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二十六章:雙喜臨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二十六章:雙喜臨門字體大小: A+
     

    陸湘雪的身體一日日的好了起來,心疼寶貝女兒的陸夫人雷打不動的每日都會到沈府走一遭,要不是捨不得家裡的老頭子怕打擾了小兩口,只恨不得把家當都搬了過來與女兒同住。

    習真蓋重傷未愈,身爲兩軍都督府都指揮使的沈客早已回到了都督府忙碌了起來,習真蓋請辭的摺子早在都察院的御史們的請辭的摺子呈上去前就已經堆積在了御書房那一大堆雪花一樣的摺子下頭。

    誰都知道習淑媛之死讓習真蓋心灰意冷,而肅州一戰他所受的傷又將會影響他一生,已經年邁帶傷的他再不可能在這個位置上坐下去,所以在皇上還未考慮新的接任人之前,他自覺的請了辭。

    後軍都督府都指揮使一職總不能一直空着,誰能擔此重任?

    大多的目光,鎖定了兩個人。

    左軍都指揮僉事使寧朝戈,與兵部侍郎趙靜之。

    皇上當初將都督府一分爲五,就是爲了靈活調動分散兵權爲防止兵權旁落,沈客如今已經是兩軍都督府的都指揮使,如此聖寵已經是獨一份,若再擔任後軍都督府都指揮使也沒有這個可能,重任不能一直擔負在已經上了年紀的老臣身上,大賀提升軍方將領一者是從邊關擢升二者是從洛陽軍部中提升。有實戰經驗的將領與理論知識豐富的將領是大賀的兩道山峰向來不會融合,現在大賀外患平息,樊東籬熊懷遠沈客都是軍工等身的將領,現在都督府也同樣需要理論知識豐富的人才。

    而更深層次的原因,是因爲趙靜之乃是睿王黨派。

    就如一部分人的猜想一般,最有希望登上太子之位的晁王半年在都督府的摸爬滾打打下了紮實的基礎,在其大婚前三天的下午,宮裡傳來一道聖旨,擢升左軍都指揮僉事使寧朝戈爲後軍都督府都指揮使。

    這一決策是否帶着皇上的某種傾向?是不是暗示着將來他的某種選擇?雙喜臨門的寧朝戈,迎來了人生的最高峰,成爲了京城裡最耀目的那顆明珠。

    得此夫婿,婦復何求?熊小姐雖不善言辭溫文守禮,但從她的隻言片語裡杜依依還是能聽出這位熊小姐對於未來的期望對於未來夫婿的期望。

    寧朝戈接任後軍都督府都指揮使的消息傳到了熊府,傳到了在後院穿行的兩人耳中。

    熊黛姍欣喜的折下了一朵海棠,接起了杜依依之前說的那個話題。

    “哪個女子出嫁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沒什麼好多想的!”

    杜依依走在她的身側,能看出她的明亮的眼神裡沒有謊言。

    “晁王青年才俊,又獲提升,熊小姐嫁給了他,想來將會是一段美滿婚姻啊!”

    熊黛姍微微一笑,接受了這句讚揚。

    與一個悶葫蘆在一起,就算杜依依喋喋不休也沒有太多的樂趣,與熊黛姍獨處了一陣子,杜依依藉着身體不適離開了熊府。

    晁王大婚就在兩日後,現在的晁王府正是忙得熱火朝天的時候,轎子從晁王府外的那條街過的時候,杜依依正好看到了前來朝賀的一些大臣。

    夕陽已沉,寧致遠卻並沒有回睿王府。

    因爲他遇上了他最懼怕的那個人,被攔在了出宮的一條小路上。

    秦淮不在身側,寧致遠也只能忍一時風平浪靜,紫月的事情四處傳揚,寧宜自然也知道了,堅持了一月的婚前不見面在她的惱羞成怒下被打破,她守在了寧致遠離宮慣走的那條小路上來了一個守株待兔。

    這一月寧宜聽到了許多關於紫月的消息,在她眼中紫月儼然已經超越了杜依依成爲了她最仇恨的女人,心思自己嫁到睿王府不但上有一個正王妃還下有兩個虎視眈眈的夫人,她期盼了多年的美滿婚姻開始變了味,擾得她日日難安。

    “四堂兄,傳言可是真的?”

    猶記當年被寧宜幾掌打到重傷不起的慘痛回憶的寧致遠本能與她保持了距離,與熱眶含淚的她點了點頭。

    “你這麼也變成了我哥哥們那樣,娶了一個又一個,小時候你可不是這樣的!”寧宜努力忍着眼中淚,這一個多月在她宮裡也不是白呆的,她現在正努力的學着成爲一個皇后那樣的女人,大方得體,溫柔賢淑。

    “小時候你見哪個娶老婆了!”寧致遠對寧宜的胡攪蠻纏向來頭疼,以往倒不多說,現在寧宜名義上已經是他的妻子,他總不能在傳出了棄子的名聲後再被傳出家暴吧!

    “四堂兄,我已經修書給我父王了,等過一陣子我們就成婚!”

