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第二百一十九章:勝利者的喜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一十九章:勝利者的喜悅字體大小: A+
     

    太子與常妃雙雙跪在寧元宮外的消息迅速傳揚着,後宮之主的皇后是第一時間知道了此事的人,看望了常妃在御醫的口中知道常妃是因何而昏迷的她在回到了長安宮後第一時間就是讓柳姑姑出了宮,將太子已倒的消息傳給了正在籌辦大婚的寧朝戈。

    常妃被廢,打入冷宮的消息,是在柳姑姑前腳剛走後腳就送到的,長久以來的心腹大患終於被她踩在了腳底,而且在漫長的未來裡會死死的被她踩在腳底,這種勝利的喜悅讓皇后整整一下午臉上都掛着笑容,就是在芳菲宮考察柳善琳與寧宜的學習成果之時也比之以往寬仁了許多。

    太子在上午離開了寧元宮之後到了後宮,確認了常妃沒有生命危險之後才離開了皇宮。

    在他人還未回到誠元府的時候,關於他與常妃的消息已經開始滿天飛。

    一手策劃了這出大局,不單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更是一報自己母后的多年仇恨,此事的大賀上下最高興的不該是終於找到真兇能給未出世的孩子報仇的沈客,也不是那些終於得到了安慰的士兵與士子,而是他,即將成婚的晁王寧朝戈。

    晁王府張燈結綵喜氣洋洋,春氣盎然的後院奼紫嫣紅花香四溢更是將喜氣帶到了晁王府的每個角落,坐在後院涼亭睡午覺的寧朝戈全無睡意,明亮的眼睛就像是看到了魚的貓看到了獵物的鷹隼,他身側石桌上的兩盞茶已經沒了熱氣,柳姑姑走了已經有了一會兒了,但她帶來的那個消息卻還在寧朝戈腦子游走着讓他熱血沸騰。

    若是太子被廢,若是常妃被廢,能獲得最大的好處的人,當然就是他們母子了,試想想自己的未來,試想想將會屬於自己的太子二字,寧朝戈這顆心就無法平靜下來。

    自他懂事以來,他就知道寧誠會成爲太子,而他,則會成爲扳倒寧誠坐上太子之位的人,爲了這個目標,他付出了太多,皇后與她母族也付出了很多,這一日,他日日都在想着,多年的設想都沒能淡化他此刻的喜悅。

    雖熱血沸騰,但他沒有衝進皇宮去與皇后分享喜悅,在涼風裡坐了許久,終於將心頭狂熱淡化了的他開始一如往日的與刑部尚書商討着婚禮的細節,那等待十多年的喜悅,已經被他留在了心底。

    常妃與太子的消息傳來的時候,正在府中吃午飯的寧致遠並沒有多少欣喜,太子倒下,只不過縮短了他與那個目的之間的距離,這是寧朝戈的最終勝利,卻不是他的,他的最終勝利,只是他一個人的。

    這是一個用鮮血改變的消息,杜依依聽着秦淮的講訴,只覺得咽喉裡咽下的柔軟米飯突然就變成了木糠一般難以下嚥,常妃被廢打入冷宮,以往太過張揚的她必然過不上什麼好日子,太子也不可能還能是太子,等待着他的命運,又能比常妃好多少?

    造成這一切的元兇,就坐在她的對面,美滋滋的扒着飯吃着肉,雖沒有勝利者的喜悅,卻也沒有元兇的罪惡感。

    “那些考生會怎樣?”

    聽到自己最關心的問題,一旁的連翹神情一震提起了耳朵。

    “削去功名,坦白從寬,對破案有功的考生不會太嚴厲,那些死不認罪的,就必須要嚴懲了。”寧致遠將一塊五花肉丟進了嘴巴,有滋有味的咀嚼了起來。

    連翹鬆了一口氣,熱淚盈眶的看了一眼秦淮,捂着嘴巴笑了起來。

    杜依依放下了筷子走回了屋子,了無睡意的在軟榻上躺了半個時辰,最後才進入了夢鄉。

    關於常妃的處罰最終確定,是在當日下午,太子生母被奪回了元寶金冊貶爲才人搬入落霞宮,與上午的傳言一般屬實,這件轟動了一時的投毒案,最終有了定論。

    這是皇上對軍方的一次表態,士兵們都與常妃沒有交集,在他們看來常妃也只是一個無惡不作的妃子,如今兇手被嚴懲正義被昭顯,深感欣慰的軍方終於摒棄了伏虎軍變後一直存在他們腦子裡的那些想法,欣喜的還是了自己的休養生息。

    他們怎會知道,主導了這一切利用了他們一片熱血的人,就是他們最敬佩的英雄。

    喂着陸湘雪喝下了一盅蔘湯,看着陸湘雪進入了夢鄉,早接到了這一消息的沈客才走進了書房,常妃太子倒了,他又朝着目標前進一步了,但是這離着他的最終目標還有着千萬步的距離,太不能高興得太早。

    他推開了書架,書房的書架後有着一個暗格,裡面放着他最重要的一些東西,暗格裡有一個紅匣子,那是他的重中之重,這個匣子裡放着的,是他的一切。

    凝視這匣子許久,他纔將暗格迴歸原樣將書架推回原位。

    他的最終目的,不是皇位,只是坐在皇位上的那個人。

    他是軍方第一人,他並沒有叛國之心,可他有的心他的血,一直都沒將皇位上的那個人當做他的主人,在很多年前他還是懵懂無知的小孩童還是姓安不是姓沈的時候,他就將征戰沙場報效國家作爲他這一生的目標,後來他在沙場征戰,卻已經不再是爲了報效國家,他爲的,只是安家那上百條人命。

    他與寧致遠有一個契合點,他要皇上的命,寧致遠要皇位,兩個心懷仇恨的人達成了共同意識開始聯手,這一聯手,就讓大賀失去了太子。

    他們之間也有避諱,他知道寧致遠所需,寧致遠知道他所求,愉快的合作不可能長久,因爲一個兒子不能看到之間的父親被殺害,當初他不能,現在的寧致遠也不能。

    他倒是不擔心這些,他只擔心,睿王府裡的杜依依。

    寧朝戈不是太子,當初被他看中的晁王在跟着樊東籬之後迅速成長,太子一倒,他必然就會成爲第二個太子,寧致遠要想扳倒他,何止要付出今日百倍的努力。

    若是一旦寧致遠不敵,杜依依又該如何的悲涼?

    他還記得那場風雪,她被自己在風雪中抱起,從那時起,他孤苦的生命開始有了一個親人,這種相依爲命心血交融,在涇城清苦惡劣的壞境下越發深刻,但因爲自己的人生看不到未來,並不想將她捲入這場爭鬥的他的在艱難抉擇之後,選擇了奉旨成婚,而不想,那卻是一場噩夢。

    這場爭鬥的一開始,他失去了所有的親人,他在朝着目標前進,同時也在失去更多,可他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