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五十七章:你愛百姓,我愛三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五十七章:你愛百姓,我愛三軍字體大小: A+
     

    寧蕭在睿王府吃過了晚飯,胡攪蠻纏的硬是要求杜依依寧致遠兩人送她回宮,杜依依招架不住只得答應,寧蕭一路上黏乎着寧致遠百般挑弄着兩人能夠走進一些,有時還會說些未出嫁的女兒家絕對說不出來的露骨玩笑話,弄得杜依依寧致遠兩人頭大如鬥。

    好不容易將人送到了齊昭儀的宮門口,兩人才大鬆一口氣別了齊昭儀與寧蕭返回。

    宮中這條路杜依依還從未與寧致遠在夜間一同走過,連翹白薇在前頭提着燈,爲了讓兩人能多一些二人空間兩人都是儘量的走在前頭。

    經過昨夜那場大雨,今夜的天空已經看不到雲層,繁星閃爍印託着明月,照亮着前進的道路。

    宮道寬闊,杜依依走在寧致遠身側一丈外,步履緩慢,面無神情。寧蕭的恢復算得是近日發生的一件喜事,寧致遠試着挑起了這個還能讓人有所欣慰的話題。

    “靜之現在是前軍都督府的都指揮使,將來寧蕭嫁過去,肯定也是一生無憂無慮了。”

    “皇上如此對待沈客,也太冷血無情了!”沈客沒有半點過錯,被人中傷彈劾名譽受損本該還是受害人,皇上卻只用了一堆無用的金銀珠寶就換走了他前軍都督府都指揮使的位置,兵不血刃,殺人不見血也不過如此了。

    說到皇上與沈客之間的事,寧致遠也只能沉默。

    氤氳的月色,如同瀰漫的薄霧,像是上天的手覆在了人的眼前,燥熱的風從長長的甬道吹來,拂過黑髮衣角,吹得燈光搖曳。

    夜過得快,很快,回到睿王府睡下,杜依依只覺得纔不過是一睜眼一閉眼的時間,外頭的晨鐘就已經響了起來。

    一騎黑馬,絕塵而來,進入皇宮。

    這是從錦州而來的加急書信,能呈送到皇上面前的除了錦州的知州抑或襄王之外,就只有正從錦州而過的饒肅。

    在黑馬進入皇宮的一個時辰後,又一批棗紅馬從城西門而入,橫衝直撞的趕往了皇宮。

    正在早朝的皇上接到了從肅州加急送來的書信,滿朝文武看到了皇上那張半點也不震驚無神情的臉。

    “各位愛卿,饒大人在錦州外驛站遇刺,所隨性人證護衛全數死亡,這件案子,你們怎麼看?”

    這麼巧的事情,大臣們用腳趾頭想都能猜到這裡面是誰在動手腳,諸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嘀嘀咕咕的議論了起來。

    “錦州外羣山環繞,本就多盜賊山賊,饒大人怎不到城中住宿,皇上,微臣建議朝廷派兵去剿殺山賊土匪,爲錦州來往百姓消除隱患。”沈從雲鑽到了一個大好的空子。

    “山賊土匪猖獗確是一大隱患,信同,你帶領左軍都督府三千精兵前去剿匪,務必要還錦州地界一個清淨太平。”

    昨日纔剛剛上任的信同侯第一次上朝就得到了這麼重要的一個任務,羣臣面面相窺,都在想着以信同侯近乎隱形的存在感,如何能帶兵去剿匪。

    “微臣領命!”

    在現在的五軍都督府當中,除卻熊懷遠與沈客乃是武將出身,其餘三人都可算得是儒將,特別是信同侯,就連當初的伏虎軍變他都未曾參與過,在所有人眼中都只是一個得了父親好處的文弱侯爺,錦州山賊土匪猖獗已久,要讓他前去剿匪,這無疑就是羊入虎穴嘛!

    “皇上,錦州地界的山賊土匪都是經驗豐富的慣賊匪,信同侯初上任左軍都督府都指揮使,微臣恐怕他難以降服那些慣匪!”

    兵部尚書徐澤森向側一步躬身稟道。

    “噯…………熊愛卿莫要小看了信同,這樣的小事他去辦還是綽綽有餘的,這件事就這麼定了。”皇上與正在猶豫的信同侯擺了擺手,信同侯躬身行禮,轉身退出了金殿。

    “饒大人正在返回的途中,但這幾個人證乃是證明沈客清白的關鍵證人,遭此厄難,撫卹工作兵部必須得做好!”

    皇上一言出,兵部尚書徐澤森立即躬身行禮接應。

    半個時辰的早朝站了下來,早上沒吃早飯的寧致遠就餓得雙腿發軟,在皇上走了之後,他到了寧元宮討吃。

    沈客一案現在雖已經確認了其無辜,但因爲人證的全部死亡,這件事還是能給沈客的光輝一生蒙上陰影,皇上之意顯而易見,寧致遠在這件事裡是選擇了中立,但也不代表他會沉默下去。

    沈客雖不在朝堂,但朝堂上的事情從來瞞不過他,在那風書信進入皇宮的時候,他就已經聽到了錦州方面的消息,皇上用一堆金銀珠寶換走了他的前軍都督府都指揮使的位置,但他已經將對自己的損害降到最低。

    士兵參軍,一個月的軍餉也不過是三錢銀子,有一部分人的軍餉根本就不用家用,他們都是貧苦出身,家庭困頓一貧如洗,收攏民心靠的是仁德與廣施愛心,收攏軍心更是簡單。他們將性命與大賀的榮辱興衰連接在了一起,在大賀需要他們的時候衝在第一線,得到的報酬卻十分微薄,有錢能使鬼推磨,沈客得到了錢,也不算是壞事。

    這半月來,他讓人將沈府金庫裡的金銀珠寶全部換成了銀兩,讓周庭普等心腹親信帶着銀兩與士兵黃冊去往了各州郡。

    皇上能做一個仁政愛民的皇帝,他也能做一個大愛無私的將軍。

    今日皇后在宮中設宴,宴請的是都是皇室宗親,杜依依作爲睿王妃也須得出席,一大早,杜依依就在徐媽媽連翹數人的伺候下將睿王妃那套穿戴整齊。

    頭飾爲松山特髻,翠鬆五株,金翟八,口銜珠結。正面珠翠翟一,珠翠花四朵,珠翠雲喜花三朵,後鬢珠梭毬一,珠翠飛翟一,珠翠梳四,金雲頭連三釵一,珠簾梳一,金簪二珠梭環一雙。一身真紅大袖衫,深青色霞帔,褙子,質料用紵絲、綾、羅、紗。霞帔上施蹙金繡雲霞翟紋,鈒花金墜子,褙子上施金繡雲翟紋,印花金線流光溢彩華貴無雙,雖杜依依有些稚嫩的臉頰與這一身端莊略帶老氣的衣物難成一體,但在徐媽媽的一雙妙手之下,淡畫飛霞妝的杜依依舉手擡足之間也別有幾分少年老成之味。

    青瀾作爲最近在皇后面前的紅人,此次也在皇后的邀請之中,她雖有秀安縣主的身份,但朝廷畢竟沒有誥命,此次她雖衣着華貴,但在杜依依的霞帔珠翠面前也只能黯然失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