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二十五章:君臣老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二十五章:君臣老友字體大小: A+
     

    檐下半昏黃,天邊正夕陽。

    今日內,顏府經歷了註定要成爲佳話傳頌的轉變,一門父子均任華蓋殿大學士,一門二傑,必將名留青史,當初的顏柳被看做不學無術,並未如同天下士子一般走了科舉之路,他進入大理寺,中間還有一個鮮爲人知的故事。

    十一年前的顏柳,已經過了而立之年,但因爲其不學無術,三十多歲還沒能出人頭地,才子總會遇上貴人,若不是他在聲名不顯的那一年遇到了他這一輩子最大的貴人,也許他這一輩子都只會那個百無一用的書生。

    無官一身輕,卸下了肩頭的重擔的顏柳再一次迎來了他的貴人。

    皇上是一個愛才惜才之人,當年與顏柳街角一遇展開了一場談話,而最終改變了顏柳的命運與一團散沙的大理寺還有大賀二軍的局勢,君臣十多年,兩人之間的關係一如當年初見時的和諧輕鬆,顏柳敬皇上,卻不會爲他身上這股威嚴所壓倒,皇上重顏柳,對他的壞脾氣也會多加包容,人人都說皇上與陸以安是難見的君臣典範,卻少有人知皇上與顏柳之間的關係,實則比之陸以安之間更多了一分友情。

    十多年前的皇上,被功勳世家壓得死死的,有力無處使,十多年前的顏柳,被鄰里訕笑不學無術,百無一用,這對君臣一相逢,便就有了大賀許多的改變。

    十多年過去,皇上雖正是壯年也已經顯出老態,爲子所累爲朝堂鞠躬盡瘁的顏柳也已經黑髮染白霜,憶起往昔,走下了朝堂脫下了龍袍官服的這一對老友不勝唏噓。

    “讓一個斷案的高手去糊大餅,我大賀的人才真可謂濟濟啊!”斜看夕陽,背靠搖椅,兩個將要步入黃昏的男人相視一笑,顏家初家境殷實雖不說是高門大戶但吃穿用度不用愁,但顏家二老死後家道中落,幾乎已經只剩下了這一座祖宅,在巧婦難爲無米之炊的日子裡,不務正業百無一用的顏柳被迫學了一門糊大餅的手藝,在顏府之外的巷子口擺了一個小攤,正好當年錢袋丟失腹中飢餓的皇上走到了此處,顏柳給了他一個大餅,幫他找回了錢袋,用一個大餅賺回了五十兩銀子。

    “若是當初沒有遇見皇上,也許我現在還在那巷子口糊大餅,行祿也只會是在菜市場殺豬賣肉的屠夫,人人都說百無一用是書生,可人人都想做一回書生,卻不知四書五經朱子理學實在是枯燥乏味,哪裡有一本包龍圖斷案的小畫冊來得動人!”

    與皇上並肩而坐,這是皇后纔有的待遇,顏柳此刻很悠閒自得。

    “滄海也桑田,現在的你,也已經不是當初的你了!”皇上搖晃着腳下的搖椅,悠悠的回想起了很多的事情。

    顏柳正緩緩睜開的眼睛定住了,他揣摩了十多年皇上的心思,怎會不知道這話裡是什麼意思。

    “十多年了,皇上還是一如當初的心如明鏡啊!”

    皇上呵呵一笑,顏柳咧嘴輕笑。

    “錯了就是錯了,你已經給了朕一個交代,朕也不算虧了他,顏柳,你看人的目光一直很準,爲何現在你卻選擇了他?”

    兩個他,此他非彼他。

    顏柳定住的眼睛睜了開來,今日沒有漫天晚霞,只有昏黃無力的夕陽。“說來,是犬子不孝,皇上不也是老在感慨一世英名爲兒女所累,爲人父母,還要什麼英名!”

    “他們兩個,你怎麼看?”皇上是英明之君,不是因爲他做了多少正確的決定,是他懂得徵求別人的看法集思廣益做出最英明的決定。

    “他們兩個,都像皇上。”顏柳嬉皮一笑,

    “你知道朕問的不是這個!”皇上白眼斜視。

    “我已經辭了官只是一介草民了,說別人的壞話,若是被人知曉了找上門就慘了!”

    皇上踩在踏板上的腳落地,將搖椅定住。

    “晁王不錯,睿王也不錯,兩個都是柳州的西瓜,肚子裡的籽太多了些。”

    把現在太子熱門人選比作西瓜的比喻讓皇上有些哭笑不得,但也只是哭笑不得。

    “朝戈缺乏耐性,這半年在樊東籬的手下磨了不少棱角朕甚是欣慰,致遠這孩子若不是這個病…………世間沒有第二個常流了!”

    “皇上爲何不喜睿王妃?”

