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一十三章:回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一十三章:回府字體大小: A+
     

    這頂轎子從沈府匆匆而來,直接落在了沈府之外那隻石麒麟前頭。

    她不在睿王府,在她見到已經哭成了淚人的顏夫人的時候,她就知道顏行祿來找睿王是所爲何事。

    有些事只會越描越黑,更何況寧致遠是有心爲難顏家,顏行祿跑來找寧致遠,只會難堪被羞辱。

    若是在以前,她或許只會罵一聲呆子,但現在她十分了解這個呆子的心性,他繼承了他父母所有的美德與聰明,倔強孝順,從小讀着聖賢書長大所有事都是聽從父母安排的他骨子裡養就了一股她曾無數次嘲諷的迂腐之氣,可是在某些時候,這樣的迂腐,代表着對先賢的效仿下的正直。

    若是此事不解決,顏家永不得安寧。

    她可以對別人薄情寡義,但對她虧欠了許多的顏行祿卻不行,她選擇這個時間,回到了睿王府。

    “王妃,王爺正在談話,還請王妃留步!”秦淮展開雙臂,將腳步匆匆的她攔在了懷瑜居外!

    “大膽秦淮,王妃對你恩重如山,你居然敢攔王妃!”徐媽媽挺身而出,她身後那四個粗使婆子一擁而上。

    “王爺有令,請王妃在大堂暫歇!”秦淮不爲所動,面不改色雙臂如鐵鑄。

    “連我的家我都進不去了?你讓開!”她不會與秦淮動手,她不是秦淮的對手。

    “王爺有令,王妃不能進去!”

    她不再與只忠於寧致遠的秦淮浪費時間,懷瑜居的格局她很清楚,在徐媽媽幾人極力阻擾秦淮之際,她走到了離着書房最近的那堵牆外:“寧致遠,你給我聽着,今日你不讓我進去,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再走進去!”

    屋子裡,啞口無言的顏行祿終於知道來者是誰,想着她爲了自己如此不顧形象匆匆而來,他凍成了寒冰的胸膛一點點的暖和了起來。

    “她心地善良,此事她一直也很內疚,覺得是她拖累了你與顏家。”看着顏行祿眉頭舒展,寧致遠伸展着已經一動不動許久的腰身四肢,偏頭看着大開的窗戶外頭的春色。“春闈會試案一定,你父親就能如願告老,到時候我會舉薦你繼任你父親的位置,你繼續幫我,我不會再爲難你的父親,但是,你不能見她,也不能再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與她傳遞書信,這些條件,你可能接受?”

    顏行祿嘴脣一張,外頭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王妃不可!”

    是秦淮驚慌的聲音。

    寧致遠驚慌起身,顏行祿也緊緊握緊了拳頭。

    “秦淮,你就讓她進去吧!王爺與王妃總須得好好談談!”聽聞了杜依依回府消息的青瀾帶着常媽媽趕了來,協同着徐媽媽拉住了想要繞道到書房窗戶翻窗而入的杜依依。

    “青瀾,王爺有令!”秦淮爲難的道。

    青瀾大義秉然的喝道:“王爺難道就不想看着王妃回府?若是王妃賭氣再出走,那纔是追悔莫及!”

    這段時日寧致遠的魂不守舍秦淮是最清楚的,暗想想青瀾所說也不假,以王妃的脾氣若是這次走了,肯定就不會再回來了,到時候後悔的不還是王爺?

    “讓她進來吧!”

    衆人回頭,寧致遠就站在屋門口。

    徐媽媽心中竊喜鬆手,杜依依繞過了秦淮走進了屋子。

    “其他人就不要進去了!”青瀾使了一個眼神,常媽媽就堵在了屋門口,正要入內的徐媽媽面色一僵,退了下來。

    自艾城之後,三人不管在什麼場合都沒有聚到一起過,而三人都在清醒情況下的對話,還是第一次,顏行祿面色泛白,她能猜出在她沒趕到的那一段時間裡寧致遠對他說了些什麼,被父母保護得極好的顏行祿,想來也就是這件事,讓他成長了不少,那雙深邃的眼睛依舊幽深,若是沒有沈客的光芒,顏行祿或許能成爲陸以安之後的第二人,她對他的往事知之甚少,是因爲她知道了解只會讓自己陷進去。

    “我就知道你會回來!”寧致遠笑着坐到了杜依依身側,溫柔得與之前咄咄逼人的他判若兩人。

    “怎麼才能放過顏家?”她低下了頭,每次看到這雙眼睛,她都覺得愧疚,只看到那裡面倒映的自己的渺小。

    “給我生個孩子怎樣?”寧致遠笑着道。

    顏行祿尷尬失落的撇開了目光,耳朵卻認真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她只是翻了一個殺氣騰騰的白眼。

    寧致遠視若無睹的道:“回來了就好了,哪有夫妻一吵架妻子就離家出走的,顏兄,你先回去吧!改日有空我再登門拜訪!”

