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三十一章:完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三十一章:完勝字體大小: A+
     

    京城的西面有一座西山,是朝廷府衙的亂葬崗,去年一場兵變,西山屍骨堆積。京城的東面有一處行宮,是皇室享樂之所,曲水環繞雁字留,青山層林飛禽走獸。

    今日皇上皇后親臨,看守行宮的禁軍與錦衣衛將京城東面的團團包圍,將來往駐足的百姓排擋在外。

    這片林子生長數百年,古樹參天灌木蔽路,加之多年看狩獵場的禁軍每年都往裡頭投放兔子小鹿等走禽讓其繁衍生息,遠的一看,與一處天然形成的深山老林沒有區別,但今日皇上最大的興趣卻不在林中,而再那一片圈養着兔子的圍場裡。

    英姿颯爽的武將們在林子裡穿梭已久,衣衫上早已被青草綠葉百花染得五顏六色,有些較爲大意的,還被參天古樹的枝椏在臉上脖子上劃上了一道道紅痕,但能追隨皇上狩獵是何等風光之事,再說在京城這個地方,能如此恣意的享受一次狩獵的樂趣,也是他們求之不得的。掛了彩的武將們其樂融融的下了馬,隨着皇上一同到了這片圍場,聽着皇上制定了接下來的狩獵規則。

    今日隨同皇上一起狩獵的武將足有二十人,老中少均有,在軍方並不與文臣一般以老爲尊,崇尚實力的軍方升遷都是靠着戰功來衡量,在如今掌控着大賀兵權有能力對着千軍萬馬發號施令的這二十人中,無疑樊東籬熊懷遠沈客寧朝戈這些都指揮使身份是最高的,雖說常勝侯鎮國侯有軍功侯位在身又在肅州大勝而歸,但卻也只能站在兵部侍郎趙靜之之後。

    隊伍最前頭的皇上一聲明黃龍袍,頭頂龍冠已經換成了明黃帛帶玉簪,在武將們的包圍之中,皇上搭箭拉彎弓。

    圍場有兔子百餘隻,原來都生活在那片林子裡,去年的暴風雪積雪蓋膝,這些兔子無以爲事全數跑了出來才被圈養在這裡,皇上利箭所指,正是抱草啃食的兔羣就一陣騷動散了開來。

    皇上微眯左眼,將箭頭對準了正在奔走中的一隻瘦弱白兔,只聽咻的一聲,弓箭離弦沒入白兔體內,正跳躍離地而起的白兔跌落草地,鮮血點點打溼青草染紅白毛。

    “皇上好箭法!”人羣喝彩聲起。

    “諸位愛卿,誰來射這第二箭啊?”皇上扭頭,將手中弓箭交給了身後的朱閣。

    沈客兼任兩軍都督府都指揮使,在五位都指揮使中地位最高,而晁王寧朝戈時下是太子的最熱門人選,在將來也許就是一國之君,身份不可用一個都指揮使來衡量,人羣將目光看向這兩人。

    “將軍~”

    人羣之後,李媽媽快步走了過來。

    在場武將都是有身份的人,一眼就能看出這位中年老媽子該是誰家的奴僕,因今日狩獵場是男人的領地所有人都默契的沒有攜帶奴僕,所有人們都只能想到了北面雁留湖那邊的女眷們。

    站在皇上之後寧朝戈身側的沈客聽得喚聲轉頭,見是李媽媽帶着管家而來,便與皇上抱拳行禮,退出了人羣。

    “將軍,宋氏醫館的宋大夫被錦衣衛抓了,他老婆在沈府外哭鬧,奴才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前來請示!”

    管家壓低着聲音躬身道。

    宋氏醫館的宋大夫,錦衣衛,沈客眉心一揪,如同屋檐倒掛冰柱的冰點。

    “可有說是因何事?”

    宋大夫乃是沈府的就診大夫,當初宋大夫盡心盡力救治杜依依沈客也感念他的情分,能驚動了錦衣衛顯然也不是小事了。

    “沒有說明,人已經被錦衣衛帶走了。”管家顧盼左右,向前一步低聲道:“將軍,今日清晨郊外那戶李姓農戶的小侄子來了一趟,說是李老五夫妻在昨夜被一羣黑衣人帶走了!”

