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一十二章:孝子與孽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一十二章:孝子與孽子字體大小: A+
     

    “父親,這件案子…………”

    顏府顏柳的書房裡,推門而入的顏行祿面色疲倦,昨夜他與匡小鳳等好友喝了一夜的酒,今日還沒去內閣報到,現在才知道春闈舞弊案。

    “沒你什麼事!我平日怎麼教你的,飲酒誤事,少喝爲妙,喝得酩酊大醉,像什麼樣子!”顏柳一手按在書案邊角,一手手腕向上翻擱在是書案那份名單上,翹起的食指上有硃砂紅印,名單上有幾個名字旁邊印着紅手印。

    這四十多個名字,將決定着朝堂的安穩與大賀的未來,身爲主查此案的官員,他必須小心慎之又慎。

    一想到自己而今的處境全是因爲眼前這個不爭氣的兒子,而這個兒子上次居然還不知悔改的拒絕了皇上的賜婚,他這個做父親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是,孩兒記下了!父親,沈將軍那件案子有何進展?”饒肅是顏柳的半個學生,像這樣的大案子,顏柳知道的事情比他知道的多。

    投毒案也是棘手的案子,眼見饒肅爲此日日愁苦,顏柳心裡更是怨氣沖天,好好的朝廷,偏偏都喜歡勾心鬥角你爭我奪,苦了的還不是他們這些辦案的刑官!“你在內閣,都督府的事情與你何干,說來說去你還不是想問睿王妃如何了?我怎麼生了你這麼一個孽子!”

    “父親…………聖祖都說文武不分家,沈將軍乃是大賀將才,遭此厄難我身爲同仁關懷一下有何不可,我是你兒子,你怎把我想得那麼不堪!”酒氣未消有幾月都被顏柳用同一事情壓得無言以對的顏行祿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一股氣,擲地有聲的反擊讓顏柳在書案上憤怒敲着的顏柳擼起了袖管,兩步就走到了顏行祿面前。

    “你還有理了你!”

    “父親,君子動口不動手,我在與你講道理,你打我可是蠻夫所爲,與你堂堂蓬萊閣大學士的身份不合,武力訓子可是會讓人笑話的!”

    “今日我不打你,我顏柳兩個字就倒過來寫。長洲,澤平,關門!”顏柳憤怒捲起另一隻手袖管,走到了書架前,拿起了那根木棍。

    “老爺,少爺是喝了酒胡言亂語,你就別與他置氣了,澤平……”長洲與澤平使了一個眼神,正是驚慌的澤平立即點頭閃出了屋子趕忙去尋了去後院散佈的顏夫人。

    “父親,你別忘了當年你也深受這木棍之害,身爲文人,當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武力,只會產生壓迫,壓迫衍生反抗,反抗延生暴力,此乃下下策!嗷……………………”

    “纔多少本事,居然就會說教你老子了,當年我領受到的痛,今日正好讓你好好領受。長洲,你放手!”

    “老爺,打不得啊!”長洲緊緊抱着高舉的棍子。

    顏行祿捂着疼痛的屁股,酒氣頓消。

    “都反了天了,我生下的兒子,打兩下都不行了?你再不放手我連你一起打!”顏柳拿出了當年審案的架勢,一腳踹開了長洲。

    高舉的木棍正要落下,顏夫人已經出現在了屋門口。

    “什麼你生下的兒子,明明是我懷胎十月生下來的,你打吧,打死了看誰給你送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比之那些花天酒地沾花惹草的公子哥,咱們兒子強了多少倍,長這麼大也不過是做了一件錯事,日日就聽到你在嘴邊唸叨,難道你是想鬧得人盡皆知嗎?”

    顏柳悻悻無力的放下了木棍,陰沉着臉一言不發的回到了書案旁。

    “打了哪裡了?”愛子心切的顏夫人趕忙到了顏行祿身側。

    被一棒打醒的顏行祿愧疚的低下了頭,他的一時意氣,換來的不是如花美眷,而是牢牢鎖住了他父親的一把枷鎖,以往他父親行事辦案無愧於心,現在卻因爲他的過錯而不得不聽命於人,他知道理解父親的憤怒,他沒後悔那一場逃亡,可他終生都將愧對他的父親。

    “千錯萬錯,都是我不該當初,如今還害了父親,若父親爲難,我現在就去找睿王。”

    “你去找他做什麼!你一個小小的內閣檢討能做什麼!難道你還想送了命!讓我白髮人送黑髮人嗎?我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孽子!”木棍在書案上敲得砰砰作響,搖晃的筆架被震離了鎮紙,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父親,孩兒不孝!”