    寧致遠無奈的吐了口氣,轉身打算繞遠路離宮。

    “四堂兄,你躲不掉的!我們一定會成婚的!”

    寧宜梨花帶雨的看着頭也不回的背影,心中涌起無數憤恨,對皇后所言更是認同,愈發堅定了自己的心裡的想法。

    愚蠢的對手並不可怕,但寧宜這到底是皇上賜婚,有皇上做護身符,寧宜雖然愚蠢,卻也是她眼下最棘手的對手。

    在寧致遠回府將今日之事講給了她聽後,兩人一致的認定,這件事必須儘快解決。

    這月斬馬街的鋪子因爲會試的原因收益是往月的數倍,杜依依依例到鋪子裡查看了一遍,徐媽媽舉薦的老媽子都是精明的人,經商之道琢磨了一陣之後也就得心應手了,每月杜依依都會在所得收益中拿出一部分作爲她們的獎勵,有此輕鬆又賺錢的差事,這幾位掌櫃的境況都有了好轉,就是身上穿戴也都回到了到了當初。

    莊田的莊稼長得十分喜旺,再有兩個多月便就能迎來今年的第一波豐收,比之去年的王府收益來看,今年收益最少也會翻上一倍。

    對杜依依來說最大的兩顆定時炸彈,是來自於紫月與寧宜,錦衣衛搜尋的腳步正在加緊,紫月終有一日會見天日,她不知道寧致遠將紫月送往了何處,但她知道寧朝戈絕對不會讓他這步棋就這麼毀了。

    晁王的大婚,在兩日後舉辦,寧致遠從早朝回來之後,就去了庫房去準備賀禮。

    今日無論是皇親國戚公孫王侯還是大臣命婦都會到場祝賀,杜依依身爲弟妹,在命婦雲集貴婦扎堆的場合裡也不能顯得太寒磣,在寧致遠回來之後她就開始梳妝,時下最時興反綰髻的配上飛霞妝,上着玄色鑲領茜素紅底子玄色玫瑰印花對襟長衣,下穿蜜粉色鑲銀絲萬福蘇緞長裙,頭佩點翠祥雲鑲金串珠鳳尾簪,耳戴紅寶耳墜,凸顯莊重之餘有不至於越過了年紀,正是相宜。

    備好了賀禮梳好了妝已經是快要臨近了中午,讓護院擡着是兩個箱子的賀禮,兩人坐上了轎子,趕往了隔着半座京城還能聽到爆竹喧天之聲的晁王府。

    晁王大婚,皇上皇后親自主持,除了京城的權貴第一時間送上了恭賀之外,在京城之外的藩王與世家也都送來了賀禮。

    出了柳東巷,兩人就分了開來,寧致遠去晁王府,杜依依作爲女眷就去了熊府。

    熊府之外早是轎子林立,鑼鼓喧天,熊將軍與熊夫人在府門口迎客,皇親命婦正如流水一般的朝着這邊趕來,杜依依來得有些晚,等得她進府,熊府的後院已經彙集了許多命婦。

    後院熊黛姍的閨房裡,熊黛姍已經穿上了御賜的鳳冠霞帔,喜服紅妝,嬌豔動人,與熊夫人遞上了禮單的杜依依隨着一同進府的命婦進入了熊黛姍的閨房,命婦們一進門就對着端坐在牀榻上的熊黛姍好一頓誇讚,好在早有先見之明的熊夫人安排了自家的嬸子在屋裡照看着,場面倒是十分和諧熱鬧。

    在人羣中杜依依也能找到幾個舊識,因陸湘雪方方滑胎不適宜參加婚禮並沒有出席,陸夫人倒是比她早來了很久,正在與顏夫人還有一羣命婦說着話,國舅夫人一直在與熊黛姍攀談,無奈熊黛姍說話惜字如金又羞澀,對她的話多也就是一笑應對。

    好在她在人羣之中找到了一個許久未見的舊識,不然是今日這半個時辰着實是煎熬。

    信同侯夫婦素來深居簡出少出席一些喜事聚會,但今日是滿城轟動的大喜事,這個時候素來低調的信同侯當然不會搞特殊化,在杜依依前腳剛到這屋子裡的時候,信同侯夫人後腳也就進來了。

    在近除夕之夜的皇家宴會上信同侯夫人與她有過一番接觸,在迎高踩低的貴婦之中,她與這位性情恬靜的信同侯夫人十分的投緣,今日時隔三個月再在這樣的環境下相見,讓杜依依不對她生出親近之感都難。

    難得的是在命婦們一心誇讚熊黛姍的時候,信同侯夫人卻是在第一時間裡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杜依依,皇上前兩日剛擢升了晁王爲後軍都督府的都指揮使,越來越多的人堅信他就將會是大賀的未來太子,未來的太子妃當然是比一位聲名狼藉的王妃更重要,一心爲了丈夫平坦仕途而絞盡腦汁誇讚熊黛姍的命婦們已經將杜依依擱在了一旁。

    信同侯出了名的淡泊名利,信同侯夫人當然也不必爲了丈夫操這個心。

    兩人隔着喧囂的人羣一見,都是會心一笑,然後一如在皇宮那次一樣走出了人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