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四十四章:革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四十四章:革職字體大小: A+
     

    午後的沈府是最最寧靜的時刻,特別是在今日,下人走路都是輕手輕腳生怕弄出動靜,沈客的未來已經在別人的口中猜想了無數遍,他們最肯定的是一個結果。

    杜依依與陸湘雪走過西廂房的走廊,聽到了下人七嘴八舌的談論。

    兩人改變了方向,不再走向寧靜的後院,而是走向了喧譁的大街。

    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陸湘雪就要讓京城的百姓都看到沈家人的態度。

    她們這是第二次來到了長街。

    就算沈客已經不再是執掌大賀兵權的大將軍,她們依舊還是街上來往人羣的焦點,大賀的百姓驕傲而熱情,見到陸湘雪與杜依依兩人前來逛街,許多膽大的都上前去詢問沈客的情況。

    很多人爲沈客抱不平,陸湘雪對這些義憤填膺的仁義百姓表示了感謝,然後將她往日都會逛的鋪子一一逛了個遍。

    “天下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逛了十多家鋪子,陸湘雪手裡卻一件東西也沒有,她今日什麼都不想買。

    杜依依不敢有這樣的信心,看了看如流水一般涌過卻依舊友善的與自己兩人微笑點頭的百姓,這些百姓都認識她們,但她們都不認識他們,這些人,是大賀兵源的來源,不知道這街上走過的多少人的兒子現在就在軍營之中,他們的兒子信任沈客,他們信任沈客,這一股力量,若自己是皇上也會恐懼,更何況,沈客還有那樣的身份。

    “若是皇上容不得沈客呢?”

    她問了一個傻問題,因爲她心中的答案讓她很惶恐,她想要讓這個最信任沈客的人給她一個美好的答案。

    “天下百姓都在看着,皇上的手腳,只會讓他的子民寒了心。”陸湘雪很肯定的回答。

    “嫂嫂可記得當年安國公?”杜依依試探性的問道。

    陸湘雪一怔,苦笑道:“悲劇不會重演,十一年了,他們不同!”

    杜依依呆愣的看着陸湘雪勾起的苦澀嘴脣,心裡掀起的驚濤駭浪瞬而變成了瓢潑大雨,大雨打在她的心頭,讓她有些顫抖。

    原來她已經知道了。

    “嫂嫂說得對,他們不一樣!”

    “無論將來如何,我都會站在夫君這一邊,依依,你是他的親人,但你也是寧家的兒媳,依依,嫂嫂想知道你怎麼想的!”

    陸以安已經辭官,雖說人脈還在,但號召力已經不復當初,沈客的威嚴在軍中,若真有一日君要臣死,除了不死,那就只有一個辦法。

    陸湘雪看着杜依依,等着她的回答。

    “若真有那一日,我就不再是寧家的兒媳!但我相信,這一日不會來!”

    她欠杜依依一條命,杜依依所有的目光有投注在沈客身上,不管是爲了自己曾經的怦然心動還是爲了杜依依那壯烈的一跳,她都必須與沈客站在同一條線上,但她相信時局不會演變到那種程度。

    “依依!”陸湘雪熱淚盈眶嘴脣顫抖的握住了她的雙手,她一直明白杜依依對沈客的感情,所以在沈客危及的時候她都願與這個她以前最不想看到的人走在一起,因爲她知道她們兩人才是世界上最希望沈客平安的人,而且杜依依是唯一一個能與她說這些話的人。

    不管沈客的真實身份是誰,不管他是大賀的英雄還是反賊,不管他是威震天下的大將軍還是平凡百姓,她們的立場都不會動搖。

    這一刻,陸湘雪覺得自己第一次看清了杜依依。

    “嫂嫂,大街上的,讓人看笑話了!”杜依依拉着她鑽入了小巷,掏出了手帕示意她擦擦眼淚。

    “失態了。”陸湘雪低頭拭淚,努力的眨了眨眼恢復了正常之後才擡起頭。

    “嫂嫂,我帶你去個地方!”

