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四十九章:肅州來信君不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四十九章:肅州來信君不安字體大小: A+
     

    一匹黑馬,從城西門長驅直入,來到了御街前進入了皇宮之中。

    這是從肅州而來的馬匹,很多人等這個結果已經很久了。

    這個消息的傳出很慢,菜市場一直等着聽八卦消息的婦人被餓了半天的丈夫拽回了家中,眼睛緊盯着此事的大臣再久等不到消息後到了平日交好的大臣家中共同等待,睿王府外徐媽媽一直翹首以盼等着消息傳來,府裡杜依依來回踱步焦慮不安。

    這一日沈客沒有與陸湘雪去遊山玩水,他留在了府中等待消息。

    皇宮裡,皇上看到了用了六天時日跑死了四匹馬走了千里才送到他手裡的書信。

    饒肅講訴了他在肅州所進行的調查,最終得出結論,沈客無罪。

    而人證正與饒肅在返回的途中,預計在兩日之後就會抵達。

    這並不皇上想要得到的結果,饒肅的正派在朝堂之中是人人皆知的事情,饒肅在大賀與個人正義面前選擇了後者,皇上有些欣慰,又很煩躁。欣慰的是大賀終究還有一些如同饒肅這樣爲正義而努力堅持着的人,煩躁的是沈客就要官復原職了。

    沈客對大賀的功勞毋庸置疑,但皇上現在已經不需要一個功高震主的將才,現在大賀稱霸四方,他需要的是安穩。

    “朱閣,你說沈客與安國公像嗎?”支退了旁人,皇上倚坐着軟榻慢慢將手中書信摺疊得整整齊齊。

    “不像!”

    朱閣在安國公在世前是除了安國公夫人之外離得安國公最近的人,對安國公的性情最爲了解不過,沈客長得不像他,性情更不像安國公。

    “你也覺得是朕太多疑了?”皇上仰頭倒到了軟榻上,畢竟顏柳杜先生都無法肯定沈客到底是不是安國公之後。

    “皇上心懷天下,不是我等這樣的凡人可以揣測的!”朱閣永遠都是站在皇上身後,這幾日因爲錦衣衛任務的加重,成爲錦衣衛都指揮使的他也有些疲倦。

    “沈客近日有什麼動靜?”皇上訕訕一笑,對朱閣這句心懷天下,他可是受之不起。

    “他帶着沈夫人在京城四處遊玩,不見異動!”

    “聽說他去了西山腳下?”

    “在那裡坐了一日!”

    “替朕去辦一件事!”皇上緩緩閉上了眼:“去西山上替朕看看安國公,挖開棺材看看,屍體給朕另埋了!”

    他想要看看,沈客若是安國公之子,若是知道他父親的墳墓被盜掘,沈客又會有怎樣的舉動?

    朱閣泛黃的臉一僵,刀削一般的眉頭揪了起來:“是!”

    黃昏的一場雨,將京城提前帶入了炎炎夏日。

    睿王府裡,焦急等待了一日的杜依依總算在連翹的口中知道了秦淮帶回來的消息,饒肅在肅州對此案展開了調查,憑藉着他人豐富的經驗,四日內就確定了沈客通敵之事的真假,宮裡雖還沒有讓沈客官復原職的消息下達,但饒肅的一封書信已經會足夠幫助沈客擺脫現在的困局。

    “阿彌陀佛,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徐媽媽激動的朝着屋外I陰沉的天深深鞠了幾躬,憤怒的咒罵起了那個挑起是非污衊沈客的人。

    收到這個消息,緊張的在屋子裡等了一日的杜依依脫力的倒在軟榻上,欣慰的在心裡暗念了幾聲阿彌陀佛,皇上有意藉此打壓沈客,饒肅卻逆天而行違背聖意送來了這樣一封書信,饒肅做了怎樣的掙扎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她能料見,她慶幸大賀還能有這樣正直不阿的大臣,不然這一次,沈客可就真是九死一生了。

    但這次有饒肅,下次又還能有誰能如此大義秉然的站在真理這一方?

    沈客往後的路,更難走了!

