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八十九章:博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八十九章:博弈字體大小: A+
     

    一夜未睡的寧致遠大早就起了牀,怎奈門口有那幾個高壯的廠衛攔着除了他上茅廁之外根本就沒辦法離開這個院子,不過廠衛倒不攔着其他人進來,寧致遠所有的消息都只能通過秦淮的來回奔波傳遞。

    有昨日早朝的激烈爭辯做鋪墊,今日早朝的激烈爭辯的氣氛也讓人緊張得喘不過氣來,不過因爲錦衣衛追捕沈客一直沒消息而昨天關於杜依依的三司會審剛過去,更多的人都看到了今日朝堂上方缺出的席位。

    不過讓許多人訝異的是朝堂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顏行祿今日居然破天荒的第一次缺席了早朝。

    寧致遠在秦淮的傳話中知道了昨日顏行祿未能歸來的原因,對於現在也與自己處境一樣的顏行祿寧致遠現在也根本沒心思去計較這些,早朝上關於如何處置趙靜之的話題又被搬了出來,就如昨日一樣皇上下令三司會審,這個過程的絲結果當然會與杜依依的截然不同,寧致遠到也不必要爲此擔憂。

    在他已經確定錦衣衛搜尋沈客依舊無果後,他讓秦淮找來了常流,儘管常流一再堅持堅決不肯給他用藥,但現在已經到了緊要關頭,寧致遠真的已經別無他法了。

    “用一次藥,你至少得折壽三年,你當真願意這麼做?”常流也知道昨日寧致遠在寧致遠跪了幾個時辰,更知道杜依依一入天牢之後就再無音訊,雖說他此生未涉足情愛,但寧致遠的焦急他也能體會得到。

    “別說三年十年也願意,這次我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若今天還無法將她救出來就不會再有希望了!”沈客正是負傷以錦衣衛傾盡全力的搜查,很快就會有沈客的消息了,若是沈客被捕,杜依依就再無半點希望了。

    “哎…想不到你是居然也會………既然你這麼想走這條路,我也不攔着你,我就猜到你叫我來沒好事,已經爲你準備好了。”常流在懷中掏出一包黃紙摺疊的小藥包,這裡頭的東西分量雖輕,但卻是牽扯着寧致遠性命的東西。

    “對不住你了!”寧致遠知道自己吃了這藥之後對常流的棘手。

    “折的又不是我的壽!等我走了你再吃吧!真看不了你那病發的鬼樣子!你既然要效果,我就配合着你再演一齣戲好了!反正我這病…………哎…………不說了不說了,走了!”常流自哀自怨的搖頭嘆氣,擺手別了寧致遠離開了院子。

    要想騙過宮裡那羣御醫讓皇上動容,唯有這個辦法不可,三年,三年的時間對寧致遠來說很重要,但若沒有了杜依依,他不知道自己活着還能有什麼意思,這種可怕的念頭從前晚他與她同牀共枕時就已經出現,那是他就已經下定了決心,若真有這一日,他一定會傾盡全力的保護她。

    屏着一口氣,他打開了藥包,用食指按着黃紙對摺,將淡黃色的藥末倒入了口中,再衝到桌邊飲了一口茶,常流除了不能夠解開他體內的毒之外,他的藥確實能夠被稱之爲神藥,纔不過片刻的功夫,寧致遠腹部就開始絞痛了起來。

    正在批閱各地呈送上來的會削減三軍各方面人員調動的皇上聽到寧致遠發病的時候並沒有如以前一樣震驚,他淡然的讓書如海帶着御醫院幾位資歷深厚的老御醫去了睿王府。

    寧致遠的病御醫院上下都是束手無策的,在書如海急匆匆的回了宮將寧致遠的病情稟告給皇上的時候,皇上丟下了摺子就動了身火速趕到了睿王府,唯一能夠醫治寧致遠的是常流,書如海在回宮之前就讓御醫去請了常流,但在皇上抵達的時候常流卻依舊沒有出現。

    “啓稟皇上,常先生突然發病昏厥過去了!”

