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三十三章:老去的一代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三十三章:老去的一代人字體大小: A+
     

    清晨的天空裡,太陽簇擁着朵朵白雲,萬道金光漫過絲純白雲朵,像極了杜依依手上那一碗素面裡的荷包蛋。

    今日寧致遠下了早朝之後就立即返了回來,待杜依依梳妝更衣之後出了門。

    兩人並不是直接朝着沈府而去,而是曲折彎了遠路的到了斬馬街,來到了一處民宅中。

    當初杜依依逃出沈府被一對老夫妻收留,後來她進宮學習禮儀之時老婆婆還送給了她幾個荷包,患難見真情,禮輕情意重,這對老夫妻的恩情她一直不敢忘,她曾試圖給兩位老人家一間門面以作答謝,但卻被兩位老人堅決拒絕。

    得知兩位老人的兒子現在還未返回,她便下定決心來這裡坐坐排解一下兩位老人的寂寞。

    本杜依依在那件古玩店裡開闢了出一片地方給老公公賣荷包,並讓掌櫃代看,但老公公耐不住寂寞無聊,沒了幾日又擔起了賣貨郎的架子去了斬馬街,老婆婆除了每日去送飯之外,其他時間都是在家裡呆着。

    看來者居然是杜依依夫妻,聽說他們還未吃早飯,剛打掃完院子的老婆婆立即下了廚爲兩人煮了一碗素面煎了兩個荷包蛋。

    老婆婆做荷包的手藝一流,煎荷包蛋的手藝更是超羣,一個小小的荷包蛋色香味俱全,比之杜依依吃到的山珍海味都不知道要強了多少。

    “難爲你這個孩子如此有心,居然還能來探望我這個老婆子。屋舍簡陋,委屈睿王殿下了!”老婆婆與生活在底層的京城貧民百姓一樣,對權貴向來是敬而遠之更不會有所牽連,若不是當初她一時心善,今日她這座小院子裡也不可能會有睿王夫婦大駕光臨,想着此,老婆婆心中暗念了一聲阿彌陀佛。

    “不委屈,不委屈。”寧致遠有滋有味的吃着荷包蛋,心裡壓着一些話不知要如何說起。

    當日就是他追得杜依依四處逃竄,現在兩人已經結爲夫妻,想起這些往事,心裡難免唏噓。

    “我那孩子可有下落了?”

    老婆婆早請求了杜依依爲她尋找她一去無音訊的兒子,這是自開春後杜依依第一次來這裡,除了想來看二老的生活,也是想來告訴她得到的消息。

    在老婆婆心裡已經發酵了一年的思念早已絲無法控制,念兒成狂的她每日都會守在巷口等待,一年了,鄰里都在說必然是早已經魂歸九泉了,可她就是不信,都是肚子裡掉下來的肉,讓她如何捨得。

    看杜依依放下了碗筷,期盼着的老婆婆渾濁的眼睛驟然明亮,一雙手緊緊的握住了膝蓋。

    杜依依看了一眼正低頭吃着荷包蛋蛋黃的寧致遠,不知該如何面對這雙眼睛。

    無巧不成書,她原先並不知道老婆婆除了與自己有淵源之外,她的兒子居然也會與寧致遠有淵源,今日她帶着寧致遠來這裡,就是要讓老婆婆確信一些事情。

    老婆婆的兒子是去姚州做了生意,可他不單單只是去做生意,他還爲寧致遠收集着一些機密的消息,月前老婆婆請求她爲她尋找兒子蹤跡,後來她將此事告訴了寧致遠,寧致遠派人去查,卻得到了姚州方面的回信,回信的正是老婆婆的兒子。

    若是在往日,讓老婆婆的兒子回來孝敬二老也就是了,但是前幾日,老婆婆的兒子發生了意外。

    老婆婆的兒子名叫馮百歲,乃是寧致遠安排在姚州爲他收集情報的一員,五日前他趕回京城,卻在途中失去了蹤跡,等得秦淮查到了他的蹤跡,他人已經在了錦衣衛的大牢。

    原因就是因爲紫月一事。

    去了錦衣衛就等同是死,這個消息杜依依如何能說得出口,再說讓他們母子奮力的始作俑者就在眼前。

    “他到底是怎麼了?你也不用擔心,我有最壞的打算!”

