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四十三章:無官一身輕,我計久已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四十三章:無官一身輕,我計久已熟。字體大小: A+
     

    軍方老將請辭還算不得是軍方動亂的開始。

    兵部在第三日在朝堂上的彈劾,纔是。

    兵部尚書徐澤森在早朝上,遞上了一道摺子,彈劾右軍都督府都指揮使熊懷遠濫用職權,忠君都督府前軍都督府都指揮使沈客通敵賣國。

    樊東籬請辭,五軍都督府就只剩下了三位都指揮使,除了寧朝戈的兩位都指揮使都被彈劾,這讓許多人都下意思的保持了沉默,顯然這樣的彈劾,就是龍椅之上的皇上授意。

    濫用職權可大可小,通敵賣國卻是死罪,雖說徐澤森所訴都是一些推斷未有確切的證據,但皇上還是讓大理寺立案調查。

    皇上看重,那你就是天之驕子,皇上棄之,那就是過街老鼠。

    沈客風光一時的時候,位居人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兵部尚書的一道摺子,卻摘去了皇上給他戴上的光環,讓他再也做不成了那個風光八面的沈大將軍。

    大理寺立案,沈客涉嫌其中不能在掌控兩軍都督府。

    很多人都明白,這就等同於架空權力了,皇上先前的退步讓大多人都以爲皇上會就此收手,誰也沒料到皇上會在朝堂授意兵部尚書做出這樣的舉動。

    掌握兵權的沈客被收回了兵符解除了職務,只能安心等待在府中等着大理寺前去肅州調查出結果。

    這段時日,他不在是沈大將軍。

    一石激起千層浪,沈客被暫時解除職務的消息在都督府迅速傳開,深信沈客忠心與爲人的士兵爲他們心中的英雄喊冤,而京城的百姓對此事多也是一面倒的站在了沈客這一邊。

    雖說被解除了職務,沈客卻沒有半點意見,對於皇上的決定他一如既往的支持着。

    沈客曾被看做是年輕一代裡最傑出的,一直都被認爲會是大賀將來五十年最大的希望,先前皇上設立錦衣衛與東廠已經表露出了對五軍都督府不再信任的態度,現在樊東籬告老請辭沈客被解除職務,當然也被很多人聯想到了某些方面。

    皇上這是要卸磨殺驢了!

    沈客幫着大賀收服了草原,皇上卻要將這樣的功臣變成通敵叛國的罪人!前後對比之下,誰也無法相信沈客會做這樣的蠢事。

    最先動起來的是軍方,深信沈客看重沈客的老將們都站了出來,就是已經請辭的樊東籬都爲沈客對大賀的忠心添上了一句。

    文官反面除了都察院之外沒有多少動靜,但這些動作在皇上的沉默下,也只是石沉大海。

    沒有了公務纏身,心情大好的沈客帶着陸湘雪在京城風景姣好的各處流連,對於自己將來可能面臨的罪名與命運半點都沒有放在心裡。

    這樣的氣度,再次折服了不少百姓,讓他們更加堅決的加入到了支持沈客的隊伍當中。

    杜依依到這個世界,正是沈客最鼎盛的時期,如論是事業還是感情,都讓京城人人欽羨,沈客遭遇此變,將杜依依心裡已經快要消失的那股執拗的情感又再次勾了出來,她佔據着杜依依的身軀,但卻始終無法將杜依依留在這副身軀裡的執念抹除,杜依依彷彿是要因此證明自己的愛不可能會被消除無人可比擬一般,在她知道沈客被解除職務的時候,那顆心像是用衝出胸膛一般的劇烈跳動了起來。

    寧致遠就在她身旁,看到她蒼白的神色與驚恐的的雙眸,他不動聲色的起了身走出了書房。

    在第二日看到了朝廷的平靜後,他帶着杜依來到了沈府,皇上一向不滿他與沈客走進,昨日朝堂上寧致遠並沒有出頭爲沈客說話,作爲姻親沈客落難時前來探望屬在情理之中,依舊是如同往常一般,在陸湘雪與杜依依去下廚的時候,寧致遠與沈客在書房裡做了簡短的交流。

    對於現在自己所面對的麻煩,沈客沒有半點擔憂,他坐在書案後將修長的雙腿架在書案上氣定神閒的擦着佩劍,從容鎮定風輕雲淡。

    皇上的態度已經不在他的考慮之中,皇上既然已經對他有了殺意,就不可能再信任他,現在軍方大多的人都站到了他這邊,但這還不夠,他還需要更多的支持。

    新人入軍,必須要經過一串嚴格的訓練才能上戰場,在這個過程中,會有人給他們灌輸國家榮譽高過一切的理念,會有人給他們講起大賀歷史上那些光芒最盛的將軍是如何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那些開國的功勳已經死去,但他們建立起來的威望早已通過他們的浴血奮戰而深深植入了士兵的腦海。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士兵只信任將領。

    這條路,他已經走到了盡頭。

    廚房裡陸湘雪在忙碌着,沈客難得在府上吃午飯,昨日隨着沈客將京城大大小小的風光旖旎看遍的陸湘雪心情很好,她對沈客一向有信心,在外人都在猜測皇上是想借着這次機會解除沈客兵權的時候,她反倒有些安心。

    若是如此,那件事,或許他就會放棄了。

    “夫君奮戰沙場這麼多年,什麼風浪沒見過,這一次他也能扛過去的!”陸湘雪安慰着有些無精打采總是走神的杜依依,雖說她對杜依依與沈客之間那種心有靈犀十分怨恨,但這個時候她卻沒有心思去計較這些。“軍方的將士都是支持沈客的,皇上總不能不顧及這些人,除非是有真憑實據。若是夫君想要圖謀不軌,又怎會等到今日,皇上如此多疑踐踏有功之臣,太讓人寒心了!”

