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九十三章:聲東擊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九十三章:聲東擊西字體大小: A+
     

    睿王府冷清的後院,那一樹樹簇簇瓊花早已凋謝,奼紫嫣紅已開敗,蔥鬱草木正茂盛,寧致遠病發並沒有讓睿王府的人手忙腳亂人仰馬翻,有皇上御醫常流還有那些凶神惡煞的錦衣衛在,從寧致遠發病到現在還就是管家都還沒有走進懷瑜居一步,杜依依入獄,陪嫁丫鬟暗自焦急,也沒有了別的心思去打理內務,正是春風得意的常媽媽重見天日,這一日的心情就差沒有用手舞足蹈來表達了。

    寧致遠那邊病發嚴重,青瀾在屋子裡看了一會兒就被皇上支了出來,深知自己地位輕重的青瀾也只能回了後院。

    有常流在,青瀾到並不擔心寧致遠就就此沉睡不起,常流雖患有不治之症但卻不如寧致遠發病之時的急促,皇上既然去了,她相信常流肯定是會來的,不然寧致遠這齣戲也是白唱了,那這齣戲會唱出個滿堂彩還是喝倒彩?這就是很多因素可以決定的事情了。

    比如現在的她,就能爲此加上一筆。

    “將這封信送到堆花街街尾的一家賣文房四寶的鋪子裡,交給掌櫃,小心行蹤,不要被人看到!”她寫了一封信,這封信將會幫她實現對她對寧致遠最重要的一步。

    常媽媽應了一聲接過了書信,理了理衣衫鬢角就哼着小曲兒拿着信出了院子。

    ……………………

    窮途末路的衝刺並不會讓老天垂憐給予丁點的運氣,在皇上正在爲着寧致遠而忐忑不安的時候,京城之外的這一片山林奏起了一曲單調和諧的悲歌,震天動地的喊聲傾吐着已經只是一介草民的士兵們的不甘屈辱,潑天洋灑的鮮血是他們生命留下的最後色彩。

    鮮血四濺,在陽光下就像是青樓楚館裡的俏倌人手裡飛舞的綢緞紅綾,就像是大書法家大文豪手中蘸落的硃砂顏料。

    幽幽青草再被染紅,再此守株待兔多日的錦衣衛終於完成了他們的使命。

    山林之中,飛鳥長鳴。

    一隊狼狽不已的隊伍,在山林的另一端潛行。

    沈客的傷勢很重,每走一步都是在撕裂着他這幾日的好不容易纔恢復的傷口,身後的人是他的士兵,一羣早已將性命交託給他的人,今日在他們的戰友在自己的國家之上浴血奮戰之時,他們要藉助着錦衣衛這片刻的鬆懈離開這片山林。

    山林的北端有一條河流,他們的目的地就是穿過山林坐上船,沿着這條河去往大賀最富饒的江南。

    人人都在猜想沈客的目的地是在西北,錦衣衛早在西北設下層層關卡,那已經是一條死路,去往江南艱險層層,但那裡還有他的一絲希望。

    杜先生已經接到了最新的消息趕到了山林外。

    一千多名沒有鋒利武器的士兵,在早已蓄I精養銳已久的錦衣衛手下只不過是當車的螳螂,斬殺這一千多人,錦衣衛只不過死了五十人,傷了二十人。

    麻布衣之間也有刺目的魚龍服蓋地,杜先生聽着領隊稟告了雙方傷亡人數的統計,用力的錘了錘有些脹痛的腦門,根據五軍都督府統計出來的人數,護送沈客逃出來的士兵有兩千人,一千多人?另一羣人去了哪裡?就算是重傷也不能死了這麼多,難道?

    “其他出口可有人把守?”

    他厲聲喝道。

    “山林之外四處有兄弟設下了關卡,通往齊州、錦州、姚州、艾城、贛州五地的官道均有兄弟把守,路人常行的一些小路也已經派遣了兄弟過去!”爲了將軍方第一人沈客擒獲,這幾日錦衣衛人馬全部出動,因三軍之中的士兵對沈客頗爲信任,爲防止士兵生事的杜先生不得不動用了東廠一些人與錦衣衛的暗侍衛。

    如此興師動衆,若還不能將餘下的幾百人擒獲擊斃,錦衣衛必然會成爲千夫所指被萬人唾罵。

    “派人去五地的把守處看看,加緊對山林的搜查,決不能讓沈客逃之夭夭!”

    “是!”

