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五十一章:不歸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五十一章:不歸路字體大小: A+
     

    “沈客,雨這麼大,我們進去好好說!”杜依依將傘舉到了沈客的頭頂,因爲沈客高出她一個腦袋,在瓢潑大雨衝擊下傘舉得有些吃力。

    涼亭中哭得淚如雨下的陸湘雪也撐開了雨傘跑到了沈客身側,用傘爲他遮擋頭頂雨水。

    “夫君,我們進去好好說行嗎!”

    沈客眉頭微顫,不是因爲這場春雨的寒冷,是因爲心寒因爲憤怒,緊咬的牙齒已經深入嘴脣之中,潔白的牙齒染上了血色,又會迅速被雨水沖刷了去。

    “沈客!你走已經走到了今日,再忍忍,老天會睜開眼的!”看着這從嘴脣留下的鮮血,杜依依心中一陣陣發痛,這是杜依依留給她的感覺。

    徐媽媽眼見杜依依整個人都在雨中,讓秦淮拿起傘過去爲杜依依撐開,李媽媽也趕忙出了涼亭爲陸湘雪遮住了雨水。

    在杜依依到來之前陸湘雪已經勸了很久,起先沈客推開了她的傘,她不想看着沈客如此痛苦,更不想看到他真的走到那個她畏懼的極端。

    “沈客,你要真是這樣傷害自己,就讓他如了意了,你還有希望,你還有嫂嫂,還有我,還有千千萬萬支持你的將士,你一定要振作,讓真相大白於天下,讓所有人都知道十一年前的罪惡人,讓你的父母能夠安息。”

    “夫君,依依說得沒錯,你還有我,以後還會有我們的孩子,真相永遠不會背埋沒,你這樣只會讓你的父母在天之靈不安!我們回去慢慢商量,總會有解決的法子的!”

    陸湘雪握住了沈客冰涼的拳頭,緊握着將這個拳頭放到了自己胸前,杜依依直視着沈客緊眯的眼,用自己的憤怒來化解他的憤怒。

    緊咬在一起彷彿是長成了一體的牙齒與嘴脣分開了,沈客嗤笑着看着遠處茫茫蒼天,譏諷的道:“原來你們都早就知道了!”

    他從未告訴過她們自己的身世,但她們卻都已經知道了,沈客訕笑,他以爲自己已經掩飾得夠好了,卻不想還是瞞不過一些人,若不是他隱藏得不夠好,又怎會連累得他的父母再遭今日之禍。

    “沈客,我們回去,要是讓他知道了對你沒有半點好處!”這個他,在場的她與他還有陸湘雪都明白是誰。

    “夫君。”陸湘雪揉着手裡冰冷的拳頭,顫抖的聲音柔弱得就像是剛剛淋了一場大雨的小鳥,她可才滑胎不過兩個月,淋雨是會在她的身體內留下陰氣的,杜依依也是大病初癒,淋雨更只會讓她虛弱的身體更弱。

    “你們進去吧!”

    話音未落,人已先行,走出了這兩把傘的保護,離開了杜依依與陸湘雪,向着後院更深處而去。

    “夫君…………”陸湘雪無力的看着遠去的背影,臉色葛白雙眼通紅,前頭的沈客彷彿並沒有聽到她的呼喚,拖行在雨水中的腳步如常前行着,這一場雨,淋在了陸湘雪身上,更流在了她心底。

    李媽媽緊扶着身體不斷下滑的陸湘雪,慌忙將手裡的雨傘丟開雙手將快要跌坐在雨水中的陸湘雪扶了起來。

    悲痛交加的陸湘雪緊閉着眼,已經昏了過去。

    她不能走進沈客的心中與他一同分擔痛苦,這對她來說,比之失去榮華富貴嚴重萬倍。

    在涼亭裡看着的連翹也跑了出來,幫着李媽媽將陸湘雪扶回了涼亭中,現在沈客如此低沉,陸湘雪又昏厥了過去,李媽媽一時也慌了手腳。

    “徐媽媽,你去睿王府請常先生來,記住不要讓別人看到,李媽媽,你扶着嫂嫂先回屋,我去把沈客追回來!”杜依依匆忙的吩咐了幾句就重新是奔進了大雨之中,沿着方纔沈客離去的路跑了過去。

