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二十三章:辭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二十三章:辭官字體大小: A+
     

    紫月之事已經在睿王府傳開,雖管家已經下令禁止下人議論,一些好事的下人私下也會互相議論此事,杜依依在後院的時候不小心聽了一次牆根之後索性就閉院門不出,青瀾爲常媽媽來說情,常媽媽雖有搬弄是非之嫌但畢竟無大過錯,杜依依礙於青瀾的面子讓連翹將常媽媽放了出來,連翹因爲丁文才的事鬱郁了一日,但好在她是個樂天向上的性子,想着其他書生的三年牢獄也就放寬了心,反倒是爲了杜依依的事擔憂了起來。

    紫月的事以訛傳訛現在已經傳出了許多版本,杜依依的婢女大多爲杜依依覺得不值,心思明明是王爺四處留情受到中傷的卻是王妃,寧致遠回府的時候一個個苦巴着臉看都不看寧致遠,寧致遠還以爲杜依依出了什麼事,火急火燎的趕到懷瑜居後才放心了下來。

    夜間,秦淮帶回來了一個人。

    在當初杜依依逃到艾城時,姚州城的一位守城兵楊哥兒與寧致遠見了面,伏虎軍變姚州衛所統領帶領姚州反叛在皇宮全部被誅殺,而楊哥兒因爲留在姚州而保住了性命,後寧致遠藉此事讓當地府衙給楊哥兒上報了一個勸止反叛的戰功被調到了正是無人可用的五城兵馬司任吏目。

    前晚寧致遠就是找到了楊哥兒堵住了五城兵馬司官兵的嘴。

    杜依依的善解人意寬厚體貼讓紫月的事變得簡單了很多,現在紫月已經離開了京城此事有皇上處理他也不必去擔心寧朝戈會再在其中增添變故,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了初知此事時的慌張了。

    楊哥兒今夜親自來到睿王府,帶來了一個五城兵馬司的消息。楊哥兒因參軍多年在伏虎軍變時又有戰功,進入五城兵馬司得寧致遠暗中推波助瀾連番升職,頗得丁彥祥的賞識,而因他早年也曾讀過私塾通宵大義並不同蠻橫無力的其他士兵,他這吏目的官職也是因此摘得,伏虎軍變一事後五城兵馬司兵力折損嚴重,將領更是死傷大半,丁彥祥便將他當做了助手去培養,平日與丁彥祥接觸很多。

    皇后有意拉攏五城兵馬司爲己所用,先寧朝戈已經拉攏了左右兩府的勢力,若是再添五城兵馬司,必然就是如虎添翼,楊哥兒得知這個消息後立即就找到了秦淮,秦淮將他帶到了睿王府。

    寧致遠讓楊哥兒進入五城兵馬司也就是想要日後必要時將丁彥祥拉過來,他怎想到皇后並不滿足於左右兩府的勢力居然想出了一個與他的設想差不多的法子。

    楊哥兒進入五城兵馬司有兩個使命,接近丁彥祥獲取他的信任,二是想方設法獲取丁彥祥次女的芳心。

    皇后的法子比寧致遠的更直接,直接想要賜婚。

    皇上一力阻止寧致遠與沈客之間的聯手,甚至不惜用了寧宜來做試探意圖將兩人之間的關係愈演愈烈,若此次春闈舞弊案不是沈客喪子讓皇上並未有懷疑到他,這件案子他也不會辦得這麼順手,有皇上的態度在前,對於五城兵馬司他當然不敢用皇后這樣直接的法子。

    “丁將軍如何說?”丁彥祥的爲人他知道,在有了長女的先例後對這個次女更是寶貝,皇后此次率先徵求他的意見,也就是要賜婚下來丁彥祥不願鬧出笑話,只要丁彥祥態度強硬一點,皇后這個想法也就沒那麼容易實現了。

    “皇后給了丁將軍一日的考慮時間!”

