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九十四章:皇上的考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九十四章:皇上的考驗字體大小: A+
     

    寧元宮裡,皇上召見了顏柳,正在忙着爲自己的兒子挑選媳婦的顏柳很不樂意的來到了皇宮,聽着醉酒的皇上說了一大通父親的瑣碎話,來之時書如海已經與他說過了睿王府發生之事,打賭從來沒有輸過的顏柳在這條老命就要行將就木之前迎來了他人生再一次的勝利。

    “皇上,願賭服輸!”

    顏柳用空酒杯敲了敲桌子,有些沾沾自喜的道:“小輩的事,長輩還是少插手的好,不然也就只能落得個裡外不是人,皇上看老臣,費盡心思掏心掏肺的想爲兒子找個媳婦,人家偏偏不領情,就跟老臣要了他的命一樣!哎!依老臣看啊!睿王素來有主見,另立睿王妃之事皇上還是暫時放一放吧!”

    “放屁!”皇上怒氣衝衝的一拍桌面,震得茶具左搖右晃。“朕是他老子,婚姻大事老子做主就是天經地義!你自己管教兒子沒本事,還來躥騰朕!”

    “皇上既然這麼說,那老臣也就敞開了說了,皇上有四位皇子,大皇子現在已經去了宗人府,肅王已經去了靈隱寺,留下這兩個,一個重病垂危,一個沒有上過戰場的被皇上放到了都督府,皇上若是有本事管教自己的兒子,怎麼會留下這個爛攤子!”

    顏柳臨危不驚的鎮定呷了一口茉I莉I花茶,美滋滋的砸吧了一下嘴。

    皇上早已經半壺酒下肚醉醺醺,寧元宮門一關,他也就跟一個普通男人無二,聽着顏柳如此小看蔑視自己,皇上不太清醒的腦子頓時就騰起了怒火。

    他憤怒的拍了幾下桌子,伸着哆嗦的手指着顏柳道:“朕乃一國之君,天下皆朕的子民,朕能打理好江山,還治不了這幾個小兔崽子?”

    “人又親疏,皇上能對一些百姓狠心,還能對自己的親生骨肉狠心?做爹的!都是一樣的啊!”顏柳感慨的挑眉吁了一口氣,扶着皇上坐了下來:“睿王都已經成家立業,皇上既然是隻想着他快樂的度過餘生,那就不應該干涉他這些,睿王妃是跟他過日子,好壞也當然就他知道!沈客一事,睿王妃也沒做錯事,皇上還要念在父子情上啊!”看皇上捂着腦門,顏柳與書如海使了一個眼神,書如海立即就上前爲皇上揉起了眉心。

    痛楚消退耳朵皇上酒勁清醒了大半,攤開雙手搭着扶手靠着椅背閉上雙眼的他舒坦的享受着書如海這拿捏到最好的力度與速度苦笑了起來:“老狐狸!老狐狸!還是轉到了這上面,哎!兒女就是債啊!誰讓朕上輩子就是欠他們的,朕願賭服輸!不過朕心裡還是有道坎,你能不能幫朕跨過去?”

    沈客就是皇上的坎。

    www▪ ttκǎ n▪ co

    心念有戲的顏柳神情一肅躬身道:“皇上請講!”

    “你過來!”皇上與顏柳招手。

    顏柳快步走上前俯身將耳朵就在皇上身前,皇上一抖手臂以手掩耳喃喃道來。

    “若是真心,若有真情,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了!”

    直起腰身的顏柳瞄了一眼書如海與皇上,點頭應道:“老臣願意效勞!”

    “你也不用費盡心思到處去找兒媳婦了,這事你辦得好,朕給顏行祿賜婚!”心頭石頭落地了一半的皇上輕鬆了不少,雖說他還是有些無法接受此事,但他已經看清了厲害關係。

    顏柳樂呵呵的應了句謝主隆恩,然後就帶着皇上的吩咐離了宮,正好在路上碰上寧致遠的轎子與常流,他也沒打招呼就走了。

    他對這件事會這麼熱心,完全只是因爲顏行祿,若不是這次顏行祿的堅決與後來的保證,他是絕對不會攪進這潭渾水裡來的,想到自己那個還在府上絕食着的兒子,他就只能沉痛嘆息,情字一字,真害人啊!