    他今生只做了一件錯事,如今還在將錯就錯,他在做一個虛幻的夢,夢很長。

    “現如今還能怎麼樣!我就你這麼一個兒子,難道還能看着你去送死!難道要等到百年之後無人送終!你們都下去,讓我靜靜!”

    “祿兒,我們出去,讓你父親靜一靜。”顏夫人心酸的捏了一把淚,挽起了顏行祿的手,顏行祿惆悵的低下了頭,咬牙走出了屋子。

    屋門沉重帶上,扭頭回眸,門的盡頭有一個撐着書案的頹然背影,一頭是父親,一頭是不切實際的愛情,他爲她做了很多很多,父親爲了他做了很多很多,他曾奢望着能得到丁點的回報慰藉心懷,可他父親卻從未想過回報。他是個男人,可他更是這個人的兒子。

    該做什麼,該怎麼做,他必須要清醒過來了。

    顏夫人緊握着懷裡要掙脫的手,慌張的道:“祿兒,你要去哪?”

    “去找小鳳。”顏行祿沒在用力,只是任母親緊緊抱住了自己的手,他生在顏家,試想近二十年來除了聽話,從未爲父母做一件事情,父母已經老了,青絲漸生白髮,額頭眼角皺紋密佈,連着緊握自己手臂的力道也不如前了,這是對自己予給予求的父母啊!他怎麼能夠讓他們華髮再盛?讓他們晚年不安?

    “你要找他們喝酒母親讓人找他們來就是了,你就呆在家裡,哪裡也不要去!”肚子裡掉下來的肉,顏夫人豈會不知道向來孝順的兒子現在心頭多麼難受。

    “沒事的!我都與他們說了今日一定會到場的!你若是不放心,讓德叔陪着我就是了!”

    顏夫人想了想,自思兒子性子倔,她也不能只顧着兒子丟了丈夫,有老德陪着,應該不會有岔子。

    最容易欺騙的就是父母,顏行祿這是第二回欺騙,比之第一次的愧疚不安,這次心頭卻多了分鎮定,離開了顏府,他帶着管家一路去了匡小鳳的家中,那裡聚集着不少此次會試金榜題名的書生。

    顏行祿走入人羣中,德叔寸步不離隨行於後,很快便有人注意到了這一點,這些書生除了數人是朱門高院裡出來的,多數都是如同匡小鳳甚至還遠不如匡小鳳的寒門書生,往日顏行祿出門都是不帶奴僕的,也是因爲他身在富貴而不驕奢纔得到這些人真正的敬重,與匡小鳳使了個眼神,這段時日幾乎日日會面的朋友就明白了顏行祿是何意,在他轉入裡屋之際,匡小鳳吆喝着書生們一擁而上,拉着德叔與他喝起了酒。

    匡家這樣的小院只需要兩道門就能走出來,再次頭頂蒼天的顏行祿已經出現在了匡家後門的小巷子裡,這裡離着睿王府,只有四條街三條巷子的距離。

    他闖下的禍造下的孽他一力承受,他已經懦弱的躲在父親身後許久了,現在再不站出來,或許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路很長,比之他的夢更長,他走過寂靜的小巷,走過擁擠如流的大街,走過陽光與陰暗交換的冷暖,來到了睿王府前,走入了睿王府中。

    寧致遠正在懷瑜居的書房裡發呆,聽到秦淮稟告,讓顏行祿走入了書房。

    秦淮已經退到了門坎之外。

    “顏閣老讓你來找我?”看着面前與往日溫文儒雅的顏行祿大不相同的人,寧致遠嗤笑,顏家父子一直在他股掌之中,雖然他用來威脅他們的理由會讓每個丈夫都覺得羞愧,現在雖然最關鍵的那人不在府中,可他依然牽着那根線。

    “我自己來的!與你解決去年艾城的那件事!”

    走過來時沒害怕,現在面見到了心中最恨,他更不會害怕,他挺直腰身站在書房中的毛毯上,沒有慷慨赴死的灑脫率性,也沒有氣憤憤怒的戾氣怒火,他平靜的站着,一如既往的儒雅。

    “艾城那件事?”寧致遠呵呵一笑:“如何解決?”

    “我與她是清白的,你別再羞辱她,我父親是無辜的,你別再讓他爲難,一切的過錯,都在我,要打要罵要殺要剮,隨你處置!”

