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六十九章:帶進棺材的秘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六十九章:帶進棺材的秘密字體大小: A+
     

    除了佳節時期的拜訪,寧致遠很少來顏府,顏柳剛從皇宮回來,在他的口中知道了已經讓京城沸騰的消息。

    那是他主審的一件案子,其中是非曲直他最瞭解不過,但有些秘密,永遠也只會是秘密,就算眼前站着的是自己的兒子,就算他的沉默會讓自己的兒子前途盡毀。

    杜依依這是第二次來顏府,第一次是隨着寧致遠來賀喜顏柳榮升內閣大學士,這次還是帶着傷來,如此爲難一個老人讓她有些不忍,但她知道沈客需要這個真相公諸天下。

    顏行祿沉默的坐在顏柳身側,若是減去顏柳額頭那幾道擡頭紋,抹去眼角的魚尾紋,颳去嘴角下巴的鬍鬚,這對父子可說簡直就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這次的事情,他選擇站在了杜依依這一邊。

    並非不孝,自小受顏柳正直薰陶教養的他,也希望能看到一個真相。

    “顏學士被奉爲是大賀百年來最傑出的刑官,刑官的責任,就是讓真相大白於天下,讓蒙冤着沉冤得雪,讓受害者能得到寬慰,十一年前的血案,致遠雖不曾親眼目睹,但那場燒了一夜的大火至今還是記憶猶新,當年的案子疑點重重卻被設爲懸案,實則人人都有懷疑,已經到了這個時候刑部還在欲蓋彌彰越描越黑,連爲百姓伸冤的刑部大理寺都這樣,百姓會如何看待朝廷,顏學士雖已經不在朝堂,難道真的願意看到大賀百姓看不起朝廷?”

    寧致遠在盡力的勸說着,顏柳爲官十多載,爲人爲官如何早已有目共睹,是選擇摒棄原則盲目忠誠,還是堅持幾念伸張正義,這是每個刑官都必須要面對的命題。

    顏柳手肘搭在扶手上,垂在扶手邊的雙手輕柔的摩挲着扶手邊上那兩隻飛禽的雕刻圖案,粗黃的手指隨着起起伏伏的雕刻面遊走着。“當年之事早已定下結論,刑部公佈的真相就是真相,睿王殿下還請回吧!”

    “就算是私怨,當時傾盡大賀之力又有大賀百年最傑出的刑官審理,怎會一點線索都沒有?到底當年的案子是不是朱閣所爲,顏學士應該很清楚纔是!”

    “睿王殿下,你並非刑官,還請注意自己的身份!老夫已經不在大理寺任職,沒必要與你講訴絕密案件的內幕!”

    “顏學士可記得當初修訂完善大賀律法時提出加入律法的一條?”

    面對顏柳斬釘絕鐵無情淡漠的回答寧致遠沒有灰心,能被皇上信任的老臣,都是皇上最忠實的追隨者,要他道出當年舊事,就是在給皇上捅簍子,顏柳怎會輕易就答應。

    當年,人一老,就有是無數當年可以遙想,那是顏柳風華正茂意氣正濃的幾年,路遇貴人初出茅廬擔任要職步步高昇,前途無量意氣風發的曾參與完善修訂大賀律法,在面對三司的幾大漏洞的時候,他提出了一條。

    當官不爲民做主,不如回家種紅薯,三司作爲裁定刑罰的司部,貪污受賄之風比之其他衙門更要興盛,拿人錢財爲人消災,衙門口朝南開,有裡沒錢別進來,顏柳曾閱讀了打量卷宗做了統計,在廣元十二年,有三十人上京告御狀,所訴案情慘絕人寰不在少數,但最後結果多是敗訴下獄,而當時的刑部尚書家處京城,在江南等地均有屋宅商行腰纏萬貫,正是意氣風發對貪污受賄深惡痛絕的他,成了第一個打棍子的人,他這一棍子打下來,無數人不得不勒緊了錢袋子,三司無數人丟官下獄,爲肅整三司打下了第一針,從此公正爲民二字,成爲了刑官守則第二頁唯一的四個大字。

    “行祿,送客吧!”

