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五十六章:正室、主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五十六章:正室、主母字體大小: A+
     

    杜依依摸了摸自己因爲昨日淋了一場雨而有些發白的臉頰。

    “致遠是個有主見的孩子,只要你能抓住了他的心,皇上就算有心擡升青瀾,那也不見得會成功,我看你也是個有自己性情的人,夫妻之間,還是要靠你自己!我們這些外人,也只能勸說幾句。”

    “齊昭儀一片真摯肺腑之言,依依感激在心,依依定不會辜負齊昭儀一番好意的!”杜依依微微欠身致謝。

    寧蕭看齊昭儀並不如來時板着臉反而與杜依依說了這些一針見血的話,高興的走到了齊昭儀的身側挽起了她的手臂親暱的撒起了嬌來。

    “王妃……”徐媽媽走到桌前,面色隱有不快:“那對主僕來了!”

    “說我在會客,讓她們回去!”杜依依頭也沒擡的道。

    徐媽媽應了一聲匆匆離去,沒片刻又面色陰沉的返了回來。

    “說是齊昭儀與寧蕭公主來了,特地前來拜見!”

    杜依依側看了一眼齊昭儀,齊昭儀拍了拍寧蕭的手背柔聲道:“那就見見好了。”

    青瀾這段時日出入宮廷春風得意,雖未與杜依依有多少交集,但常媽媽卻是無數次與徐媽媽打了交道,青瀾是什麼狀況杜依依瞭若指掌,她多次進宮怎會見不到齊昭儀與寧蕭,卻偏偏要在這個時候出來,是要彰顯她這個秀安縣主的身份凸顯她的地位?

    “青瀾見過齊昭儀,見過寧蕭公主,見過王妃。”

    以往青瀾並不怎麼注重打扮,在她受封秀安縣主開始出入在各種命婦雲集的場合之後也就開始裝扮自己了,青瀾確實長了一張好看的臉,這是杜依依就算用上沁紅館最好的胭脂水粉也無法比得上的,往日青瀾不重打扮,看着清爽怡人,現在盛裝華服,看着華美動人,一身桃紅色的衣裙穿在她身上明豔而不張揚,白玉鐲子配上珍珠耳環翡翠髮簪,明豔中不失淡雅相得益彰。

    青瀾各方面比之杜依依都強出太多了,除了身份,齊昭儀見過數次青瀾,向來低調行事的她多也是在旁打看而不沒有過接觸,今日青瀾特地前來拜見,她也不能失了禮數。

    “二夫人無須多禮!”她拉住了寧蕭的手,免得一不留意寧蕭就會衝了上去。

    青瀾緩緩起身,識趣的沒有入座:“聞齊昭儀偕同寧蕭公主到睿王府做客,青瀾姍姍來遲,還請齊昭儀恕罪!”

    “二夫人言重了,我只是看來來依依的病是否痊癒。”齊昭儀含笑撫摸着寧蕭的手背,轉頭看了一眼杜依依,杜依依忙也與她微笑頷首。

    青瀾面不改色笑容依舊看着杜依依道:“王妃半月前的病早已痊癒了,齊昭儀不必掛心。”

    “那倒是我姍姍來遲了,聽聞二夫人最近可是大忙人啊!”

    齊昭儀與青瀾見招拆招,對青瀾也算有些瞭解的杜依依安靜的聽着,往日青瀾也不知道隱藏了多少的手段心機,自己當初還只當她是淡泊之人,現在看來,那時候她只不過避開了自己的鋒芒,現在自己這個睿王妃已經沒有了沈客強大的支柱,得到了皇上皇后支持的她就開始挺直腰桿了,這個女人的心機,真是可怕!

    “齊昭儀說笑了,也就是四處串串門,就是因爲太閒了。”

    “二夫人現在身份不必往常,串門可也是有講究的,有道是夫唱婦隨,致遠結交什麼樣的朋友,你才能結交什麼樣的朋友,再說婦人家,拋頭露面實在是不好看,依依你說是不是?”

    “齊昭儀說得是,青瀾,以後你就多在府上呆着少出門了,你現在是朝廷冊封的秀安縣主,拋頭露面總是讓人貽笑大方!”齊昭儀給了杜依依這麼一個大好發話的機會杜依依當然是要抓得牢牢的。

    “是!青瀾明白!”青瀾吃了一個啞巴虧,也只能自認倒黴了,她現在有皇后撐腰四動走動從來沒人敢說半句不是,齊昭儀這一上來就夾着火氣又點到了理上的話,確實讓她站不住腳。

    “女戒女則,都教導我們婦人要遵守禮儀,二夫人畢竟還只是致遠的二房,如與命婦們聯絡感情這樣的事本就該依依去做,二夫人越俎代庖也不合規矩,你雖是秀安縣主,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你嫁給了致遠做小,就要明白自己的本分。”

