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一十五章:宮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一十五章:宮婢字體大小: A+
     

    寧致遠回府,沉睡了的睿王府瞬時就熱鬧了起來,已經熄了火的廚房開始冒出了炊煙,下人們提着一直燒着的開水與涼水趕到了懷瑜居的浴室,纔不過片刻的功夫,冰冷的浴室就已經熱氣騰騰花香四溢。

    洗完了澡,換上了一身便服的寧致遠回到了屋子,才一坐下,從廚房一路端來的夜宵就送了上來。

    被婢女叫醒更了衣的杜依依雙眼有些浮腫,陪着寧致遠吃了兩口夜宵就覺得沒了胃口,被皇上一番盤問得腹中空空的寧致遠卻是餓得很,吃完了自己碗裡的蓮子桂花粥,又把杜依依那碗吃了下去。

    “往後我要是回來得晚,你就不用等我了!”

    杜依依沒好意思說自己已經睡了一覺,低頭點了點頭。

    “早些睡吧!”

    睡夢已經被吵醒,一時半會哪裡還睡得着,杜依依淡淡說道:“不困!”

    寧致遠與一側的婢女們看了一眼,明白過來的婢女們立即離開了屋子帶上了屋門。

    “與父皇聊天真是個苦差事!這身子骨比讓我幹一天的苦活還要累!”靠着椅背,寧致遠雙手撫摸着椅子扶手,呵呵道:“這一關總算是過去了。”

    “太子會被廢除?”

    “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會是!”在談話中,皇上一直在替民心,現在百姓都不滿太子,將來江山交給太子肯定是不行的。

    “他會死?”

    “最好的結果,是貶爲親王,最壞的結果,是關入宗人府!”

    最壞的結果比她想像的好很多。

    “睡吧!明日我還要上朝!”寧致遠滿足的伸了一個懶腰,起身走到牀榻前,杜依依也起了身,回到了屏風之後。

    ……………………

    翌日,寧致遠大早就去了上朝,沒有徐媽媽的催促下杜依依睡了一個香甜的懶覺,等起來吃早飯的時候已經是日山三竿。

    因杜依依許久沒有過問斬馬街鋪子的事情,今日徐媽媽特地帶來了五位掌櫃,細緻的瞭解了鋪子的經營之後,杜依依才放了五位掌櫃離去。

    斬馬街另五間鋪子已經空了出來,原先的幾位掌櫃也願意拿她的這份工錢辦事,她只是轉了一個手,就已經得到了這五間鋪子三分之二的利潤。

    就在她與徐媽媽覈對着賬冊的時候,府門的護院匆匆而來,與她帶來了一個頭痛的消息。

    這兩日閒着無事的皇后娘娘,得了皇上的批准出了宮,看過了晁王與鎮國侯夫人之後,轉道來了睿王府。

    雖在她入宮的那段時日皇后對她不錯,但面對着兒子與自己丈夫是敵頭的一國之母,杜依依無論是從立場還是內心都無法生出親近之意。

    吩咐了管家拜香臺迎接,杜依依整理了一下衣着妝容,急忙趕到了府門迎接。

    皇后乘坐着鳳輦而來,八人擡的鳳輦一路吸引了不少人側目,但卻沒有人能看到鳳輦裡頭坐着的母儀天下的皇后,杜依依率領青瀾等在府門外,不出一會兒就看到了皇后鳳輦。

    鳳輦在睿王妃前停下,柳姑姑恭敬將皇后娘娘請出,隨即跟隨在鳳輦之後的宮婢簇擁到了皇后身後,隨行的禁軍也立即列隊護在兩側。

    “參見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睿王府諸人行禮山呼千歲。

    皇后微笑頷首道:“免禮!今日本宮興致突起,睿王妃還莫見怪!”

    “不敢不敢!皇后娘娘裡邊請!”杜依依側身,等皇后上了前,才領着人隨着進入了睿王府。

    踏入大堂,皇后居於高座,杜依依雖爲主人卻只能坐在下方。

    皇后笑打看了一眼大堂裡站着的幾人道:“來得真是不巧,致遠這孩子居然不在府中。”

    端坐高座的皇后一聲大紅的宮服別顯豔麗,雖只是塗抹紅脣胭脂不重,但今日的皇后端莊之中帶着點妖冶,與之以往給杜依依的感覺大是不同。

    “王爺今日當值,得下午才能回來!還請皇后娘娘見諒!”

    不知皇后來意的杜依依恭敬謹慎,生怕出錯。

    “這位,就是青瀾了?”

    青瀾只是妾室,入不得堂,這還是皇后第一次看到。

    青瀾欠身行禮,靜候着皇后接下來的話語。

    區區一個妾室怎能入得皇后的眼,她轉過了頭,與柳姑姑道:“把東西拿上來!”