    與其等到皇上威逼,現在這個時候能讓皇上感覺到更多的壓力才能讓沈客更主動。

    陸湘雪沒有問她去哪,直接就跟着她沿着這條小巷一路走到了斬馬街進入了一家書畫店。

    會試成績作廢,明年才重新開考,閒了一個多月的匡小鳳又重新開起了他的鋪子,不過他不再是老闆,而只是爲睿王府幹活拿月錢的人。

    匡小鳳曾爲她與顏行祿傳遞過消息,能最快的聯繫到顏行祿。

    匡小鳳認得陸湘雪,沈客的情況現在人盡皆知,他這個沒事就四處閒逛的書生當然也知道,他讓兩人呆在鋪子裡頭,把正在吃飯的顏行祿找了來。

    匡小鳳關上了店門。知道杜依依與顏行祿之間關係的他明白解下來可能會談論一些不能對外傳揚的話。

    “沈將軍之事,我一定會盡力!”

    顏行祿飯都只吃了半碗就跟着匡小鳳趕來了斬馬街,因爲他知道這個時候杜依依來找他,肯定是有什麼想法了,而且他離宮之時知道了一個消息。

    “顏大學士,多謝了!”陸湘雪福身致謝。

    “沈夫人,讓沈將軍小心軍中的變動。”他的父親才從涇城回來,據他所知在此之前皇上曾來過顏府,現在皇上有這樣的動靜,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嗯!多謝了!”陸湘雪再致謝。

    看杜依依愁眉緊鎖,與陸湘雪還了一禮的顏行祿安慰道:“放心人,饒大人素來公正,只要沈將軍清白,一切都會真相大白的!”

    “怕就怕,他無法秉持公正!”

    皇上派饒肅前去調查,無疑就是因爲饒肅的公正之名,但皇上怎會讓自己竹籃打水一場空。

    顏行祿想到自己父親主審的那最後一件案子,沉默了片刻才道:“急着叫我前來所爲何事?”

    “我想讓你…………”杜依依向前一步低聲問道:“有沒有可能,讓晁王退出都督府?”

    皇上最大的希望在晁王身上,所以纔會殺驢卸磨的要將沈客置於死地,若是晁王無法再執掌兵權,皇上的希望也就落空,這才能讓皇上重新啓用沈客。

    顏行祿面露難色,這很困難!

    現在的晁王已經不是三個月前的晁王,雖沒有太子之名,但在皇上皇后的扶持下他已經是一個只差一道聖旨的太子了,雖許多人就他執掌後軍都督府又不滿,但近來五軍都督府將士不滿的聲音卻日漸消寂,若要讓晁王退出都督府,最關鍵的還是在皇上。

    皇上現在對晁王前所未有的器重與信任。

    “只要沈將軍清白,皇上奈何不了他!”

    沈客有任何舉動都只會將現在對他有利的局勢扭轉,只要饒肅證明了沈客的清白,皇上怎能再迫害沈客?

    若是沈客清清白白那也就好了,現在的問題是,沈客的那個身份也許可能已經被皇上知曉。

    顏行祿除了可對盡力而爲也拿不出有效的辦法,皇命難違,君要臣死,他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沈客唯一的生機,就是現在的局面還沒有壞到那樣的程度,現在他還有能夠重新獲得皇上信任的機會,這一次,或許就是皇上對這位功高震主的臣子的警告抑或考驗。

    ………………

    “顏柳與杜先生今日一同抵達了京城,這半個多月,他們去了涇城!兩人一同進了宮。”

    睿王府,秦淮將最新得到的消息稟告了上去。

    剛剛回到睿王府的寧致遠與杜依依正在議論着現在朝堂的局勢,顏柳作爲皇上信任的老臣,這次隨同創立錦衣衛的杜先生一同去往了沈客出人頭地的涇城,這卻是是一件可疑的事情。

    “宮裡可傳出來了什麼消息?”

    “暫時沒有!”

    現在涇城風平浪靜,他們這兩個已經辭去了官職的兩人家卻一同去了那裡,難道涇城有什麼對沈客不利的線索?杜先生去涇城他還可以理解爲他去爲錦衣衛將眼線打入草原部落,但顏柳卻也去了!顏柳去涇城做什麼?

