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一十八章:律法與人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一十八章:律法與人情字體大小: A+
     

    在孫裴呈交給皇上后皇上交到顏柳的那名單上有近五十個名字,在此次會試後貼出的榜單上書名字一百六十八個,顏柳手中的這份名單佔據了中榜考生的三分之一,雖名單沒有公佈,帶入刑部的考生也是對外身份保密,但在顏柳一連幾日的審問之後,也還是有些考生的名字開始被人熟知。

    金榜題名本該是人人想要的光榮,今時今日,卻變成了人人恐懼的陰霾,在中榜的考生一個個進入刑部有些再未走出之後,滯留在京城的考生全部終止了醉生夢死的聚會,驚恐不定的等待着刑部的宣判。

    若是沒有這一次的舞弊案,丁文才該是丁家之榮永德縣之光,但在書生文人名聲最重的大賀,一個捲入了舞弊案被剝奪了功名的書生,那就是一文不值,莫說回去做讀書郎,就是回去閉門出去也只會日日被鄰里唾罵。

    雖秦淮只說丁文才是去爲一件案子做舉證不會有危險,但一輩子老實本分的姥爺在見到丁文才一日未歸之後還是沒能邁過這道坎,在當日夜裡昏迷了過去。

    好在秦淮及時找去了大夫醫治,纔沒有照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連翹哭腫了眼哭啞了嗓子,杜依依除了安撫之外卻並沒有用自己的身份爲連翹救弟施以援手,在她知道寧致遠要做這件事的時候她就曾想到過連翹的弟弟,她本以爲寒門出身會讓丁文才更能經受住這些誘惑,卻沒想到不過兩個月寧致遠就能帶領着丁文才走入這條歪路,此次涉案人員衆多,處罰應該不會重,若是能活下來,丁文才就算不能在朝堂發光發熱,應該也能富貴不愁了,事已至此,她不想伸手介入讓自己的出現給這件案子增添枝節。

    連翹雖心有期盼但也知道這件案子的重要性,在徐媽媽等人的輪番勸說之後,她終於是端正了心態,開始與所有人一起等待着案子告破的那一日。

    斬馬街街尾那間小書畫店關了幾日的門,許多人在猜測這位也參與了此次會試的店主會不會也是進了刑部大牢。

    誠元府的管家近日心神恍惚,昨日因爲一件事沒辦好被太子訓斥了一頓,今日大早更被太子下令杖責了四十下,一條老命差點就沒有丟在那個木棍子下,一頓杖責之後,在誠元府呆了數年任勞任怨的管家被掃地出了門,被家人用擔架擡着回了老家。

    禮部上下都在忙碌着晁王的大婚,禮部侍郎胡正裡兩日來卻是心事重重,昨日更是與禮部尚書告了假在家休養,就在方纔,接到誠元府消息的他立即趕到了誠元府,被太子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後灰溜溜的回了府。

    胡正裡是太子一手提拔起來的得力助手,管家更是爲他盡忠職守,兩人一個被打掃地出門,一個被罵,都是因爲春闈舞弊案。

    管家的侄子與胡正裡大力舉薦也入了太子手中那份名單的人昨日先後關進了刑部大牢,兩人爲太子徇私舞弊再提供了一份有力可靠的證據。

    曾被冷清建刪減了一半的名單,靜躺在書案上。

    白紙黑字上,一條條紅線將各個名字串聯到了一起,被劃了紅線的名字代表的人,現在都被關在刑部的大牢之中。

    有些已經招供,對會試舞弊供認不諱,並指出了背後的太子,而其中一部分人死不鬆口,卻因爲重大嫌疑而被暫時收押。

    這是一盤很大的棋,念着心頭那幾個早已被他銘記還未下獄的名字,太子心都在滴血,要拉攏一個有功名的考生很不容易,太子這個名頭確實給了他很大的幫助,但他沒想到,自己的人苦心拉攏的人,居然都是一些白眼狼!

