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八十八章:監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八十八章:監禁字體大小: A+
     

    “侯爺爲何要幫沈客?”常勝侯本可榮華富貴的過一輩子,雖說無法人前威風,但對多少人來說這已經是難以求得的幸福生活,常勝侯入獄後,他的族人也都受到了牽連,但好在其族人都爲參與到其中,定的罪到不重。

    但開國時赫赫有名的十大功勳世家,可就又少了一個了,皇上已經褫奪了常勝侯的侯位毀了聖祖頒賜的丹書鐵券,常勝侯現在也只是一介平民了。

    “我做了我這一生最重要,也是最正確的一個選擇!”榮華富貴,榮辱興衰,對他來說都已經只是過眼雲煙了,身在大牢,感念往事,他才越發的覺得自己那酒勁上腦的一時衝動是對的。

    他度過的那段也是他這一生最漫長的時間裡,他活得很風光,也曾馳騁沙場手握兵權,也曾耀武揚威風頭無兩,就算後來所有公侯都低着頭舔着皇上的腳趾頭求活路的時候,他也能憑藉着自己的兒子與外甥能夠在朝廷內外揚眉吐氣,但這一切,也都不過是虛幻的,最終他風光之後,得到的不過是女兒打入冷宮外甥關入宗人府一家老小隻能夾着尾巴做人,若他沒有走出這一步,或許他也就是一輩子醉生夢死渾渾噩噩的過去了,而現在雖然他的生命要走到盡頭,他卻沒有半點畏懼,現在的他,視死如歸,這份家業在自己的手中敗落,常勝侯的名聲在自己的手上被抹黑,他已經無顏面苟活了。

    “誰也沒料到當年那一件事居然還能有人逃出來,沈客不愧是安國公的兒子,我也許就要死了,但我相信總還會有人站出來的!”常勝侯的身體已經很虛弱了,不是朱閣對手的他與熊懷遠對戰後又與朱閣交手,現在入獄後遭受了酷刑拷打,這副身體已經再隨着地上的這些稻草慢慢腐朽了。

    總會有人站出來的,這句話對杜依依來說無足輕重,但她知道這個站出來對與沈客的意義,他現在需要有了站出來,爲他爲他的家人討一個公道。

    大牢的深夜,充斥着讓人壓抑惶恐,黑漆漆的牢房裡偶爾響起的哀嚎聲就像是從地獄裡傳來的呼喊,一點點的榨乾着人們的希望。

    杜依依沒敢睡覺,她總有種不祥的預感,進來這個地方她就能料到自己將來的命運,她已經沒有可能再走出去了,也許在這黑漆漆的夜裡,就會有一隻手扼住自己的喉嚨,悄悄的讓自己離開這個世界。

    她的猜想是對的,就在她睡意來襲昏昏沉沉的半夜,她就聽到了牢房大鎖開啓的聲音,四個東廠廠衛走到了她的牢房,在她來不及掙扎之前就堵住了她的嘴將她帶了出去。

    這裡離着皇宮很近,杜依依不能忘了皇宮裡有一個恨不得她去死的皇上,能出動東廠的,肯定就是皇上莫屬了。

    很快,剛出大牢,她的雙眼就被矇住了。

    然後她被捆綁着丟到了馬車上,她不知道這輛馬車會駛向何處,她唯一能夠料到是即將到來的命運。

    ……………………

    宮門入夜就已經關閉了,已經是深夜,除了負責守夜掌燈的宮人之外其他的宮人都已經歇下了,寧元宮還亮着明亮燈火,書如海匆匆進入了御書房,在皇上耳畔低聲竊語後退到了一旁。

    皇上放下了自己看了已經不下百遍的金剛經摺本,揉着陣痛的眉心將折本丟在了書案上。

    每次他心煩的時候都會看一遍心經來靜心,但年紀越大這本心經的作用似乎也就越小了,他已經耐着性子看了十多遍,卻也沒能讓自己靜下心來。

    讓他無法靜下來的除了書案上加急送來的密奏之外,就是一直跪在書案前死都不肯走的寧致遠了。

    他就搞不懂,以杜依依的名聲以她的容貌以她的脾氣,怎麼就能迷得自己這個兒子這麼死心眼了。

    夜已深了,他已經沒有精神跟着寧致遠耗下去了,正好書如海來了。

    “你跪也沒用,朕不會爲了你而法外開恩,律法高於一切,朕早就說過!”

    寧致遠倔強的勾着頭,雙手撐地如同朝拜一般跪着。

    “書如海,找輛馬車把他給朕綁回去,明天他就不用來上朝了,讓幾個人好好看着,別讓他生事!”

    皇上也被寧致遠這死倔的脾氣搞得一肚子火氣,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的他起了身出了書房,留着寧致遠一個人繼續跪着,書如海呆鄂的看了一眼書房門,恭敬走到了寧致遠面前道:“睿王殿下還請回去吧!”

    “書公公,你能否帶我去天牢走一趟?”寧致遠也知道皇上是鐵了心了,這一招對他來說已經不奏效了。

    “睿王殿下就莫爲難老奴了!”書如海爲難的鞠了鞠身。

    “還請書公公成全,若父皇不能改變心意,我是不會走的!”

    “睿王殿下,您這又是何苦呢!那睿王殿下也莫怪老奴得罪了。”書如海走到書房門口朝外一招手,就有幾名廠衛走了進來。

    寧致遠無奈起身,一把推開了站在自己身後的廠衛,闊步走出了書房大殿來到了皇上的寢宮外。

    書如海已經不能再讓他再向前一步了,一個眼神下達,幾名廠衛迅速上前再不顧身份的將寧致遠扣住。

    “睿王殿下,得罪了!今晚好好睡一覺,父子之間嘛!醒來一切就都恢復了!”書如海恭謹躬身,讓廠衛將神情憤怒的寧轉到出了大殿。

    宮門再次開啓,一輛馬車離開了皇宮,帶着四名廠衛嚴密看守的寧致遠來到了睿王府,睿王府的管家與一干婢女們早等得焦急不已,看得馬車到來都是一窩蜂的涌了上去,在看到被廠衛帶下來的寧致遠的身後沒有杜依依的時候,婢女之中最膽小的水萍嚶嚶的哭了起來,徐媽媽小聲喝止,爲板着一張臉不近人情的廠衛讓開了一條路。

    最難熬的就是長夜,寧致遠被送回睿王府後就被廠衛嚴密監控了起來,皇上已經下定的決心不會因爲他而改變,他遍尋腦海,卻找不到一個能夠助自己伸一把手的人,若是以前有沈客在,也許現在的情況就大不相同了,漫漫長夜,她一人如何在監牢裡度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