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八十三章:大難不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八十三章:大難不死字體大小: A+
     

    午後幽靜的山林,飛鳥疲懶的拉聳着雙翅站在枝頭。

    男人撥開了障目的灌木樹枝,跨過了兩個標誌明顯的狩獵坑。

    在他視線的盡頭有一汪水泉,泉水清澈,倒映着藍天白雲翡翠一樣的樹葉。

    男人走上了前,蹲下了身子掬起了一捧冰涼的泉水撲在了臉上,冰涼清爽的感覺讓男人精神一震,又再掬了一捧啪啪拍着臉頰,突然間,他似乎是聽到了什麼聲音。

    這處乃是山林深處,野獸出沒頻繁,往日他們到此也需要小心謹慎,聽着這悉悉索索似乎還與人有幾分相似的呻吟聲,他停下了動作打望了一眼四周。

    四周灌木密集,未有野獸蹤跡。

    還是不放心的他起身看了看,也未見到異樣。

    難道是自己聽錯了?男人想了想蹲下了身解下了腰間的水囊。

    咚…………

    剛被打開了塞子的水囊咕嚕咕嚕的灌水迅速沉沒在了水泉。

    男人顫慄的抖了抖,顫抖的嘴皮子慢慢的張了開來,水泉裡,倒映這一個渾身是血的身影。

    在他那身驚叫還沒有溜出嘴邊的時候,一隻沾血手就覆上了他的嘴巴將他拖入到了灌木之中。

    男人惶恐的掙扎着,但他六尺之軀根本就難以與這個健壯的男人對抗,才一進入灌木叢,一夥人就將男人包圍,有人訓練有素的拿出了用藤條編織的繩索捆綁住了男人的手腳,有人解下了自己沾血的腰帶塞入了男人的口中。

    前番看見大隊兵馬從官道而過去往錦州地界剿匪,久居在此的他們多是抱着戲謔調侃的心態,錦州是有山賊土匪,但他們這一帶卻是安全的,至少他們在這裡住了幾十年也沒見過幾個山賊,可他哪裡料到自己不過是一時大意居然就會着了別人的道。

    他用盡全力的大喊,但喊聲也只是他無力的低嗚。

    掙扎絕望的他只得冷靜了下來,他環顧四周,身着布衣渾身沾血的人有百人之多,一個個也並不如山賊一般氣勢洶洶凶神惡煞,反倒是身上都帶着傷,難道這些人就是錦衣衛所說的那些謀逆?自己可是向着沈將軍的啊!抓到這根稻草的他又開始低嗚了起來。

    “怎麼辦!”方纔將他拖入灌木叢的男人詢問着坐在草堆裡的中年男人。

    “看這樣子,不是錦衣衛!”中年男人審視着他,痛苦的將手上纏繞的布條綁緊了一些。

    “那……現在錦衣衛在外搜山,放了肯定是不行的!”坐在中年男人側的另一名中年男人說道。

    “不若等將軍醒了再做明示!”

    躺在草地上的一名稍年長的男子道。

    “這樣的小事就不用麻煩將軍了!你!”終於靠着一己之力將布帶繫好的中年男人呸的吐了嘴裡的碎屑,瞥眼與他使了一個眼神。“我暫且讓你說話,你若是敢高聲喊叫就小心自己的性命!同意就點點頭!”

    正是惶恐焦急的他趕忙點頭如搗蒜。

    中年男人與身側站着的一人使了一個眼神,這人上前取出了他口裡的帶血腰帶。

    只覺得胃裡一股酸水泛上喉嚨的他呸呸的吐了兩口口水,看到自己吐出的血色痰與四周人的眼神,他強壓下自己的噁心反胃痛苦的嚥下了餘下的口水。

    “你是誰?”中年男人不緊不慢的問道。

    “我是居住在這片山林外的百姓,這次是進山砍樹的,正好口渴了就到這裡來汲水,諸位的行蹤我一定不會對外說起,還請諸位英雄能夠饒了我一條性命!”

    他挪動着被捆綁的雙腳朝着發話的中年男人鞠躬。

    中年男人審視着他,慢悠悠的拿出了身後的劍拔出了劍。“你既然知道我們是誰,那肯定是走不了了!就算我們放了你出去,你也難逃錦衣衛的毒手!”