    不管那些還在硬撐的考生招不招供,他徇私舞弊弄虛作假的罪名是逃不脫了,顏柳結案那日,就將是他摘掉頭頂這頂纓帽之時,太子在書房裡靜坐了兩日,關係網將各方面的消息一一傳送到了他的耳中在他心頭滴血的將這些名字都劃上了紅線之後,他再也坐不住了。

    他進了宮,不是去詢問他的母妃他該如何破開層層迷霧,而是去求他的父皇。

    寧元宮外,跪着哭泣的常妃。

    沈客一案大理寺已經有了結果,但是因爲皇上有意拖延的緣故,饒肅董意也只能暫壓案子等待着皇上能處理好自己的家事後再拍案。

    因寧誠被冊立爲太子,常妃在後宮風光一時,連着皇后也只能避其鋒芒,但在近日,因爲其謀害沈客之妻腹中兒的證據浮出水面,這位隱然已經熬出了頭的女人,只能日日以淚洗面,多次面見皇上而不得,就只能跪在寧元宮外喊冤。

    書如海像是一堵山一樣的攔在常妃面前。

    寧元宮外樹着兩排國旗,在空曠的廣場裡獵獵作響,常妃身着着初春單薄的衣裳匍匐在地,顫抖的雙肩與後背,隨風飄揚的輕紗,讓她看上去就像是一隻被風掃落的可憐蝴蝶。

    太子這幾日自顧不暇,根本沒有能力去關照他母妃的案子,想着自己兩人現在的目的都是要哀求寧元宮裡的親人,寧誠心頭苦澀痠痛,熱淚盈眶。

    他什麼都沒做,一切的一切都有人爲他去做,他只是與別人一樣利用職務之便做了小小的手腳,爲何卻要承受如此嚴重的後果!太子兩個字,當真是有千斤重。

    “書公公,還請通報一聲,我有事求見父皇!”

    不再哭泣的常妃仰望着自己的兒子,將他看做了全部的希望,她已經在寧元宮跪了一日,皇上已經鐵了心的不見她,數十年的夫妻,多年的同牀共枕,皇上沒有見饒蘇董意,她就知道皇上還是在心軟,除了跪,她已經沒了別的辦法!

    她當然知道一直都是她全部希望的兒子現在面臨的局面,自身難保的她已經不能對他在有任何要求,曾一直將他視作是此生驕傲的她,只想與他保持距離,這樣纔不至於讓皇上的怒火燒到他頭上,纔不會讓他的處境更加難堪。

    “請太子殿下稍等,老奴這就爲您去通報!”書如海恭敬躬身,立即轉身進入了寧元宮。

    除了早朝與那日習真蓋回京與肅州大軍班師回朝,皇上就寸步未離寧元宮,宮外的聲勢讓他很頭疼,一面是與自己同牀共枕多年的妃子與自己苦心培養的繼位人,一面是先祖制定的律法與民聲,他也只是一個普通人,有着難以割捨的感情,這兩件案子就像在割他的心頭肉在飲他的心頭血。

    他選擇瞭如同鴕鳥一般的鑽進了自己的窩裡面,尋找着最後的寧靜與心靈慰藉。

    “皇上,太子殿下在外求見。”

    書如海止步在門坎外。

    躺在軟榻上的皇上不悅的放下了看了半日也沒翻動一夜的書,翻過去了身。太子此時來找他是什麼意思他知道,他一直堅定不移的認爲律法高於一切,可現在,宮外跪着的常妃,求見的太子,都在衝擊着他堅守的律法,律法不外乎人情,可太子與常妃走的是與人心背離不容於人情的路,他是丈夫,是父親,該當如何?

    “朱閣,你說朕該當如何?”

    柱子一般站着的朱閣躬身道:“奴才不知!”