    “王妃,王爺回來了!”連翹從屋外而來,一路走得匆忙,沾了一頭的雨水。

    這一日寧致遠都守在內閣等待着這個消息,這個算得是好卻不能高興得太早的消息他已經知曉,也就是因爲沈客暫時安全,他才能安心的回來見杜依依一面。

    自從杜依依那一病之後,這半個月來兩人的談話總共那沒有超出二十句,他能感覺到杜依依冷淡之下已經對自己絕望的心,可若說要拯救,他什麼舉動都顯得那麼無力,他的父親正在迫害她的兄長,他的小妾正在對她虎視眈眈,這樣的處境,他與她都無法安然共處。

    在這場細雨變成瓢潑大雨的時候,他離開了蓬萊閣,打着傘從皇宮走到了柳東街,回到了睿王府。

    清風斜雨溼衣襟,一向畏寒的他踩着足有腳背深的積水,一路漫步回到了睿王府,他想,要是自己表現得可憐落魄一些,或許還能贏得一些她的同情心。

    可在他進屋的時候,卻連輕蔑冷漠的眼神都沒有看到,杜依依就在屋子裡,就站在窗戶旁,他故意加重的腳步聲她早已經聽見,但她卻沒有回頭來看一眼。

    “今天的雨真大!”他抖着衣襟拂着溼漉的發,將乾淨木地板弄得四處是雨水。

    杜依依專注的看着雨幕,彷彿那裡有致命的吸引。

    “給我拿一聲乾衣服來!”他沒有叫人,是想看看杜依依的反應。

    杜依依充耳不聞,就像是傻了聾了一般。

    擔憂瞄着兩人的徐媽媽與白薇努了努嘴,示意她去爲寧致遠拿衣服。

    “準備熱水,我要沐浴!”寧致遠煩躁的甩了甩雨水滴答落的衣袖,數滴雨水落在了窗旁杜依依的身上。

    杜依依身着一聲嫩綠色的襦裙,外套着一件白色紗衣,雨水落在紗衣之上,滲入了綢緞所制的襦裙之中擴散了開來,杜依依不悅的挑眉回頭,卻沒有言語。

    “你們都出去!”寧致遠被這凌厲慍怒的眼神看得滿心歡喜,心思不管是打還是罵這都是一個展開話題的機會。

    白薇將衣服放在了桌上,所有的婢女都退了下去,徐媽媽順手關上了屋門,將好奇的趴在門上朝裡看的兩個婢女低聲喝退。

    除了保持距離,杜依依確實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與自己已經勢同水火的寧致遠,若無法讓皇上重拾信任皇上與沈客之間的關係必然會一直惡化下去,她這個沈客的妹妹他這個皇上的兒子又如何能做美滿夫妻?

    “沈將軍已經沒事了,這段時日你吃不下睡不着的,也能安心了!”寧致遠拿起了衣裳上的幹棉巾擦拭溼漉的頭髮,迴避了杜依依這一刻凌厲的目光。

    “但這只是開始!”她習慣性的咄咄逼人,對與寧致遠她更是不會有半點留情。

    “總會有好起來的。”聖意難測,寧致遠也不知道皇上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這種飛鳥盡良弓藏的招數,若是在以前他會反對,但現在不同。

    沈客確實是他制衡寧朝戈的一大助力,可沈客那個身份,他也無法確定七年時間就將大賀三軍之心收服的沈客所要的結果是什麼,若他是想要改朝換代,那他作爲寧家子孫決計不能縱容,擺在他面前的這道選擇題他沒辦法去做,是他的皇位重要,還是寧家的江山重要?還是他面前這個人最重要?

    “我想去外面走走!”

    睿王府這個地方,她已經呆不下去了。

    “我陪你!”寧致遠停下了動作。

    “你能陪我去哪裡?在城裡逛逛?還是去郊外走走?你還是到後院多走走吧!不然皇上怪罪下來,我這個睿王妃可就罪責難逃了!”

