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九十章:坑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九十章:坑爹字體大小: A+
     

    “皇上,睿王殿下對睿王妃用情至深,昨日三司會審,睿王可真是護着睿王妃,往日從來不求人的人都放下身份苦苦央求。”書如海一邊說着一邊打看着皇上的神色,將他雙眉緊鎖神色時而憤怒時而厭惡時而擔憂,他又接着說道:“他還與老奴說過,若是睿王妃真出不來了,他也不想活下去了。”

    “逆子!逆子!”皇上氣得鼻孔大張嘴皮顫抖。

    “皇上,老奴說句不中聽的話,若是睿王妃還在,睿王殿下還能活個十多年,若是睿王妃不在了,睿王殿下絕對會隨着睿王妃一同去的。”

    皇上真是不甘心啊,被自己的兒子威脅得死死的不說,還要輸掉自己的賭局,更還要留下這麼一個讓自己左看右看橫看豎看都看不順眼的兒媳在眼前晃悠,他是真不能讓步啊!

    “書如海,你一味的幫襯着他說話是怎麼一回事?這個錦衣衛都指揮使你還想不想幹了!”在察覺到這個忠實僕人心裡那點細膩的小心思後,皇上氣不打一處來的就翹着他的腦殼吼了起來。

    書如海腦瓜子被敲得咚咚響,可他也不敢躲避啊!皇上現在正是火大的時候,他這一步要是退了,他可保不準真是要去跟着杜依依陪葬了。

    “皇上,老奴並非是維護睿王殿下爲睿王妃說情,老奴是在爲皇上着想啊!睿王妃事是小,皇上與睿王之間的父子情是大啊!”

    書如海的肺腑無懼之言讓皇上憤怒的神色多少有些淡了下去,看着在屋子裡忙活着的御醫與雙腿發軟跪在一旁的藥童,他捂着腦袋坐了下來。

    杜依依死不足惜,但真若影響到他們父子之間的關係那就得不償失了,昨日他還堅信寧致遠不會沉溺在兒女之情之中,誰能想到他今日就會這麼反將他一軍,不過他也還有招數,不見得這次就會輸給了顏柳。

    “醒了沒有?”

    一聲怒喝,正在給常流施針的兩位御醫嚇得一抖,長長細細的銀針就這麼直插入了常流的身體,只留下一小截針尾露在外頭。

    眉頭微顫的常流終於是大呼一聲醒了過來。

    所有人被他這突兀的一聲尖叫嚇得向後一仰,等到回神過來一個個都涕零的跪倒了皇上的面前,直呼皇上萬歲。

    常流一醒,對皇上可是大好的消息,喜出望外的他一口氣就衝到了常流面前。

    “快!常流,致遠又犯病了!”

    常流呲牙咧嘴的拔出了身上那一根根都快深入體內的銀針,揉着痛處無精打采的歪着腦袋不言不語。

    “常流!”緊張的皇上憤怒了,自己紆尊降貴卻換來了他這副神情。

    “請皇上諒解,我四肢發軟,實在是沒有力氣,方纔是哪位御醫在我身上施針的?”常流陰寒的目光掃過人羣。

    “常先生,這個睿王殿下犯病我們都是一時情急別無他法,還請常先生見諒!”幾位御醫一看到皇上憤怒的眼神,齊刷刷的跑到了沈客面前哈腰作揖的請罪了起來。

    “現在不是我見諒不見諒的問題了,你們一時情急,可有想過我這可是帶病之軀,我四肢發軟無法行走,你們說這麼辦吧!”常流也不在意自己現在刁難會不會招來皇上的不快,他只知道自己這身上四處傷痕累累脹痛紅腫的苦也不能白受,其實先前他早已經醒了過來,要瞞過這些御醫實在是太簡單的事情了,但他也沒想到這些御醫會使這樣的招數,方纔大呼出聲,也是一時沒忍住。

    “這…………常先生,您看還是睿王殿下的病情重要,我們在這裡給你鄭重的賠不是了!”知道常流是在這上頭賭氣,另一位老御醫又上前道:“常先生,你看你陷入昏迷,我們也是想讓你早些甦醒過來,雖說辦法有些不對,我給你賠不是了!你若是無法行動,那可將配藥的方子告訴我們,我們爲你代勞配藥就是了!”

    “什麼叫就是了!你們看看你們做的好事,真是一把年紀還不知道告老歸家瞎添亂。皇上,常流有一事必須與皇上言明,上次睿王發病常流也與皇上說過,睿王這病發作一次,就等同會折壽最少三年,而且會讓他病情越來越嚴重,若非大事刺激他也絕不會犯病,常流能救得了他一次難保第二次,常流如今也身患不治之症,不求延年益壽,只求能夠將這最後一個病人治好,常流想與皇上求個情!”

    聽着常流總算是提到了正事,皇上也收起了自己的焦急,先前書如海就提到了這中間的關聯,現在常流也明確的點到了這件事,而常流作爲唯一能醫治寧致遠的人對這方面絕對是有着無人能比的話語權,這次寧致遠發病症狀確實比之上一次嚴重,一頭是自己想要殺死的人,一頭是自己的兒子,這個選擇對皇上來說並不困難,但他要做的事情向來是不會退讓的,再說還有那個賭約在,若非真到了那一步,他還是能堅定他的選擇。

    常流在賭一個概率,他也能賭!

    “只要你能讓他度過這次難關就行了,朕會好好勸他的,若他真是這麼想不開,那朕就如了他的意了。”

    “若皇上真是這麼想,那常流也不用救他了,讓病人少受一份痛苦逝世,這也是常流爲醫者需要堅守的原則!”

    常流很堅決的頂了上去。

    “你這是何意?朕命令你去!醫者可從來不會放棄病人!”皇上也絕不會在這個時候軟弱下來。

    “請恕常流不能從命!”雖說如此對待一個心急如焚的父親有違常流的職業道德,但若讓寧致遠再吃一次藥就要折壽三年,這可就會大大加大他的醫治難度,反正皇上也不會殺了他,他倒是願意爲寧致遠說一說情。

    “來人,把他綁到懷瑜居!”皇上也懶得與他多說,拂袖轉身就出了屋,書如海揮手招引廠衛一擁而上,一人揹着兩人扶着就將常流背出了屋子。

    懷瑜居里,寧致遠的呼吸已經微弱了起來,一直在此看守的老御醫焦急的與皇上稟報了寧致遠的病情。

    救還是不救,皇上與常流拼的是誰的心腸夠硬一些堅持得能更久一些。

    “常流,你爲致遠一直多年,不會見死不救吧!爲醫者見死不救,那是要被天打雷劈的!”皇上搬出了醫界這一套老規矩。

    “救可以,常流想見睿王妃一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