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六十二章:她是我的妻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六十二章:她是我的妻子字體大小: A+
     

    “沈將軍軍功等身手握兵權,在軍中威望更是無人可及,這次官復原職,可謂是衆望所歸啊!”常公公嬉笑着將拂子向着空蕩的左手邊甩了甩,飛揚而起的拂子輕輕劃過沈客的衣袖。

    沈客平視前方,停下了腳步。

    “率土之濱莫非王土,天下之士莫非子民,皇上纔是三軍之主,如沈客這等,也不過是爲皇上分憂管轄,所謂威望,實是無稽之談。”

    “沈將軍可不能這麼說,在邊疆浴血奮戰的是三軍將士,說句大不敬的話,若不是有軍方守衛大賀江山,皇上也無法坐穩這江山啊!”常公公向着皇宮方向高拱手,仰視着沈客。

    “守衛邊疆乃是將士本職,我等受天恩願爲皇上拋頭顱灑熱血,若不是有皇上統轄朝廷,大賀又哪來的強盛三軍,哪來的糧草輜重讓三軍在邊疆浴血奮戰,皇上乃是沈客的恩人,是大賀的恩人,沈客不敢忘,三軍也不敢忘!”沈客向着皇宮方向抱拳,神情恭敬。

    常公公呵呵一笑,躬身低聲道:“沈將軍,有件事想來你也是知道的,秦國公一事,皇上視若心病,三軍是我一國之本,大賀供給他們吃喝,卻總有一些人不安分的不知感恩報答狼心狗肺,皇上不想看到秦國公一事再重演,大賀的雄獅能馳騁在遼闊草原,能深入荒漠,能涉足汪洋,大賀三軍的長矛,只能對準外部,決不能對向了朝廷,這點,沈將軍應該是深有體會吧!”

    沈客沒有去看常公公那雙饒有深味的眼睛,也沒有深入的去猜想這番話後面皇上深層次的意思,在這個時候,他只需要表態,讓常公公看到了他對大賀皇朝的敬畏,看到他的忠心就足以。

    “秦國公叛逆作亂乃是三軍之恥,但沈客更相信,大賀的士兵,都是忠君愛國能爲大賀豁出性命的,大賀給了他們鋒利的武器讓他們保衛家園,他們絕對不會自己來毀了這片家園!”

    “沈將軍說得是!養兵千日,養着三軍的人是皇上,怎會有忘恩負義之人!只是皇上也覺得,大賀現在正是和平盛世,有道是子欲養而親不待,三軍爲大賀勞苦功高,也是該回家與情人團聚了,再者龐大的軍隊,也會加重朝廷的負擔,大賀要做到的是萬民皆兵養之於田,只要大賀的百姓,拿起兵器是優秀的士兵,拿起鎬頭是自力更生的百姓,何愁大賀江山不能千秋萬代?沈將軍您說是不是?”常公公擡頭笑着詢問。

    沈客的目光依舊只是平視着前方。

    “皇上英明,此來能減輕朝廷國庫的負擔也能興盛大賀的國力,更能讓離家已久的士兵與親人團聚,一舉三得,三軍將士必然感激涕零!”

    “大賀現有三軍近三十萬,皇上的意思,是先讓一半的士兵回家…………”常公公託着長長的尾音,等着沈客來截斷他的話。

    沈客沒有辜負他的等待,恭敬向皇宮方向一抱拳後截斷了他的話:“皇上英明,一半士兵回家減輕百姓負擔,一半留下來守衛各州郡,實在不失爲一個好辦法!”

    “皇上的意思,是讓沈將軍在明日的朝堂上,遞一份摺子…………”常公公笑看着沈客。

    “沈客明白!”沈客點頭,深邃的眸子有冰冷淡漠,卻沒有半點不滿。

    常公公十分滿意沈客的這個態度,笑着甩動拂子躬身道:“那沈將軍就請回吧,咱家就先走了!告辭!”