    柳姑姑領命離開了大堂,片刻就帶回來了一個紅匣子。

    “這是烏思藏都司來的一些藥材,對咳嗽別有妙用,常先生爲致遠政治勞累,可不能累壞了身子!”皇后眼珠一轉動,柳姑姑立即就將紅匣子送到了常流面前。

    “常流不敢受此大禮!”常流躬身低頭。

    “怎麼?難道還怕本宮在裡頭下毒嗎?”大紅衣袖捂紅脣,皇后一笑,嬌豔欲滴。

    在堂的杜依依卻是像坐在冰窖一般的心中一寒,心思皇后果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那常流就多謝皇后娘娘了!”皇后隱晦的借喻了現下民間流傳最盛的常妃一事,常流哪裡該不接。

    “說起來,該是本宮謝你纔是!若不是有你,致遠這孩子,哪裡會有今天!”皇后輕描淡寫般瞥了一眼杜依依,見她只是低頭呷着茶水,柳葉眉心微微一蹙。“睿王妃,你前段時日舊疾復發,現在可康復了?”

    “多謝皇后娘娘掛心,已經沒有大礙了!”

    皇后的話拿捏正是火候,一言一語都拿準了杜依依心頭事,綿裡藏針的說得杜依依根本就無力招架,

    “皇上爲致遠賜婚,那也是爲了他好,你是睿王妃,肚量就必須要放大一些,總不能因爲這樣的小事就離家,讓旁人看了笑話!”

    長輩義正言辭的教訓終於是來了,杜依依放下了茶盞坐正了身子,做出了最恭敬謙虛懺悔的姿態聽着。

    “再者說你身子孱弱,致遠自小體弱,總需要一個人來爲致遠傳宗接代,寧宜這孩子皇上與本宮都喜歡,你鬧了這一次也就夠了,等這兩件案子結束了,皇上就會把這件婚事辦了,到時候你可莫要再鬧出這樣的笑話!”

    “依依明白!”

    “寧宜爲人單純不會勾心鬥角,身在富貴又不是貪戀富貴之人,她若是嫁進了睿王府與你定能和諧相處,你也無需多分擔憂了!”

    “依依明白!”

    “要真明白纔好,可不要口上說着背後卻又鬧出笑話!”

    “依依明白!”

    “今日本宮出來得也久了,致遠也不在,就不多留了,擺駕!”

    杜依依趕忙起身,欠身行禮:“恭送皇后娘娘!”

    訓了杜依依一頓的皇后娘娘心滿意足的走出了大堂,在宮婢的簇擁與禁軍的護衛下再次登上了鳳輦,起駕回了宮。

    目送着皇后離去,早捏了一把汗的杜依依長吁了一口氣,好在她的態度擺的端正,皇后又看着有外人在場給了自己幾分面子,不然皇后哪有這麼放過自己的道理。看來她這送藥是假,繞了一半的遠路來訓斥自己纔是真。

    “都回去吧!已經走遠了!”

    搖了搖有些昏脹的腦袋,杜依依鼓着腮幫子呼吸了兩口,轉身回了府。

    “王妃,那一個怎麼辦?”哈腰隨在她身後的管家忐忑的指了指牆角呆着的那個宮婢。

    皇后的宮婢都帶走了,怎麼會留下來了一個?杜依依疑惑的看了看那低着頭的宮婢,有氣無力的道:“皇后娘娘的鳳輦剛走,讓她自己去追!”

    “是!”管家哈了哈腰,撒腿就跑到了宮婢面前嘀咕了幾句。

    杜依依拖着疲累的腳步,正在感嘆着皇后訓斥人的功夫爐火純青這教導下人的本事可就太差了,怎麼皇后的宮裡還有這麼愚蠢的宮婢居然連主人都已經走遠了還不知道,牆角一直低着頭的宮婢響亮的嗓門,卻是差點就嚇得她雙腿一軟。

    “我是特地來找杜依依的,你給我讓來!”

    管家哎呀一聲被嬌小的宮婢推在了牆上,不等管家反應過來,宮婢飛速幾步就來到了杜依依的身邊。

    杜依依呵呵一笑,笑得比哭還難看,皇后跑來訓斥了自己一頓,怎麼還帶來了這個災星!

    “皇上讓我嫁給四堂兄,你這個人好沒臉沒皮不知羞恥不尊皇上,居然用離開睿王府讓皇上不得不拖延了婚期,走就走了,居然還自己跑了回來,這世上怎麼有你這麼不知羞恥的女人!”

    身着這一身白底藍色碎花宮女服的寧宜豪邁粗狂的呸了一聲,方纔輕輕一用力就推開了管家的那隻小手晃得杜依依昏脹的腦袋更是迷糊了。

    世上怎麼有你這麼不知羞恥的女人,她想。

    因爲男女成婚之前不能見面,寧宜進宮之後就沒來找過寧致遠,誰能想到她居然能趁着皇后離宮扮作了宮婢來到了睿王府,她這自欺欺人的就是想再訓斥唾罵自己一回麼?

    “寧宜郡主,你不是在宮中學習禮儀?怎麼跑出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