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二十四章:子承父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二十四章:子承父業字體大小: A+
     

    顏行祿幼年摘得才子之名,少年名躁京城求學於國子監,參加科考雖未能如旁人預期摘得會元缺席了殿試,但知道其中緣由的人絕不會因此而而小視了這個纔不過是二十出頭的少年,他父親顏柳少年時不學無術一朝進入大理寺便顯露才能扶搖直上,而今子承父業,若不是他進入朝堂才半年不到的時間,進入朝堂上絕對不會有人會提出反對。

    正是對顏行祿才華的心知肚明,向前反對的大臣纔會慎之又慎。

    “春闈舞弊案牽扯天下士子,雖取消此次成績以示公正,但此次之後必然會有人質疑科舉的公正公平,朝堂不能失信於民,顏行祿,你說,此事朝堂該當做出何舉措來緩解士子怨憤?”先前就是第一個站出來的吏部尚書還是第一個站了出來,而他問出的問題,更是直指此次春闈舞弊案,孰知科舉有人徇私舞弊弄虛作假皇上這麼多年也拿不出實質有效的舉措,吏部尚書這一個問題,果然十分毒辣。

    反對一方意氣高昂,大覺吏部尚書這個問題問到了癢處痛處,贊同之人面露焦急,心思吏部尚書這純粹是靠着多年爲官經驗鑽了空子,對顏行祿的處境十分擔憂。

    龍椅之上,含笑的皇上也面露慎重,這個問題一個是他想要解決而無法解決的痛處,若是顏行祿能說出一個合理適當的解決之法,今日這個學士之位,顏行祿是坐定了。

    顏行祿皺眉沉思,從朝堂百官世家望族到州郡府衙之間關係像是一條條線在他腦子裡慢慢成形,共利原則讓春闈舞弊之事盛而不衰,若要破除此事,不單單是朝廷加大監管程度就行的。

    “舞弊之事不可能斷絕,考生之所以鋌而走險,都是爲了能夠萬無一失的步入仕途,唯一的解決辦法,是朝廷能夠不拘一格降人才,不能讓科舉成爲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當官從政的唯一途徑。”

    科舉作爲書生唯一出人頭地的機會,一直就是一條萬人過而百人達的獨木橋,不能金榜題名的不一定是無能無才之人,考上的也不一定是才華橫溢之輩,朝廷選拔人才,本就應當吸收各方面的人才,當年他父親在進入大理寺前誰對他寄予過厚望?獨尊儒家與朱子理說只會埋沒人才。

    吏部尚書肖子期不服繼續問道:“不拘一格降人才,如何不拘一格!”

    “術業有專攻,熟讀聖賢書不代表就能做聖賢,沒有功名在身就不代表無才無德,科舉之本意,就是爲朝堂選拔賢才,而科舉多重書面形式不重實際考覈,選出來的人如何能得朝廷所用,朝廷吸收人才,當從功名與其品德結合考量,在各州郡府衙設立考覈舉薦機制,由吏部審覈錄用。”

    肖子期偏頭怒視顏行祿:“總有人徇私作假,難道這就能讓朝堂清明?”

    顏行祿擡頭,將目光看向別處:“這就是你這個吏部尚書的責任了,若讓貪官污吏橫行霸道無法無天,吏部諸位大人可對得起皇上厚愛?”

    “你…………”肖子期一時語塞,氣得瑟瑟發抖。

    “朝廷建立六部各司衙門,不是要用大賀百姓的納稅去養一些蛀蟲,互相協作監督爲百姓謀福祉是我等的使命,我倒是要問問肖尚書,近年貪污之風漸盛,你們吏部又該如何解釋?”

    顏行祿一聲反問,深邃眼眸隨之轉向肖子期,清澈正氣的目光看得瑟瑟發抖的肖子期面色漲紅直跺腳。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說本官辦事不力,你有什麼證據!”