    正是撥弄弓弦的沈客雙手一緊,扭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朱閣,在不遠處,朱閣也正在眺望着這邊。

    “安撫一下宋夫人,其他的事等我回去再說。”

    回頭轉身,沈客大步流星的回到了人羣,被人羣起鬨的寧朝戈已經拿開了弓,場地上已經倒下了數只白兔。

    “沈將軍!”爲皇上拿弓背箭筒的朱閣看得沈客迴歸,輕挪兩步到了他身側。

    “朱指揮使!”沈客頷首,注目圍場。

    “沈將軍,今日我的人拿了宋氏醫館的宋大夫,聽說他乃是你沈府的診治大夫,你不介意吧?”朱閣握着翡翠爲飾的彎弓,與沈客一同注目看着圍場裡那一隻只倒在弓箭之下的白兔。

    “錦衣衛負責監督百官稽查案件,沈某怎會介意!”每人的弓箭都是自帶的,沈客這把弓乃是伴隨他在涇城廝殺了多年的一把烏木弓,天然去雕飾,只有握手開弓的地方綁着一塊牛皮,他笑着勾起了右手食指拉了拉弓弦,嗡嗡作響的弓弦就如同琴瑟一般錚錚作響。

    “那我就放心了,若是查清宋二無罪,錦衣衛自會釋放,若是有罪,錦衣衛定也不饒。”朱閣可沒有去拉皇上的弓弦的膽子,他不時看看沈客手裡那把彎弓與沈客凝視圍場的側臉,一顆心就像這一頭被林子的樹枝勾亂的黑髮一般。

    的確,他沒有證據,雖然現在很多人如他一般在奮進心思的收集證據,但誰也沒辦法證明沈客真有反叛之心。

    皇上真是老了,對越是需要信任的人越是無法信任,想着近日來自己與一些忠心耿耿的老人爲了皇上的疑心重重而做的事情,朱閣心裡泛起了幾分苦澀,其實最重要的,還是兵權啊!

    “朱指揮使秉公執法,沈某佩服。”沈客微微頷首,然後轉頭再看圍場,圍場裡的白兔已經多半死在了寧朝戈的箭下了,看來他們這一羣人是沒有開弓的機會了。

    “沈將軍在軍中也是出了名的正義正直,該是朱閣佩服沈將軍纔是,大賀真能多出幾個沈將軍這樣的帥才纔是好啊!如秦國公那般,真是可惜了!”

    利箭勁風,刺入正在啃食青草渾然不覺危機的一隻肥碩白兔的體內,白兔並且立即喪命,在地上扭動掙扎了許久才慢慢斷了氣,在它掙扎的那一塊的青草已經被碾壓折斷,鮮血滴在青草上,將青翠的青草變成了墨玉。

    朱閣撫摸着腰間那塊代表着錦衣衛等級的腰帶上的墨玉玉牌,走到了皇上身後。

    沈客凝視着那隻已經渾身浴血的血兔,嘴角淡然的笑容變得有幾分沉重,這隻血兔讓他想到一些不該去想的往事,朱閣的話更是讓他憶起了那些因他而拭去的性命。

    難道皇上已經察覺到自己的身份了麼?應該不是,皇上製造了十一年前的流血與去年的血流成河,若正是察覺到了自己的身份一定會斬草除根,怎會只命令這錦衣衛來調查自己?

    錦衣衛的行動背後到底代表着什麼?

    望着正開弓射箭的父子,沈客腦子裡一段段畫面閃現,這是皇上爲助寧朝戈爭權的舉動?還是皇上已經開始遺棄自己這個曾幫助着他削奪功勳兵權的人了?

    就是有建國之功的功勳都只成了西山上的一捧黃土,他這顆棋子,也終將會被遺棄,皇上薄情寡義,最能下手的就是功勳忠臣,以前是他父親,現在就要輪到他了麼?

    “沈客!你來!”

    一口氣射殺了二十隻白兔大過了一把癮的皇上想到了方纔離羣而去的沈客,示意他上了前。

    沈客恭敬行禮,與寧朝戈並肩站在了圍場旁。

    “沈將軍,我這三筒箭都已經射完了,一共六十隻,接下來的就看你的了!”寧朝戈解下了背上的箭筒,禁軍忙又爲他換上了裝滿了羽箭的箭筒。

    “晁王箭無虛發,好箭法!”

