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七十六章:英雄末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七十六章:英雄末路字體大小: A+
     

    一行大雁向西飛,從它們鮮少涉足的這座雄偉城池上成羣結隊的飛過,大雁飛得很低,低得有些眼力好的百姓都能看到一些大雁身上的羽毛已經光禿。

    羽毛與鮮血一路從城北灑進了城中。

    擁擠在城北門的百姓終於大多失去了耐心被飢餓的肚子折磨得只能歸家繼續等待,城北門城樓上的老將們緊張的看着已經沒有了一隻大雁的雁留湖,在那頭,脫下盔甲穿上布衣的士兵與身着魚龍服的錦衣衛已經拉開了一場血腥大戰,以沈客與朱閣爲中心,都督府與錦衣衛之間擠壓已久的矛盾終於隨着十一年前的一場往事的真相噴發了出來。

    雁留湖有兩道口子,一爲入水口,潺潺流水從行宮那頭而來匯入雁留湖,成爲大雁棲息的家園,一爲出水口,從這裡而出的湖水會順着人工開鑿出來的渠道流向官道兩側的水田耕地之中。

    在行宮以東,有一座不高的山名叫曲泉山,山上有一口山泉,冬日泉水無火沸騰,夏日無冰寒徹,一直都是皇宮皇族御用的泉水,每日大早,東廠的人就會將泉水運送進宮,將泉水變成後宮妃嬪皇上口中的茶水羹湯。

    小河繞曲泉而過,彎彎繞繞在行宮外盤旋而過,河水匯入各處,成爲滋長花草莊稼的澆灌用水,雁留湖的水就是從此而來,曲泉山水以清澈而聞名,繞曲泉而過的小河因環繞行宮也一直是被官家看管的對象之一,雁留湖雖每日有大雁在上戲水,但湖水清澈見底一直也是京城百姓踏青喜愛之處之一,但在今日,這一汪以清澈而著稱的湖泊看不見了藍天白雲,更看不見了水底悠悠青草,湖畔不見大雁,垂柳柳枝斷落無數,青草被踩踏蹂躪進了污泥之中,一派生機盎然彷彿被風暴侵襲,變成了一片荒蕪。

    雁留湖畔已經沒有了清醒的人,錦衣衛殺了已經恢復百姓身份的士兵,士兵斬殺了殺了自己兄弟的錦衣衛,被寧朝戈熊懷遠管制着的兩萬士兵在看到錦衣衛的狠辣手段後也不顧一切的加入到了戰鬥之中,場面早已混亂。

    沈客與朱閣還在戰鬥,寧朝戈很明白,唯一能讓兩方人馬止手的人只有他們兩個,大賀經歷了伏虎軍變,現在卻在這裡又再添殺戮,寧朝戈無法想象若是今日之事公諸了出去,大賀軍方百姓會有怎樣的反響,但這既然是皇上的默認,他也只能按照着皇上的意思去做。

    今日這裡四萬士兵,全都無法回到家鄉,只能默默的消失在這片湖泊旁。

    他當時讓士兵們離去,就是不想見到這樣慘烈的局面,不管如何,這些士兵都是大賀最忠誠的頂樑柱。

    沈客,歷史的重合並非是偶然,西望城池,西有西山,秦國公三人早已被禿鷹食肉挫骨揚灰,但隨着時間的推移,許多真相已經呼之欲出了,伏虎軍變如此慘烈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麼,不是伏虎軍的勇猛,而是沈客這位軍方第一人的失蹤讓大賀軍方反應遲鈍給他們帶來了最好的機會。

    當初沈客被困秦國公府。

    真是好一齣大戲啊!百人的性命,現在卻已經死去了十多萬的人,沈客所謂的正義復仇,又真是無愧於心?

    錦衣衛圍合撲殺,這是皇上下的死令,這五千錦衣衛,都是曾在皇宮廣場以一敵十的精銳。

    這場剿殺不會失敗,絕對不會。

    “十多萬的士兵爲你而死,就算是以正義的名義,你也是沾滿了鮮血的劊子手之一!”朱閣的手已經無法握住劍,鮮紅的劍落在草地裡,壓着他腳邊最後一片茂盛青草彎下了腰。

    沈客胸口多了數道傷口,皮開肉綻鮮血直流的傷口,讓他看上去就像一隻被塗抹了辣椒醬的紅燒魚,他還能握住劍,但他的劍已經只剩下了半截,那段掉的半截劍落在他身邊不遠處,是方纔朱閣用左手蠻力折斷的。