    “柳州知州劉慶年你可認識!當地富家子奸I淫婦女爲害鄉里柳州百姓幾番狀告次富家子卻平安無事?撫州知州公孫歸你可認識,他出身貧寒爲官五載官不過從五品,一年俸祿有多少,五年之內購置建造家宅數處錢從何來?就連齊州一個小小的七品知縣都敢放印子錢逼良爲娼,你這個吏部尚書的眼睛又在哪裡?難道只是日日放在家中那十房小妾身上?”顏行祿怒喝指責,聲若洪鐘傳遍金殿,三樁事說得擲地有聲,說得滿朝文武都是黯然低頭不敢言語,以現在大賀官吏的局勢來看,顏行祿所說這些該是不會有假了,而吏部尚書那家中的小妾…………也是一個接着一個的娶啊!

    “你…………你…………你…………”肖子期渾身發抖:“如此不知長幼高低,皇上,這樣的人若是當了內閣大學士,讓臣等如何安心啊!”

    “難道我所說有假?肖大人!是你讓我回答你的問題,怎麼你倒是責怪我不知長幼不分高低!皇上,欲要取信於民,不在於抓科舉,科舉只是官吏腐敗的部分體現,其根本就在這朝堂金殿之上,聖祖設立都察院,皇上設立錦衣衛,就是爲了監督百官,杜絕貪贓枉法,臣以爲都察院與錦衣衛都高之於民,百姓之求難以訴達,臣以爲應該用大理寺之眼,錦衣衛的手,都察院的嘴來一同監督,才能更大程度上的杜絕貪贓枉法之事的發生!”

    顏行祿拱手躬身,滿朝文武無一人有反對之聲,雖顏行祿步入朝堂纔不過半年,但這半年內他就已經將他父親的處事方法學了個青出於藍,滿朝文武有多少是明鏡高懸身正不怕影子斜的?說到了貪污風氣,誰又敢在皇上坐鎮的時候說半個不字!

    機智,無畏,老道,對大賀國情民情瞭然於心,顏行祿只回答了一個問題反問了一個問題,就已經讓朝堂上的人看到了他的能力。

    這個位置,除了他還有誰能坐上去?

    滿朝寂靜,皇上亦然,威嚴的目光掃視着殿下百官,無奈之中又難掩痛心,錦衣衛設立不過半年,查處的貪污官吏就有數十人,其中五品上的更沾了一半,朝堂是一國的根基,若是根基都已經被蛀蟲蛀空,大廈如何能不傾。

    顏行祿的問題,他很滿意,至少顏行祿的無畏正直讓他十分欣賞,現在朝堂多少結黨營私,有幾人能如顏行祿這般將國家放在第一位,顏柳教出來一個好兒子,他心想。

    “皇上,顏行祿足以擔任顏柳之職,臣敢拿頭上這頂烏紗帽擔保,他一定能做得比顏柳更好!”陸以安的聲音在寂靜的朝堂上響起,引動了寂靜之下的喧譁。

    “臣也相信顏行祿必能盡忠職守。”

    “請皇上裁決!”

    “請皇上裁決!”

    再沒有了反對之聲的朝堂上異口同聲如同驚濤拍岸,一波浪花接着一波此起彼伏。

    皇上輕撫龍椅扶手俯視殿下諸人,目光在掠過此起彼伏的聲音後一直停留在寧朝戈與寧致遠的身上,顏柳培養出了一個好兒子,那自己呢?現在太子已經廢除,朝堂又要再掀波瀾,到底自己是該繼續袖手旁觀,還是該定下這盤亂棋?

    察覺到這兩道威武嚴厲的目光,站在文臣武將前的寧朝戈與寧致遠均是將低下的頭壓得更低了一些。

    龍椅上,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如同一塊突起的礁石,擋住了此起彼伏的聲音。

    “顏行祿才識過人,朝廷用才當不能以年紀資歷來判定,既然諸位愛卿一致認同他能擔此重任,那顏柳的位置,就由他頂替上好了!”

