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五十二章:雷雨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五十二章:雷雨夜字體大小: A+
     

    秦淮走下臺階爲杜依依拾起了地上的傘交給了沈客,自己則是站在了杜依依身後爲她撐傘。

    因爲杜依依交代不能被外人看到,徐媽媽帶着常流來得有些慢,陸湘雪只是一時急火攻心並沒有大礙,只是這一場雨水對她虛弱的身體損害嚴重,近一段時日必須得臥榻靜養才能將這些陰氣溼氣拔除。

    沈客與杜依依回來之後,李媽媽立即給杜依依找了一身陸湘雪的衣裳讓杜依依換了上去,沈客換了衣裳之後就守在牀榻旁,餵了醒來的陸湘雪喝了藥之後,他才起身送着杜依依常流離去。

    杜依依回到睿王府的時候已經入了夜,在秦淮口中得知寧致遠在趙府留宿的連翹一路對秦淮沒少嘀咕,奔波了兩趟的徐媽媽小心翼翼的爲杜依依撐着傘,一行人從睿王府的後門而進。

    秦淮將杜依依送到睿王府之後就去了趙府,等了半日的寧致遠這才知道了沈客現在的狀況,只要沈客不衝動,這件案子並不會給沈客帶來實質上的傷害,現在最緊要的,其實還是要看刑部與兵部如何查這件案子。

    徐媽媽怕她會感染風寒,在杜依依睡下之前讓婢女給她煮了一碗薑湯,杜依依喝下薑湯就早早的躺下了,涼亭裡的擁抱,讓她剎那看到了許多零碎的片段,這些記憶是屬於杜依依的,她不知道這些她記憶是從何迸發出來的,更讓她有些恐懼的是,杜依依在那一刻,主導了她的身體。

    到底這副身體,是真的在自己掌控之中,還是杜依依只是暫時陷入了沉睡?而沈客那個擁抱,是讓她開始甦醒?

    難道她是在跳下城樓之後成爲了靈魂昏睡的植物人,而自己卻依附上了她的軀殼?

    對於未知的恐懼讓她遲遲無法入睡,她一直在想自己何時會消失的問題,在經歷了白日那件事後,這個問題離着她更近了。

    自己來到了這個世界,又要何去何從?是死去?還是會回到原來的世界?

    她看不到自己的未來。

    漆黑的夜,風雨交加電閃雷鳴,轟隆的雷聲在滂沱的大雨中更是嚇人,就像是從黃泉而來的厲鬼,隨時都會降臨到你的身邊,杜依依恐懼的看着透過窗紙印現的紫色閃電,心慌意亂的將身體縮到了牀榻最裡面的角落。

    呼嘯的大風吹開了窗戶,斜雨打了進來,灌入的寒風吹滅了唯一的燭臺,就像是漆黑幽靜的夜的聲音,嗚嗚淒厲。

    聽着杜依依的喚聲,在屋外隔間裡入睡的白薇掌燈走了進來,看到大開的窗戶,立即走上了前。

    寒風再次吹熄了白薇的燭臺,一道紫色的閃電落在窗外,遠在天邊,卻似乎亮在自己的身前。

    白薇費盡九牛之力好不容易纔將窗戶關好,又拿着一根棍子抵在了窗戶的窗格上。

    “是拴把壞了,明日得叫人來修理!”白薇掏出了懷裡的火摺子點燃了燭臺。

    外面的大風也不知道是吹倒了什麼東西,砰砰的聲音響個不停。看到蜷縮在牀榻角落的杜依依,白薇忍着笑上前爲她將被子蓋好。

    “好了,你去睡覺吧!”被白薇看到窘態的杜依依尷尬的捻緊了被角。

    “王妃若是不敢睡,白薇去把王爺叫回來好了!”以前兩次雷雨夜杜依依也沒有如同今日這般懼怕,看那頭空蕩蕩的火炕,白薇心裡就想到了寧致遠身上。

    “不用了,多點幾盞燈,然後你就去睡吧!”這都大半夜的,就因爲這麼一點原因就把寧致遠叫回來實在是很丟臉啊。

    白薇應了一句是,將屋子裡的燭臺全數點燃,看杜依依驚慌失措的神色已經好了許多,她才放心的出了屋子。

    轟隆的雷聲,不時劃過天際的閃電,呼嘯的大風,滂沱的大雨都將黑夜的寂靜吞沒,杜依依捂着耳朵蜷縮在一角,對於方纔自己的嘴硬已經開始有些後悔了。

    屋門吱呀一聲被推了開來,杜依依翹頭看了一眼,輕聲喚了一聲白薇。

    剛剛睡下留着心的白薇趕忙披着衣服掌燈走了出來,看到屋外已經被淋成了落湯雞的寧致遠主僕,高興的衝着裡屋喊道:“王妃,是王爺回來了!”