    折斷這把劍的代價是朱閣的左手斷掉了一根無名指。

    污血染紅的無名指已經不知道落在這一片污泥的哪裡,也許已經被朱閣自己踩入了污泥之中。

    沈客征戰沙場多年,除了玉庭河一戰讓他身負重傷之外,他從未遇到過這樣的危險,夕陽西下,他是末路英雄。

    雖士兵人數遠遠超過錦衣衛,但他一眼就能看出這些錦衣衛的戰鬥力遠在士兵們之上,正是因爲弱小,士兵們憤不顧己身的戰鬥讓他更覺得自己身上的包袱沉重。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有人願意爲了正義慷慨赴死,有人願意爲了富貴榮華亡命,在亡命之徒的眼中,慷慨赴死是可悲又可笑的,在慷慨赴死的正義之士眼中,亡命之徒是可憐又可恨的。

    這種輕蔑成爲了錦衣衛手中鋒利的刀劍,這種不屑成爲了明知對方強大而不顧生命奮勇向前的士兵的脊樑。

    沈客的勝利,已經不在是屬於他一個人的勝利,西山五萬英魂,都在看着。

    “你已經沒有了還擊之力,我還有一戰之力!是輸是贏一目瞭然,讓你的人停下來!”舉着缺口無數的半截封喉劍,沈客一字一頓的擠出了這幾句話,他每說一句話,胸口那些傷口流的血也就越多。

    “就算我一死,這四萬士兵也會爲我陪葬,你也會爲我陪葬,你還能走進這座城?”朱閣艱難的舉起了左手指着身後的城池。“就算您能走進去,你也不會再是驃騎大將軍,只會是密謀造反的逆賊,這片土地你也再無立足之處,終日流亡身似浮萍,你還能報仇?笑話!”

    朱閣嘔出了一口鮮血,溫熱的鮮血將早已凝固在他下顎的鮮血沖刷乾淨。他哈哈大笑,蔑視着沈客。

    “只要我不死,死的就會是他!”沈客顫抖的手緊握,半截缺口無數的封喉劍開始向着朱閣直衝而去,朱閣雙手骨折已經是強弓弩末,這次只能是他主動出擊,因爲他要他死。

    沒人能說出這一戰的過程,就算是事後寧朝戈等人在爲朝廷做口訴的時候也只是簡單幾句帶過,所有人只知道一個不能被稱之爲真相的結果,自臨安侯清平侯李國公秦國公滄明公長昌伯之後,驃騎大將軍中軍都督府都指揮使沈客再次揭起了反旗叛了!

    沈客傾盡家產鑄造兵器,呈奏皇上請旨削減三軍,在三軍離城回鄉那一日,沈客散播謠言壯大聲勢在城北煽動士兵欲圖攻城,錦衣衛緊急調派人手抵禦,城北門緊急關閉,血戰兩個時辰,終邪不勝正錦衣衛大勝,不幸錦衣衛都指揮使朱閣對戰沈客不敵以身殉國,四萬士兵死傷兩萬,兩千人護送沈客逃離,餘下一萬八千人斬殺雁留湖畔。

    這是在傍晚時分皇上召集百官召開了一場會議之後杜依依在寧致遠口中聽到的消息,錦衣衛都指揮朱閣以身殉國可歌可泣,皇上追封其忠義侯,風光大葬,謀反士兵葬入西山,城北門關閉一月百姓不得出入,沈客犯上作亂,全國追緝,生死不計,常勝侯煽動三軍謀逆,入獄三日後問斬,熊懷遠寧朝戈臨危不懼,擢升寧朝戈兼任中軍都督府都指揮使,熊懷遠加封驃騎大將軍。

    這是皇上就此事作出的賞罰懲處,沈客這個曾被他一手提拔上來的風光大將成爲了他口中的不恥之徒,被所有人看做大賀未來希望之星的沈客就此隕落,成爲全國追緝的逆賊,會被釘上大賀的恥辱柱,會被二三十年後的少年們看做十惡不赦的魔鬼。

    呼雲喚雨的權勢就是有這麼可怕。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皇上念及此乃沈客一人狼子野心與陸以安的忠心耿耿,對陸以安一家特赦,對陸湘雪也沒有當即做出懲處。

    沈客做到了他要做的事情,但他沒能夠再向前走一步,從一個人人敬仰的英雄被打成蓄謀謀反的反面人物,將來他的路,他已經沒有路了!

    護送着沈客離去的兩千士兵去了何處?皇上對自己這個沈客義妹如何懲處?這是杜依依現在最擔心的問題,沈客若不能出現,若不能活着推翻皇上的這些隻手遮天的謊言,那他這一生,就只能揹負着罪名了。

    生亦何歡死亦何懼,沈客生下來就不是爲了享受人間幸福歡樂,人間七苦,他從間走過,若他不能活下來,自己又該怎麼辦?

    杜依依能想象得到在錦衣衛天羅地網搜查下身受重傷的沈客會活得怎樣得艱辛危險,可他走得這麼堅決,從來沒有猶豫與懷疑,他還能不能再出現在這座城池裡站在自己的面前?他還能不能再給自己一個溫暖的擁抱?他能不能翻過他人生裡這座無法攀登的高山?他會不會就會這麼死去?

    杜依依心裡很慌亂,不是因爲杜依依,是她真的已經看不到一絲希望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