    楊哥兒自提升之後,七尺之身脫下軍裝換上官服之後更是多了幾分揚眉吐氣的自信,半年的時間,他從姚州一個守城兵到了五城兵馬司的吏目,相對那些因爲遵從長官命令而喪命的姚州士兵來說,他這個叛逆分子現在已經是一步登天平步青雲了。

    皇后親自說媒,保的又是國舅的獨子,這個面子,就算是丁彥祥也不能隨隨便便的拂了,一日考慮的結果,誰也不能確定是如何。

    “你的事情辦得如何了?”

    丁彥祥只有兩個女兒,曾有一幼子一歲時患病夭折,長女待字閨中時與家中一長工相戀,後不惜與丁彥祥斷絕父女情嫁與這一窮苦長工,誰知在其成婚不到兩年的時間,這長工居然喜歡上了別的女人,爲了與此女雙宿雙飛痛下毒手將她毒殺僞裝成其因病身亡的假象,丁將軍聽聞此訊將此事報到順天府讓順天府驗屍立案,才讓此人殺人償命,經此一事,中年喪子晚年喪女的丁彥祥對這個次女愈發的疼愛看重,對她的婚事更是一力操持百般挑選,但偏偏他這次女卻並沒有長女的容貌長得平平無奇,雖他位高權重,但卻也沒能挑選出一個他認爲能匹配上他寶貝女兒的女婿,因此丁芳白的婚事就只能一拖再拖,到了現在也沒個着落。

    對這樁婚事如此看重對未來女婿容不得一粒沙子的丁彥祥,對上了想要爲自己與兒子再添助力的皇后,在皇后未能說動皇上賜婚之前,以丁彥祥的官階皇后也是無法倒行逆施的。

    楊哥兒進入五城兵馬司已經有了三個多月,這段時間內也獲得了丁彥祥的青睞能夠自由出入丁府,他與丁小姐的事情,應該已經有了發展纔是。

    “屬下無能!”楊哥兒抱拳躬身,面有愧色。

    “丁小姐雖在丁將軍的寵愛下性情有些怪癖,但也只是一個丫頭,難道這你還能解決不了?”

    聽着這話,心思你自己不正是焦頭爛額的秦淮直視了一眼寧致遠,寧致遠正對上了這目光,一時悻悻面色尷尬。

    “丁將軍選女婿十分嚴格,在沒取得丁將軍的信任許可之前,屬下不敢貿然行事。”楊哥兒見識過丁彥祥爲了這個女兒的安全是怎樣的蠻橫,五城兵馬司曾有一位副將想要接近丁小姐與丁將軍求娶,但因爲丁將軍查出了他曾在五年前有過在青樓流連經歷而動用了職權之便將其連貶兩級,娶了丁將軍之女就意味着至少可以少了十年數十年的奮鬥期,五城兵馬司裡的人誰不想走這樣的捷徑,偏偏丁將軍的要求又是近乎變態的嚴格,要想從內部競爭,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抓緊時間,莫要讓皇后搶在了前頭,你家世清白,現在又有官職在身,這些年也沒有沾花惹草的毛病,就算丁將軍查起來也不會有問題,現在丁將軍處在兩難的時候,正是你好好表現的機會!”

    丁將軍這次對是女婿挑選的多是人品而並非是家世,以楊哥兒現在的優勢,比之張景可好了太多,張景雖是國舅之子皇后的侄子也有舉人的功名,但與京城那般公子哥整日廝混雖現在身側並沒有妾室填房,但就是順天府的掃查中就有多次在夜禁過後還在青樓出沒的記錄,根本就不值得丁將軍一查。

    “是!”楊哥兒再躬身。

    “下去吧,下次不要再到睿王府來了,免得生事!”知曉了這麼一件大事,寧致遠心裡好不容易纔勾起的那抹寧靜又化作了湖面上的泡沫,現在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件件加起來,也足夠他頭大如鬥了!