    出身貧苦安分守己的他哪裡受過這樣的驚嚇,頓是心慌意亂腦子一片空白。

    “不敢隱瞞諸位,錦衣衛已經在我們說居住的那片地方搜查過了,也是因爲錦衣衛一腳踢壞了我家的門我纔會前來砍樹,我知道諸位都是大賀的英雄,沈將軍更是我大賀的頂樑柱,這件事肯定是一些人的陰謀,我們都是站在沈將軍這一邊的,這位爺行行好,我家中還有老婆孩子!”

    “只有兩條路給你走,跟着我們一起走,還是就死在這裡,我們也不願意增添殺戮,但我們不能那兩千人的性命來換你一條命!”

    中年男人嚓的拔劍出鞘,起身走到了他面前。

    “你既然相信我們是清白的,請你爲了維護正義出一份力!我們感激不盡!我等早已將生死交給了將軍,我們死沒關係,但將軍一生爲朝廷灑熱血,決不能死得這麼冤屈!”

    中年男人將劍插入泥土之中,在他錯愕的目光下跪了下來。

    “這位……這位將軍,我雖只是小小百姓,但也明白孰是孰非,我對天發誓絕對不會將此事透露出去,如違此誓天打雷劈,還請將軍手下留情!”雙手被反綁的他跪地磕頭。

    “既然你不願意跟隨我們,那我也只能做一回惡人了,兄弟,若有恨,日後下了黃泉我爲你做牛做馬!”一磕頭,中年男人拔起了手中劍雙手緊握劍柄。

    四周士兵屏聲靜氣,黯淡的目光鎖在那邊緩緩落下的劍上,許多人咬牙留下了痛苦的淚水。

    “住手!”

    灌木之後響起的虛弱憤怒的聲音讓正在垂淚的士兵趕忙低頭,被一名士兵攙扶走了出來的沈客將中年男人的劍打落在地。

    “我們的劍是用來保衛家園的,並不是用來殺害大賀百姓的!”

    昨日一戰,沈客在最後拼盡全力將半截封喉劍刺入了朱閣的胸膛,朱閣身死,而他也因此胸膛再受重創陷入昏迷,若不是這兩千士兵與那壓後掩護的一萬多士兵豁出了性命護送他離開,他可能早已經死在了雁留湖畔,大難不死死裡逃生,他就必將再給大賀帶來重創。

    “將軍!”沈客一出,人羣寂靜,中年男人雖被打落了劍但卻不敢有半點不滿,眼裡也只有對沈客傷勢的擔憂。

    “這位兄弟!多謝你還能相信我們!”沈客曲膝欲要下跪,一旁扶着的士兵焦急的加大了力度止住了沈客的動作:“將軍,您的傷口~”

    “無妨!”沈客用力一掙,掙脫了士兵的攙扶想着他跪了下去。“時至如今,沈客等人已經是窮途末路,方纔若有不敬,我代他向你陪不是,還請見諒!你們還不爲他鬆綁!”

    士兵呆滯在場,沒人敢有動作,沈客擰着眉頭起身,緩緩走到他面前爲他解開了繩索。

    “沈客等人在此棲身之事,還請兄弟守口如瓶!”

    先被驚嚇的男人受寵若驚朝着滿身是血衣衫襤褸已經看不出裸露在外的身體有半塊好肉的沈客,熱淚盈眶的朝着沈客三叩首。

    “沈將軍如此仁義,小人感激不盡!”

    “起身吧!我現在已經不是什麼將軍,不過是舉國唾棄的亂成賊子罷了!”沈客虛弱的擡了擡右臂,示意兩側的士兵將人扶起來。

    “沈將軍莫要自暴自棄,我們都相信沈將軍是清白的,因家中有妻兒,小人無法安心追隨沈將軍,但小人也願意爲了心中的英雄做一些事情,沈將軍若是不棄,我可爲你們尋到一片更好的棲身之地!”

    此言一出,疲倦又無助的士兵們黯淡的眼眸驟然明亮了起來。

    他們逃離了京城一路被錦衣衛追殺,現在藏身在此根本不敢出現在太陽底下,以錦衣衛的搜查速度遲早是會找到這片地方的,更重要的是沈客現在的傷勢不容樂觀急需要一個地方靜養也需要藥材治療,若是能找一個安全的地方棲身,也就能解了他們的燃眉之急了。

    “我們憑什麼相信你!”中年男人小聲反問道。

    “我用性命擔保。”他伸手對天發誓。

    沈客痛苦的擡手拍了拍他的肩頭,用目光壓下了所有的質問聲:“我相信你!”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