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七十二章:我來取你的性命(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七十二章:我來取你的性命(一)字體大小: A+
     

    青瀾住在德寧郡主府宅裡的東廂房,這裡離着德寧郡主那處院子最近的客房,德寧郡主本想讓她與自己同住,青瀾平日一人住着已經習慣,所以纔會住進了廂房。

    自從太子廢除後,沈客的麻煩就沒斷過,先是停職查辦,後復職又削減三軍,現在他的身世又鬧得滿城風雨,引人矚目不假,但有一點也不假。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青瀾就是那個漁翁,沈客的榮辱就是杜依依的榮辱,沈客與皇上之間間隙越來越大,那杜依依這個睿王妃的位置就越不牢固,總有一日,皇上會幫她廢了杜依依讓她坐上睿王妃之位的。

    “城北門都關了,錦衣衛都出動了,五城兵馬司的人馬都在城北門維持着秩序,真是想不到,沈將軍居然會是安國公之後!也算是老天有眼了!”德寧郡主唏噓感慨着現在城中的現狀,當年她也曾與安國公見過幾面,確是一個友善得能讓人從心底崇敬的人,那一場血案她也曾唏噓不已,現在沈客的身份爆出,倒是彌補了她心裡一些遺憾。

    如她這般想的很多,安國公之死兇手至今逍遙法外一直是很多人心頭的遺憾,沈客的出現,就像是從天奔騰而下的河水將他們的遺憾彌補,爲他們列出了一道不一樣的命題。

    當年有人選擇了袖手旁觀,最後就只能一個個死在了權利的刀下,歷史的重合,常勝侯做出了不一樣的選擇。

    鎮國侯府,鎮國侯在祠堂跪了一下午,他的祖父與安國公的祖父乃是八拜之交的結義兄弟,十大功勳世家之間一直就是情同兄弟相互扶持,安逸真是能將鐵漢變紈絝的無形殺器,在他們這盯着祖上榮光享受着榮華富貴活在太平盛世的權貴之後成大成人後,都已經只知安逸享樂,對功勳世家不滿的皇上登臺多次打擊他們手中勢力,一次次的被壓制,所有人都被皇上手裡那把刀壓得喘不過了氣,就是在安國公那場血案的當晚,他還記得自己當時就站在這裡。

    張家沒有不孝子,更沒有不忠臣,皇上已經打磨掉了他們最後的傲氣與骨氣,一刀下來,就已經讓他們分崩離析。

    故人之子身份再現,鎮國侯的立場又有了不同,他有一個當皇后的女兒,有一個會成爲太子的外甥,他沒有去幫沈客的理由,他知道常勝侯已經身着盔甲策馬揚鞭的出了城,但他做不到這些,比之熱血灑坦途,他還要等一個更好的結局,儘管這條路,曾經也是常勝侯走過的路。

    在堆花街的隔壁,有一條巷子,這裡沒有富麗堂皇雄偉的府宅,有的只是烏檐灰瓦泥牆高築,因爲這是一條活巷子能通往另一條街道,這裡時常會有抄近路的百姓來往,但在今日,這條小巷卻是人可羅雀,有閒情的人都已經去了茶館聽段子書評,忙碌的百姓也沒有空閒在此駐足,這裡自從被劃到錦衣衛的保護範圍內後,大多的人已經不愛走這條近路寧願繞遠路了。

    這裡住着許多老人,一個個名字念出來足以將心高氣傲盛氣凌人的朝堂晚輩嚇得屁滾尿流,這些老人曾經也是大賀的頂樑柱,用頭腦雙手在朝堂裡立足爲百姓謀福祉,這些人算起來,就是都察院那些老大人都不得不自稱晚輩。

    這條巷子陸湘雪常來,因爲她父親是這裡一位老大人的門生又曾與這些老大人都請教過學問她幼年時也是隨着這裡一些老大人老夫人學過一些東西的。

    他們雖久不在朝堂早脫下了官袍做回了自己的普通百姓,但曾爲大賀賣命的他們卻還有這別人望塵莫及的影響力。

    “徐老夫人!湘雪冒昧打擾還請見諒。”陸湘雪來得最多的就是這徐老大人家中,徐老大人在這羣人之中的威望就如她父親在年輕一輩臣子中的威望,她今日來到這裡不會有錯。

    看丈夫只是歪着脖子看着地上石磚,自小對陸湘雪寵愛有加的徐老夫人推搡了一下還徐老大人寬慰的道:“沈將軍的事我們也聽說了,你也不用着急,若真會有意外,我們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

    “多謝徐老大人老夫人!湘雪感激不盡,滴水之恩日後必當涌泉相報!”陸湘雪心頭一熱淚上眼眶,立即起身朝着兩位老人鄭重的行了一個大禮。

    徐老夫人上前將她扶起,拍着她的手背才張了口,身後的徐老大人就撐着扶手站起了身:“這說的什麼客氣話,都是看着你長大的,沈客這件事,他也確實沒有錯,錯的只是時局與上一輩人,你先回去吧,城裡現在有些亂,你一個婦道人家就不要在外奔波了,其他人我會幫着你去說,我們人是老了,但還不糊塗,是非曲直一眼明辨。”

    “湘雪拜謝!”陸湘雪凝視着徐老大人老夫人,感激的再次屈膝行禮,徐老夫人溺愛的撫了撫她的鬢角,拉着她站直了身子。“你先回去,老傢伙說了這樣的話肯定就會說到做到的,沈客的事情你也不用太擔心,你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子纔是!”

