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六十三章:削減三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六十三章:削減三軍字體大小: A+
     

    沈府官復原職的聖旨抵達沈府後的不久,趙府也迎來了一道聖旨,皇上採納了原內閣首輔的舉薦,任命趙其東爲內閣首輔。

    沈客重掌中軍都督府,陸以安好友接任內閣首輔,皇上對沈客的態度彷彿也沒有了先前的尖銳,無法判斷皇上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的大臣們三思而後定不在左右搖擺,果斷堅決的選擇旁觀看這一出好戲。

    好戲的開始,是在沈客與趙其東重新上朝的次日。

    饒肅昨夜深夜回到了京城,連夜進宮與皇上呈稟了此行肅州得到的真相,但在第二日的早朝上饒肅並沒有出現。

    讓百官訝異的是,沈客在朝堂上做了一件無疑與自殺讓其他人都措手不及的大事情,而這樣的大事情,皇上居然沒有徵詢內閣六部的看法就准許了。

    削減三軍!這對現在的沈客來說是表達忠心耳朵一種好辦法,但這一招也未眠太狠了吧!就算要保全自己也不能拖累了其他四軍都督府啊!許多人將目光看向了朝臣首位,新晉內閣首輔趙其東默立無言。

    削減三軍也算是體恤百姓的好事,就算百官有人反對,也無法蓋得過民生大計這四個字,早朝一下,數道聖旨就頒發到了五軍都督府,削減三軍正式施行。

    削減三軍是好事,可一時削減十五萬,對各地維護治安都是有害的,而五軍都督府的力量縮小會讓正在迅速壯大的錦衣衛與東廠失去最大的鉗制衝破京城這個瓶頸。

    晁王一派寧致遠一派想得多多的是兩方力量的損失,顏行祿想的卻是昨日父親與他說的話。

    柳真在太子之事後一蹶不振,平日除了做好分內事外朝堂上絕不多言一句,陸以安辭官一月首輔之位空缺,顏行祿經受住了內閣無人的考驗扛起了內閣的重擔,短短一月,他在朝中已經樹立起了自己的威望,而不再是憑藉內閣大學士五個字。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當顏行祿已經站到了這個位置上,他要考慮的已經不在是自家的柴米油鹽家務事,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一個想法一個決策,都能影響到天下蒼生。

    好不容易處理完手頭的事務,他乘坐着轎子回到了顏府吃午飯,顏柳正與饒肅在院中喝茶下棋,都曾任大理寺卿的師徒好友,在對國事上,始終都是十年如一日的秉持着自己的正義拈着公道二字,錦州驛站的事情,對饒肅來說是一次生死大劫,但對於皇上他卻沒有半點怨懟。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皇上留下來了他一條命,那是不可逾越不能玷污的君王,有些正義是無法伸張的,那幾個死在雷雨夜的士兵護衛,他能爲他們做得也就只是散盡家財補償他們的家屬。

    顏柳一直是饒肅爲人處事上的榜樣,他沒去上朝來了這裡。

    他需要有人帶着他走出這個迷宮,需要有人爲他指引一條能讓他信服接受的路。皇上是君他是臣,皇上所做手段雖不光明但卻也是爲江山穩定本意不錯,他爲伸張正義千里奔波更沒有錯,但那些死去的人,何其無辜。

    “你向來比我有主意,這個時候怎還須我來爲你拿主意!”脫下官服的顏柳在從涇城回來後就過上了優哉遊哉逍遙愜意的生活,每日睡到日上三竿起,吃飯喝茶,找找老友下棋聊天,跟着管家在京城裡四處閒逛,放鬆身心慰藉着前半生的奔波勞碌,這種日子他過得很享受,唯一的遺憾,也就是顏行祿還沒能確定下來的婚事了。

    饒肅打算辭去官職變賣家產,帶着妻子女兒親自去往這些士兵護衛的家中賠禮道歉,但他還有猶豫,現在朝堂佞臣當道,正直之士的聲音得不到傳揚支持,這是他效忠了十多年的朝廷,他不想看到它就在自己的眼底下腐敗下去。

    “大人,現在的朝堂,你難道就不擔心?”論起對這個國家的忠誠,饒肅自認爲是不如這半個老師的,在老一輩接連着退出朝堂,難道他們就真的能安心的在天子腳下安享晚年?

    “我們都已經老了,也是該放手給年輕人機會了,是對是錯,他們會有選擇!皇上現在,不就是在爲年輕人清位置?”

    “可現在的朝堂!”饒肅無力的長吁一口氣,伸手進棋盒捻出一枚棋子,右手傷口碰到棋盒邊緣,讓饒肅揪了揪眉,那夜,他身爲大理寺卿,卻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別人守衛自己而死卻無法爲他們主持公道,他已經不配戴這頂烏紗帽了。

    “十年前我就與你說過你不適合做官,你適合做個教書匠,可你非得往裡頭鑽,現在你應該知道,有些事情是說不清對錯的吧!”

    顏柳看了一眼饒肅手背那一塊傷口,雖說已經結了痂,但從血痂低於手背其他地方的皮肉也能猜想得出這裡是被削去了一塊皮肉,饒肅的韌性一直在他之上,可惜在變通方面,饒肅卻是呆板得很,十一年前那場大火的真相他一直沒有告訴他的原因也就是因此了。

    “我們也是從年輕人走過來的,當初我進入大理寺,還不是一樣的懵懂無知,但你我不一樣還是秉持着自己的正義走了這麼多年,你若要去就安心的去吧!將饒靜留下來,我幫你看着,免得你走得也磕絆!”

    饒靜是饒肅的獨女,明年就是及笄之年,顏柳的想法卻是周到,饒肅雖沒有那些世家門第對子女的無謂約束,但他此去畢竟是帶着懺悔去求得寬恕,饒靜能留在顏柳身邊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那就麻煩大人了,靜兒有些小脾氣,大人也無須顧着我的面子,您是如何教導行祿的就如何教導靜兒!”

    饒肅朝着顏柳拱手,手高舉衣袖下滑,露出了手臂,上頭雖沒有手背上的觸目驚心的傷口,但也是傷痕錯落,饒肅乃是儒生,那夜的兇險可想而知了,不過好在,皇上到底還是知道對錯,顏柳悲涼的目光看得即將離去的饒肅心頭滿是不安牽掛,放下的手再也沒有了心思去拈棋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