    往事他已經不想再想,每個人在忠君還是忠心的時候都會有自己的選擇,他愧對了安國公一家,但錯已經錯了,就只能一直錯下去了。

    一直沉默的顏行祿偏頭凝視了一眼顏柳,又看了一眼杜依依,前日宮中的行刺她受了重傷,這次她卻硬是隨着寧致遠來了這裡,她的臉色很糟糕,就算水粉胭脂掩面也無法遮擋住失血過多的虛弱。

    杜依依一直在聽着,顏柳不願說出真相也是情理之中,聽得送客兩字,她慢慢站起了身。

    “今日不說,就只能一錯再錯,到底是皇上的聲譽重要,還是秉持的正義更重要,我想顏學士心裡應該能做出選擇,殺人者償命,顏學士要是想一直活在愧疚裡,那我們也就不多打擾了!天理昭彰,沒人能夠一手遮天,今日沈客能夠時隔十一年前來複仇,來日真相也會浮現。”

    十一年前皇上就是自以爲自己已經做到了斬草除根才能安心坐江山,當冥冥天註定,血的教訓總會被人銘記,臨安侯之亂,伏虎軍變,皇上已經嚐到了苦果,如今沈客以安無暇的身份重掌中軍都督府,已經印證了因果報應循環不爽。

    顏柳怔忡看了一眼杜依依,面無神情的站起了身走入了後堂。

    他不信老天,但他相信因果,正是有皇上的殺戮,纔會有沈客的現在,往後還會有更多不可皇猜想的結果,他選擇了一條路,就只能堅定不移的走下去,在官場這個大染缸呆了這麼多年,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顏柳了。

    顏行祿帶着兩人出了大堂,顏柳的偏執他比誰都清楚,這次問不出來,以後也不可能問得出來,這會是他父親帶入棺材的秘密。

    府門一名護衛跑了過來,那是他先前派去錦衣衛外監看的,護衛與他稟告了錦衣衛的最新動向。

    “宮裡頭可有消息?”皇上作壁上觀,現在也應該是他出動的時候。

    “書如海離開了皇宮去了東廠!”護衛回稟道。

    朱閣隨着沈客出了城,書如海去了東廠,這件事情會如何演變下去?

    沈客不能承認他的身份,雖說情有可原但佔了欺君之罪,三司息聲,狀告朱閣跟不可嫩,持械鬥毆更不是兩人的作風。

    顏行祿只將兩人送到了顏府門口,離開了顏府後的兩人坐上了轎子,打算出城去看看。

    城北門的必經之路上已經匯聚了不少興致勃勃或怒氣沖天的百姓,但因爲城門的暫時關閉都只能堵在了門口不得出城,軍方的事他們畢竟插不上手,就算開打起來也不記得朱閣會佔到便宜,杜依依身上有帶着傷,想了想寧致遠與杜依依兩人就折了回來打算去沈府走一遭。

    陸湘雪並不在沈府,現在這個時候杜依依也能想到陸湘雪會去了何處,腰間的傷口疼得厲害,也就只能返回了府中。

    長了血痂正在癒合的傷口又一次撕裂,但並沒有出多少血,敷了藥膏躺在了軟榻上,她開始與寧致遠細細聽着秦淮這半天打探到的所有消息。

    沈客正在城北送卸甲歸田的士兵最後一程,其他四軍都督府的兵馬也還在,一大隊的錦衣衛人馬已經出了城北門,城北門關閉消息難以通傳暫時不知動靜,而留在城中的士兵在聽到流言後頗不安分,書如海已經率領東廠與錦衣衛過去維持安穩了。許多早已不涉足朝政的老將回到了都督府,有些原先受過安國公恩情的大臣也站了出來,不管如何說,以目前的趨勢,皇上要想就這麼平白無辜的殺了沈客是不可能的。

    “啓稟王爺王妃,信同侯夫人來訪!”管家站在寢室門坎外通報。

    信同侯去了錦州剿匪,左軍都督府現在是寧朝戈暫時負責掌管,前次遇刺是信同侯夫人挺身相救,杜依依一直想要答謝她沒有時間,聽得是她上門,正是憂心忡忡的杜依依眼光一亮,讓管家將她帶了進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