    跳躍的話題讓正是要將心中憂慮傾述而出的皇上不得不暫時收起了自己的苦水。

    “等你做了公公你就明白了,她若不是沈客的妹妹,朕或許能多包容一些。”

    “天底下可沒有拆散恩愛夫妻的公公!”

    吱呀吱呀的搖椅搖了起來,皇上冷看着天邊夕陽道:“朕總覺得,致遠這麼做,是爲了蘇妃,你怎麼看沈客?”

    顏柳雙腳踏地,定下了搖椅:“沈客?他可是陸首輔的乘龍快婿皇上的信臣,皇上應該是最瞭解他的人,有什麼不確定的?”

    皇上長吐一口氣,將近日的擔憂緩緩道來:“朕聽到了一些不確定的東西,原本朕以爲沈客就是朕手裡的稻草,朕想讓他站起來就站起來,讓他倒下就倒下,朕高估自己了,朕讓朝戈進入軍部,就是不想他日兵權旁落,沈客雖得我心,但到底只是一個外臣,朕現在才發現,沈客在三軍將士中的威望太高了,隱然已經要高過朕了,朕不想再看到一個安國公,朕提拔他起來不容易,要將他打下去似乎更難了。”

    安國公三個字,將君臣兩人的思緒都拉回了最無奈狼狽的十一年前,那是顏柳命運轉折的開始,也是皇上舒展志願的開始。

    “將領要服衆,必須建立起威望,皇上無需確立三軍,只需確立沈客,只要皇上能確定他還在你的手裡,就沒什麼好擔憂的了,十一年前的事情,我也不想再看到了!”

    “朕終究要有老的那天,力不從心了!”

    “有安國公的前例在先,沈客會盡忠職守的,再者,他最疼愛的妹妹,現在可是您的兒媳,他沒有理由。”

    皇上給了沈客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他沒有理由不做一個名留青史的忠臣而去做一個萬人唾罵的叛逆,有秦國公在軍中一呼萬應卻依舊被挫骨揚灰的先例在前,沈客怎會走這條老路。

    顏柳是這麼以爲。

    “朕就怕…………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啊!”皇上仰頭看着屋檐,烏檐之上是藍天。

    顏柳能被皇上看重着重提拔譽爲斷案高手,觀人入微必須是最拿手的事情,皇上這般神態,又提起了當年,他聽到的那些不好的事情,難道是…………

    “安國公府的屍首我一一檢查過,不會有錯,安國公家眷二十三人,家丁親兵九十九人,凡在順天府有黃冊記錄的,都無一逃脫,沈客的身份不是朱閣親自驗證過?若他與安家有關,朱閣怎會試探不出來!”

    朱閣就坐在門坎後,就朝堂之中,陸以安、顏柳、朱閣三人乃是皇上器重信任的人,重要的事情皇上都會交給三人確認,朱閣帶領着無孔不入的錦衣衛,又曾是安國公的部下,若沈客真與安家有關,以朱閣對安家的熟悉怎會辨別不出來。

    他是刑官,凡事最重證據,皇上在沒有證據。

    “也許是老了,什麼都喜歡多想了,你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幫朕去走一趟如何?”皇上看着身側一同走過了十多年風雨的老夥伴,想着以後見面的次數可能是屈指可數了,心裡不免有幾分感傷。

    “願爲皇上效命!”顏柳一收方纔的嬉笑,起身拱手躬身。

    “朕就需要你這樣的幫手。”皇上很是欣慰:“你都已經老了,朕還能在這個位置上坐多久呢?”

    “皇上還可以坐上最少十年!”顏柳一絲不苟的回道。

    “若是陸以安,他會說朕萬歲萬歲萬萬歲,若是書如海,他會說朕洪福齊天,若是朱閣,他會說朕老當益壯,還是你最直接!”

    門坎內,朱閣臉色微僵,放在雙腿上的手侷促尷尬的摸了摸大腿。

    顏柳對皇上這份獨一無二的評價並沒有得意洋洋,陸以安是文官,書如海是宦官,朱閣是侍衛,他是刑官,本來身份就不同,說的話怎會相同。

    “老杜已經去了涇城,你去沈客的故鄉看看!”

    皇上起了身,吱呀作響的搖椅還在繼續搖晃着,顏柳低頭應了一句是,那一片深藍色的襟擺就已經飄了起來,皇上負手大步,閒庭信步如同走在他自家的院落中一般。

    朱閣趕忙起身護在後頭,顏柳也在後恭送。

    顏行祿正從內閣回來,因爲顏府離着皇宮不遠而他向來都不喜歡做轎子,一步快步走回來的他額頭滿是汗水,腳步匆忙。

    看見父親在府門前恭敬矗立望着遠方,他好奇的打看,正看到了那翩然遠去的熟悉背影。

    再看自己黑髮染白霜的父親,顏行祿眼中多了一份詫異,心裡多了一份敬重。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