    沈客禮貌性的頷首,搭箭開弓。

    咻………………

    沈客的第一劍,射在了一直插着弓箭卻還在掙扎未斷氣的血兔身上。

    “沈將軍,這樣可是不算數的!”一旁的樊東籬提醒道。

    “雖說是畜生,但總是一條命,死也要讓它們死個痛快!”沈客開弓,再一箭離弦,沒入掙扎的血兔體內。

    正是蹬着四條腿扭動身子掙扎的血兔四腿一軟,再沒了動靜,兩隻羽箭,一白一藍,倒插在血兔腹部。

    一支,再一支,又一支。

    沈客用了一筒的二十隻箭,讓這些未斷氣的血兔走上了黃泉路。

    人羣有人暗嘲沈客的自大,有人心感沈客的寬仁,看着圍場目光更是認真,越來越多的兔子被投放到了圍場內,按着規定,寧朝戈設了三筒箭,沈客也能設三筒,最後總算兩人所射殺的白兔數量,多者得勝。

    沈客浪費了二十隻箭,顯然是不可能追上寧朝戈射殺的數量了。

    但事實?還有人對這個應該已經沒有懸念的結果懷疑着,對戰無不勝的沈客抱着信心。

    誰說一隻箭就只能射殺一隻兔子?沈客所在的涇城,與肅州一樣被譽爲大賀最苦寒的邊境,位於大賀西北方的涇城常年與被大賀百姓認爲最彪悍的草原蠻人作戰,草原人是天生的戰士,無論是近身戰馬站射箭拼彎刀都是好手,當初只不過是騎兵裡一個小士卒的沈客爲了在草原之上活命,學會了一項絕技,他的一箭,在他作戰的記錄中殺得最多的是三人,一隻小小的白兔,他還能殺不死?

    一箭雙鵰,一石二鳥,沈客餘下的四十支箭,可比得上常人的八十支。

    一箭,兩箭,三箭…………

    在沈客一間貫穿三隻白兔的時候,人羣之中爆出了驚呼聲,而沈客,在在箭頭第三隻還在蹬動四腿的兔子上再補了一箭。

    畜生的性命不能與人類的相較,但他對所有的性命都保持着尊敬。

    正愉悅的在校緊弓弦的寧朝戈聽着這歡呼聲,神色愈發的嚴峻,皇上正看到了這樣的嚴峻,心情更是沉重。

    就如所有人說看到的那樣,他已經將寧朝戈看做了未來執掌兵權的軍方第一人來培養,就沈客的寬仁氣度與百術精通而言,寧朝戈還差得太遠,在以實力爲重的軍方,以兩人之間的差距,若要讓寧朝戈取代沈客是不可能的。

    武將們歡呼着,看着沈客的目光更是羨慕崇敬,如此神乎其技,莫說是十大開國功勳,就是聖祖也沒有這樣的箭術,更何況沈客最早顯名的可不是弓箭,而是他絕妙無雙的劍法。

    劍法絕妙無雙,箭術神乎其技,騎術堪比草原蠻人,用兵如神戰無不勝,如此全面的帥才,大賀史上哪裡去尋!更何況,這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帥才,有着一顆仁愛的心。

    若說寧朝戈用他的箭無虛發贏得了武將們的欽佩,那沈客就是用他的仁愛與一箭雙兔贏得了武將們的敬愛,老將分外欣慰,小將十分欽羨,沈客雖已經一年未在涉足戰場,伏虎軍變也未有殺敵建功,但他軍方第一人的地位無可動搖。

    寧朝戈與沈客的射殺的兔子被清點總算出了數量,六十比七十九,沈客完勝。

    眼見了這樣精彩的箭法,武將們都是熱血沸騰的抖擻着臂膀參與到了後來的比試中,日落黃昏都還有人意猶未盡。

    皇后那邊的人已經都上了馬車,柳姑姑奉皇后之命與皇上傳遞了皇后回宮的口信,一日放縱皇上已經是心滿意足,不敢耽誤政事的他也召集了玩得正是熱火朝天的武將們。

    皇上皇后兩方人一同回城,浩浩蕩蕩的馬車隊與護送馬車的禁軍將寬闊的官道佔據,滾滾黃塵在車軲轆之下揚起,行人紛紛下了官道站到了田埂之上,生怕會招惹到這一行人。

    每次皇后召見就等同是坐一次冷板凳,在進了城後,杜依依就辭別了皇后等人獨自去往了,柳東街,對於這一日的踏春之行,她可半點沒有踏出皇后等人那樣的好心情。

    寧致遠今日稱病並未與皇上同行,這一日都只是與常流在屋子裡下棋看書品茶,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是什麼滋味,這一日坐立不安心情焦躁注意力難以集中的寧致遠總算知道了前人的哀怨是爲的哪般。

    “不要看了,你不是讓秦淮在門口守了一天了,王妃若是回來了,秦淮早就進來會連翹了!”