    料到了這結果的顏行祿並沒有大喜過望的神情,今日他子承父業,代表的已經不在是他自己,他如今要站在他父親的位置想,顏行祿再也不是能順心隨意而行的顏行祿,走上這條當初自己抗拒的道路,他也沒有以前想象的生不如死,經歷了這些事,看了這麼多的起起落落生生死死,現在的他,甘願用自己瘦弱的肩膀去扛起自己的責任。

    持續了半個多時辰的早朝散去後,顏行祿隨着內閣一衆大臣回了內閣,因爲太子廢除,柳真氣急攻心,已經有了兩日沒來上朝了,現在的內閣,正是適合顏行祿一展身手的時候,從顏柳到顏行祿,寧致遠無疑是最大的勝利者,如今內閣實質已經被他握在了手中,五軍都督府裡也有他的落腳之處,與寧朝戈的這場長久爭奪戰,他很有信心。

    早朝的消息,隨之時間的推移而漸漸傳出宮牆,睿王府裡杜依依是在臨近午時的時候知道了這一消息,想着當初那個灑脫書生現在也爲了家庭而帶上了一直抗拒的枷鎖,回想起艾城的短暫自由時光,杜依依不覺有幾分唏噓。

    連翹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在昨晚倒茶的時候說出了顏府已經散出了消息找了媒婆的事情,杜依依也不知道該是喜是憂,顏行祿的才華天下無雙,可腦子也是一根筋得厲害,但凡是他認定的事情,從來不知道轉彎,他的執着,在過去的這半年裡她已經有了更深的領會,他能走上朝堂是因爲寧致遠,他接任父親的職務是因爲寧致遠,那他的成婚,當然也只能是因爲寧致遠。

    本是萍水相逢,本是他一腔柔情,如今卻成爲了他心中最沉重的枷鎖。

    她很悔恨,當初若不是自己與他一路同行,他或許走的就是與金融截然不同的道路。

    他走了一條他的路,不敢是主動還是被動的選擇都是將要繼續走下去的,杜依依也有自己的路要走,多愁善感的情緒她從來不讓它在心裡留得太久,因爲她知道這些事情只能讓自己變得柔弱懦弱之外,吃過了午飯後,她帶着徐媽媽與連翹還有兩個粗使婆子出了門,目的地是熊府。

    熊黛姍離宮之後熊府就熱鬧了起來,公侯將相皇親國戚文武大臣的家眷幾乎都是輪着來了一遍,熊夫人與熊黛姍就是每日接待這些人都要累得夠嗆,好在熊府不缺下人,婚事的佈置進程倒是沒有耽擱下來。

    熊懷遠在京城身居要位,如今又將是最有希望成爲太子的晁王的岳父,在朝中的地位扶搖直上,在權貴眼中自然是少不得巴結的人物,熊黛姍與晁王成婚了與自己就算得是一家人,杜依依這一趟也不可避免。

    熊府之外張燈結綵,雖從外頭的院牆來看熊府比之沈府的規模小了不少,但細看之下其奢華程度卻遠超了沈客,沈客出身低微而岳丈家陸以安也是有名的清廉,雖說身居高位但手頭卻也不富裕,但熊懷遠不同,迎娶了慶真郡主之女的他早年得到慶真郡主相助在軍中謀得職位與岳母家的大半財產,所謂樹大好乘涼,再熊懷遠本領過人,出人頭地也不過是遲早的事情,現在他官至將軍,已經進入超品,身家財產早不知道翻了多少倍,哪裡是沈客能比得。

    一落腳,早得了杜依依的拜帖在府門等候的熊夫人就迎了出來,杜依依下了轎子與熊府女主人寒暄一陣後就進了熊府到了熊府的大堂。

    知杜依依是特地來見自己女兒一面,熊夫人在入座絲讓婢女上茶之後就叫人傳喚了熊黛姍出來。

    熊黛姍遺傳了父親的身高,身姿逴絕亭亭玉立,因有一個將軍父親一個縣主母親,熊黛姍身上的氣質也不同與京城裡那些嬌柔的千金小姐,剛中帶柔將父母的一剛一柔結合得完美無瑕。

