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八十一章:爭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八十一章:爭議字體大小: A+
     

    “沈客煽動退伍士兵謀逆之事,其中諸多內幕臣以爲必須嚴查。”

    “這是錦衣衛都指揮使朱閣下葬陪葬品列單,請皇上過目!”

    “常勝侯污衊皇上策反士兵其罪當誅,趙靜之也是幫兇之一,臣以爲應該押解大理寺審查定罪。”

    “皇上顧念陸學士多年兢兢業業寬仁大量饒陸湘雪一命,當臣以爲此事還需的細查,還請皇上下旨讓刑部審查陸湘雪。”

    “睿王妃身爲沈客義妹,現在定是知曉沈客何去何從之人,還請皇上下旨……”

    “還請皇上下旨…………”

    沒有了沈客沒有了陸以安的朝堂上百官七嘴八舌的述說請求皇上對沈客一黨加大打壓懲處力度,一邊倒的局面讓原先與沈客交好的一些大臣在風雨飄絮的朝堂上只能選擇默立,皇上對沈客的打壓是他們意料之中的,但他們遠沒有事情會發展到這樣的程度,沈客一案,除了那四萬條性命與朱閣一具屍首寧朝戈熊懷遠的振振有詞,他們真的不瞭解什麼,可偏偏朝堂上一個個大臣都義憤填膺的站了出來,彷彿親眼目睹了那一場血腥殺戮。

    寧致遠身爲沈客的妹夫,本該是最應該被唾罵貶低得體無完膚一文不值的人,要不是他是皇上最疼愛的兒子,也許在今日的早朝上別人說的不會是睿王妃,而是睿王夫婦。

    不論如何會沈客之事已經是鐵板釘釘了,告示榜文都在昨夜連夜就已經下發到各州郡了,沈府已經被查封,與沈客有關的人隨時有可能會被請到錦衣衛裡‘做客’,輿論打壓,人心惶惶,在猜不到真相而主動權又掌握在皇上手裡的時候,就算有人堅信沈客不會做出叛逆之舉,他們也只能爲了自己一條性命而選擇沉默。

    皇上爲與陸以安十多年的君臣情而展現出了君王的寬廣胸懷,但寧致遠卻知道這種寬廣胸懷不可能會對杜依依展開,他一直在聽着這嘰嘰喳喳聒噪的爭論啓奏的聲音,爲的就是聽到他熟悉的那三個字,在吏部尚書說出那三個字的時候,他站出來打斷了吏部尚書的話。

    “依依既然已經嫁給了我,就已經不是沈家的人,再者兩人只是義兄義妹並未有血緣關係,難道沈客會將他謀反之事告訴已經是睿王妃的依依?肖大人的意思是不是在說本王也是同謀之一?”

    寧致遠振臂遙指吏部尚書肖競填,憤怒的聲音讓金殿頓時陷入寂靜。

    “下官不敢,不管如何,睿王妃與沈客乃是最親近的親屬,這一點不可否認,沈客與睿王妃關係向來親密,這一點更不能否認,至於睿王妃與睿王感情如何,也不用下官多說!”肖競填不畏不懼的挺直了腰身面向寧致遠,在金殿之上,兩人不滿互相辯駁爭論是常有的事,肖競填作爲寧朝戈一黨的主力人物,今日他的任務也就是這麼簡單。

    沈客曾經是寧致遠可利用的一股有利力量,有得必有失,現在沈客也是拉寧致遠下水最好的方式,就算不能讓皇上與寧致遠因此而生出間隙,讓皇上與寧致遠之間因爲杜依依而生出間隙也是他們喜聞樂見的事情。

    “此乃本王的家事,就不勞肖大人掛心了,依依既然入了我寧家的門,就已經是我寧家的人,沈客一案疑點重重你們不去討論,卻只關注着如何打擊與沈客親近之人,肖大人若真是有這等閒心,怎麼不去查一查各司各部個州郡裡那些貪污受賄的官吏?”

    牆倒衆人推,沈客現在已經是衆矢之的,在堂發言積極的都是晁王一派,寧致遠決不能讓他們佔據了這一有利的先機。

    “一事論一事,下官雖所說乃是沈客一案的牽涉,還請睿王莫要轉移話題。”說着,肖競填向着皇上深深一鞠躬稟道:“還請皇上裁決,睿王妃雖是皇室宗親,但與沈客密不可分,微臣以爲此事還需嚴查!”

    “還請皇上下旨嚴查!”

    早已激情滿懷等候已久的晁王一派站出位列躬身異口同聲。

    “父皇,我相信依依絕對不會做出有損大賀利益之事,若父皇要處置她,那就青父皇先處置兒臣吧!父債子還,妻過夫償!”

    寧致遠不甘向前踏一步,捲起襟擺跪了下來。

    一直在等待着這一時機的顏行祿也站出了位列。

    “皇上,睿王妃雖爲沈客義妹,但卻並沒有參與到這件事中來,論罪株連乃是昏君所爲,還請皇上明察!”

    被大臣們戳着脊樑骨罵了這麼久的趙其東也站了出來,比之陸以安,他這個新上任的內閣首輔不但人氣不及,在朝中的威望也是微乎其微,今日所有人能對着他指手畫腳,並不單單是因爲他兒子的過錯。

    “趙靜之乃前軍都督府都指揮使,在將領因私憤而大打出手之時出手阻攔並沒有錯,我們趙家三代忠良,還請皇上設立三司會審,睿王妃宅心仁厚通曉大義,微臣也相信她絕不會參與到其中來,沈客之罪已經讓四萬士兵喪命,還請皇上念在蒼生疾苦,不要大興牢獄,以免人心動盪家國不寧!”