    陸湘雪含淚點頭,哽咽着聲音福身道:“那湘雪就不多打擾了,再次拜謝!湘雪告辭了!”

    徐老夫人和藹的點了點頭,徐老大人長吁了一口氣,愁悶的捋着花白的鬍子目送着陸湘雪離去,沈客的事情,最重要的還是在皇上的心結,若皇上的心結一日不能解開,沈客做再多的事情也是枉然的。

    飛鳥盡良弓藏,未曾同苦怎麼同甘,皇上對功勳公侯們的恨意來自他對兵權恐懼,這個心結又豈是那麼容易能解開的?

    雁留湖畔,嘎嘎直叫直衝藍天的大雁湖畔上垂柳案盤旋,濃綠一片的垂柳成了他們的落腳點棲身處,遠遠看去,在那兩個虛影相交錯開的那排垂柳上,全是一片灰白麻色的大雁、

    沈客與朱閣已經交手了四百回合。

    汗水已經打溼了黑髮,被劍刃削斷垂落下來的發緊貼着臉龐,如同一張蜘蛛網散開,像是一塊白玉上的黑色雕刻線,線條緊縛着左臉頰,爲沈客白皙的臉增添了幾分魅惑邪惡,汗水隨着這些線條直流而下,滴答的落在劍身上,如同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水晶折射着陽光。

    朱閣握劍的手小指揉了揉,劍刃上有一縷黑髮。

    他的猜想是對的,他的遺憾總算得到了彌補,他今天用不一樣的方式驅散了跟隨了自己十多年的挫敗,沈客畢竟不是安國公,他在成長,他也在成長,儘管他只是四百回合削斷了沈客一縷黑髮,他還是很驕傲。

    他纔是真正的第一人,這一點,時隔十一年他總算得到了證明。

    “還要打嗎?”朱閣捏着蘭花指在懷裡掏出一塊紅色的手帕輕輕拭去了額頭的汗水,輕吹一口氣將劍上的黑髮吹落。

    “我來取你的性命!”沈客擰轉手腕,劍身上的汗水滴匯成了一條直線,順着血槽彙集滴向了草地。

    四百回合,他們都在試探着對方的深淺,朱閣比他想象的要強,但他也沒有朱閣想象的弱,十一年的光陰,若不能踏着朱閣的屍骨走過去,他寧願將自己葬在雁留湖畔。

    他能用一顆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心來挑戰他,朱閣卻不能,就這一點,他自認能夠與比自己強的朱閣一比。

    一聲冷哼,大紅色的魚龍服已經化作了虛影,一襲白衣的沈客點地而動,提着劍迎上了那道劍芒。

    藍天白雲,炎日高照,雁留湖畔的兩劍交接,驚起了無數大雁,急速撲翅而掉落的羽毛隨風飄蕩,落在草地上,落在黃花上,落在兩人的劍上身上。

    大雁們嬉戲的樂園雁留湖裡已經沒有了優哉遊哉戲水的大雁,有的只是羽毛漂泊紅魚爭相哄搶。

    草地上,雀躍助威的士兵已經聲音嘶啞,但嘶啞的聲音卻從未停止過,雖然他們看到的只是虛影,但能目睹這樣精彩的一幕勢必會成爲他們日後的驕傲,而這場對戰的成敗更關乎着三軍的驕傲。

    “常勝侯,晁王請您過去一下!”一名副將停在了常勝侯身側,常勝侯隨着他的目光側頭看了看,那頭的寧朝戈熊懷遠趙靜之正在等着他。

    他伸手握住了腰間佩劍,隨着副將走了過去。

    “時辰早已經過去,沈客與朱閣兩人之間的事情不該牽扯到士兵們的身上,本王覺得現在應該將士兵遣散回家。”寧朝戈自稱了本王,那是因爲以他在軍中的身份來說他的提議的話語權太低,他若爲王,這裡就他最大。

    “我同意,堂堂大將軍與都指揮使打架已經是有違軍紀,沒必要讓士兵們都在這裡看着。”熊懷遠第一個發言。

    他們不是擔憂士兵站的太久,而是怕兩人比試的結果會激起士兵的反面情緒。

    “我也沒意見!”趙靜之一上任就遇上了削減三軍這件事,寧朝戈熊懷遠都同意的情況下還輪不到他發言,所以他也只能同意,再就看現在士兵們的情緒,就算歸心似箭的人也不會急在這一時走,現在城北門已經關閉,士兵們不走難道寧朝戈還能趕人?

    常勝侯雖有侯位,但沒了兵權官銜的他也就是一個閒散公侯,叫他過來完全也就是表達一下寧朝戈的敬意無其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