    不遠處走來的熊黛姍一襲淡藍色衣衫,頭頂珠翠簌簌貴氣逼人,略施粉黛的臉頰在逴絕身姿下顯得嬌小可人,但五官卻顯露了幾分女強人才有的剛毅。

    杜依依捧着茶盞,與熊夫人誇讚了幾句她女兒的絕色,熊夫人熱情的迴應了對她的讚揚,相互無意義的讚揚。

    熊懷遠還在都督府處理事務,與寧致遠一般須得傍晚才能回來,從大堂可看出熊府對兩日後的婚事已經做出了充足的準備,粉飾一新的桌椅,不落纖塵的屋樑,大紅燈籠高高掛,雙喜字更是處處可見。

    寧致遠有皇上的寵愛婚事辦得隆重,寧朝戈有皇后這個母后這場婚事當然也是要轟動四方,再說如今寧朝戈的身份不必往常,以他的地位,太子之位也不過是囊中之物,熊懷遠地位雖不及沈客,但寧朝戈地位遠超寧朝戈,禮部怎會在着上面得罪未來的太子,此次婚事的花費,禮部雖說是按着親王的禮制,但實則已經高出了親王的禮制。

    “見過睿王妃!”熊黛姍足有六尺的身高高出了杜依依一截,就算她曲着腿也能與杜依依四目相平。

    “熊小姐無需多禮!”杜依依託起了行禮的熊黛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熊黛姍則是謝過之後坐到了她手下。

    “熊小姐的婚事只剩了兩日,這個時候前來打擾,是有些唐突了,這是我爲熊小姐準備的一份薄禮。”一揮手,徐媽媽就上了前。

    熊黛姍看了一眼匣子,起身再致謝。

    “多謝睿王妃。”

    “睿王妃莫見怪,姍兒不善言辭,睿王妃能來,已經是我們莫大的榮幸了,怎還怎麼客氣!”比之熊黛姍的青澀,熊夫人安素縣主就要世故得多。

    “熊夫人客氣了,等熊小姐出嫁了就是一家人了,初次見面,怎能少了見面禮。熊小姐嫺靜文雅,等嫁到了晁王府,可要多去睿王府走走纔是!”

    杜依依含笑看了一眼熊夫人,轉頭凝視着熊黛姍,熊黛姍羞澀一笑,咬脣低頭。

    “熊夫人,我看婚事將近你也是事務纏身,我與熊小姐一眼就是投緣得很,聽聞熊府的風光不錯,我看你就忙你的,讓熊小姐帶着我四處走走看看如何?”

    熊夫人遲疑的看了一眼低着頭的女兒,不好意思的道:“這…………小女是個悶性子,不敢怠慢了睿王妃,若是睿王妃想到處走走,我帶着睿王妃去好了!”

    “熊夫人莫要客氣了,將來可都是一家人了!我看熊小姐這性子倒是與我有緣!若是因爲要招待我而耽誤了婚事的事務,那我可就過意不去了!”

    杜依依說着一笑起了身,也不等熊夫人發話就握起了熊黛姍的手。

    熊黛姍遲疑的看了一眼母親,見她點了點頭,也就放下了心中顧慮起了身。

    “熊夫人忙着吧!我們就先去了!”杜依依拉着比自己高了一頭的熊黛姍下了臺階,別了出大堂相送的熊夫人。

    熊府比不得沈府大,但範圍在京城中也是少見的,有杜依依一路的熱情拉攏之下,兩人之間的氣氛明顯的就好了許多,沒了熊夫人,身爲熊府主人的熊黛姍的話也多了許多,帶領着杜依依在前院轉了一圈兩人就走入了二門去了後院。

    顏柳辭官,將都察院的聯合辭官之舉再次推向高潮,皇上並沒有像處理顏柳辭官一事一樣迅速快捷的處理都察院的辭官風波,午後並沒有如往常一般小憩片刻,在用過了午膳後,他在朱閣的陪同下出了皇宮。

    紫月之事錦衣衛依舊在追查,雖錦衣衛有着無處不在的滲入力,可此次錦衣衛卻是屢次竹籃打水一場空。

    朱閣能理解這位主子的煩憂,外患剛平內亂又起,現在的京城正是風波四起之時,此次會試成績作廢,朝廷正是用人之時,偏偏顏柳這個肱骨之臣又在這個時候辭官,柳真一蹶不振,陸以安年事已高,要維持大賀的興盛不衰,人才是絕對不可缺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