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三十八章:醒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三十八章:醒悟字體大小: A+
     

    天空下着毛毛細雨,爲綠葉覆上了一層水霧,爲飛鳥打溼了羽毛,讓湖泊泛起了漣漪。

    後院的桃花早已開敗,落在溼泥土裡已經被踩踏得沒了芳菲之色。

    但梨花還在,放眼望去,那一片潔白夾雜着翠綠,掩蓋住了泥土裡枯草殘花的腐爛味道。

    寧宜哭得梨花帶雨,倔強的沒有說一句話。

    杜依依與青瀾都已經離去,斜雨如毛,打在頂着風站立的寧致遠身上,有些發癢。

    “你當真就這麼不想看到我?”寧宜哭了許久,紅腫的眼瞼還帶着淚水,像極了那一片桃林裡再過一段時間就會變紅的桃子。

    “我一直只把你當做妹妹,但你一直不聽!”寧致遠沒有去看背後哭得溼了衣衫的委屈人。

    寧宜咬牙切齒的看着這個背影,又愛又恨之下卻無計可施,幼時的往事給了她一點勇氣,她站起了身,緩步輕輕的走到了寧致遠身後,學着青瀾一般抱住了他的腰。

    只要還有希望,她願意一試,她從小就長得漂亮,長得比杜依依好看,人人都誇她是個大美人,她想,四堂兄能對別的女人那樣,對自己當然也可以。

    她不去理會腦子裡那些關於禮儀道德的條律,不去理會身體的羞澀,緊緊的抱住了寧致遠,只要他有一丁點的反應,她都覺得是希望。

    男人好色,好的不就是美色,她從開不缺美色。

    寧致遠沒有給她半點希望,寧宜對他來說只是一個可愛又可恨的妹妹而已。

    雖知道以自己的身手無法掙脫寧宜的懷抱,但他還是掙扎着要掙脫。

    “寧宜,你怎麼就不明白。”寧致遠有些惱羞成怒。

    寧宜已經拋卻了腦子裡的羞澀,勇敢的用力的抱着他,儘管寧致遠暴跳如雷一直在掙扎,可她那雙纖細的手卻牢牢的將寧致遠抱在了懷裡。

    “四堂兄,我也可以!”

    寧致遠知道她說的可以是什麼意思,臉頰羞紅之下更是劇烈的掙扎起來。

    “寧宜,你給我鬆開,今日我就與你把話說明白,我不喜歡你,小時候避着你就是因爲不喜歡,說那句話也是不想讓你再纏着我,我會三妻四妾妻妾成羣,但你絕對不是其中一個,就算你嫁了進來,我也不可能會改變想法。”

    寧致遠沒再掙扎,但這卻不是寧宜想要看到的希望。

    寧宜再也忍不住了淚,哇哇的哭了出來。

    寧致遠皺着眉頭看着別處,趁着寧宜力道鬆懈之時從她雙臂中掙脫。

    “性子還是跟小時候一樣!”寧致遠冷眼看着蹲在地上痛哭流涕的人兒,下意識的伸手去掏手帕,想了想,卻還是放下了手,轉身離去。

    寧致遠方走,杜依依就走了過來,寧宜接過了潔白的手帕擦乾了眼淚。

    “我知道你並不是貪圖什麼,既然已經知道了結果,你的堅持就已經沒了意義,這場婚事,你如何打算?”

    杜依依看着寧宜手裡已經被溼漉了一片的手帕,心裡暗暗嘆息,有情多被無情擾,一片真心,可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等我回宮,我會請求皇上撤銷婚約!這就是你們想要的結果,滿意了吧!”

    寧宜譏諷的擠出了一個笑容,握着手帕的手青筋暴露。

    “他不喜歡你,你嫁了過來不會危及到我,這還是你們之間的問題,我只是作爲一個過來人,不想看到再到這樣的悲劇!”

    過來人三個字,讓小聲啜泣的寧宜心頭一軟,翹着的嘴脣無力的拉聳了下來,杜依依曾爲了沈客可以去死,最後還是隻能選擇另嫁他人,她呢?