    站在一旁奉茶的連翹面色一羞跺了跺腳,抱着手裡的茶壺扭過了聲。

    杜依依特地將連翹留在了睿王府與難得空閒的秦淮好好相處,無奈相思苦的寧致遠卻沒有成人之美之心,午時見着秦淮與連翹兩人柔情蜜意你儂我儂,心中大是哀涼,一悲苦之下便立即將秦淮派去了府門口等着將連翹留在身邊端茶送水。

    常流已經笑了一天寧致遠拆散鴛鴦的小氣行徑,更在寧致遠心神不定之時好好的贏了他幾把棋。

    寧致遠今日不出門,並不是因爲病,而是因爲現在他的人現在與錦衣衛走到了捉迷藏最後那一步。

    錦衣衛因爲寧朝戈的消息而知道了紫月的下落,姚州的錦衣衛在昨日已經動手,他已經將姚州附近幾個點的人都集中到了姚州,對付姚州的錦衣衛還不至於會一擊就敗,最頭疼的倒並不是紫月,而是杜依依,因爲他已經答應了杜依依不會傷害了紫月肚子裡的孩子。

    “又下錯了!”常流不喜的翹了翹棋盤,“這件事你頭疼也沒用,就讓她生下來好了,反正現在許多人都知道你已經被戴了綠帽子,只要這孩子不是你的,皇上會給你處理好的!”

    寧致遠無奈的搖了搖頭,又常流的直言不諱只能接受。

    “哎,千防萬防,沒防到老二這一招!”

    寧致遠魂不守舍,常流贏也贏得沒有心情,他晃了晃握着棋子的手,幾番踟躕,又將棋子放回了棋盒中:“你要能接住皇后一招,那纔算是修成正果,前日我去了一趟御醫院,正好碰到了寧宜郡主,寧宜郡主問了我一些你與王妃的事情,有皇后在教唆,寧宜郡主這裡纔是最棘手的啊!”

    寧致遠鬱郁的吐了一口氣,倒在了太師椅上望天哀嘆。

    桃花運太旺盛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寧宜郡主是對你用情太深,這塊狗皮藥膏你是甩不掉的,與其想着如何解除婚約,還不如讓她學着與王妃好好相處!”常流又是一針見血的插在了寧致遠的心坎上,連翹聽得常流如此蠱惑寧致遠,不滿的又是跺了跺腳。

    “還請常先生賜教!”寧致遠有氣無力的朝着常流抱了抱拳。

    常流不理會寧致遠的譏諷之意,笑着道:“女人,還是要靠哄!”

    連翹哼哼了兩聲,翻了個白眼,在心裡將常流這百用的哄字訣唾罵了一遍又一遍。

    院門外,秦淮快步的走了進來,看到窗旁站着的氣呼呼的連翹,更是加快了腳步進了屋。

    聽得杜依依的馬車已經到了柳東街,癱軟在太師椅上的寧致遠瞬間精力充沛站起了身拋下了手裡一直握着的棋子跑了出去。

    常流起身撿起了棋子,瞥了一眼正對着連翹噓寒問暖的秦淮,又想到了這幾日對着杜依依的丫鬟大獻殷勤的兩個藥童,只能拿起了茶盞走到了藥架旁開始研製新藥方。

    杜依依還未下馬車,就看到了府門前站着的寧致遠,一下馬車寧致遠就迎了上來,往日做這件事的管家也只能站在他身後。

    進了府,只等了片刻廚房的晚飯就呈了上來,寧致遠大獻殷勤的爲她盛了一碗湯。

    這樣的待遇可還是第一次,杜依依心驚膽顫的吃完了這頓飯,寧致遠又難得的提出到後院散步。

    在郊外忍了一日,回來能有寧致遠如此體貼關懷,杜依依疑惑之餘更有幾分感動。

    “今日可有什麼有趣的事?”

    月下漫步在四下無人的後院,今日在心頭縈繞了一整日的焦躁總算是得到了化解,寧致遠起先本也不想讓杜依依去,但杜依依怕到時候嚼舌頭的更多,纔會餓着肚子趕着去了,他能料想得到今日這一去杜依依肯定沒少受人擠兌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