    “杜先生現在何處?”

    “杜先生現在在錦衣衛!”

    杜先生雖已經辭去了錦衣衛的職務,但在錦衣衛中日積月累下的地位還在,現在東廠建立,相信對他們這些曾把腦袋別在腰上爲皇上辦事的錦衣衛心裡肯定是會有不滿了。

    自己怎麼忘了這件事!

    寧致遠霍而起身,一手爲掌一手爲拳拍了怕,沈客的問題,還是在兵權上,東廠與錦衣衛一個暗中建立多年一個則是方方建立,這兩方人的觸碰,與軍方的武將與儒將之糾葛是一樣的道理。

    “隨我去錦衣衛走一趟!”

    秦淮躬身領命,隨在其後走了出去。

    錦衣衛?現在京城的四方勢力杜依依也知道,若這四方勢力失衡,這對朝廷來說可就是燃眉之害。

    “徐媽媽連翹,你們去看看這段時日東廠方面可有什麼動靜!”

    徐媽媽與連翹福身應是,走出屋門,就迎面遇上了正向着這邊來的青瀾。

    自那日見過了信同侯夫婦之後,青瀾就是出院子曬太陽的次數都少了,來前院的次數更是屈指可數,今日是因爲杜依依讓白薇去叫的。

    青瀾,杜依依一直對這個安靜得如同一個隱形人一般生活在睿王府後院的青瀾儘量如同朋友一般相處,但因爲青瀾性情冷淡多數時間又不知去向,這半年來兩家的交集也算得清楚。

    陸湘雪說青瀾與她一樣,杜依依能理解陸湘雪,但卻無法理解青瀾。

    青瀾與她無冤無仇,在當初她與寧致遠冷戰的時候青瀾就有足夠的機會收服寧致遠的心,若真是如此,自己肯定會與寧致遠保持着距離兩不相干,青瀾爲什麼要這麼做?

    “王妃!”青瀾盈盈福身,杜依依擡手示意她入座。

    白薇奉上了茶水,將常媽媽帶到了屋外。

    因爲當初青瀾曾幫過自己一回,杜依依一開始對她的印象就不錯,起先那段時日她也一直有意與青瀾打好關係來控制睿王府的內務,青瀾對於她這個睿王妃一直也表現除了足夠的尊重,她可以看到青瀾對自己的不滿,但她絕對容忍不了青瀾在背後搞動作。

    “青瀾!你嫁入睿王府,也有半年多了吧!”

    青瀾就比她後進府半個月,算算時間,去年秋末到現在,也已經有大半年了。

    “是!有六個多月了!”青瀾淺笑頷首,循規蹈矩得如同大家閨秀一般。

    “六個月,過得還真是快!這段時日你在睿王府覺得怎麼樣?”

    “很清靜,挺好的!”青瀾笑着用手摩挲着茶盞邊沿,目光始終看在茶盞裡漂浮的茶末上。

    “青瀾,你有沒有覺得委屈?”杜依依直勾勾的盯着她光潔額頭與纖密的睫毛。

    “沒有!”

    “那你是不是不滿?”

    “青瀾不敢!”

    “是不敢還是沒有?”

    “沒有!”

    “我可有虧欠你對不住你的地方?”

    “王妃寬仁大量,對青瀾很好!”

    杜依依平靜追問,青瀾安靜回答,她看着扇動的睫毛,她看着緩慢旋轉的茶末。

    “那你爲何要做那些事情?”

    杜依依聲音乍冷,目光更寒,青瀾的回答她很不滿意。

    “青瀾不懂王妃的意思!”青瀾目光一動不動的看着已經發漲的茶末,摩挲着茶盞邊沿的手端起了茶盞張口呷了一口茶水。

    “你幫我,幫着王爺,所以我敬你三分,若你有不滿,直說就是,爲何要背後做那些手腳?”