    “嘖嘖…………開口就是她,讓我怎麼相信你們的清白?”

    一坐一站,一淡漠一從容,春風暖暖,兩人的談話沒有劍拔弩張的氣氛。

    “你要如何才能相信?”

    “曾我打算讓父皇將寧蕭許配給你,多大的榮耀多好的事情,你卻推辭了!你不願成親,爲了什麼?讓我如何相信你與她的清白?”

    “回去後,我就成親!”

    “我曾說過,你與她永世不得再見,去年你來過一次睿王府,在皇城外的楊柳下仰望久侯,在城東與她咫尺相對買下一樹花燈。”

    “回去後,我會遞交辭呈,離開京城!”

    “就算你這樣做了,我也不會相信你!我從來只信我自己看到的,春闈舞弊案,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顏閣老正直不阿一直是我尊敬的前輩,只要這一次,我就還他自由,然後,你來!”

    “我?”

    “你幼年時就聲名大噪,及冠後更是無人能及,三年前考了兩場交了一張白卷都得了二甲傳臚,若不是因病無法參加殿試,狀元之名豈會旁落,先你在內閣,人人贊你有陸首輔處事之才,只要你願意,年輕並不是多大的問題!”

    “春闈素來有人暗箱操作,爲何揭開此事,你知道舞弊案一出成績作廢,多少人的努力白白作廢,多少人將因此前途暗淡,你怎能因爲一己私慾,就毀了天下士子的路!”

    “春闈本該是你們書生踏入仕途的門坎,應該公平公正,當年你不就是憤於春闈不公正而棄考?怎麼現在,你倒是爲他們辯護了?”

    “太子有何罪?他禮賢下士仁德愛民,就算他做錯了這一點小事,將來他也會是一個英明的君王,難道你自信你能比他做得更好?”

    “他是太子,這就是原罪!”

    “藉口,荒謬。”顏行祿平順的眉頭一擰,揮袖負手,如同他所看過的那些聖人一般昂首,不屑與那兩道大逆不道的目光接觸。“太子乃是皇上冊立,難道你是說皇上是錯的?”

    “他就是錯了!很多事都錯了!”

    一開始皇上就錯了,既然要下狠手,那就要斬草除根,既然要立太子,就要將他們這些藩王遣出京城。

    “子不言父之過。”

    “錯就是錯,我從不自欺欺人!”

    “那你可以殺了我!”

    “死人是沒有利用價值的,我爲何要殺了你?”

    他凝視着眼前昂首負手的顏行祿,顏行祿的行事處事確實有君子之風,但在朝堂,君子之風只是累贅,沒有人會再意贏得漂亮還是難看,最重要的是贏,不擇手段的贏,聖祖的那個上下同心勵精圖治鞠躬盡瘁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有了滔天的權勢,誰不想讓周遭人雞犬升天再讓自己得到更大的權勢?人的貪念是無止境的。

    太子倒了,還有晁王,顏柳是他重要的助力之一,他怎捨得撒手?

    寧致遠說得很直白,顏行祿一時無言以對,他可以一死,但若是寧致遠不消了這口氣,他父親一樣會成爲他的傀儡,他第一次發現,眼前同僚居然是這麼冷血寡情不擇手段的人,她嫁給了這樣的夫君,如何得幸福?

    ……………………

    一頂轎子,進入了柳東街,轎伕動作迅速全不顧轎子的平穩的向前走着,徐媽媽快步隨在一側不停的用手帕擦拭額頭的汗水,氣喘吁吁,卻也沒落在後頭,轎子後頭跟着四個粗使婆子,腳步矯健,跟在轎後倒是一點不費力氣。

    睿王府前的護院還是以前那些人,能讓徐媽媽這麼護着來的,只能有一個人。眼尖的護院立即跑進了府,與正在指揮着家丁懸掛昨夜被風吹落的一塊對聯。

    聽得王妃回府的消息,手握錘子叉腰望天的管家雙眼瞪得渾圓,立馬丟下了錘子去往了懷瑜居將此消息稟告給了守在書房之外的秦淮。

    早不回來晚不回來,偏偏在這個時候火急火燎的趕了回來,書房裡,聽得此訊的寧致遠嘴角的笑容更是冷了,顏行祿並不知是何事,嚴峻的皺着眉頭。

    “你去攔一攔,我很快就談完!”

    秦淮抱拳領命而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