    ……………………

    陸湘雪迷路了,在這片山林走了數日的她終於明白了自己的無知無能,她是琴棋書畫皆通的才女,可她也是足不出戶的大家閨秀,這是她第一次一個人走出家門。

    這片山林遼闊寬廣,遠非她一個小女子能踏足能踏遍,一日日讓她在自己的無能之下堅持下來的是她的決心,她知道,自己不顧一切前來尋他或許沒有半點用處甚至還會給他帶來困難,可她必須走這一趟。

    好不容易,她看到了一條寬闊的官道,正是正午人跡全無,只有幾間茅屋立在路旁,進山林之前她攜帶了足夠的乾糧,但卻一直沒能找到水,幾日搜尋下來已經是飢渴難耐的她小心的觀看了四周,飛速的奔跑向了茅屋。

    活着兩個字對寧致遠來說同樣的奢侈,在他睜開眼的那一刻,筋骨痠痛頭昏腦脹兩眼昏花一些從他生下來就一直伴隨着他的病感讓他幾乎沒痛得再次昏厥過去,但他咬牙忍了下來,常流再一次救了他的命,他卻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救了杜依依的命。

    國事繁忙的皇上早已經離去,只留下了更多的錦衣衛把守在外。

    常流就坐在牀尾。

    “皇上走了……”常流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寧致遠的雙眼,這個能夠摧毀寧致遠意念的結果他不敢說出口。

    “她呢?”寧致遠努力的睜開了雙眼,酸澀發紅的眼球緊盯着常流。

    常流轉過身別開了這兩道眼光,雙手撐着膝蓋手掌撐着臉頰低嘆了一聲,這件事已經無法改變了,他能做的都已經做了。

    “回不來了!”

    “回不來是什麼意思?”寧致遠睜大了雙眼,雙眼溼潤。

    常流抖了抖腿站了起來:“你知道什麼意思!去了天牢天字號的,有幾個能走得出來的?你能做的都已經做了,事已至此無法挽回,該是你好好振作起來了!”

    常流沒辦法去看一個男人在自己面前失聲痛哭,儘管在寧致遠發病的時候他見過了很多次。

    “怎麼會回不來?怎麼會回不來?書如海不是說了要等緝拿沈客歸案才一併處罰?三司會審的決斷,他怎麼能一手遮天爲所欲爲!”寧致遠憤怒的錘着牀榻邊沿,滾落枕邊的淚水打溼了黑髮染溼了衣衫。

    “你說這些都沒用,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自己發泄發泄就好了,這些話別讓外人聽見!”常流順手關上了窗戶。

    “我要去找他!”寧致遠艱難的撐着身子做到了牀沿,俯身胡亂牀上了靴子再迅速披上了外袍,怎麼可能,他不過就是睡了這麼一會兒的功夫,怎麼就會變成了這樣!她有什麼錯?爲什麼命運對她怎麼不公?爲什麼他就不能容忍她一點點?

    “你以爲你走得出去?”常流挑眼看了一眼屋外的錦衣衛,走到寧致遠面前搭着他的肩頭安慰道:“死者已矣,節哀順變,我替你去把屍首討回來,你爲她準備後事吧!”

    “什麼準備後事!”寧致遠一腳踢開了腳邊上先前御醫所坐的小凳子。“常流,你帶我去看看!就算她真的先我一步去了,我也要爲她討一個公道!”

    常流瞥了一眼軲轆滾動着的小凳子,好不容易擠出來的耐心慢慢消失:“你還能討什麼公道?這個時候你出了頭不是讓晁王撿到了機會?沈將軍多半是凶多吉少,現在你已經是自身難保了!若你想與睿王妃死在一起,你現在就可以去死了!皇上已經做了這樣的決定,你難道能夠辱罵君王不敬父皇?你別忘了以前你跟我說了些什麼!你這條命不是你自己的!”

    初醒的病感再次來襲,頭昏腦脹幾乎無法站立的寧致遠握住了常流的衣袖,在他的過去乞求過常流太多東西,但今日之事他絕對不能再忍下去,二十年前已經死了一個他的至親,現在他怎還能忍耐下去。“常流,你沒喜歡過一個人,你不明白的,幫我一次,最後一次,是生是死,與我還有多大的干係!”

    “呵…………”常流的勾起了脣角,擠出了一絲冷笑冷看着寧致遠:“誰說我沒有喜歡過一個人!”

    “既然你曾有心上人,那你更要幫我!常流,你也解脫,我也解脫,幫我一把!”寧致遠緊緊拽着常流的衣袖,乞求的看着常流:“她若是死了,我活着也沒意思!讓我去看最後一眼!”

    常流確實是一個見不得人哭的人,看着寧致遠的無助哀痛,他帶着他走出了屋門,讓錦衣衛帶着寧致遠去往了皇宮。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