    寧致遠渾身上下也只剩下胸前那一塊地方還算是乾的,爲寧致遠保駕護航的秦淮淋得更是慘,全身上下就沒一塊乾的地方,寧致遠一進屋,白薇就將側屋隨着的婢女們都叫了起來,準備熱水的去了燒水,準備火盆的去了生火,煮驅寒取暖薑湯的去煮了薑湯,香草爲寧致遠剛爲找來了乾淨的衣裳換上,烏茜就已經送上了薑湯,過冬後就收了起來的火爐子被梔子與水萍搬了出來,已經燒好的火炭被石榴送了上來。

    秦淮已經隨着連翹回了自己的屋子去洗澡,一衆婢女忙完了自己的事後就退出了屋子,都去準備着沐浴用的東西。

    杜依依在聽到白薇那一句王爺回來了就已經翹起了牀,寧致遠伸着手烤火的時候她就披着外衣坐在一旁。

    喝了半盞熱茶的杜依依被炭火烤得冒汗,起身站到了窗戶前才覺得清涼了許多。

    “這麼大的雨,幹嘛連夜趕回來?”寧致遠突然的半夜跑了回來,回來之後卻是不急不忙的烤火,她也有些好奇他爲何是要半夜跑這一趟。

    “出去處理了點事,想想再回趙府太叨擾了,所以就回來了!”寧致遠面不紅眼不眨的扯了一個藉口,翻着手掌舒坦的烤着火,這樣的雷雨夜,在趙府他如何能睡下,而杜依依也沒有睡下,這次他冒雨回來是做對了!

    “什麼事這麼急?”杜依依追問着。

    寧致遠扭了扭脖子舒展了一下雙臂:“朝廷的事,與你一時也難說清楚,你早些睡吧,我等下就睡了!”

    “我不困!”坐了下來的杜依依又到了一盞茶,呷了一口道:“趙靜之現在可與寧蕭有聯繫?”

    寧蕭已經許久沒有動靜了,雖說現在是被齊昭儀嚴加管束着,但她知道有時候寧致遠會爲兩人建立感情基礎而送一些書信之類的。

    “還不錯,寧蕭畢竟年紀還小,有些事忘得也快,兩人現在十天通一次信,你不用擔心了,以後他們成了婚,感情定然不錯!”

    寧致遠瞟了一眼目不轉睛看着熊熊爐火的杜依依,揉着已經暖和起來的雙手問道:“沈將軍沒事吧?”

    “沒事,秦淮應該與你說過了吧!”她不確定的看了一眼他。“今日的事,並不是你想的那樣……”

    “什麼事?”寧致遠疑惑的挑眉,秦淮是他說了沈客的情況,有什麼是與她想象的不一樣的?

    “呃…………”杜依依擠眉撓了撓頭,吞吞吐吐的道:“今日在涼亭裡,沈客是太難過了,纔會抱了我一下…………那個,就是抱了一下…………就跟哥哥抱妹妹一樣的…………你不要有太多的想法……”

    好不容易纔將話擠出來的她瞥了一眼寧致遠,嚇得吸了一口涼氣,寧致遠面色陰沉,眼神更是隻差沒有射出刀子出來。

    “好個吃裡扒外的秦淮,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瞞着我!”他重重一拍椅子扶手,憤怒的跺了跺腳。

    杜依依吃癟閉嘴,擠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

    “不能有下次了!”寧致遠陰冷的目光從杜依依臉上掃過,杜依依嘴皮子一抖立即拼命點頭。

    手掌一陣灼痛讓寧致遠收回了凌厲的眼神,看着已經被爐火烤得發黃的皮膚,他將椅子打退了幾分起了身:“聽說你淋了雨,可有感覺不舒服?”

    “喝了薑湯,沒事!”

    “那就好。以後做事細心一些,大病剛剛好,怎麼能淋雨!”寧致遠坐到了杜依依的身側。

    “你身體畏寒,不也一樣淋雨?”杜依依避開了他的目光。

    “有常流在,淋這麼一場雨還是沒問題的,女兒家,身體總要弱一些!”寧致遠拿起了茶盞到了一杯熱茶,看着茶水熱氣升騰。

    杜依依也看着這盞冒着熱氣的茶水道“這件案子會怎麼查?可有線索?”

    “沒有,既然做了這樣的事情又豈會留下線索,多半是懸案了。明早應該就會有人提到讓沈將軍官復原職的事情了!”

    “此案的人證畢竟還在趕回京城的途中,官復原職哪裡能這麼快!”

    寧致遠無聲淺笑,解開了在頭頂盤得有些難受的溼發,黑順的發還有雨水滴答。

    “沈客的身份,父皇應該還無法確定,不然按着他的性子,就不可能只是讓人去盜掘安國公夫婦的墳墓了,這次的試探,希望沈將軍能安然無恙的避過。”

    這件案子只可能是對沈客的試探,若是沈客今日有一點行爲失常,都可能被皇上確認了他懷疑的事情,今日沈客淋了一場雨,這個消息知道的人畢竟不多,沈府之內不可能會有皇上的眼線,沈客處理這些事情寧致遠還是放心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