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八十七章:下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八十七章:下獄字體大小: A+
     

    持續了半個時辰的三司會審總算是進入了尾聲,方纔經歷了一場激烈辯駁的董意與孫裴面紅耳赤互不服氣。

    書如海向來做慣了看人臉色的好人,在兩人如此激烈爭辯的時候他也只能和稀泥做個老好人,就從親疏的主觀判斷上來看,杜依依是有可能知道沈客這些事情的,但就董意提供的那些證據孫裴無法信服,在盤問的過程中他們也沒能得到些有利的佐證,所以兩人爭持不下各抒己見,三司會審倒就像兩個在打架,從頭到尾都充斥着兩人的對罵聲。

    書如海做好人,是因爲他還要等一些東西,他在皇上身側服侍多年,沒人比他更清楚皇上對這個四皇子傾注了怎樣的感情,皇上當初乃是二皇子,上有大皇子壓制,下有一衆兄弟虎視眈眈,皇上爲了坐上這個太子之位,犧牲了太多東西,在這個最像自己的兒子身上,皇上像厚待他去填補一些他自己的遺憾,他之所以做了這個好人,與大堂上寧致遠對杜依依的維護他也看到了,若皇上真下了這樣的決心,這絕對將成爲他們父子之間不可磨滅的一道疤痕。

    但他拖延了這麼久宮裡頭都沒有消息,顯然皇上已經很下了心了,他到底還是皇上的奴才,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

    “兩位大人就莫要再爭論了,太陽都快落山了,你們說話吧!”書如海伸了伸手,示意他們說出自己所認定的結果。

    “杜依依雖與沈客乃是義兄妹,但對大賀忠心耿耿沒有參與到沈客這一行爲中來,我認爲對她應該寬大處理!”孫裴從頭到尾都堅定着這一點。

    “杜依依與沈客是曾相依爲命的義兄妹,兩人感情天下皆知這就不用說了,至於是否有如孫御史所說的對大賀忠心耿耿我看不出來,前次伏虎軍變,杜依依曾深入秦國公府救人,親情讓人動容,但也表明了一點,沈客對她而言高於大賀,孫御史的話我不贊同!”董意也堅定着他最開始的想法。

    三司會審只不過是一個過程,誰也不會想着能在這個過程裡從杜依依的嘴裡撬出一些東西,他們要的只是這個過程之後的結果。

    “杜依依與沈客雖爲義兄妹,兄妹之情更勝親兄妹,沈客蓄意謀反不在一時,杜依依與沈客兄妹情深包庇兄長也是情理之中,咱家認爲,杜依依當被斷爲知情不報,應該壓入天牢,待錦衣衛捉拿沈客歸案再做審理!”書如海在這個關鍵的時候還是想出了一個折中的法子,只要杜依依能夠不死,皇上還有回心轉意的機會。

    “書公公,兩位大人,依依乃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敢拿性命擔保她對此不知情更無包庇之心,若諸位要斷定依依有包庇之罪,我身爲其丈夫應該也有包庇之罪,若三位要治罪,就連同本王一同治吧!”

    寧致遠義憤填膺的上前一步。

    “睿王雖未親屬,但爲牽涉到此案不得參涉其中,三司會審乃是按律法治罪,睿王若有不滿可與皇上申訴,來人啊!”書如海聲音一出,守在大堂之外的廠衛就迅速小跑進了大堂。“將罪犯杜依依壓入天字號牢房。”

    “是!”四名廠衛得令抱拳,走到杜依依身側就要動手。

    進了天牢要出來可就難上加難了,顏行祿一直未歸寧致遠就已經料到了結果,但他怎能眼睜睜的看着杜依依就被關入大牢,他擋在了杜依依身前。

    “還請書公公更給我一些時間!”

    “書公公,杜依依一案還有內情,你怎能如此草率!”孫裴起身爲寧致遠辯駁。

    “三司會審按律辦案,孫御史若反對,可給出證據,若拿不出證據,那就是咱家這個結果了,睿王殿下雖爲王胄,但也不能阻礙三司辦案,還請睿王不要讓咱家爲難!來人啊!動手!”

    書如海一反方纔的老好人形象,強硬的態度讓孫裴啞口無言,杜依依自開審來就一直儘量的保持沉默,這件案子只是幾方力量的博弈,她就算有抗爭之心也根本無法爲自己脫罪,她相信寧致遠,她只能相信寧致遠。

    “就不用帶枷鎖了,我自己走吧!我一介弱女子,絕不會在你們的眼皮子底下跑了的!”在廠衛拿出那沉重的枷鎖的時候,杜依依開口拒絕了,就算她是要去大牢,她也不能走得這麼狼狽,她相信寧致遠一定能夠救她出來,這把枷鎖她絕不會讓它有機會扣在自己的脖子上。

    “那就依了你的意思,走吧!”書如海與廠衛們看了看,闊步率先邁出了大堂。

    “書公公,書公公!”寧致遠攔在了書如海的前頭:“書公公,我知道你重任在身也很爲難,還請書公公莫要爲難她,我去說服父皇!”

