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八十六章:打個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八十六章:打個賭字體大小: A+
     

    陸以安雖被皇上定爲無罪,但在陸湘雪離去之後,皇上爲了讓別人能夠心裡平衡一些也象徵性的派遣了東廠的廠衛在陸府之外把守,自從沈客一事爆發之後陸以安就沒有離開過這座府邸。

    顏柳到這裡來了一趟,依舊沒有得到答案。

    那些東西他們維護了這麼多年,不該在這個時候鬆懈動搖。

    與是他又去了一趟趙府,兩人都是涉身此案的人,經歷了起起落落的趙其東對此的看法與陸以安截然不同。

    君爲天,臣爲天之臣子,天若在乾旱之際下暴雨是甘霖,天若下雨綿綿暴雨過度,那就是災難,趙其東給了顏柳一個與陸以安截然不同的答案。

    顏柳再無去處去徵詢答案,於是他走進了宮中。

    寧元宮中,皇上正在批閱奏摺,沈客一事爆發後許多人揭發了一些軍方詬病,也有打算趁此時機徹底改革的皇上需要擬定一套方案。

    顏柳到來讓他停下了動作,書如海奉上了兩盞茶屏退了宮人,兩位君臣老友談起了困擾自己的事情。

    沈客的根基之深皇上早有體會,但他也未想過沈客在私底下還做了那麼多的事情,雁留湖畔那四萬士兵因沈客而死,但就他的調查這些士兵的父母並沒有怨憤沈客,反倒對此事頗有質疑。

    困擾皇上的是要強權還是要軍心民心。

    困擾顏柳的是要皇上還是要兒子。

    “顏行祿行事果敢,大有你當年的風範啊!不過你上了年紀,也有些畏手畏腳了,朕當初讓你做太尉本是想激勵一下你,沒想到你反而是沉寂了下去!如今饒肅也走了,大理寺那頭肖競填也給朕舉薦了一些人,你看看這張名單,你覺得誰適合?”皇上話音未落,書如海就爲皇上書案上找打了這張名單交給了顏柳。

    “現在的大理寺少卿雖資歷淺了些,但有都察院制約着也能擔任,大理寺向來是內部擢升的,這些外頭的人不適合!”顏柳看也未看名單就給出了自己的選擇。

    皇上一捋鬍子,點頭贊同。“你能這麼說那肯定是錯不了了,那就按着你說的辦。”

    “雖說現在是有計劃的在消減三軍,但此次的事情造成士氣低落百姓不安,這消減一事,臣以爲是不是該放一放,不然臨近的番邦,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知曉皇上全盤打算的顏柳試探性的問道。

    皇上臉上笑容凝滯,面無神情的道:“軍令都已經頒發下去了,當初這些你也是支持的,草原吐蕃都在休整期,其他的番邦小國也鬧不出什麼名堂,沈客這件事,你應該比別人更明白他的嚴重性!”

    “說來沈客並沒有過錯!”顏柳瞥了一眼皇上,瞬而轉頭看着窗外。

    皇上不悅的看了一眼故作漫不經心的顏柳,對他的輕描淡寫很是不滿:“但他的根扎得太深了,不走這條路,沒辦法動搖他的根基,你本該是最理解朕的人才是!”

    “沈客固然要防,但有些人,臣以爲皇上應該網開一面,三軍現在的情緒很不滿,一些不I明I真相的百姓也很不滿,若是皇上能夠展現您的仁德,相信能夠安撫一下他們的情緒。”

    顏柳的有些人,除了陸以安之外也就是杜依依了。

    沈客掌握了權勢無法動搖皇上纔會設法除去他,杜依依一介女流又能做出什麼?皇上沒必要去提防她,再者現在的三軍與百姓需要皇上做出這樣的寬仁處理。

    “你應該明白朕的意思!”皇上給了顏柳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顏柳低頭吹着茶末呷了一口茶水。

    “臣明白,皇上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但睿王妃,若是皇上真要處死她可有想過睿王會怎麼辦?睿王對睿王妃是一片真心啊!”

    皇上現在面臨着與他一樣的難題,不過皇上能願意繞過這個問題,杜依依不是他認爲的好兒媳,年輕人的一時情感總是會很快淡忘的,到時候他再爲寧致遠盡心找一個就能彌補這一時的創傷了。

    “感情這玩意,你我都一把年紀了,沒經歷過雖覺得遺憾,不過少了也還是照樣好好的活着,無關痛癢的東西罷了,只顧着兒女情長,哪裡成得了氣候!”

    氣候?顏柳身軀一震,盯着皇上看了許久才艱難的擠出了幾個詞:“皇上的意思?難道是想培養睿王殿下?”

    皇上搖頭道:“朕只不過想在朕百年之後他也能安然活下去罷了。”

    “皇上這可是在害睿王殿下啊!”顏柳常常做觸犯龍顏觸龍鬚的事情,說起這些讓人瞠目結舌的話來也是臉不紅眼不眨。

    “你這是何意?”皇上略有不快,但也沒有動怒。

    “皇上常常說睿王殿下最像您,若是有人這般對皇上,皇上會怎樣做?”顏柳反問,

    當然現在已經沒有了人能夠這般對待皇上,但是皇上也有爲人子的那些年。

    “睿王妃雖說名聲不大好,但鞋子好不好這得穿的人才知道,爲了一個女人攪得皇上與睿王父子之間不合,這確實划不來啊!皇上大肚能容能看在陸兄的面子上寬恕了陸湘雪,怎麼就不能爲了睿王放過睿王妃一馬?皇上若是能放過睿王妃一馬,臣敢說睿王會對皇上感激不盡父子之間親密更勝往昔,皇上原先最擔心的是沈客,現在沈客已經不在了,區區一介女流還能做什麼!”

    “話雖如此…………仇恨這個東西可不是說忘就能忘的,她能爲了沈客去死,這件事情她肯定是記在心裡的,將來若她有了朕的皇孫,必然會教出一個痛恨朕的皇孫,這些東西,朕不想再見到了!”

    “就算將來睿王妃有了世子,不是還有睿王在?睿王對皇上如何皇上是知道的!”

    “致遠他,就是耳根子軟啊!”

    兩位老友你一言我一句的辯論着,有過沈客這件事情,皇上已經不想再看到大賀因爲安國公沈客這些人而蒙受創傷了!

    “眼下的事情不解決,哪裡輪得到皇孫,皇上,三司會審已經有了半個時辰了,你要不要與老臣打個賭?”

    “賭什麼?”

    顏柳端着茶起了身,親密的俯身伏在皇上耳畔低聲細語了起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