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五十九章:樹林裡冒出一個瘋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五十九章:樹林裡冒出一個瘋子字體大小: A+
     

    “書公公服侍父皇也有十多年了吧,打算什麼時候告老返鄉啊?我看書公公這麼大的年紀了,還是早些離宮去享享福纔對得起這麼些年的操勞啊!”

    “老奴孑然一身,離了宮也就是等死了,還是呆慣了這裡,只要皇上一日還用得上老奴,老奴就絕對會留在皇上身邊,死了,大不了就擡到西山去埋了!這一生,也就過去了!”書如海笑呵呵苦笑,手裡的茶盞舉了半天卻一口都沒喝。

    他一生都在爲皇上奔波,老死在這座皇宮他也願意。

    “書公公如此灑脫,倒是讓我有些自愧不如了。只是書公公現在就常忘記父皇交託的事,到了以後…………”

    書如海這段時日頻頻惹得皇上發火,原因並不是東廠與錦衣衛的摩擦,而是他近段時日出現的丟三落四的毛病,人一老記性就差了,書如海也避不過衰老這一點。

    “多謝睿王殿下關心,真是到了那一日,老奴就退下來了,東廠這麼大,總有一間屋子是留給老奴的!”

    “父皇能有書公公這樣的人服侍,我們這些做子女的也就放心了,書公公也是看着我長大的,幼時對我還頗爲照顧,想想一晃就快二十年了,過得真是快啊!”寧致遠手指在塗着紅漆的光滑扶手上摩挲着,笑容真誠憨厚,彷彿回到了當初年幼時光。

    書如海服侍皇上二十多年,幾位皇子公主都是他看着長大的,對不可能會有子嗣的他來說,多少也有些感情,不然當初在太子被廢除送往宗人府的那日,他就不會還對太子那般恭敬,寧致遠生下來就沒有母妃,皇上對他多加照顧,書如海作爲皇上在宮內的代言人,差不多日日都會遵從皇上的命令去探望寧致遠,寧致遠幼時就十分懂事乖巧,對書如海並沒有晁王那樣的倨傲輕視而十分尊敬,這一點一直讓書如海記憶猶新。

    “睿王殿下幼時機靈懂事,皇上也不止一次的在老奴面前說睿王殿下是四位皇子中最像他的一個!”

    往事點滴在心頭,寧致遠想起那段最無助的過去,書如海也憶起了當初他還是正值中年也算是英俊的時代,他年輕的時候脣紅齒白劍眉星眸膚白皮嫩,在一羣公公之中相貌算得是十分出衆的,他幼年師從戲班子裡的伶人,唱得一手好戲曲,當初皇上在太子的時候也在一羣太監裡面挑選了他當親近內侍,之後他就是靠着過人的膽識、一顆忠心、聰明的腦子與一張能說會道又能唱戲的嘴排擠掉了另三個內侍成爲了皇上的心腹,當年若不是因爲家裡需要那二十兩的銀子還債,也許自己現在應該也許會進了戲班子,就是再不濟,也會成爲耕田種地的農夫,以自己現在的年紀,也是兒女成羣頤養天年的時候了!書如海心想着,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

    生活是沒有這麼多如果也許可能的,他走到了今日,與過往本該屬於他的生活早已經劃清了界限,現在的他,過得好歹也不賴,雖無親無故,但總算也有着大多人期望的富貴。

    “可惜卻不如父皇一般有一個好身體!”

    寧致遠呆滯的目光空洞,緩緩吐出的話帶着無盡感傷。

    書如海見過很多次寧致遠發病,一個生下來就沒有母親病入膏肓的孩子總會博得許多人的同情,但寧致遠卻從來不會用這一點去博取人們的同情,皇上說這點很像他,書如海沒見過皇上小的時候,但皇上看重的事情他從來不會掉以輕心,寧致遠的病,一直是皇上的心病。

    “有常先生在,睿王殿下遲早是會擺脫惡疾的!”

    寧致遠苦笑不言。

    “書公公~”一名紅衣太監匆匆而來,在與寧致遠迅速躬身行禮後附到了書如海的耳畔低聲嘀咕了起來。

    寧致遠端起了茶打看着書如海的神情,方纔還哀愁感傷的書如海眉頭緊擰臉上凝重,稟話的太監一臉惶恐,一陣嘀咕完後才退後了幾步哈腰等着書如海發話。

    “犯下了這樣的大錯,留之無用,杖責五十,丟出宮門!”