    “律法高於一切,朕一直都是以身作則,真是觸及到心裡在意的人情,卻是有幾分迷茫了,他們母子,給予了朕很多,朕不忍心看着他們太悲慘。”軟榻之上,皇上背對着朱閣與書如海,疲倦的雙眼慢慢合了起來。

    “皇上乃是一國之主,本就能凌駕於律法之上,皇上爲何不找沈將軍談談?”

    “都是爲人父母,想法都是一樣的,若是不能讓他心安,朕就無法心安,他是大賀難得一見的將才,常妃陪伴朕多年,風風雨雨,一夜夫妻百日恩,更何況已經二十年了,朕,很難做。可再難做的決定也是要做的,這兩件案子,朕必須要給軍方與天下士子一個交代。”

    說到最後,軟榻上傳來的聲音已經有了金石之音,皇上猶豫了多日,終於在宮外那一對母子齊齊求見的情況下下定了決心拿定了主意。

    “朕是一國之主,能凌駕於律法之上,保住他們一條性命還是可以的,書如海,去將御書房裡饒肅董意的摺子拿來!”

    門坎外矗立的書如海應了一聲遵命,火速的穿過了寧元宮的大殿,在御書房那一疊還未批示的奏摺裡取出了最下面那兩本摺子。

    太子常妃眼看着書如海在大殿中奔走了一個來回,更在金碧輝煌中看到了他手中那兩道摺子,他們的命運懸在這一線。

    “皇上,臣妾冤枉啊!”心有不祥之感的常妃撕扯着嗓子使盡了全身力氣高喊了起來,悽悽咽嗚的聲音,像是烏鴉鳴叫一般澀耳。

    太子心知皇上之意,沉默片刻之後,掀起了襟擺跪在了宮外頭。

    春風如姑娘錦緞的襟擺,溫柔順滑的拂過廣場,獵獵作響被狂暴的風揉成了一團的國旗在這一刻展開,正氣浩然的賀字如同寧元宮裡翻開的那一道摺子裡的黑字一般,橫豎撇捺之間自有正氣。

    提筆落紅,正氣洋洋的黑字之下,一行蒼勁有力的紅字開始飛舞,皇上緊皺着眉頭,川字之間,已有血色彷彿是要破皮而出。

    “送去大理寺吧!書如海,將常妃叫進來見朕!”

    朱閣接過了摺子,與書如海一同離去。

    不過短短几日,常妃的臉頰已經消瘦了不少,不着粉飾的臉頰再沒有雙眼的波光瀲灩,更沒有了紅脣的嬌豔欲滴,這時的常妃,身着華服卻形容消瘦。

    皇上沒有叫太子進入,太子只能繼續跪着。

    他細數着自常妃進入寧元宮的時刻,猜想着天平兩端皇上應該先在身在何方,纔不過片刻,常妃就從寧元宮走了出來,淚眼依舊,風華再無,跌跌撞撞的腳步如同踩着棉花一般無力。

    不用言語,不用眼神,寧誠已經知道了那裡頭人的選擇。

    “母妃!”再難抑制住心中悲痛的他飛奔上了前,一把扶住了彷彿隨時都會癱倒在地的常妃。

    “誠兒,不要做傻事,別管母妃,你父皇叫你進去,你好好與父皇說,千萬別有怨氣,母妃有今日,也是自作自受。你父皇很難做,這麼多天,母妃都是看在眼裡的,只不過摘去了貴妃的身份,沒什麼好在意的,落霞宮雖然冷清,但總比宗人府的大牢要好,母妃已經知足了!”常妃有氣無力的仰視着寧誠,溫熱的淚水無聲滑落,將她枚紅色的衣裳打溼。

    落霞宮,聽到這三個字,寧誠已經能想到自己的命運,一個母妃被打入冷宮無名無分的太子還是太子嗎?太子一低頭,只看到了懷裡的常妃已經昏迷。

    “書公公,你快去叫御醫啊!”

    書如海不敢大意,趕忙叫了個婢女去了御醫院,又叫了兩位公公婢女將常妃送了回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