    杜依依惱怒的轉身,走到軟榻前坐了下來,現在皇上想要用青瀾來拉開他們之間的關係,寧致遠卻也要站在青瀾一邊,她能怎麼辦?青瀾現在是秀安縣主,已經有身份能夠出入廳堂進入皇宮,她還能怎麼辦!

    “依依,我與你相處這麼久,難道你還不瞭解的我爲人嗎?青瀾之事是我處理欠妥當,但你放心,不管如何,睿王府裡只會有你這一個睿王妃。”

    青瀾並不是紫月,他無法給她一紙休書把她趕出府去,他對青瀾愧疚,對杜依依更爲愧疚,算到頭來,作爲一個男人,他很失敗。

    “我遲早是要給青瀾讓位置的,今日皇上沒能讓沈客坐實通敵之罪,來日沈客總會因爲別的原因而被皇上處置,他視沈客與我爲眼中釘,怎能容得下我們?有個薄情寡義的父親,兒子也好不到哪去!”

    睿王妃這個位置,杜依依從未看重過,青瀾有今日也是她的本事,她不能怨天尤人,對她而言現在最重要的是沈客,寧致遠在這一件事裡的緘默讓她更是惱怒,就算要劃清界限寧致遠也不必這麼冷酷。

    “我只是一個親王,如何大得過父皇,他的決意我如何能反對?我娶了青瀾就是因爲她當初曾爲你掩飾,我不能不負責任,我這麼做有什麼錯?你是沈客的妹妹!我也是父皇的兒子!你能一心站在沈客一邊,我卻不能。”寧致遠憤憤不平的喘着粗氣,握着棉巾的手因爲用力緊握而微微發抖,他也很想在這個時候發一場脾氣,可他不能。“你心情不好,我不與你爭吵,好好休息,今晚我就不回來住了!”

    丟下棉巾,寧致遠轉身走到了屋門前推開屋門,屋門外也聽到了兩人爭吵之聲的婢女們一個個有如驚弓之鳥,徐媽媽張嘴想勸又找不到合適的話,連翹拼命的與屋外的秦淮擠眉弄眼,秦淮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爲寧致遠撐開了雨傘,走出了院落。

    徐媽媽擺了擺手示意婢女們就在走廊裡站着進了屋,在窗旁站着的杜依依已經看到了寧致遠主僕的離去,溼衣來溼衣去,也不過是片刻的功夫。

    她有些煩躁,但已經沒有了方纔的憤怒,寧致遠說得是,他是皇上的兒子也是沈客的妹夫,他更難做。

    可就算難做,也是必須要選擇的。

    她站在了沈客這一邊,若是他選擇站在皇上那邊,他們之間,連同房共處的可能都不會再有了,這個睿王妃的頭銜,也不會再戴在她頭上了。

    “王妃!”徐媽媽撿起地上的溼棉巾,小聲提醒道:“雨打進來了!”

    大雨拍窗,大開的窗戶就像是一隻張開了大嘴的大魚正在瘋狂的吸食着海水,雨水打落了杜依依一身,之前寧致遠甩落在她襦裙上化開的雨水那一片已經全溼,薄如蟬翼的紗衣緊貼着襦裙,像是爲襦裙包裹了一層透明的薄膜。

    “王妃,你病纔好!可不能受涼!”看杜依依沒有動靜,徐媽媽上了前再提醒道。

    院子裡那幾株樹隨風搖擺,灑下無數雨滴,在院子裡積留的雨水上留下了無數雨點,外面大雨滂沱狂風不歇,杜依依的心裡更下了一場瓢潑大雨。

    她與寧致遠現在水火交融的局面,到底是她這把火能將水灼幹,還是他那捧水能將自己這把火撲滅?

    “徐媽媽,準備熱水,我要沐浴!”

    看着已經全溼的衣裙,心涼之下更是覺得寒徹心骨。

    徐媽媽哎的應了聲,但卻只是吩咐了其他的婢女去做,寧致遠與杜依依再這麼僵持下去對杜依依沒有半點好處,徐媽媽眼裡看着心裡急着,這次兩人能爭吵,下次兩人就能動手,她清楚兩人的脾氣。

    “王妃,王爺他,要不要奴婢去請常先生去把王爺找回來?”