    太監得了令,飛速離開了大堂。

    話音未落,書如海就起了身與寧致遠行禮道:“睿王殿下,皇后娘娘宴請皇室宗親,殿下可要隨着老奴去走一趟?”

    “皇后娘娘今日並沒有邀請男客,我去有些不妥,書公公若是公務在身,那我就不久留了!”寧致遠也起了身。

    “不,睿王殿下,是睿王妃受了傷!”

    “什麼?”寧致遠驚愕瞪眼,寧致遠一臉凝重不可能有假,千百個念頭在他腦子飛旋而過,寧致遠想也未想,饒過了書如海就急忙走出了東廠大堂。

    杜依依赴皇后的宴會怎會受傷?路上書如海做了詳細的解釋,宴會未開時,杜依依與信同侯夫人在長安宮後邊不遠處的林子旁散步,在信同侯夫人走開的那一會兒功夫,有一個太監從林子裡衝了出來將杜依依刺傷,好在信同侯夫人及時趕到制止,太監已經被拿下,原本是習淑媛宮中的人,後來被分配到了常妃的宮中,再後來進了淨身房做打掃,經歷過兩位主子之後,腦子就有些蠢了,動機現在還不知。

    杜依依也沒想到,皇宮這樣的地方居然還會有人在光天化日行刺,更何況她是在長安宮附近,附近東廠的巡邏隊日夜不休,宮裡案件銳減,誰料卻讓她噴上了一個瘋子。

    若不是信同侯夫人返回得及時,以她纖纖柔弱體質肯定是必死無疑的。

    好好的宴會出了這檔子事,幾位郡主皇親臉色的神情都不大好看,杜依依在她們看來就是一個煞星,礙着她的人和事都只會是倒黴,皇上一方面派人叫來了御醫,一方面親自穩定着諸位皇親的情緒。

    太監將杜依依的右手手心劃了一刀,在她的腰間也劃了一刀,皮開肉綻鮮血直流,但好在沒有傷到筋骨與要處,早將皇后看做了與青瀾是一丘之貉的徐媽媽對此很有意見,長安宮周圍守衛森嚴,這麼一個不大正常的太監怎麼隱藏在樹林之中?那個太監與杜依依無冤無仇,就算是起了殺心也不該是獨獨選擇了這麼一種刻意的方法纔是,若說這裡頭沒有皇后的刻意放縱疑惑默許,又怎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流血過多的杜依依十分虛弱,雖說傷口已經包紮,但血一時半會兒還沒辦法止住,這件事的蹊蹺她也能推想出一些陰謀詭計,但在徐媽媽憤怒的與她暗說明此事的時候,她選擇了將這個受害人繼續當下去。

    不管這其中有沒有皇后的授意,皇后既然敢這麼做,就絕對不會讓人抓住把柄,今日皇室宗親的女眷都在場,若是她紅口白牙卻拿不出證據,只能被說是信口雌黃污衊皇后。

    這一場鴻門宴,還是一計雙關啊!皇后不但是要藉着自己擡高青瀾在這些宗親女眷中的地位,還要讓自己出醜徹底壞了名聲。

    在牀邊憤憤不平卻又無可奈何的徐媽媽聽到了前頭有人說起了寧致遠,屈身在杜依依耳側歡喜的稟道:“王妃!王爺來了!”

    杜依依腰間一陣陣的疼得心驚肉跳,哪裡還有心思在這上面,女眷們在一旁嘰嘰喳喳討論不休的,皇后已經讓人去請了皇上,但這疼在己身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是沒用的啊!

    “依依,依依!”寧致遠隨着書如海跨入寢宮,書如海止步在屏風之後,寧致遠一人進入了屏風裡頭。

    人羣里正被簇擁着的青瀾收到了皇后的眼神,含笑走出了人羣來到了屏風裡頭。

    杜依依臉色白如稿紙,帶血的外衣早脫掉被宮婢扔了,但因爲上傷勢在腰上無法更換裡頭的衣物,乍一眼看去,蓋在她身上的毯子上也沾滿了鮮血,看着十分危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