    這是在書如海離去之後御醫得到的消息,御醫也去看過,確實是昏迷了。

    “想辦法讓他醒過來!”現在寧致遠已經是性命攸關,皇上也已經顧不得這麼多了,常流是寧致遠唯一的保命符,這個時候怎麼能昏過去。

    自從常流開始着手爲寧致遠症治後,寧致遠只發過一次病,那一次御醫均是束手無策,還是常流一劑良藥就讓寧致遠好了起來,上一次發病是因爲寧致遠氣急攻心,這一次寧致遠發病緣由也是一致。

    顏柳說得果然不錯,看來自己是低估了自己這個兒子對杜依依的感情了,皇上心想着快步走入了懷瑜居,來到了牀榻前,牀榻上的寧致遠有御醫已經爲他施針,但他的病狀卻沒有半點減弱,四肢抽搐兩眼翻白口吐白沫,這顏一個人看上去與死亡也就只有一步之遙了,皇上心疼不忍多看,擔憂的召喚着幾名老御醫上了前來詢問。

    上次寧致遠病發這其中的兩人就爲寧致遠症斷過,皇上一發話,兩人就上了前。

    “啓稟皇上,睿王殿下此次發病比上次更要嚴重,微臣爲其把脈,脈象端直而長,挺然指下,如按琴絃,是爲玄脈,若不能對症下藥,恐…………”後半句話就是給老御醫十個膽子也是不敢說的。

    對症下藥,這句話霎時提醒了皇上,常流就算昏迷不醒,往日負責煎藥的藥童總知道這方子該怎麼配製纔是,於是他趕忙讓人叫來了藥童。

    兩名藥童匆匆而來,跪在皇上面前瑟瑟發抖,睿王發病自家先生突然昏厥,在他們看來皇上召見他們肯定就是要怪罪的。

    聽得皇上是詢問藥方,兩名先前被常流告誡過的藥童均是搖頭道:“小人只是負責煎藥,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先生從來不會與我們講這些!”

    這兩句話的意思,那就是這個病普天之下除了常流沒人能夠治了,偏偏寧致遠在常流昏厥的時候發病了,也就是無人可治了,寧致遠的是不治之症,常流的不治之症病情卻不像寧致遠一般嚴重,再也坐不住的皇上眼見去了常流院的兩名御醫還沒回來,火冒三丈的就親自絲去往了常流的院子。

    寧致遠發病的消息已經在府上傳開,得知皇上親臨,她火急火燎的趕到了懷瑜居,正好迎上了闊步而出的皇上,皇上對她的扶持也是堅定在她是寧致遠二夫人的身份上,實則說起來他對青瀾這個出身低微的女子也沒有好感,但現在睿王府都已經亂了套,他也無意在杜依依已經下獄的時候給青瀾下馬威,也就讓錦衣衛將她放了進去。

    常流院裡,兩位御醫正在爲常流施針,比之收到皇上的責罵怪罪,他們更願意如此殘忍的對待這個他們看來是當代最傑出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神醫,爲了讓每一根針都能達到效果,他們都將每一根針插入到了皮膚最深處。

    讓他們訝異的事,常流這張寧致遠唯一的護身符居然也換上了不治之症,也曾接觸過肺癆病人的他們絲能明白這種病對人的折磨,常流在這個時候昏迷了過去絕不會是故意而爲之。

    皇上一到常流院外,一名御醫就跑了出來阻止,常流的病會傳染,皇上乃是天子怎能靠近。

    皇上到不忌諱這些,吩咐了御醫們必須守口如瓶後,他進了屋子。

    每一針下去,常流眉頭就會顫一顫,但無論御醫怎麼刺激他就是無法醒過來,御醫們束手無策,皇上這個門外漢也就只能急得不顧形象的罵娘。

    “這麼點事情都沒辦法解決,大賀養着你們這一羣廢物,廢物,廢物!今日若是致遠有了什麼意外,朕讓你們全都去給他陪葬!”

    皇上在焦急之時最喜歡的也就是這麼嚇唬人了,御醫們聽着這樣咆哮的怒罵也已不一天兩天了,雖誠惶誠恐,但卻並不像兩個藥童一樣嚇得腿發軟。

    書如海一直跟在皇上的後頭,眼見皇上氣急敗壞狂躁咆哮,立即給幾位御醫使了個眼神讓他們去繼續努力弄醒常流在常流的屋子裡找有沒有方子。

    “皇上,消消火,可別氣壞了身子。”

    皇上哪有心思聽這些,跺跺腳就又轉身踱步了起來。

    書如海也不顧皇上盛怒上前一步湊在了他身邊低聲道:“皇上,老奴覺得,睿王殿下這是在明志啊!”

    昨日寧致遠在寧元宮跪了半夜,回來之後睡了一覺就犯了這個病其中當然有關係,書如海這一提點,皇上心中也是豁然開朗了起來,顯然寧致遠這就是想借着這個機會來將他一軍了,現在他拿着性命在搏,他這個做父親的卻除了焦急焦急就沒了別的能做的了。

    難道自己還就真被他這麼將住了?皇上從心底來說是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的,這可是他兒子,他怎麼能被自己的兒子威脅。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