兄弟也心甘情願的成爲了他的臣子,雖有過不擇手段,但最終也是光明磊落的保全了兄弟情,這位讓他最敬重的熹王,自從封王離京之後研習佛法不問世事,淡泊名利在天家這樣的氛圍中難能可貴,也對佛教頗是敬畏的皇上對這位兄長素來都是敬重有加,熹王也從來不會沾手朝政,今日,熹王卻出奇的站了出來。

    雖只是一份薄薄的摺子,握在皇上的手中卻彷彿有千斤重。

    他伸手去端茶盞,卻發現茶盞早已滴茶不剩。

    書如海當即奉上茶水,小聲提醒道:“皇上,外面的人還在等着皇上批閱摺子呢!”

    “老杜可有消息?”朱閣死後,錦衣衛由書如海全盤接手,所有的消息都會在第一時間傳到書如海的手中。

    “還在搜尋,杜先生說最多明天就能有消息了!”

    “明日明日!”皇上合上摺子用力拍打着桌面:“抓不到沈客,讓他就不用回來了,明日必須給朕消息,去叫陸以安來!”

    陸湘雪離京必然是去找沈客,陸以安與陸湘雪是父女,陸以安是他的肱骨,要在最快的時間內找到沈客,他只能靠他。

    書如海唯唯諾諾的應了句是轉身離開了御書房,寧元宮外送信的差使還在等着皇上的回覆,見書如海惶惶走出絲立馬就圍了過去。

    “回去,都回去,別惹得皇上動怒!回去告訴你們的主子,讓他們看看到底是誰纔是他們的主子,”深諳皇上心中憂愁的書如海擰眉擡手,嚇得這些早被雄偉恢弘的皇宮驚得目瞪口呆的差使們都是縮到了一旁,等到書如海離去,這些你看我我看你的踟躕了一會兒,還是繼續跪在了寧元宮外。

    看着書如海匆匆離去的背影,站在窗旁看着的寧致遠坐了下來,這些差使爲何而來他已經知道,杜依依死了,他縱然再神傷也改變一了這個結果,再一次見識到了皇上的冷血無情的他終於踏破了心裡最後的一條線,他也如同這些差使的主子一樣,開始希望能有一些轉變,好的轉變,更重要的是,他知道這一定是杜依依在不甘的閉上眼睛最後一刻時心裡的牽掛。

    若是沈客活着,若是沒有今朝的事情,或許事情又會不一樣了。

    “依依…………”寧致遠呢喃的瞭望窗外,窗外可看到那一座暖閣,暖閣只有在冬天纔會啓用,還記得是在去年冬天,他就站在這炕前,而杜依依就站在暖閣之中,那時的他,發覺了她的有趣與不同,可卻一直只將她看做一枚棋子,她也只將他當做了敵人,兩人之間橫眉冷對從未有過夫妻的你儂我儂,他本以爲他爛命一條這輩子或許是不會有自己喜歡的女子了,更從未想過自己居然會喜歡上一個寧願爲了別的男人去死的女子,造化弄人,天意難違,或許就是如此。

    與自己骨肉相連的那個女人早已離他而去,爾虞我詐的兄弟,冷血無情的父親,現在唯一能讓自己感覺到溫暖的女子又再次的死在同一人的手中,他熱眼含淚的背後只有深深的恨!

    善良的人就是這麼被蹂躪,軟弱的人就是這麼被欺壓,沉默的人就是這麼被抹殺,他早已決心不做那個閒雲野鶴的王爺,可卻未曾真正的圖謀過皇宮這頂寶座,或許,是他太善良軟弱。

    總有一日,自己會坐上那頂寶座,讓與自己生命相連卻先一步而去的兩個女人欣慰長眠!他雙拳緊握,默默發誓!

    人們一想起沈客,就不會忘記一個地方,這個從建國以來就一直是大賀最亂最清苦的涇城,百年來一直與草原的鐵騎在廝殺着,從涇城走出去走到最高都指揮使位置的沈客是大賀所有人的榜樣,更是這座小城中堅強的士兵與百姓的榜樣與驕傲!

    雖如今沈客已經不再是驃騎大將軍只是一個逃犯,在這一羣由始至終都是自食其力活着的百姓士兵心中,他依舊是他們的英雄。

    越是在清苦只有生死沒有權勢利益陰影的地方,人們的感情會越純粹,涇城的百姓與士兵對沈客的崇敬是不需要理由的。

    雁留湖血戰爆發後的第七天,關於沈客的種種消息終於傳到了涇城,比之全國各地百姓聽到此的狂熱相比,涇城百姓更多的是鎮定,宋將軍接到了朝廷的一紙密信,信中說明了沈客的罪惡滔天十惡不赦。

    沈客是宋將軍一手帶出來的,沒有人能比宋將軍更相信沈客的爲人,再者京城那個地方的齷齪事多了去,他更願相信這是沈客與寧朝戈較力不敵之下的一次掩人耳目的迫害,別人能不相信沈客,涇城的士兵百姓不可以,因爲沈客曾用了五年的時間,在這裡用自己的血肉之軀保衛着這裡的一磚一瓦。

    “將軍!”

    宋將軍召集了帳下兩名他信任的副將。

    “這段時間涇城的安危就交給你們了,草原雖慘敗玉庭河,但兩年休養生息已經恢復了些元氣,不能大意!”

    兩名副將愕然,一人上前抱拳道:“將軍這是要去哪?難道朝廷有了臨時授命?涇城地勢險要,可是片刻都離不得將軍啊!”

    聯想到沈客一事的他們認爲是朝廷臨時調動宋將軍去捉拿沈客。

    “這幾日我不在,三軍你們二人全權調動,除了提防草原,你們要盡力隱瞞住我離開的消息,此行我會帶走二分之一的士兵,我不管你們用什麼理由,一定要讓所有人閉嘴!明白了嗎?”

    邊城都指揮使的行動向來有嚴格的規定,除非是形勢緊急不得已而爲之或者有軍部皇上的調動否則是不能離開軍營離開守衛的城池的,宋將軍就任涇城大軍都指揮使來,已經數年未有回家,這次他突然要離去又要兩人隱瞞此事,不由讓兩人都有了想法。

    “宋將軍,我們都相信沈客是清白的!沈將軍若見到了皇上,能否代涇城大軍爲沈客請命!”一副將單膝跪地聲容並茂。

    “你們好好做好自己分內的事,其他的事不要多想,全國上下這麼多雙眼睛盯着,沈客是清白還是有罪人們心中自有定論,我即刻就要出發,你們先去安撫一下士兵們的情緒,我出發後這裡的一切就交給你們了,若是我回不來,涇城的擔子,你們一定要替我擔下來!”

    宋將軍宛若交代遺言一樣的話語與口吻讓兩人面面相窺,不等兩人再說話,宋將軍就起身撥開了兩人走出了大堂,他來到了操練場,最艱難的邊關之一的涇城,宋將軍一直都嚴厲要求部下,就算是已經在兩國和平的今日,每日的操練時辰也從來沒有減少過,他揮手讓幾個教頭走下了高臺來到了自己面前。

    聽完宋將軍的低聲私語,幾個教頭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士兵,然後轉身上了高臺將自己手下的士兵分成了幾股,帶着一部分人唱着戰歌雄糾糾氣昂昂的離開了操練場。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