    老婆婆已經算到了杜依依欲言又止的背後是因爲什麼,這段時日鄰里都已經確信她的兒子已經死了,死這個字她已經不害怕聽到了。

    “他在姚州生意做得很好,現在正在接一樁生意,我們已經讓人去通知了,他說過段時日就回來!”

    “當真?”老婆婆不敢確信的捂着枯乾的嘴脣,如同少女一般震驚又欣喜。

    “婆婆都等了一年多了,再等一月也就知道是真是假了!他還給二老寫了一封書信與一些銀子!”杜依依瞥了一眼寧致遠,示意他將書信與銀子拿出來。

    “您的兒子馮百歲,現在在姚州已經住上了大宅院,婆婆無需擔憂了!”寧致遠掏出懷裡的書信與錢袋子雙手奉上,,老婆婆興奮欣喜的接過去拆開,一字一句的唸了出來。

    家有雙老不遠行,馮百歲在父母半百之年離家無音訊,二老所受思念之苦,在這一刻全數傾瀉而出,老婆婆本就有些顫抖的枯瘦雙手抖得幾乎已經快要握不住這張薄薄的信箋。

    “是我兒,是我兒!”雖一別一年,但老婆婆卻還認得兒子的筆跡,杜依依老婆婆握住了信箋一頭,清秀方正的隸書寫着一些尋常的瑣碎話語,字裡行間滿是關懷與想念,馮百歲並非不孝子,老婆婆曾與她說起過她兒子的爭氣懂事孝順,男兒志在四方,馮百歲走了這條路,就只能捨棄一些東西,她與寧致遠來時已經商量出了一個結果,馮百歲是因爲寧致遠而身陷囹圄,老婆婆夫妻對杜依依又有收留之恩,這條性命他們無論如何都會幫老婆婆保住。

    “我兒來信了,我兒來信了!我要去告訴老頭子,我要去告訴老頭子!”老婆婆高興得又哭又笑手舞足蹈,恨不得立即就衝出門去跑到斬馬街將這個好消息告訴老公公。

    “婆婆莫要太激動,我已經讓人去轉告老公公了,這個時候他應該正視在回來的路上了!”

    錦衣衛抓人是因爲紫月,只要寧致遠在中好好周旋與皇上好好說話將人要出來應該不是難事,一月的時間,已經足夠寧致遠展開行動了。

    老婆婆聽了杜依依的話安下了心,收起了碗筷後美滋滋的又將書信看了幾遍,看着時日也差不多了,杜依依兩人告別了老婆婆,開始去往了沈府。

    沈客還在都督府處理事務,兩人抵達時陸湘雪正在招待幾個前來探視串門的老夫人,靜養的陸湘雪半月不見豐腴了不少,有了半月的舒緩看得出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一點也看不出她先前居然有過滑胎的重創。

    她不知道陸湘雪是否知道自己滑胎的真相,近日她聽到的關於沈客夫婦的傳聞裡都是關於兩人的恩愛和睦,先前見到了老婆婆念兒成狂,現在來到沈府,想到沈客所做之事,她本大好的心情頓沉重了不少。

    “睿王爺睿王妃可正是一對璧人啊!”