    顏行祿悻悻一笑,拱了拱手離去。

    她沒有出言攔住,因爲她知道身側麻煩在身邊。

    “顏閣老就任大理寺卿時,不畏權貴剛正不阿,平日也就罷了,你要讓他在案子上做手腳,與要了他的命有什麼區別!”

    “不管是我還是他,總得做出一點犧牲,誰讓他的兒子做錯了事?”

    “你要怎樣纔會滿意?”寧致遠的冷血寡情,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見識了,顏行祿那般耿直的人如何會是這樣的人的對手,若是她再不管,顏家或許就要因此遭受滅門之禍了。

    “給我生個孩子,讓我登上皇位!”勾脣一笑,笑得狂狷邪魅,這兩件事,在他看來缺一不可。、,

    杜依依冷擰緊了眉頭,手指甲已經緊緊陷進了肉裡面,她一直試圖在自己與寧致遠之間摘得主動權,可到頭來主動權還是緊緊拽在他的手裡,她的掙扎她的努力非但沒有一點效果,反倒是將自己帶入了悲涼的境地,難道自己就真的擺脫不了他的掌控?

    “這次回來,就不要走了!睿王府,還是多個女主人比較好!”寧致遠目光就落在緊抓着襦裙裡大腿的青筋暴露的那隻手上,她的痛苦與掙扎,讓他心生疲累,魚與熊掌,當真不能兼得嗎?

    “生個孩子,然後與沈客一般毒殺嫁禍他人?”

    在那個傍晚,她聽到她這一生聽過最不能接受的真相,她心中沈客高大偉岸的形象已經在那一刻崩塌,他是大賀所有人的英雄,卻已經不再是她的英雄,與沈客聯手演了這齣戲的寧致遠,更不可能會是她的英雄。

    但一個是杜依依的哥哥,一個是她的丈夫,這兩個人的光環,自己是如何也掙脫不了的。

    “你怎會這麼想!我會好好保護他,讓他平安幸福的長大!我沒能經歷的過去,我會讓他去代他經歷,他會善良,會正直,而不是如我這般冷血寡情,我不要他爭權奪勢,不要他有所成就,而不是如我這般勾心鬥角兄弟傾軋,他會在他長大之後遇上自己喜歡的人,與她攜手度過一生,而不是像我這樣,明明喜歡的人近在眼前,我卻愚蠢的將她越推越遠,居然還以爲自己能夠隔着千山萬水握住那雙手。”

    寧致遠笑着道:“若是我與顏行祿一般有一個老父親,我也會與他一樣的善良剛正耿直,我就不會在仇恨與愛裡面苦苦掙扎,擁抱仇恨遠離了愛,擁有了愛忘不了仇恨,那你也許能夠愛上我,與我幸福的過完一生。”

    杜依依靜靜聆聽,大腿之上緊抓的雙手慢慢鬆開。

    “若是我沒有來到這個世界,我會活得很好,雖貧苦忙碌平凡,若是杜依依沒有遇上沈客,也許她會死的幸福一些,情愛是最讓人痛苦的。”

    寧致遠瞳孔微張,陌生的看着眼前的杜依依,她明明活了過來,爲何說自己已經死去?

    對上這樣的目光,杜依依突然找到了莊田裡的平靜感覺,她吸了一口氣,說出了自己隱藏已久的一句話:“我並不屬於這個世界!”

    她不屬於這個世界,她不知道自己何時會消失,她會堅守自己的認知,做自己認爲對的事情。

    寧致遠一鄂,不知是未理解這句話的意思還是沒從震驚之中回味過來。

    “我來自大賀千年後的世界,那一夜,杜依依跳下城樓,我來到了這裡!我是杜依依,也不是杜依依,我在牀榻上躺了兩個月,在牀榻上慢慢了解了大賀,我知道自己處境難堪,早日把我嫁出去迫在眉睫,於是沈客給我請來了京城的貴公子,我不願命運被人挾持,那夜找到了沈客,碰巧見到了你,那時的我還不知道你的身份,後來我再見到了你,那是在沈客爲我安排的相親會上,那時見到了顏行祿,一個人離開了家鄉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還要承受那些流言蜚語唾罵,唯有他,卻是對我表露了真心善意,我記住了他,但這並不是那些才子佳人浪漫故事的開頭,後來我被迫嫁給了你,一個從小就被教育人人平等自由的人怎能接受被人左右命運,於是我想逃了,正好,善良的他再次幫了我!”