    “我該怎麼做?”

    婚期在即,這個時候她一味的反對是無法讓皇上改變態度的,她知道寧致遠設了這場局演了這齣戲是要她做什麼。

    “我這裡有一味藥,能讓你大病一場,到時候他會讓欽天監稟奏皇上你們兩人命裡不合,這樣婚事就能取消。”

    杜依依拿出了常流方纔交給了她的一包藥粉,寧致遠用過,她也用過,矇騙御醫是最好不過的,婚期在即,寧宜卻大病不起,只要讓欽天監加以渲染,這場婚事有八成的把握是能夠取消的,最關鍵的,是要看寧宜的態度。

    只要寧宜答應,一切都不是問題。

    寧宜看着杜依依,又看着杜依依手裡的藥包,糾結的絞動着手裡的手帕。

    “皇上不會信的!”

    “吃了藥,你再編造一個夢,就說你夢見蘇妃娘娘拿劍要來殺你,欽天監會爲你解夢,他會配合你,皇上一定會信!”皇上一向寶貝寧致遠的性命,怎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讓兩人成婚。

    寧宜愣愣的看着藥包,心裡還是糾結得很。

    “以後我是不是就不能見四堂兄了?”命裡反衝,寧宜知道這句話的分量。

    原先的欽天監乃是太子掌控,如今太子不在了,也就落到了寧致遠的手裡,只要兩方都有相沖體弱犯病的症狀,皇上一定會讓欽天監重算兩人命格,就算皇上信不過寧致遠,寧宜的病御醫也是無法看出端倪的,只要皇后不在中間興風作浪,取消婚約不是難事。

    “你是他的堂妹,若是想見自然還是能見到的,不過我奉勸一句,既然他無情,你又何必癡戀,還是不見的好!”

    寧宜咬了咬牙,黛眉擰成了掰斷的麻花。

    沉思片刻,她伸出了手,接過了這一包藥粉放入了懷中。

    “睿王妃說得不錯,不如不見,這封書信,還請睿王妃替我還給四堂兄!寧宜在這裡祝兩位百年好合。”

    寧宜將衣袖裡已經被捏皺的書信取出,遞給了杜依依。

    “你能這般想是最好了!我送你?”

    “來時的路我記得。”寧宜斂袖福身,輕移蓮步走下了涼亭的臺階。

    杜依依長呼了一口氣,看着腳步堅毅的寧宜緩緩離去,久久都沒有收回目光,寧宜的選擇是對的,她的選擇也算不得是錯的,感情之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看着手裡已經被毛毛細雨打溼的書信,她想了想揉成了紙團,握在手心帶回了懷瑜居,一把火燒了去。

    孩童時期萌發的愛戀,到今日終於劃上了句號,寧宜傷了心,可有些人,卻已經香消玉殞了。

    “今日的事…………”寧致遠用叉子翻了翻火爐子裡已經燒成了黑色的書信,細小的灰從燃燒殆盡的書信中剝離飄飛,將桌上那兩杯茶末已經沉底的茶麪再次鋪滿。

    “寧宜已經回宮,今夜就會傳來消息了。”

    婚期只有五日,這件事已經是迫在眉睫。

    “我說的是青瀾…………”寧致遠神情有些窘迫,竹林裡的那一幕他知道杜依依已經全都看到了。

    “嗯!”杜依依低頭扶了扶朱釵,轉身走向了書案,將最灑脫的背影留給了寧致遠,將苦澀留給了自己。

    寧致遠看着這背影無力的解釋:“這次是情非得已,你又不願,下次不會再有這樣的事了!”

    “有也無妨,她是你的二夫人,男歡女愛很正常!”

    寧致遠無語哽噎,煩躁的撓了撓額頭。

    “不過,不要再讓我看到下一次了!”

    杜依依繞過書案,摘下了書案角上水仙的花朵別在鬢間,笑着推開了窗,迎面感受着窗外毛毛細雨。

    她很喜歡寧致遠爲了她而做的這些,感情是兩個人的事,需要兩個人的共同努力,她已經看到了寧致遠的努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
    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