    李媽媽徐媽媽兩人開始兩路分工,秦淮跟着杜依依追了過去,連翹則是跟着李媽媽回了屋。

    溼漉的衣衫沉重的拖緩着腳步前行的速度,迎面而來的斜風大雨模糊了視線,撐着傘逆風而行更是讓她舉步維艱,若非靠着對沈府後院的熟悉,她根本無法追尋到沈客的蹤跡。

    沈府很大,大的根本就不像是一座府宅,沈客漫步在雨中,走過驚濤拍岸的湖泊,走過花葉凋零的花圃,走過茂密遮天的樹林,走過那怪石嶙峋的假山羣,沒有目的,不知盡頭,他的悲憤,都化作了這一場漫天大雨,澆在心裡,冰冷淒涼。

    杜依依在那座曾經見過他與寧致遠談話的涼亭外攔住了悲憤而無助的沈客,拼盡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沒能把他拖入涼亭之中。

    “沈客,你清醒一點!”杜依依氣急敗壞的吼叫着。

    沈客悲憫意冷的看着面前撐着傘卻將傘舉在自己頭頂的人,呵呵大笑了起來,他知道,他都知道,他能悲憤,卻沒有將悲憤化爲力量的能力,現在的他,已經跌落在谷底了,十一年前,他還有純粹的恨,現在的他,卻有了不該有的顧忌。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他在七年前拾到了那個躺在冰雪之中躺在死人身側的杜依依,那時的他在命運的最底線苦苦掙扎,他救下了她,將她養大,她被他當做了心靈的慰藉,他一直隱藏着自己對她的感情,是因爲他是一個沒有未來的人,在她爲他跳下城樓的那一刻,他堅持了十一年的復仇之心第一次有了動搖。

    他還不知她是什麼時候已經知道了他的事情,他在她面前從不會說起他的父母,因爲她也沒有父母,這是他們兩人共同的禁忌,後來她嫁給寧致遠,他開始刻意的保持距離讓兩人疏遠,他不想因爲那一日的到來毀了她的一切。

    “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沈客,放下仇恨,你的父親一生忠於大賀,他不會想看到你推翻寧家的江山,那是你的祖父浴血奮戰纔打來的江山,你有嫂嫂,你將來還會有可愛的孩子,冤冤相報何時了,不要讓父輩的仇恨毀了你自己。”

    雨水在嘴脣閉合之時進入了嘴中,杜依依大吼着纔沒有讓雨水淹沒自己的聲音,沈客的心痛她明白,若不是有那一次變故,他就不會活得這麼痛苦,她也曾抱着恨而活,最後卻只苦了自己,他就算能推翻寧家的天下,日後必然也會有寧家的子孫來推翻他,她聽人無數次說過忠君愛國的安國公,這絕對不是他的期望。

    “走到今日,我已經放不下了!”沈客昂頭望天,豆大的雨點沖刷着五官,倒灌入咽喉,他走到了今日,離着成功,只差這最遙遠的一步,他如何還能放得下?

    “你還有嫂嫂,是離開京城,忘記這些,去做你想做卻又從來沒做過的事情!”杜依依熱切的看着沈客,雨水雖冷,但卻遠不如她眼前煞氣沖天的沈客。

    “從來沒做過的事情?呵呵…………”沈客緩緩低下了高昂的頭,苦笑着看着身側的杜依依搖頭退步,他這一生除了報仇,就再未做過起來他想做的事情,他相信專注才能獲取老天更多的回報,到了現在,他依舊一無所有。

    “沈客,嫂嫂能爲了你滑胎,難道這就不是你的責任,若有一日你死了,你讓她怎能獨活,你還有希望,還能去做一個好丈夫。”

    “好丈夫麼?”沈客哈哈大笑跌坐在涼亭外的石階上:“我娶她,不過是因爲她是陸以安的女兒,我不擇手段,自私自利,連自己的孩子都能捨棄,我還能有什麼希望!”