    杜依依平靜的講着,寧致遠震驚的聽着,他與她說過許多次他的過去,但這是她第一次與他說起她過去的生活內心的想法,而她這一說,一張口,就是一個讓他震驚的秘密,他是無神論者,從不相信世界上還有這樣離奇的事情,可是杜依依說得平靜認真,絕不是在開玩笑更不是失心瘋。

    這個故事很短,她的講述也很簡潔,從去年的秋天到今年的春天,這七個月來她曲折的生活,全數呈現在了寧致遠的面前,她既然說出了自己的身份,就不怕會承受異樣的目光被視作異類怪物,她想讓他明白,她並不是杜依依。

    “爲了他,你編造出了這樣的故事?”寧致遠只能找到這個理由。

    “我無愧於心,更無愧於你,你信不信不重要!”

    “第一眼見到你,確實覺得不同,我打聽過你,賢淑文靜,那晚見到你,我還一度認爲我的消息有錯,他們說你跳下城樓是你做的唯一一件大膽的事情,誰知道後來你醒來之後性情大變做了更多大膽的事情,細細想來,你與我所知道的杜依依確實不同。越是瞭解,我越是覺得你有趣,能爲愛去死的人在我認識的世界裡幾乎沒有,而你的出逃,更是說明你不戀富貴,一個不愛富貴爲愛執着的女子,會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佳偶,誰會想到,杜依依已經死了!”

    他已經信了,若是杜依依要騙他,可是找到更好的理由。

    杜依依笑道:“你不覺得害怕?一個未來世界的人,穿越了時空,依附在一個死人的身軀上。若是別人知道了,一定會將我視作妖魔,我要的很簡單,平靜與自由,你與沈客已經聯手,我對你應該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你放我走,我不會擾亂你的計劃的!”

    “不管你是不是杜依依,你都是睿王妃,你自己走了回來,我豈會放你走?”

    “我可以再逃,反正現在我已經了無牽掛!”

    “我能將你留下來。”寧致遠冷看着眼前人,雙手伸向了那雙擱在大腿之上的手。“你了無牽掛,我來成爲你的牽掛,你能將這個秘密說給我聽,就足以證明我已經不在你的防線之外,不再是你討厭的睿王爺,你已經愛上了我,怎麼說了無牽掛?”

    這雙手沒能握住杜依依的手,但卻握住了她的腿,他們兩人坐得很近,肩碰肩。

    溫熱的氣息比之春風更暖,高挺的鼻樑觸碰到了光滑的肌膚,手掌插入了黑髮,冰冷的手指與暖和的後腦勺觸碰,冷熱交I合,提神醒腦。

    “這樣又如何?”杜依依搖頭,髮髻鬆散,腦後的手掌漸離了頭皮。

    “你喜歡我,我喜歡你!爲何不能在一起?”放在大腿上的手向上移動,握住了那隻手。

    “不能只是喜歡,你最初的動機是利用我達成你的目的,對你而言,有些東西更重要!我曾試圖着接受你與現在的生活,是你不要!”杜依依掙脫了這隻手,起身退後。

    “杜依依也喜歡沈客,沈客也對杜依依有清,爲何他卻娶了陸湘雪?仇恨不能忘卻,只能自己去化解!你不是杜依依,我與沈客一樣有着難以忘卻的仇恨,你已經試了一次,爲什麼不讓我再試一次?”寧致遠緊握她的衣袖上前一步,將她的雙臂握住。

    “你仇恨未消,大志未成,能爲我試一次?”杜依依冷哼掙脫,快步退到了空闊的中央。

    “留下來,我證明給你看!”寧致遠拍了拍胸膛。“不要再自欺欺人,杜依依可是爲了愛而躍下城樓,你爲何不能爲了我留下來?只要你留下來,我不會爲難顏家!”

    顏家,杜依依苦笑着揉了揉紅腫未消的雙手,看來今日,她是走不了了。

    …………………………

    沈府的轎子空蕩無人的擡了回來,徐媽媽隨在後頭,將杜依依住進沈客時帶去的東西都用着一輛馬車拖了回去,精神已經恢復的陸湘雪親自將徐媽媽送了出來交代了幾句,纔在沈客的督促下回了府。