    杜依依失神的望着窗外沒有應答,她怕的不是這些,若是沈客被皇上收回了兵權某方面來說算得一件好事,怕的就怕皇上會像對安國公秦國公一般趕盡殺絕。

    “沈客能娶到嫂嫂,真是福氣!”

    陸湘雪恬淡一笑道:“看你與致遠關係好了許多,想來現在已經沒有那些彆扭了!”

    “原來嫂嫂都看出來了!”杜依依苦笑。

    “我理解你!”陸湘雪細心的將手裡的水果拼盤擺好讓下人送去了書房。“嫂嫂在這裡要提醒你幾句,小心一些你府上的青瀾!”

    陸湘雪對杜依依心頭有恨,一切都是因爲沈客,現在杜依依與寧致遠之間已經建立了感情,她這種恨也是該慢慢消散了,精於算計的人算不得是聰明人,拿得起放得下才是。

    “青瀾?”杜依依與青瀾的關係一向不錯,而且青瀾是寧致遠的人,這麼久了自己與她一直相安無事,怎麼陸湘雪會有這樣的提醒?

    “她曾於我說過一些對你不利的話。”至於青瀾爲什麼與她說杜依依不利的話,這已經不需要解釋了。

    “爲什麼?”杜依依訝異的反問。

    “她與我一樣!”陸湘雪一身雪白衣衫,站在這炊煙生起之處像是一個不佔纖塵的仙子一般,她聰明的避開了會讓兩人尷尬的話語,也讓杜依依明白了青瀾的本性。

    “我知道了!”

    爲愛癡狂的人她見了很多,青瀾雖愛,但愛得冷靜執着,除了那日她見到她在竹林裡與寧致遠相擁時少見的心神失守之外,往日看不到她半點的瘋狂,她怎麼也想不到,青瀾居然會在背後也搞一些這樣的小動作。

    洗乾淨了手,陸湘雪接過婢女遞過來的手帕將手上的水漬拭乾,“走吧!午飯現在做還早,我們到後院去走走。”

    ………………

    冷清許久的顏府今日終於熱鬧了起來,因爲離家多日的顏柳終於回到了顏府,看着出去半月瘦了一大圈的顏柳,顏夫人熱淚盈眶的吩咐着下人忙碌了起來。

    得知顏行祿接任自己位置之後的作爲,躺在搖椅上泡了半天腳的顏柳欣慰的摸着顏夫人的手嘆了又嘆。

    沒人知道顏柳這半月去了哪裡,就是顏夫人都不知道,但她知道這是爲皇上辦事,所以一直對此沒有問起。

    顏柳早早的吃過了午飯,沒等顏行祿回府就離開了家去往了皇宮,與他同行的還有一位與他一同在涇城回來的人。

    他們沒有找到確切的證據,但是他們找到了可疑的線索。

    安國公之死至今還是懸案,曾一手造就了這件案子的人如今多都處在京城的權勢巔峰,誰也不會料到,安國公之子會化名沈客成爲了大賀的將軍重拾父親的榮耀,若沈客只是一個尋常百姓,這件事值不得他們兩人跑這一趟,但現在被革除了職務的沈客依舊還有着驚人的號召力。

    安國公雖並沒有如同秦國公一般有建國之功,但虎父無犬子,第一任安國公死之後兵權交到了他手上,這五萬兵馬曾在草原馳騁曾在深入荒漠,一直就是大賀最勇猛之師,安國公在軍中的威望,比秦國公更盛,如今雖大賀第一師伏虎軍已經全數誅滅,但這威望卻還紮根在每一個將士的心中。

    安國公之死並不是因爲觸犯大賀律法,沈客這個身份若是公開不會給沈客帶來一丁點的負面影響,反而只會揭開十一年前的往事,皇上雖多疑,但好在他的疑心並沒有錯,顏柳想起自己在涇城時與人說起沈客時涇城百姓與士兵的興奮與激動,對於現在軍方的態度也十分擔憂。

    現在軍方無人,若真有大變發生,誰又能阻擾?

    ………………

    沈客被罷免了職務,樊東籬有辭去了職務,現在五軍都督府最醒目的,也就只有寧朝戈與他的岳父熊懷遠了,先前鎮國侯教導給寧朝戈的辦法已經在軍中起了效果,但這種效果在昨日就已經摧毀,沒人能抹黑他們心中的英雄,就是皇上也不可以。

    軍方大亂,身爲都指揮使的寧朝戈卻無法安撫壓制住士兵們的情緒,這讓外界對寧朝戈的能力更是懷疑。

    軍中已經開始流傳了一種說法,皇上用人唯親。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