    “你還有嫂嫂還有我,你是個好兒子,是個好丈夫,是個好兄長,你是迫不得已,沒人怪你!”杜依依上前蹲在了沈客面前,用傘爲他遮住了風雨。

    “依依,你可恨我?”沈客睜大着雙眼看着面前人,緊握的拳頭伸出,輕輕握住了那隻握着傘的手。當初她跳下城樓,他知道是因爲愛,後來她嫁給他人時他無動於衷,他不知道這種愛是否還在。

    冰冷的手掌握住了冰冷的手背,杜依依如觸電一般迅速縮回了雙手,遮在兩人頭頂的傘飄然落地。

    “果然,你是已經愛上他了!”沈客譏誚的大笑着,展開雙臂躺在了石階上,任由雨水擊打着他的身軀。

    杜依依左手捂着方纔被沈客握住的右手,心撲通撲通的跳的飛快。

    “我已經錯過了對我最重要的東西,還回頭做什麼。”沈客踏在石階上的腿平直着貼在了地上,雨水沖刷着地面,泥土讓雨水變得濁黃,濁黃的雨水漫過了沈客腰際,他卻半點也不在意,哀莫大於心死,他現在,除了仇恨,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沈客…………”杜依依有些愧疚,若現在在杜依依身體內的不是自己而是真正的杜依依,也許今日杜依依能夠改變沈客的命運,她也曾對面前的這個男人動過心,但那些怦然心動早已不在,有的那隻剩下對杜依依的那些愧疚了。

    “那時候我把你從冰雪中抱起,你纔不過那麼大一點的小人兒,躺在我懷起輕得就像是空氣,那時你就只剩下一口氣,怎麼也沒想到,七年的時間,過得這麼快,我們在涇城,我去草原巡邏的時候就就在城樓上等待,日日如此,一等五年,那日你跳下城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已經做出了選擇,無法回頭了。”

    除了杜依依兩次生命的轉折她知道之外,其他杜依依與沈客的過往她全然不知曉,大致的故事她只在徐媽媽的口中聽說過,杜依依與沈客是如何在涇城那樣惡劣的環境上一直走到了今日,那時肯定沒有人會想到,一個小小的騎兵隊隊長會成爲軍方第一人,那個被抱回軍營裡只剩下了一口氣的孤兒會成爲當今睿王妃。

    那些悠長的往事都已經過去了,沈客邁出了他最成功的一步,一步登天,杜依依邁出了她最絕望的一步,離開了這個世界,若沈客能早一日與杜依依吐出心跡,也許,這半年的風風雨雨都不會有了。

    “我沒有選擇,安家沒有縮頭畏首的子孫,安家的仇一日不報,我一日難安。”

    傾盆大雨落在沈客身上,從他的衣衫留到了四周,杜依依站在雨水中,用心體會着沈客此刻的心酸悲痛,幸福的童年突遭大變,能在那一場浩劫裡逃生,她能猜想得到這十一年來沈客受了多少苦,這一切都是皇上加諸在他身上的,深入骨血的仇恨,又豈是怎麼容易剔除的。

    “依依,你可恨我?”沈客第二次問到了這個問題,因爲杜依依的態度他很在意,這是他的親人,唯一患難與共走過那段時光的人。

    “我不恨你!杜依依這個人,早已經死了!”