    饒肅與董意的步伐並沒有因爲春闈舞弊案而變緩慢,今日早朝得了皇上與沈客的承諾,兩人終於能夠進入後宮,與皇后常妃盤問起沈府的案子。

    他們先去了常妃那裡。

    因爲春闈舞弊一案矛頭直對太子,常妃這一日食不下咽坐立不安,本是要求見皇上,但被書如海守在寧元宮外不得見,皇上也似乎有意避着她,往日天天會去御花園走走的他這一日都呆在寧元宮裡,她往後的作威作福坐享榮華都系在太子一人身上,若是太子敗了,她這個太子生母必然也逃不過皇后的魔掌,這麼多年與皇上鬥智鬥勇,眼看平衡了多年甚至近年自己還因爲寧誠及冠成年而穩壓皇后一籌的局面就要瓦解,常妃焦慮難安,只能一次次的派出心腹出宮聯絡自己父親往日的親信好友,只等着在常勝侯趕回來之前能夠穩定大局。

    焦慮的她沒有忘記還有一樁壓在她頭上的案子,沈客今日也上了朝,逼得皇上做出了承諾,饒肅與董意來得比她想象的還要快。

    “常妃娘娘金安!”

    “兩位大人平身吧!來人賜座上茶!”常妃端坐在大殿之上,笑容和藹親近。

    “多謝娘娘!微臣今日前來,是爲手中一件案子有些事想要請教娘娘,還望娘娘能夠爲微臣解惑!”

    “饒大人請將!”

    董意乃是皇后的人,在皇后常妃相鬥多年裡關係十分僵硬,先見了常妃,爲案子的公正性,所有的問話都是饒肅開的口。

    “常妃娘娘是否曾送了沈將軍之妻羅陸湘雪燕窩雪蓮?”

    “不假!”

    “常妃娘娘與沈夫人可有恩怨?”饒肅並不如往拱手低頭,而是揚眉直視華貴端莊的常妃,用着自己多年的辦案經驗去搜尋她一舉一動之下的異常。

    “本宮乃是後宮中人,怎會與大臣的妻子結怨。”常妃柔和笑道。

    “沈夫人因爲補品中夾雜毒物而中毒滑胎,經過微臣與董大人的搜查確認了乃是食用了別人送的賀禮,常妃娘娘所送的燕窩雪蓮沈夫人均有食用,不知常妃娘娘作何解釋?”

    “沈夫人懷胎兩月,想不止吃了本宮的東西吧!再說惹怒了沈將軍對本宮有什麼好處?”

    饒肅拱手道:“爲查清此案,常妃娘娘宮中宮人一應要帶回大理寺審問,還請常妃娘娘首肯!”

    常妃甚是認同的點了點頭道:“這是當然,本宮雖是太子生母,也要配合大理寺查案,我宮中的人都在這裡,饒大人都帶走吧,不過這人若是沒有犯案,饒大人可得讓他們毫髮無傷的回來纔是。”

    “多謝娘娘!微臣這就先行告退了!”

    沈客這件案子涉及後宮,就算有皇上首肯,饒肅與董意也不敢放肆,別了常妃,他們就帶着常妃宮中的宮人離開了宮,去往了大理寺做新一輪的審問。

    常妃他們衝撞放肆不得,這些宮人的審問還是很容易的。

    得知饒肅已經離宮,做足了準備的皇后竊喜的讓柳姑姑出了宮,在寧誠封了太子之後,常妃在她面前就愈發的放肆,爲了讓皇上安心,她這個做皇后的也不得不爲了太子生母做出了更大的讓步,這段時日的隱忍,凝聚成了更深的怨恨,春闈舞弊案揭發,常妃處境堪憂,對她來說就是最大的喜事了。

    “娘娘,睿王妃已經回到了睿王府。”

    珠簾之外,嗓音尖細的聲音傳了進來,皇后拂了拂鬢角,讓宮婢撩開了珠簾。

    “讓寧宜來見本宮!”

    …………………………

    烏雲蔽月,夜幕遮星,今夜的京城,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黑夜裡,有一個影子在屋檐之上跳躍,影子一次次精準巧妙的避開了巡邏的官兵,將身體藏匿在夜色之中,用着一條帶着鐵鉤的繩索,爬進了一座守衛森嚴的宅子,將一封書信塞到了窗戶縫中,然後離去。

    白日在大理寺審問的宮人大多放回了宮中,唯留下了四人關押在大理寺牢房之中,這四人都是常妃的貼身宮婢,有一個姑姑還是常妃從入宮時帶進宮的,對常妃忠心耿耿的四人被留在了大理寺過夜,足以引導着許多人朝着一個方向浮想聯翩,但若是其中一人死了?會是如何?

    寒芒沒入胸膛,鮮血透過背脊,大理寺的牢房裡,宮人睡得正香,短小的匕首放在其中一個已經永遠不可能醒來的宮婢手中,一灘鮮血,染紅了草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