    後宮出來的女人果然就是殺傷力十足!看着青瀾被齊昭儀三兩句就逼得無話可說,杜依依心裡大呼痛快,若是自己與青瀾說話,肯定是又要被她踩着鼻子走了。

    “青瀾謹記齊昭儀教誨!”青瀾欠身致意。

    “睿王妃纔是睿王府的是主母,這點無論是誰無論什麼時候都必須謹記在心,這可就是連皇后娘娘也須得遵守的規矩。”

    “青瀾謹記,齊昭儀既然是來探王妃的病的,那青瀾就不久打擾了,青瀾告退!”青瀾盈盈福身,等得杜依依點頭,匆匆忙忙的就退了出去。

    被齊昭儀一直緊緊握着手腕的寧蕭早是一臉的崇拜,平日只見自己的母妃對旁人諸多忍讓,今日見到她冷顏厲色義正言辭,還真是不一樣的體驗不一樣的感覺。

    “多謝齊昭儀爲依依仗義執言!”齊昭儀方纔對青瀾的教訓佔了一個理字,不會給她帶來多大的困擾,反而這番話點醒了杜依依,她纔是睿王府的主母,青瀾就算能登堂入室也只是小,必須對她這個大的言聽計從,要管治青瀾的拉攏命婦之舉,也是簡單得很的事情。

    “我看依依你就是太善良了,對這樣的人,就不能心慈手軟,該硬的時候就要硬,該軟的時候就要軟。”

    齊昭儀話中所指杜依依心領神會,她鄭重的起身深深鞠了一躬行了一個大禮:“多謝齊昭儀。”

    “既然你都懂了,那我也就放心了,你們年輕人說話我在這你們也放不開,我就先回去了,寧蕭麻煩依依到時候幫我送回宮去!”

    齊昭儀今日來這的目的已經達到,再留下去也沒多大的意思,正倚着齊昭儀肩膀撒嬌的寧蕭隨着齊昭儀站起了身,與杜依依一同將會齊昭儀送到了府門口看着她坐上轎子遠去纔回了懷瑜居。

    齊昭儀的教導十分成功,寧蕭現在非但沒有了以往的消極低沉,但也沒有了最起初的魯莽,從她的身上能看到杜依依最喜歡而從來得不到的無憂無慮與單純,能想象,將來的寧宜,必然會是一個十分好兒媳好妻子。

    “母妃真是大快人心,四嫂你就是太善良了纔會讓青瀾當道,要是換了我,早就收拾她了,我給你說些例子,記得五年前,前兵部尚書王大人的夫人因妒忌小妾將小妾活活打死了,最後還不是沒事一樣,青瀾出入宮廷遊走在那些夫人之間,完全沒把四嫂你看在眼裡,反正你纔是睿王府的主母,要治她是簡單得很的事情!”

    見了方纔齊昭儀大發威風的寧蕭雀雀不已,熱忱的幫着杜依依想起了如何應對青瀾的招數,絞盡腦汁爲杜依依列舉各家夫人是如何收拾小妾案例的她喋喋不休的說了一大串,多得讓杜依依頭大如鬥。

    “青瀾現在是秀安縣主,怎能如一般小妾對待,我若打死了她,你父皇還不得活活打死我!”杜依依無奈的嗔笑打斷了寧蕭的喋喋不休。

    “那也不能看着她這麼肆無忌憚吧!四嫂,四哥怎麼說?”寧蕭八卦的湊到了杜依依身側,粘着她趨步行走。

    “這你應該去問他纔是!”寧致遠是怎麼想的,她只能理解爲他兩不誤,那頭不想委屈了青瀾,這頭又怕自己翻臉。

    “四哥也真是糊塗,要是他站出來說幾句話,現在的局面也不會是這個樣子了,四嫂,上次那個紫月懷孕……我偷偷的去東廠裡看過,已經有六個月了吧!要是她這個孩子生下來真是四哥的,你要怎麼辦?”

    數月不見,睿王府發生的這麼多件事件件牽連着寧蕭敏感的神經,經歷了伏虎軍變與打公主之死,對於身側人的感情事她總想多關注一些。

    “這到不用擔心,這個孩子應該不會是你四哥的!”寧致遠說得那麼斬釘截鐵而且對紫月恨不得痛下殺手,這個孩子怎麼可能是他的。

    “那那個紫月是何居心?父皇連對紫月那樣的人都能給予關懷,我看,在父皇看來還是孩子重要,四嫂現在肚子可有動靜?”

    杜依依汗滴滴,怎麼每個人都能把感情糾紛扯到孩子上面,連單純的寧蕭都把這個問題看得這麼深刻通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