    沈客嗤笑,他知道杜依依這句話的意思,他傷她已經傷得太深了。

    “若是我們沒有來到京城,也許,現在應該不會是兄妹!”若是他們沒有來到京城,他會娶她。

    “已經太晚了!”杜依依已經死了,她不過是寄託在這具身體上的靈魂,她沒有杜依依那樣刻骨銘心的愛。

    “沒有一點機會?”沈客定定的看着她。

    她看着他,搖頭。

    以前她從來不敢直視這雙眼睛,她無法壓制自己的怦然心動,更無法壓制杜依依殘留在她心裡的執念的掙扎,現在她已經能夠寧靜的看着這雙眼睛了,當愛已經成爲了往事,只有面對,只能坦然面對。

    “你與以前,真是變了。”以前的杜依依,呆呆的,笨笨的,善良得有些軟弱,傻得有些可愛,現在的杜依依,卻是聰明得讓人找不到一點縫隙。

    “人總會變的,我這樣難道不好麼?若不強勢堅強起來,如何能在波濤洶涌的皇室生活?”杜依依想了想,做到了沈客身側。

    沈客展開的雙臂收到了腦後,落魄消沉的躺在石階上。

    兩人共同淋着這場雨,心裡擰着的那些疙瘩,慢慢在雨水中浸泡發漲着。

    “沒能一直保護你,我很愧疚。當初我就不應該幫着寧致遠把你找回來。”沈客已經被杜依依引導着走出了安國公夫婦屍骨被盜的陰影,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這七年的時間裡,他才發覺自己爲了仇恨,已經失去了很多,愛的人,愛人的機會,做一個父親的機會。

    “現在我已經不覺得命運有什麼不公了,幸福是要靠自己去創造的,好在那個我當初跳下了城樓,不然我也不會幡然醒悟過來!仇恨,只會把人帶入深淵,沈客,你活得太累了!”

    貼在肌膚的衣衫將陣陣寒意傳入了杜依依體內,她緊抱着沒有半點溫度的雙臂打了一個噴嚏,沈客沉默的看着杜依依消瘦的背影,回想着七年來兩人之間的生活,苦笑着站起了身走到了涼亭中。

    斜風大雨雖將涼亭大半已經打溼,但在涼亭四周的樹木遮掩下還是有一半的地方是乾的,樹欲靜而風不止,沈客難以寧靜。

    “知道你現在過得好,我也就安心了。“沈客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了一口氣,將心裡某些情緒吐了出來,風雨大作的亭外,一道藍色的閃電劃過了天際,轟隆的雷聲將烏雲催推到了京城上頭,翻卷如浪潮的烏雲,緩緩從北面而來,從涼亭上的天空推過,將最後一點光明斂去。

    “放心,我不會這麼消沉下去,等我官復原職,我會讓他知道他今日犯下了怎樣的過錯!十一年前的故事,我不會讓它在我身上重演。”沈客冰冷的聲音勝過寒風冷雨,杜依依緊抱着雙臂,顫抖着咬着嘴脣,沈客的決心,這十一年他的作爲已經證明,若他真要踏出那一步,大賀可還能有現在的平靜?“依依……”

    沈客轉過身,抱住了正在顫抖的人。

    杜依依用手奮力一推,卻沒能動搖沈客禁錮的手臂。

    “讓我抱一下,一下就好!”

    閃電劃過天空,零碎的片段劃過杜依依的腦海,她看到了在春夏秋冬裡與沈客擁抱的杜依依,心裡一陣激動澎湃的感覺泛起,杜依依環抱的雙臂與雙腿已經僵硬,漆黑的天空裡,她彷彿看到了一個影子。

    這是屬於杜依依的感覺。

    “沈客…………”

    溫柔的聲音,是杜依依的。

    “依依,等我,等我做到了我想做的事情,我們離開這個地方,不要對寧致遠動心,他不會真得的愛你。”

    沈客的聲音,似乎有一種特殊的魔力,一點點吞噬着杜依依心裡的掙扎意念,杜依依第一次靠着沈客這麼近,杜依依帶給她的感覺也是第一次這麼強烈。

    “依依…………”

    “咳咳…………”涼亭外的咳嗽聲,讓正被沈客環抱心神失守的杜依依頓時清醒,正把下巴抵在杜依依肩膀上的沈客也擡起了頭。

    涼亭外風雨大作電閃雷鳴,秦淮撐着傘站在石階上,與兩人彎腰行了一禮。

    “沈將軍,沈夫人昏厥了過去!”秦淮稟道。

    沈客轉睛看了一眼神色慌張的杜依依,朝着秦淮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走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