    杜依依死死的盯着青瀾的臉頰,想要在她臉上看到愧疚或者慌張的情緒,這樣至少能讓她將今日這場談話的結果變得和善一些。

    從她認識青瀾的那一日起,她就知道青瀾擅長的是口技,也就是最擅長掩飾自己,她很擅長掩飾自己的情緒,就算是泰山崩塌,她都不會有半點緊張。

    “王妃讓青瀾直說,那青瀾就直說了,青瀾對王妃沒有不滿,感情之事,靠的是緣分與自己的努力,王妃與王爺的緣分比之青瀾的要好一些,但青瀾也想要靠自己的努力去爭取,若給王妃帶來困擾與傷害,青瀾很抱歉。”

    青瀾有理有據不卑不亢的對上了杜依依的目光,雖吐露了真相,但卻並沒有半點的愧疚之意,強硬得理所當然合乎自然。

    “連沒道理的話都能說得這麼強硬,青瀾,這樣我如何能放心讓你再留在睿王府?”

    青瀾這樣的態度,杜依依如何能放下心來。

    “青瀾是王爺的人,王妃就算有權處理睿王府的內務,也不能將青瀾趕出去,王妃待青瀾不薄,青瀾知恩感激,王妃也曾愛過一個人,還請王妃理解青瀾!”

    明明已經是情敵,都已經談論到了日後的水火不容,青瀾能保持鎮定,杜依依去不能。

    “青瀾,你不要太得意!”

    青瀾篤定她無法趕她出府就是因爲她現在是寧致遠的得力助手,更因爲她這個二夫人的身份,沈客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軍方第一人,杜依依沒了這一強有力的依仗,地位下滑是必然的,雖寧致遠這幾日與她親密無間,但一直對杜依依不滿的朝廷卻已經有了動作。

    很多人都不把青瀾當回事,雖在杜依依進府不到半月她就進了睿王府,但青瀾一直安分守己清心寡慾,並沒有給想要看一看熱鬧的人帶來多少驚喜,知道後來紫月進了府,寧宜被賜婚。

    現在紫月不在了,寧宜也已經成了康寧公主了,許多人才發現,能在睿王府留下來的人,居然就只有這個不顯山不露水安安靜靜呆在後院生活的青瀾。

    有人開始主意到了這個安靜生活在睿王府後院的二夫人,皇上就是其中一個。

    杜依依也沒有想到,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皇上居然能夠瞞天過海與青瀾聯絡上,青瀾雖沒有像樣的出身,但以她的修識與現在的身份完全能夠成爲皇上在測線壓制沈客的人選。

    有皇上支持,杜依依更沒有能力去趕走青瀾。

    “若是王妃沒有什麼吩咐的話,青瀾告退!”

    在杜依依面前,青瀾謹守身份與禮數,但卻從不會因爲自己小妾的身份而低三下四,不管是第一次與杜依依會面的談話還是現在挑明立場,青瀾都纔像是睿王府的主人。

    曾見過青瀾在懷瑜居外泛紅溼潤的雙眼,杜依依心裡對眼前這個人實在是提不起多大的恨意,若是自己沒有與寧致遠走到今日,也許青瀾也不會走到今日。

    青瀾走後不久,寧致遠就從錦衣衛趕了回來,饒肅帶着大理寺少卿等人去往了肅州,沈客之案一時半會不會有結果,現在的錦衣衛正在配合着都督府的都指揮使安撫着都督府士兵的情緒加緊維護京城的治安,寧致遠見到了杜先生與朱閣。

    “陸首輔的擔憂沒有錯,東廠與錦衣衛這兩股勢力是無法和平共處的!”

    東廠最主要的力量就是太監,而錦衣衛則是從各方面吸收來加以訓練的人,朱閣對手下過分縱容,書如海雖對手下嚴加管束但並沒有避開兩方怒火的觸碰。

    今日在東廠與錦衣衛府衙之間的那條小巷裡,辦公相遇的兩方人馬大打出手,雖沒有命案鬧出,但兩方據理力爭各執一詞,根本就拿不出一個結果,現在書如海與朱閣都已經知道了此事,正在協商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