    楊哥兒行禮立即退了下去,秦淮將他送了出去。

    煩躁的感覺在體內生起了一股燥熱,他鬆開了一直緊緊拽着肩上披着外衣的手,將外衣收起搭在了手臂上,涼風吹拂衣衫,燥熱感頓減,混亂的思緒也漸漸清晰了起來。

    紫月的出現,是老二的一盆污水,並不能給自己帶來實質性的傷害,若是想中傷自己方法用得也不對,這是陣隊他與她來的,陣隊他與她,那就是陣隊她背後的沈客。

    寧宜神經大條,在宮中與皇后走得十分親近,以皇后搬弄是非於無形的能力,想日後與她是水火不容的了,解除這樁婚事迫在眉睫。

    老二的婚事是與熊懷遠聯合的關鍵,若是後軍都督府的都指揮使任命真如杜先生所說那還好,若是後軍都督府到了老二的手上,若五城兵馬司再被他拉攏,那太子這個秤砣,就要離他更近了。

    還有,杜先生去涇城做什麼?結合現在大賀的局勢與近期的事件還有他掌握的消息來看涇城並沒有值得錦衣衛大費工夫的地方,草原現在正是休養生息之時,根本不可能再掀起風浪,他覺得有一種可能,但這一想法一出現就被他迅速抹去,若是真如自己所想杜先生去涇城是爲了調查沈客,那現在京城裡就不該是這個形勢。

    太子一倒,老二前途光明,自己的前路卻更是曲折了!

    幽幽一聲嘆,寧致遠仰頭看明月,心中愁緒不可抑制。

    屋子裡,杜依依能透過半開的窗戶看到那輪明月,雖夜已經深了,但她卻只有煩躁,一直被她壓制在心裡的那些負面情緒在寂靜的夜晚開始放縱遊走,紫月的事,現在的她已經無法如白日那般鎮定泰然的對待。

    一閉眼上,她就能想到去年冬日時自己在懷瑜居看到的不堪畫面,若是不曾見到他與紫月柔情蜜意,此刻的她也不會有這麼多無聊的情緒,這也許就是命,每每在她想要敞開懷抱去面對寧致遠的時候,卻總會發生一些事情讓她不得不退縮,先前的寧宜,現在的紫月。

    這背後的始作俑者她當然不會忘了,自己是睿王妃,身後站着沈客,這樁婚事,除了少數的幾個人,應該多是想看着她與他關係惡劣,世上有幾個人是連要愛自己的丈夫都是愛不得的,他們這段婚姻早就不被人看好,現在更是被人再三攔阻,自己的幸福,又該在何處?

    ………………

    顏行祿遵守了自己的承諾,在那日回到顏府之後,他讓母親給他安排婚事,除了要求孝順二老之外沒有提出別的要求,而顏柳在春闈舞弊案後告假閉門了兩日,在這兩日,他第一次與父親把酒說愁,最後總算勸得父親寫下了辭官書。

    只要顏柳辭官,其他的事情有寧致遠去辦,而他只需要等着子承父業的繼任父親顏柳的位置,繼續肩負起自己的承諾。

    他肩負起自己的責任,他要埋葬忘記那段感情,娶妻生子,讓父母頤養天年。

    春闈舞弊案後,閉門不出的顏柳醉了一場,在知道他與寧致遠之間的承諾後,顏柳拿出了他那根祖傳的棍子,但這一次喝了酒的他卻怎麼都沒能打下去,酒讓他忘記了一些東西,所以他很清醒。

    他也曾是讓父母失望的不孝子,可最後還是走出了自己的路,他自信自己生出的兒子不會輸給自己,他已經老了,也是該忘記國家大事多關心關心家庭小事了,若是能看到唯一的兒子娶妻生子,他這一生也就值了。

    位高權重的官位他沒有半點留戀,摘下頭頂那頂烏紗帽,他並沒有唏噓感慨,只有無比的輕鬆,他的故事已經結束了,也是該他的兒子上場了。

    “家世不重要,但必須知曉禮數通曉大義,相貌一般即可,但必須賢淑,見多了世家權貴的勾心鬥角,最頭疼的就是娶個世家千金了,我看咱也不要什麼大家閨秀了,娶個小家碧玉就行了!”