    “常公公慢走!”沈客抱拳還禮,目送着常公公帶着身後那兩個藍衣太監大步離去。

    皇上的意思,他怎會不明白。三十萬大軍削減一半,是能削減國庫的開支,但更能削減五軍都督府的勢力。天下三軍兵權歸於五軍都督府掌控,三十萬只留下十五萬,在錦衣衛與東廠不斷壯大的局勢下,五軍都督府可就不是以前那個五軍都督府了,可想象得到,這次皇上的削減,必然大力針對中軍都督府。

    但局面卻也不見得對他會不利。

    三軍,三十萬大軍,皇上能掌控天下權,卻掌控不了這一羣熱血將士的心。

    十五萬大軍歸於民間,這對他來說是一次重創,也將會是一次機會。

    ……………………

    一輛由東廠護送的馬車,一路走過了喧譁的大街與偏僻的街道,停在了睿王府後門,早收到消息等候在後門的婢女們一擁上前,幫着寧致遠將坐在椅子上的杜依依擡下了馬車。

    青瀾早已經回到了睿王府,因爲婢女們對她的不待見,她沒有出現在後門,但在一衆人擡着椅子走過後院來到懷瑜居外的時候,青瀾與常媽媽已經站在了院外。

    車伕雖選擇了一條最平坦的路避免顛簸引來杜依依傷口出血,但畢竟街道還沒有平滑到與懷瑜居里地板一樣平坦的地步,一路輕微的顛簸也已經讓杜依依夠受的了,常流一直陪在一旁,在粗使婆子將杜依依七手八腳的擡到牀榻上的時候,他立即吩咐着婢女爲杜依依上了藥。

    杜依依出了不少血,早已經準備好的熱水端了上來,徐媽媽等人在屏風之後忙碌了起來,屋裡的三個男人退到了屋外,青瀾不能幫忙,也就退了出來。

    寧致遠讓你秦淮將一路都在痛苦咳嗽着的常流帶回了常流院配藥,也讓常媽媽出了院子。

    “青瀾,今日的事,你可知情?”

    青瀾搖頭:“那個太監出現得太突然,根本沒人知道他是怎樣進入樹林的,青瀾當時正在與義母說話,沒能注意到王妃,青瀾向王爺賠罪了!”

    “此事不管是否與你有關,你近段時日所做的一切已經超出了我的忍耐了,江南的風景正好,這段時間你去江南看看吧!等下我安排人送你去!”寧致遠不容反駁不留餘地的冷冷說道。

    青瀾一點也不訝異,寧致遠對杜依依的一片真心睿王府的人誰都看得出來,這次寧致遠的緊張,更已經印證了杜依依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她什麼都不是,他爲她所做的,也就是愧疚下的補償與忍耐了。

    “江南風景再好,沒有喜歡的人在一側,又哪裡有心情看風景?”

    青瀾明眸如水,寧致遠神情冷漠不爲所動。

    “我知道父皇母后對你不錯,但你也知道你要的是什麼,這種手段,是得不到你想要的,是我對你不公平,江南人傑地靈,你若更名換姓,我給你富貴榮華,定能找到一個真心實意對你的人廝守終身!”

    “我早已經找到了要與之廝守終身的人,爲何還要去找?”青瀾嗤笑,明眸漸閃現淚光。他對她不公平,太不公平,一早就沒有半分情意的婚事,爲何他要給她這份希望?

    寧致遠別開目光,冷冷道:“錯了就要改,我不能看着你越陷越深一錯再錯!”

    “我不覺得是錯!你怎麼能爲我判定對錯!”青瀾咬着紅脣,忍住了淚水決堤。

    “別忘了,我一直還是你的主子!”寧致遠回頭,冰冷的看着泛紅的水眸。

    “她難道就能與你廝守終身?她是沈客的妹妹,是安國公之子沈客的妹妹!皇上不會讓你們在一起,我是在幫你,我是在幫你啊!”青瀾惶恐憤怒的指着寢室,淚水滑落臉龐。

    鹹溼的淚水劃過嘴角,方纔緊咬留下的牙印處酸脹刺痛,青瀾無聲痛哭看着眼前人,不知在哪生出來的一股勇氣撲了上去。

    柔軟的懷抱,懷中人隱忍的嚶嚶哭聲,落在脖頸胸襟手臂的淚水,寧致遠想也未想,推開了這一切。

    青瀾走錯了一條路,他不能看着她錯付了終身。

    “那又怎樣,她是我的妻子!”

    冰冷帶着百分百堅決的聲音響在青瀾頭頂。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