    自從三司會審那日,顏行祿就被顏柳反鎖在了屋子裡,爲表自己的決心,他拒絕了大夫的診治一直絕食,弄得顏夫人心疼不已只能對顏柳施加壓力,頂不住夫人唸叨一哭二鬧三上吊的顏柳只能妥協的找到了顏行祿,兩父子商量出了一個對策彼此承諾後,顏行祿才終於是吃了一口飯。

    幾日不見顏行祿,正是閒着無事可做的張景來到了顏府探望,看着牀榻上躺着面色蠟黃與前判若兩人的顏行祿,張景沒少得嘖嘖一頓感慨。

    “聽說顏大人這幾日在讓媒婆給你找媳婦,我還以爲是傳言,沒想到居然還是真的!瞧你這樣子,咱們也真是同病相憐啊!”自從上次皇后打算爲他與丁彥祥二女賜婚黃了之後,國舅夫人也沒閒着,前幾日正好是去吏部尚書董意家中拜訪見着了董家大小姐,就開始在這上面打心思了,張景雖平日是在煙柳巷戲耍慣了的人,但近朱者赤的他對感情卻並不含糊,對未來要相處到老的妻子也是謹慎得很,雖他不要求能夠知心交心,但如此盲婚他還是有些不滿。

    “今日怎麼捨得丟下你那陳姑娘來找我了?”趴在牀榻上的顏行祿偏着頭看着張景,深埋在枕頭裡的臉只露出了一半。

    “我娘去給她贖了身,說是讓她回了老家去了!”張景無奈攤手拍腿。

    顏行祿伸手枕在了臉下:“都說張府有錢,這說的真不是假話,絕色樓裡的紅牌,贖身那至少也得四五千吧!這樣的大手筆,陳姑娘可真是有福了!”

    “我的事就不說了,倒是說說你,現在你可是威風了,當上了內閣大學士,是不是就不認得我們這些朋友了?這麼大的事也不跟我們說說,以你的人品身份,要找媳婦那不就是一句話的事?有沒有中意的,我去幫你把把關?”

    “得了吧,你別嚇着了別人,往日你很少來我這裡,今日是有什麼事大駕光臨啊?”

    張景看了眼屋外,託着椅子坐到了牀榻前俯身低聲道:“昨天晁王來找鎮國侯,我當時喝了些酒在草坪裡睡着了,正好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晁王找鎮國侯?顏行祿擡頭望了一眼張景,看他神情緊張嚴肅似乎是重要的事情也就繼續聽了下去。

    “他們說到了沈將軍,也說了一些事情,我覺着該來與你說說!”

    “沈將軍?”現在這個時候沈客可是禁忌話題,以晁王與沈客的關係來看,張景帶來的肯定不會是什麼好消息。但以張景的身份爲什麼做這麼不利於他的事情?“爲什麼告訴我?”

    張景沒有訝異顏行祿的反問,他向後一仰,擡頭看着屋頂:“我雖是張家人,但我也是大賀人,有些事,我見不得受不了,他打算藉此機會清理三軍,上次伏虎軍變你也知道,死了多少人!現在三軍多還是信任沈將軍,若晁王開始清理,大賀三軍一半以上的士兵會下獄慘死。”

    “軍部的事情,我們內閣管不了!”

    “錦衣衛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沈將軍是逃不掉了,現在錦衣衛將目標鎖定在京城與錦州之間的那片山林中,按着日子來算現在也差不多搜查完了,沈將軍是生是死,最多後日就能有消息了,信同侯正在那一帶剿匪,我也堅信沈將軍沒有叛逆,你與睿王交好,我能幫他的也就這些了!”

    信同侯與睿王交好,睿王與沈客乃是姻親,張景的話中意顏行祿能夠聽明白。

    “平日看你吊兒郎當的樣子,想不到你還有如此仁義心腸,只是,信同侯是去剿匪,沈將軍現在是朝廷欽犯,他也幫不上忙吧!”

    “拖延幾日,只要能拖延幾日,一定會有變故,信同侯是朝中難得一見的大是大非之人,又與睿王交好,籌謀籌謀,定能幫沈將軍一把!”

    張景如此熱忱?顏行祿心裡還是有些懷疑,張景的身份畢竟擺在這裡,此事若是敗露,可是會把睿王牽扯進去的。

    “張景,你存了私心!”

    張景一鄂憤憤道:“我哪有!”

    “鎮國侯一直想把侯位傳給張世子,國舅的希望全在你身上,你想借着這樣的機會討好晁王皇后我也不怪你,京中的形勢你也知道,睿王若是插手等同就是自毀前程,信同侯也正是展露鋒芒之時,一石二鳥之計,你騙不過我的!我看你還是回去吧!道不同不相爲謀!”

    對視着顏行祿冷靜的眼神,張景急躁激動的壓低着聲音吼道:“你怎麼就不相信我呢!很快就要有大動靜了!難道你真要看着這麼多無辜的士兵受難?”

    “若皇上真如此對待爲大賀灑熱血的士兵,自然會有人站出來,這個人不能是我!朋友一場,就不說這些了!走吧!”

    局勢未明之前,誰想站出來都是在堵死自己的退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