    顏夫人對顏行祿的婚事早有留意,顏行祿才一鬆口,她兩日的時間就在媒婆的說項裡選了幾位她認爲還算不錯的將生辰八字與家世相關的資料留了下來,此時兩夫妻正是低着頭湊在一起看得不亦樂乎。

    顏行祿不好掃了他們的興致,也參與到了其中,但無奈這麼多年他的事情都是父母做主,這一次他的婚事更是沒有多少他說話的餘地。

    “我看這位張小姐好,家境殷實,知書達理,配我們兒子是差了些,但這樣的姑娘會過日子!”顏夫人看着手裡的一張生辰八字說道。

    顏柳搖頭,將手裡那張生辰八字交到了顏夫人的手上:“我倒是覺得這個不錯,父親是國子監的教習,家中獨女,並非大戶也非寒門,咱們兒子好歹也是個才子,若是沒一點學識,日後夫妻生活怎能和諧!”

    “想我當年也是京城小有名的才女,你是公認的不學無術,嫁給了你生活不也過過來了,這些都不重要。”顏夫人堅持己見,不滿的哼哼了兩句。

    顏柳不樂意的頂了回去:“你看到那個不學無術的能做大學士的,若是你也跟別人一般目光短淺,哪裡來的夫和子孝美滿生活!”

    顏夫人一語梗塞,甩了一個懶得理睬的眼神將兩張八字遞到了顏行祿的手中:“婚姻大事,還是兒子說了算。”

    早有顏夫人把過手,這些小姐的各方面肯定不會有差的了,顏行祿看了兩張,發覺其實也都是差不多,人都沒有見過他又還能說些什麼,放下八字,他也只能回道:“這件事還是二老說了算吧。”

    顏柳一看夫人的架勢又是要與自己說道張小姐的好了,於是當即插話道:“我看這件事也不必急在一時,你我這段時日得空就去這些人家走走看看,媒婆那張嘴靠不住,等我們確認了一遍,再來說也不遲,再你將消息撒出去,咱們廣撒網,總算選到一個稱心如意的,怎樣?”

    “這話說得是,以咱們兒子的條件,想娶哪個娶不到!”顏夫人覺得此話甚合自己的心意,滿意的認同。

    顏柳比之顏夫人的腦子總是反應快一些,聽得那後半句瞪了她一眼,看顏行祿已經起了身,趕忙讓妻子追了上去。

    人生唯一一次的瘋狂之舉留下的回憶早已與生命連接在了一起,顏行祿怎麼忘懷,這兩日不去想倒是無事,一被提起,他又如何能在自己最信任的面前掩飾住心中悲痛。

    對於自己即將就要成爲大賀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大學士,他心裡沒有半點激動喜悅,就是在前日,他聽到了外頭的傳言,知道了成婚以來歷經坎坷的她又再次承受了丈夫帶來的痛苦,也知道了她在知道此事之後的平靜,這該是一件好事,曾水火不容的兩人之間終於有了冰釋前嫌的矛頭,可以想象將來她的生活應該會逐漸的好過起來,可他也不能生出半點的欣慰,他的使命到頭了。

    他原想,若是她一直活在痛苦中,自己的默默守候,也許能在她的心裡點亮一盞燈,讓她最少能感覺到來自於他的一點溫暖,現在她活得雖坎坷雖有風波不快,可身邊卻已經有了一個守候的人,他這盞燈,無需存在了。

    他看着她,她最終看向了他。

    “長相思,莫難忘,煙花燙,秋水涼,夢覺已成殤!”明月當空,染白衣衫,照亮前路。

    一覺夢醒,猶記當時,已是當初。

    明日,對自己來說,該就是一個新的開始了,人生的這一頁,他已經翻過去了,愛還在,卻已經深藏,他不能讓自己成爲她的負擔,更不能讓這段感情成爲自己與二老的負擔,她要擁抱自己的幸福,他也要展開自己的生活,不管是張小姐還是李小姐,他都能與她坦然相處了!