    陸湘雪身側坐着的幾位命婦杜依依並沒有印象,聽着陸湘雪的介紹才知道這些人都是早已告老辭官的一些老大人的夫人,因爲她父親陸以安當年入朝之後得了一些大人的眷顧教誨,國子監翰林院退下來的幾位老大人一直與陸家來往密切,得知陸湘雪滑胎,這些腿腳不便的老夫人便一同邀着來到沈府探望。

    人有親疏,這些老夫人待陸湘雪十分親厚,對陸湘雪的這個小姑子當然也不會如那些命婦一般擠兌,再說人老了眼界也會開闊不少,不在朝中不受紛擾的她們更不會爲了私慾而來抨擊杜依依。

    “徐夫人,你再誇獎小兩口可就要不好意思了!”陸湘雪嗔笑着爲這位徐老夫人到了一杯剛剛泡好的茶水,古青色的汝窯雲朵梅花小茶盞清雅素淨,茶麪漂浮的茶末均勻而香味四溢,徐老夫人張嘴呵呵一笑,接過了茶盞呷了一口。

    “湘雪炮製的茶,還是這麼好喝!”徐老夫人才滿意的放下茶盞,一旁的楊老夫人立即用力跺了跺手裡的柺杖道:“難怪先前不願在我府裡喝茶,就是眼巴巴等着這一杯茶呢!”

    這位楊老夫人比之徐老夫人更年邁,在四人之中可是最年長的,雖說這只是一句玩笑話,但徐老夫人去不敢與她頂嘴,忙低頭笑着陪了不是。

    人到晚年,反而有些人會變成老頑童,這四個無憂無慮生活美滿的老人與陸湘雪其樂融融,雖說都已經是白髮滿頭一把年紀,但卻沒有人拿着一品命婦的架子,與街頭巷尾那些和藹和親的老婆婆沒什麼區別。

    “聽說睿王妃與沈客不是親兄妹?”等到杜依依兩人坐下,美美喝了兩口茶的楊老夫人放下了茶盞,如同長輩一般的審視了兩人一眼後,頗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與沈客乃是結義兄妹!”

    這些老夫人都曾有一個在朝堂叱吒風雲的丈夫,雖丈夫辭了官,但皇上卻保留了他們的命婦封敕,楊老夫人乃是超品,不說長幼,就身份來說與杜依依這般平等談話也是可以的。

    “結義兄妹更不易啊!涇城那個地方我年輕的時候也去過,窮山惡水,內憂外患,能從那裡走出來的必然都是有真才實學的,湘雪嫁了這麼一個夫君,我們都是十分欣慰啊!”楊老夫人和藹的看了一眼陸湘雪,欣慰的握起了茶盞。

    陸湘雪恭敬的爲幾人添了茶做回了原位,羞澀的咬脣沉默。

    “沈客能娶到嫂嫂這樣的妻子也是他的福氣。”杜依依笑着將手裡的茶盞放下,斂了斂衣袖。在她身側坐着的寧致遠有些難以插入這六個女人的話題,只能一直謙和禮敬的抿脣淺笑着。

    “睿王爺也是年少有爲啊!能如睿王爺這般年紀就進入內閣的可是不多,料想再過兩年,大賀又要多一位年輕的大學士了!你們這一代人,可比我們老一代要爭氣多了!”楊老夫人淺淺一笑,引得三位老夫人都不由嘆息一聲。

    聖祖英明神武打下千秋功業,皇上文韜武略吞沒兼併鄰國帶領大賀走向太平盛世,唯有吞沒這些經歷了先皇時代的老一輩人卻多是沒有作爲,能在大賀歷史長河中留下名字的更是少之又少,看着現在的安居樂業,回想着當初他們那個年代的起起落落,其樂融融的亭子陡然多了幾分頹然傷感的味道。

    “楊公乃是文壇泰斗,數十年來一直是文人士子的榜樣,楊老夫人與楊公的佳話,更是讓我們晚輩心之嚮往,楊老夫人謙虛了!”

    寧致遠微微頷首,彬彬有禮。

    楊老夫人呵呵一笑,並未因爲寧致遠的評價而神態倨倨傲,反是有幾分歷經滄海的哀涼。

    “年輕就是好啊!”

    四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道出了自己的心聲,唉唉的搖晃着腦袋。

    他們已經老去,現在的時代是屬於年輕一代的,人生百年已經走了大半,回首往事,哪裡能不生出幾分感慨。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