    “你去忙吧!找回來也還是這樣,由他去!”杜依依摘下了溼漉的髮髻上的髮簪,解開了腰帶,緊貼肌膚的衣裳鬆散了開來。

    “王妃!請恕奴婢多言,將軍這件事王爺他夾在中間也十分難做,王爺表面看着不急,其實心裡比誰都要急,王妃現在的處境,奴婢也就直言了,若王妃對王爺冷顏厲色,只會讓後院那位得了便宜啊!”

    徐媽媽索性就豁了出去坦率直言了。

    杜依依離開了窗戶,溼漉的衣衫拖地,走過之處就留下了一道水痕,徐媽媽一片真誠,杜依依不會與她置氣,現在這座睿王府裡,能真心實意待她的,也只有這幾個婢女。

    “王妃!王爺除了那一次,就再未去過後院,奴婢倒也聽到了一些閒言碎語,王爺在那夜之後對後院那位就更是冷淡了,若不是常先生爲她求情也許王爺就得動怒了,那夜的事情,許不是王妃想象的那般!”

    自從杜依依大病好了之後,徐媽媽對青瀾那丁點的感激之意也煙消雲散了,在杜依依面前再也不稱呼青瀾爲二夫人而是隻稱後院的那位,婢女們爲了讓杜依依心裡舒服一些,在她面前從來也不會說起常媽媽現在的是囂張跋扈,管家前來與徐媽媽說了幾次,徐媽媽也是悶聲找到了常媽媽解決。

    後院的青瀾這幾日出入宮廷,有皇后的支持在那羣命婦之中也開始有了人氣,這幾日都是忙着出入在各大臣家宅之中,與杜依依在這些民婦之中倍受排擠的狀況天差地別。先前還只是一個人人鄙夷的小妾,有了皇上皇后的支持卻就地翻身成爲命婦之中炙手可熱的人,青瀾正在一步步的爲能走到檯面上與杜依依並肩齊驅打基礎,而杜依依卻在與寧致遠爭吵,怎能讓徐媽媽不焦急。

    “說到底,還是一丘之貉,寧家人,骨子裡都是一樣的!”看着鏡子裡那張葛白的臉,杜依依閉眼深呼吸,現在的局面,她根本就做不了什麼,青瀾要的這個睿王妃的位置她根本不在乎,反正自己已經是聲名狼藉的人。

    “王爺對王妃的情意奴婢們都是看在眼裡的,王妃可不能爲了後院的那個不要臉的就自暴自棄,只要王妃能稍微對王爺改變一些態度,後院那位根本就不是王妃的對手,王爺的心,還是在王妃身上啊!”

    “王妃,熱水已經準備好了!”連翹白薇走進了屋,正聽到了徐媽媽對杜依依的勸言,近段時間也受了不少氣的兩人看了一眼徐媽媽,也接着徐媽媽的話勸說了起來。

    “王妃,若是後院的真爬了上來,別人就更是看扁王妃與將軍了,現在王妃與將軍榮辱一體,王妃可不能就這麼任由着後院的胡作非爲啊!”白薇畢竟年幼,比之徐媽媽起來說話欠妥當得多,連翹就不同了,她有秦淮這個丈夫,對寧致遠的性情瞭解得比白薇要深入得多,對杜依依對沈客的感情也知道得更多,看杜依依神色不變眉目染寒霜,她上前一步道:“王妃,若是將軍知道王妃現在的處境,必然會憂心忡忡,王妃就算不爲了自己爲了將軍,也要好好治治後院那位,那那對主僕知道誰纔是睿王府的女主子!”

    “連翹說得是,將軍這幾日都派了人來詢問我王妃的情況,將軍心裡可是十分擔憂王妃現在的處境啊!”徐媽媽靈機一動,捏造了一些事實出來,杜依依與沈府的通信都是她在負責的,沈客到底派沒派人來也只有她一人知道。

    沈客,現在已經危在旦夕的沈客,杜依依眉目一動,陰鬱的皺緊了媚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