    “老奴明白的,睿王只管放心的去吧,老奴一定會爲睿王殿下照顧好睿王妃的!”書如海示意其他人繼續前行,自己停在了寧致遠面前,不管杜依依會不會被處死,出自內心的來說他是不想得罪寧致遠的。

    “那就多謝書公公了,致遠先行一步!”寧致遠一抱拳,立即轉身吩咐着管家備了轎子去了皇宮,他絕對不能讓她有事,天牢是什麼樣的地方他知道,陰暗潮溼不見天日,天字號關的都是死囚犯,就杜依依所定下的罪若他不出面去求情絕對就是死路一條的。

    古代的大牢是什麼樣子杜依依可是第一次見識到了,比之電視劇裡看到的環境更要惡劣,潮溼隱晦的牢房,刺鼻的惡臭黴味,雖現在還在黃昏,牢裡已經只能靠着燭光照亮,杜依依‘住’的天字號牢房,在這些牢房的環境是最差的,地上雖鋪着厚厚的稻草桔梗,但是潮水還是將這些稻草梗全部浸染打溼,走在這軟綿綿溼漉漉的稻草上,一股涼意會讓人止不住的發寒。

    牢房裡連着她在電視劇裡看到的磚頭鋪的牀都沒有,只有一面牆壁三面有她手臂粗的樹木圍成的圍牆,坐在這裡能夠看到前左後的牢房裡其中只剩下一口氣等死的犯人們,這裡沒有人對外呼喊,沒有一絲生機,有的只是迂腐陳黴的味道。

    因爲天字號就是死囚牢房,被關押到此的人是沒有生還的希望的,對這些人來說過一日就少了一日,就是等死罷了。

    自己絕對不能死!承受了兩個月痛楚活過來的她絕對不能就這麼狼狽的死去。

    高高的牆壁上那個田字窗口的昏暗陽光終於慢慢的被黑暗替代,沉寂的牢房還是有了聲音,打鼾聲說夢話聲磨牙聲老鼠唧唧叫,這些聲音就像是一羣沒有指揮手控制的樂手,亂七八糟的讓人聽着心煩意亂。

    在杜依依的左手邊關着一個身着血衣的人,就那麼死死的躺在稻草堆上,是生是死都不知,黑夜一到,那個人才痛苦的掙扎着坐了起來拂開了遮面的亂髮。

    沈客一事,未經過刑部大理寺就直接打入天牢的人只有一個,杜依依也沒想到纔不過是幾日常勝侯居然就會被折磨成了這個樣子,雖然她對這個常勝侯沒有半點好感,但在看到當初不可一世的人變成了這副可憐樣子,她還是有些同情,而且她也想通過她知道一些沈客的消息。

    “原來是你!”在藉着昏暗燈光認出了杜依依後,常勝侯拖着已經被打得血肉模糊的身軀向着杜依依這邊挪動了一些。

    “侯爺,沈客現在到底怎樣了?”杜依依如同一些人歇息的時候一般靠在欄杆上,與常勝侯正好是錯開了一個後背的位置坐着。

    “那日一場血戰太激烈,我也不知道他去了何處,只知道朱閣死了!他受了很重的傷!”常勝侯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劇烈起伏的胸口被水泡得發漲的傷口因此流出了不少血。

    “侯爺能否與我說說當時的情況?”錦衣衛以區區五千人以少勝多屠盡了近四萬士兵,這一場血戰沈客能夠保住一條命已經是幸事了,沈客走出這一步,應該不會是真的走到了被逼無奈的那一步,她相信他一定還會有被的安排,只要沈客能夠逃離,將來他必然捲土重來。

    “當時…………”常勝侯痛苦的咳了起來:“當時太混亂,除了殺人與被殺已經沒有人能想別的,那些都是錦衣衛的精銳裝備精良,而退伍的士兵多是赤手空拳,這樣的大戰,沒有一點公平性可言啊!”

    常勝侯感慨着捂着嘴巴極力壓制着自己的咳嗽。

    “侯爺爲何要幫沈客?”常勝侯本可榮華富貴的過一輩子,雖說無法人前威風,但對多少人來說這已經是難以求得的幸福生活,常勝侯入獄後,他的族人也都受到了牽連,但好在其族人都爲參與到其中,定的罪到不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