    前次辭官後回到朝堂任職的左都御史孫裴率領着都察院站了出來。

    “聖祖在立朝時曾與百官說過,大興牢獄株連乃是暴君昏君所爲,仁義英明之君以德服天下,並非用武力讓百姓懼怕,臣等爲睿王妃請命,願用頭上烏紗帽擔保睿王妃之清白!”

    “臣願用頭上頂戴擔保睿王妃清白!”

    都察院數十位老臣齊聲下跪。

    “好了諸位愛卿莫要爭論了,既然此事有爭議,那就交給三司去查,今日朕乏了,退朝!”

    皇上一聲落,站在一旁的書如海立即就上了前,對着朝堂上的百官高喊了一聲退朝,隨後帶着內侍宮婢們護送着皇上離去。

    皇上在的金殿七嘴八舌,皇上一走的金殿更是雞飛蛋打,在目前對寧朝戈有利的局勢下,寧朝戈黨派內的大臣最大的利益。

    趙其東不厭其煩帶着內閣的官吏離去,孫裴也不再久留帶着都察院的人走了,剩下的就是晁王一派的自說自演自吹自捧了。

    沈客倒了,身敗名裂聲名狼藉永不翻身,就算苟活下來留了一條性命也只能以卑微到不能再卑微的身份活着,這一仗他們打得漂亮,這無疑是他們政績上最大的成功。

    往日被沈客的威嚴身份壓制着的大臣開始狂歡,雖說還在當值,許多人也開始拋卻了律例拿出了酒杯喝起了這杯慶賀的酒。

    現在大理寺卿一職懸而未決,三司會審之前當然首要就是解決這個,身爲吏部尚書的肖競填有着舉薦人才的優勢,在他審覈了一下大理寺一下重要官吏的資料後,他去往了寧元宮。

    沈客一倒,軍方的重大變革是絲可預料的,寧致遠這方的關注點也不在這上面,絲眼下他們能做的,就是儘量保全更多的人,最主要的兩個就是趙靜之與杜依依。

    但是要面對一羣豺狼虎豹,沒有了軍方支持的他們力量真的十分微弱。

    ……………………

    和煦的陽光開始慢慢的變得炙熱,莫說是街道上人跡稀少,就是官道上來往的旅客商客都少了許多,因爲昨日城北的一場血戰城北門封閉,而城西門又不知道什麼原因被錦衣衛嚴陣把守的情況下,許多人都只能繞道走了城東門,城東城南還可說熱鬧,城北城西卻是一派冷清。

    除了守城官兵的來回巡邏與錦衣衛大隊人馬的不斷進出之外,這裡看不到一個百姓的身影。

    城北有座行宮,那是百姓只能遠觀不能親近的地方,城西有座西山,那是百姓能親近卻根本不想親近的地方,安國公夫婦被掘墳盜屍骨的案子已經被刑部拋到了腦後,許多人的目光也早已轉移,他們都在關注着沈客的去向。

    根據寧朝戈熊懷遠的講訴,沈客是由兩千士兵帶着逃亡了西北方向。

    爲此當夜暫時接手了錦衣衛的書如海下令在西北一片地區內設下層層障礙關卡,決不能讓沈客逃離。

    雖然無所不能的錦衣衛已經出動搜尋了一夜,人人關注的沈客還是不知去向。

    西山以西,就是一片山林,山林之中有一條官道綿延千里連接着京城與錦州,因爲錦州乃是國寺靈隱寺的所在,這一條路向來是人來人往,但在今日,這裡卻已經沒有了人來,從錦州而來的商客也早被錦衣衛提點只能繞道走了別的路。

    朱閣死了,錦衣衛羣龍無首,錦衣衛向來與東廠貌合心離,書如海也不可能命令他們,於是皇上出動了杜先生這些錦衣衛的元老,在家中靜養的杜先生接到命令後連夜就出了城,帶着一隊錦衣衛在西山後的這片最好藏身的山林裡展開了搜捕行動。

    現在的他們,正處在錦州與京城的邊界,往京城的方向去是百里山林,往錦州的方向去也是百里山林。

    杜先生之所以在這條路上走了這麼遠,也是從這一路上看到的草木樹枝折斷與地上的一些血跡做出的判斷。

    “大人,西百尺內沒有血跡。”

    “大人,東百尺內沒有血跡!”

    “…………”

    但他們眼下最大的難題,就在這些血跡上,已經跟到了這裡,他們卻突然斷了一路上的線索,不但這一路鮮少看得到人爲造成的草木樹枝折斷,血跡更難尋見。

    一夜未眠,杜先生深邃的雙眼滿是血絲,朱閣之死乃是錦衣衛之恥,沈客逃離更是大賀之恥,這一次任務艱鉅不容有失。

    “附近的百姓可有問過?”杜先生身後站着一名錦衣衛,錦衣衛手中握着一本黃冊,這是他們連夜從戶部找來的這一路上百姓的戶籍資料。

    “詢問過,一共十戶人家,沒有人見過這大股隊伍,也沒人聽見什麼動靜!”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