    繼都察院的七位御史請求告老返鄉之後,內閣顏柳,在第二日的朝堂上也遞上了請辭書,請求皇上恩准其辭官。

    文臣的主心骨一再請辭,讓朝中大臣無不是心生唏噓,感念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一個個無不是垂頭喪氣鬱鬱難歡。

    內閣代理皇上日理萬機,顏柳柳真協助首輔陸以安處理朝政缺一不可,顏柳請辭,觀之朝堂,也難找出一個如顏柳一般的能人,翰林院的學士們又都是些死讀書的,在軍方用人難後,文臣這方也終於出現了這個問題。

    皇上久思選不定合適人選,就想集思廣益讓朝臣舉薦,一時間朝堂氣氛活躍,從都察院翰林院到六部三寺等部都有官員被舉薦,內閣大學士位高權重,必須是通曉國情有些見識的老臣,朝臣舉薦的多也是在各部就任多年頗有經驗的官員,軍方也有有人踊躍參與,在肅州大戰之後被提升到了後軍都督府任都指揮僉事使的趙靜之,提出了讓內閣檢討顏行祿接任此職。

    “顏行祿年紀尚輕,進入內閣時間尚短,不足以擔此重任!”趙靜之話音未落,反對之聲就接連響起。

    “內閣何其重要,哪裡還有父業子承的事情。”

    “啓奏皇上,老臣以爲顏行祿恰能擔此重任,顏行祿久有才子之名,在三年前的會試上也取得不俗的成績,顏大人多年細心教導,他對國家大事也有獨特正確的見解,雖進入內閣步入朝堂時間尚短,但在一些政事的處理上一針見血頗有顏大人的風範,只要老臣與顏大人多加教導,必然能擔此重任!”

    陸以安的話讓喧譁的朝臣有了片刻的寧靜,但隨之就是更強有力的抨擊。

    “說得倒是好聽,讓一個黃毛小子協助你,陸大人,你是不是要專權啊!”吏部尚書肖子期挺身而出道。

    “顏行祿年紀輕輕,雖學識足夠,但閱歷不足,微臣反對。”

    “國家大事非兒戲,微臣反對。”

    顏柳的請辭書之所以在春闈舞弊案的三日後才遞交,就是寧致遠爲了給字足夠的時間去安排一些事情,朝堂上趙靜之能提出顏行祿爲人選之一,贊同的人當然就不止陸以安。

    “內閣大學士當是必須是能讓朝臣心悅誠服的品德兼優才德兼備之人,顏行祿雖年輕,但此秉承顏閣老品行端正正直不阿,年紀輕不代表閱歷不足,微臣贊同陸首輔之言。”

    “取才不拘一格,看人不能一面,若要知道顏行祿是否能夠勝任此位,反對的人只需出題考一考便是!”

    “對,還請皇上准許當場考覈!”

    “請皇上准許!”

    “請皇上准許!”

    反對與贊同身此起彼伏,朝堂彷彿變成了菜市場,往日自恃風度的大臣據理力爭,有些平日脾氣暴躁的更是不顧形象的大潑髒水。

    皇上無奈的看着這場鬧劇,無奈的乾咳了兩聲。

    殿下百官聽到皇上要發言,立即都安靜了下來。

    “諸位愛卿,顏行祿確是年輕一輩中才德兼備之人,既然有人提出了擢升他爲內閣大學士,朕也不能罔顧了他們的提議,顏行祿!”

    “臣在!”無辜承受了謾罵的顏行祿走出了自己的列位站了出來。

    “既然都說你能夠擔此重任,那就要看看你是否能夠讓文武百官心悅誠服了,朕就第一個考考你!去年烏都藏都司遭遇百年難遇雪災,牛羊凍死無數,朕打算給予災民一些救濟讓他們渡過難關,你如朕該如何辦?”

    大臣之中不少人暗暗噓聲,大覺皇上這是在有意放水,這樣的簡單的問題在場的人誰不會回答!

    “皇上應該讓當地府衙及時組織受災百姓將家畜買出,再按每戶人口給予當地百姓月生活花費三分之一的救濟。”顏行祿拱手躬身答道。

    皇上滿意點頭,對這位年輕臣子給予了十足的寬仁:“按以往慣例是如此,諸位愛卿,你們誰有問題,一一提出來就是,每人只許問一個,想好了再出題!”

    殿下久聞顏行祿才名的羣臣忙低頭沉思,心思一定要找出一個最難的難題將他難倒,不然自己今日這張老臉可沒地方放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