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七十八章:改寫真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七十八章:改寫真相字體大小: A+
     

    伏虎軍變已經過去了半年,比之那場現在百姓還記憶猶新的血腥大戰,城北所發生的叛亂就像是潤物細無聲的春雨,雖京城百姓對沈客人品絕對信得過,可有秦國公叛變在前,沈客叛變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原因呢?皇上將人們口耳相傳的沈客的身世說成了是他造謠壯大聲勢,到底真相又是怎樣?到底是皇上的欲加之罪?還是沈客的殊死一搏?

    叛亂對平民百姓來說就是與性命連接在一起的兩個字,京城錦衣衛走街串巷,他們哪裡敢對此有半點異議。叛亂對士兵們來說是一個可恥的字眼,他們投入軍營,一些人是迫於無奈,一些人最本質的目的就是精忠報國,不管是出於無奈還是一腔熱血忠誠,叛亂兩個字對他們來說,一樣是選擇迴避的存在,伏虎軍變後半月的風雨飄搖,軍方沒有一個人爲秦國公說一句話。

    與秦國公如出一轍,沈客也判了,一個是黃昏遲暮的英雄,一個是冉冉升起的英雄,兩人選擇了這條路,唯一的相同,就是他們都是被皇上逼的,若不是皇上苦苦相逼,秦國公不會叛亂,若不是皇上辱其人格在前,沈客也許不會叛亂。

    歷史再次重合,許多人心裡有了動搖。

    這種動搖,是在被伏虎軍變後的風雨飄搖衝擊之後就開始滋生的,留在軍中的雖是年輕士兵,但沈客二字的光輝早已注入他們心中,每次意外,沈客會走在最前頭,他散盡家產做的是什麼沒人清楚,但中軍都督府的士兵們確確實實的得到了他的個人補助,他們無法相信,這麼好的一位將軍,居然會叛亂。

    可知曉此事的除了寧朝戈幾人與錦衣衛還有那不知去向正被通緝的兩千人和沈客本人,已經沒有了人知道雁留湖畔流血的真相。

    有人知道,但他的話卻沒有了說服力,因爲他們已經貼上了沈客的標籤,每一句話都只會被推翻被捻碎。

    陸湘雪從來沒有這樣的無助過,已經只剩下了一座空宅子的沈客被查抄,陸湘雪被陸夫人接回了家中,叛亂兩個字讓朝中原先與陸家頗有交情的大臣息聲,那些老大人也無能爲力,陸湘雪不擔心自己的生死,她最擔憂恐懼的是沈客現在的生死,朱閣有這樣的實力已經無需證明,要殺了他,沈客要受多大的傷忍受多大的疼痛?

    在熊懷遠的講訴裡,沈客最起碼身受十多劍,受了這樣重的傷再被通緝,沈客哪裡還能有活路?

    不忍心看着女兒哭得死去活來的陸夫人扯下了老臉去找了昔日與她交好的幾位老夫人,這些老夫人一個個大門緊閉避之不及。

    陸以安自接到了書如海頒下的聖旨之後就再未離開過陸府,無論沈客的出場是正義的還是邪惡的,沈客爲大賀帶來這麼大的創傷是不爭的事實,個人的恩怨上升到了三軍之間的絞殺,他邁不過心裡這一關。

    “老頭子,這可怎麼辦!湘雪怎麼勸也勸不住!”陸夫人焦急的拉着陸以安衣袖,陸以安卻拂開了她的手。

    “女大不中留,她若是看不透,就讓她去吧!”

    陸夫人是個暴脾氣,在勸說陸湘雪無效被折磨了大半天又被陸以安一句冷冰冰的話頂撞了後,她徹底的爆發了:“你怎麼說這麼無情的話,她可是你的女兒,你的親生女兒,沈客不一直是讓你驕傲的女媳?現在他有難,你卻袖手旁觀,陸以安,你可真行啊你!”

    “我首先是大賀的百姓,再是你的丈夫,再是是湘雪的父親,再是沈客的岳父!”陸以安爲官多年,之所以能深得皇上寵信多年,這顆忠心是必須具備的。

    “你怎這般顛倒?大賀給了你什麼?不就給了你一個破學士的名分?若不是四十年前有我給你送飯,你還能有現在?沈客沒有錯,他有什麼錯!你們一手造成了他一家的慘劇,還要將他趕盡殺絕?這樣的朝廷,敬它做什麼?”

    啪……

    陸以安訝異的看着自己發麻的手,陸夫人錯愕的伸手緩緩撫摸着自己發麻的臉頰。

    “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你還不知道嗎?安國公慘案,沈客死裡逃生憫其不幸,但大賀士兵的性命就不是性命?玩弄權術製造動亂殺戮難道也是對的?一把年紀了……”

    陸以安話還未說完,就被暴怒而起的陸夫人推了一把,陸以安趔趄後退幾步,身體正在抵在了樑柱上定住了腳步。

    “我只看因果,要不是有君不仁,怎會有沈客復仇?我不但要說,我還要做,我一把年紀了,半截身子都是入土的人了,我還怕這些做什麼,腦袋掉了碗大的疤,來世我餘蓮絕不再嫁你這種膽小如鼠的男人!”

    陸夫人憤憤轉身,快步走向了後堂走廊,正要邁入二門,卻正迎頭碰上了收拾好了行裝的陸湘雪。

    陸湘雪已經做了決定,她要去找沈客,她不能陪着他走過他前半段最艱難的人生,現在她要陪着他一起度過,他們是夫妻,就該榮辱與共生死與共。

    “湘雪,你不能去,你不能去啊!”陸夫人方纔的怒氣已經鬧拋到了腦後,她緊緊的握住了陸湘雪的手腕,用身體擋在了她的前頭。“現在到處在通緝沈客,你要是去了,會被同罪論處的!”

    “母親,我必須要去,他身受重傷被通緝,我不能看着他不管!”哭了半個時辰的陸湘雪雙眼通紅,縱然有千般的不捨,她也要做出自己的選擇,她要趕在夜禁之前出城,現在對她來說也是最好的機會。

    “你若是走了,我怎麼辦!你讓我怎麼辦啊!”陸夫人失聲痛哭。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母親就忘了有湘雪這個女兒吧!”沈客一事,她不怪自己父親的袖手旁觀,這件事落下來就是死罪,她不能自私的要求自己的家人爲自己的決定爲自己的婚姻付出不該是他們承受的代價。

    “我十月懷胎生下了你,我…………”陸夫人悲慟大哭:“我怎麼生下了你這麼個不孝女!”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