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四十八章:血色肅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四十八章:血色肅州字體大小: A+
     

    起初的不知,鑄就了他的大錯,人人三妻四妾,對他而言娶了青瀾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若不是後來他的動心,也許他還會娶更多。正是因爲他的動心,心裡容不下任何人的他對青瀾很愧疚,他想要承擔一個男人的責任,卻發現自己做不好這個丈夫。

    青瀾這一生因他而改變,他不能讓從小無父無母的她活得太悲慘。

    以後,睿王府會變成什麼樣子?

    沈客要攀登高峰,他的將來,又會在哪裡止步?

    現在的她對自己應該是很失望吧!自己這一次,真的是錯的離譜了!

    ………………

    大賀的西北面,有道綿延千里的牆,在這道牆的最中間,是一座雄偉的城,在不久之前,這座城剛經歷了一場血戰,屹立百年的城牆上千瘡百孔,千里黃沙場染成暗黑修羅地獄。

    城牆之上,有工匠搭着梯子正在做修繕工作,肅州這堵牆已經有了百年的歷史,若非年年有翻新修繕,根本無法在吐蕃的強猛炮火下屹立不倒。

    肅州最高將領張北象站在城牆上,看着百里修羅地獄,殘缺了食指的左手摸着被羽箭被刀劍被風雨破話得千瘡百孔的石磚,動作緩慢,眼神哀痛。

    那一戰,肅州一半的士兵死在了這片他們守衛了數年的黃沙場裡,大賀數萬的士兵再也無法歸家長眠在此,這是大賀所有人的痛。

    張北象很不想回想他鎮守肅州十年來最血腥的一戰,雖說大賀獲勝,但這種勝利的代價遠不是他能接受的,若不是京城來的這些人,他根本不會來看這片血水早已滲入地底只能等着雨水沖刷的黃沙場。

    那一戰,後軍都督府都指揮使習真蓋廢了,他也斷了一根食指。

    五軍都督府視沈客爲英雄,但他不會,沈客在他眼裡只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同僚,他鎮守肅州十年,試問三軍中誰還能有他這樣的苦勞?

    五軍都督府的士兵信奉沈客,但他信奉的是皇上,若這一戰真如刑部尚書所說是沈客在中搗鬼,他就算豁出了這條性命不要,也要爲肅州死去的數萬士兵報仇雪恨。

    殘缺的右手離開了城牆,握住了那面已經在這裡飄揚了百年的旗幟。

    “饒大人,進展如何了?”

    他身後,是已經抵達了肅州兩天在軍中展開了調查的饒肅。

    一路奔波,兩日加急調查,饒肅面容難掩疲憊,眯着的眼看着這片血色大地的時候,更是哀痛心酸。

    “我已經查過了肅州所有的暗線與傳訊兵,能解除到最高曾策略機密的士兵也逐一排查,沒有可疑之處,還要等明日吐蕃那邊的暗線迴歸。

    吐蕃已經歸降,可說百年之內再無法掀起這樣的戰亂,現在可說是肅州最安全的時候,吐蕃的暗線素來是重中之重,但皇上既然已經下令調查,讓他們暴露迴歸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血色大地綿延百里,遠處巍巍高山小得像還比不上饒肅的小拇指,獵獵東風狂捲風沙,讓饒肅微眯的眼睛再眯緊了一些,他是大理寺卿,他從小就立志要做一個爲愧於心於國有用的人,現在的他一直在遵守着幼時的志願行走在官場上,得罪大臣權貴他無畏,因爲他對得起大理寺大堂上大公無私四個字。

    可現在,他又再一次到了要選擇的時候。

    張北象與饒肅不同,軍人的血性在這十年的風沙之中早已蕩然無存,但忠誠卻一如既往,他忠於皇上,永遠只忠於皇上,皇上要讓沈客成爲軍方第一人,他支持,皇上要讓沈客去死,他也支持。

    正是知道饒肅是怎樣的人,所以他帶着饒肅來了這裡。

    讓他看看這片血色沙場,讓他明白生命之輕。

    “沈客在涇城當了五年的兵,他是我大賀無數貧農出身的士兵的楷模榜樣,饒大人五觀人入微,該明白大賀現在的形勢,也該知道三軍之中沈客有着怎樣的聲望,他是一個敢作敢爲的年輕人,這麼年輕就坐上了這樣的位置,別說是皇上,我也不放心。”

    “張將軍是什麼意思?”饒肅明白,只是他需要裝傻充愣。

    “皇上能有這樣的打算,必然是已經控制不住了沈客。”張北象負手,缺了一根手指的拳頭看着有些恐怖。

    “張將軍的意思,饒肅不明白,沈客爲大賀立下無數功勞,他沒有理由做對不起大賀的事情。”

    “功高震主,皇上有這樣的安排必然有他自己的想法,饒大人,你可要好好衡量衡量!沈客若是成長下去,皇上就握不住了他這把利劍的劍柄,無人可主的利劍,可是無人能攖!”

    張北象沉聲道。

    “沈客的權利,是皇上給的,士兵擁護沈客,那是因爲他是大賀的英雄,他沒有理由這麼做!”饒肅有着自己的堅持。

    “任何人的,對軍隊有着恐懼,特別是皇上,當初聖祖用最先的百人兵馬發展到後來的數十萬大軍,長驅直入京城斬下陳朝陳建帝的腦袋,皇上也怕,一直成長着的沈客會有一日效仿聖祖,饒大人,這並非是皇上容不下人才,皇上心安,大賀才能安。”

    “京城現在錦衣衛東廠橫行霸道,這樣的大賀,如何能安?”

    “饒大人,顏柳應該與你說過,大善小惡,舍小保大,沈客一人若能換得軍方的安寧,我認爲是值得的!我雖遠在肅州,但我清楚京城的狀況,五軍都督府的士兵唯沈客馬首是瞻,沈客入京這纔多久?不過兩年啊!”

    “士兵敬重沈客,那是他爲大賀出生入死,張將軍是不是杞人憂天了!”

    饒肅雙手撐着斑駁的城牆俯視着血色大地,張北象昂首看着與血色大地平行的藍天白雲,饒肅忠於內心,張北象忠於皇上,這都沒有錯。

    “不怕杞人憂天,就怕防不勝防,饒大人,你要理解皇上,他已經開始老了。”

    張北象一聲沉重無奈的嘆息,勾起了饒肅腦子裡許多的回憶,他出入朝堂時還只是三十歲出頭的年紀,現在也已經有了四十多了,一入朝堂催人老,皇上也確實老了。

    沒有人能夠長生不老,唯有真理能亙古長存。

    他知道他該如何選擇。

    ………………

    PS:謝謝讀者tanyawei指明瞭一處硬傷,非常感謝



    上一頁 ←    → 下一頁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