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七十一章:夫妻本是同林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七十一章:夫妻本是同林鳥字體大小: A+
     

    喜歡一個人可以爲他做很多事情,青瀾爲了寧致遠奔走在黑夜,陸湘雪爲了沈客滑胎,就是連翹也能夠爲了秦淮冬天做棉衣春天做鞋子,但她從未想過爲寧致遠去做什麼,當初掌管睿王府內務是爲了自己,管理斬馬街那些鋪面也是爲了自己,接納紫月也是爲了自己,細細算下來,這一年的時間,她一件事也沒有爲寧致遠做過。

    泡一盞茶,更一次衣,這些她都從沒有做過,更何況是屬於夫妻之間的噓寒問暖體貼關懷。

    她確實是一個不合格的睿王妃,這點她自己都百分百的肯定。

    橫在他們之間的,不止是一個青瀾,他們心裡都有過不去的坎。

    “來時我特地繞了遠路去了一趟德寧郡主的府宅,看望了一下二夫人的傷勢,看着嚴重,其實也沒多嚴重,要是我是你,就不會再忍讓下去了,若是沈將軍的事情過去了,你就沒有機會了!”

    院子裡新種了許多杜依依不認識的花卉,鮮花怒放繁花似錦,許多已經凋零的花樹下還有未來得及掃去的花瓣,夏天已經到了,午後的陽光就像是一塊永遠也不會燃燒殆盡的火炭。

    “我是知道。有些話我也只與你說了!”杜依依摘下一朵花,握在指間轉動着。“我怕連累了他!皇上已經有除去沈客的心思,一直看我也不順眼,我們這對兄妹遲早是他要除去的,不在現在,就在不久的將來,爭這些有什麼意思!”

    她柔聲細語的對着花朵說着,說給身側的人聽,信同侯夫人是怎樣的人這段時日她已經瞭解得很透徹,她沒必要與她還留着心眼。

    信同侯夫人眼眸裡的星光一顫,俯身撿起了在她眼前掉下枝頭的花朵。“那你可有想過睿王殿下,他對你一片真心,若是你,若是真有那一日,他也絕不會放任不管的!”

    “我不想讓他爲難!”

    她一直覺得自己虧欠顏行祿,現在細細想一想,自己也欠着寧致遠一些。

    “夫妻就是要共患難的,你與睿王殿下已經成婚一年,他是什麼樣的人你應該很明白纔是!”

    “就是明白,所以纔不想讓他爲難!”

    “我看你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平日對着睿王殿下看似冷淡,心裡還是有幾分感情的不是,這些都已經是這個時候了,就別再想着那些了,你已經是睿王妃,難道還能讓他休妻不成!”

    夫妻本是同林鳥,哪有大難臨頭各自飛的道理。

    “聖意難違,這句話我現在是真正的理解到了!”皇上與沈客之間的這場暗中對決,沈客根本就沒有取勝的希望,她一介女流,本就只是被看做了棋子,皇后能在睿王府指着自己說休妻,寧致遠就算反對又能如何?

    “你明明對睿王殿下有真情在,爲何…………”

    杜依依不禁嗤笑:“容得下的叫真情,容不下的就是孽緣了。”

    她與寧致遠的這場婚事,幾時得到了別人的祝福。

    “你這樣豈不是便宜了青瀾?”信同侯夫人焦急的反問。

    “若真是有情人,便宜了也就便宜了,說來也奇怪,我對青瀾,倒是沒有對寧宜紫月的排斥心!”

    杜依依看着手掌心纏繞的白布,心裡到並沒有怒火恨意。

    信同侯夫人咬脣垂眸,低聲道:“沈將軍不見得會敗!不要小看老一輩對三軍的影響,十大功勳只剩下了鎮國侯常勝侯,但一些對功勳忠心耿耿的老將都還在,掌兵權者得天下。”

    杜依依一鄂,詫異的看了一眼信同侯夫人,一對上深邃的眼睛,她就覺得自己似乎是錯了,信同侯夫人比她相信的可要複雜得多,但就這道眼神,就足以顛覆她往日對她的看法。“城北那邊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信同侯夫人深吸一花香,將手頭的白茶花丟下:“朱閣沈客常勝侯都去了,晁王熊懷遠趙靜之都在,不會有大亂,放心吧!”

    “希望如此吧!”

    ………………

    沈客這兩個字似乎就有這種魔力,就算是芝麻大點的小事,都能讓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城北門一關閉,所有人的人的心思都落在了那裡,對不I明I真I相的百姓來說這只是一場熱鬧,但對於隱隱約約能猜到當年往事的人來說,這就是一場尖峰對決。

    沈客在這段時日做了很多,派人撫卹死亡士兵家屬,散盡家財貼補士兵遣散費,他成功的將自己惜纔不愛財的一面展現了出來贏得了百姓士兵的愛戴。

    這樣的危險分子就在自己的腳下,皇上怎麼能忍得住?

    寧元宮裡,皇上獨自喝起了悶酒,這是一場愁悶的苦酒,十一年前,他只不過下了一道命令,後來又下了幾道命令,殺人的是別人,讓別人殺人的人是他,沈客最後的目標是他,就是明白這一點,在知道沈客可能的身份後他就開始部署,他要讓沈客身敗名裂要讓他萬夫所指,可沈客比他快了一步,他要考慮很多,要維和士兵與百姓,但沈客只要做一點,就是展現自己的仁愛,在他們心中撒下種子。

    他親手毀了十一年前的軍方第一人,上天卻給他開了一個玩笑,讓他在已經開始步入老年的時候要再一次給大賀三軍帶來打擊。

    他所做的很多,也許就會毀在沈客的手裡,他曾經做過的很多,早就毀在了沈客的手裡。

    沈客絕對不能留!

    一杯杯苦酒下肚,皇上長哈了一口氣,刺鼻的酒味混合着龍涎香味,刺得他眉頭緊皺。

    再苦的酒也要喝,再難做的決定也要做,只要對大賀有利的事情就必須去做!

    ………………

    昨日在睿王府爲青瀾出了頭的德寧郡主心情這兩日心情很好,想着窩窩囊囊了一輩子,人到中年總算是能夠做幾件舒心的事情,她嘴角的笑容就更加的多了起來。

    青瀾這幾日住在德寧郡主府中可說得到了她這一生中從未有過的待遇,德寧郡主孤身一人多年,對這個對她有救命之恩的義女予給予求恨不得傾其所有。

    沈客的事情城中已經沸沸揚揚,剛午睡起來聽到這一消息的德寧郡主在管家的幾句點撥下毛瑟頓開,立即就來到了青瀾的住處與她說了此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