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零九章:投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零九章:投毒字體大小: A+
     

    每日早起,聽着徐媽媽將京城的各方面消息做了一個彙報後,她就要開始一整日的訓練,那位在莊田住着的御醫在確診了杜依依的病情之後就被打發走了,有幾位粗使婆子的日日教導下,縱然起步晚,她現在應對突發事件的靈敏度已經提高了很多,昨日連翹心不在焉,遞給她的茶盞落了空,本眼看着要摔碎的茶盞居然就被她接住了,依以前的她與徐媽媽等人來看這幾乎是不可思議的速度,雖然燙熱的茶水燙得她手背紅了一大塊,但第二天的訓練她卻是更加賣命。

    沈客這條路難走,她作爲沈客的妹妹命運就已經與他緊緊的連在了一起,在以後京城必然會再有戰亂,只有學會武藝纔不會有上一次的情況發生,她不能永遠都要靠着別人的保護,那些士兵濺撒在她身上的鮮血,絕對不能再有第二次。

    莊田的後院在她住進來之後就已經清空,寧致遠派來保護她安全的人會日日守在後院的通道口,日日勤奮苦練,杜依依日日的成長着。

    後院裡那些竹子樹木在她日以繼夜的練習之下砍斷了一半,她這雙已經養尊處優得嬌嫩的手,在一次次的劈砍削刺的動作後留下了一道道細微傷口,握劍的虎口更是因爲幾次用力過度早已開裂。

    用白布包裹住了紅腫的雙手,杜依依用幾個粗使婆子都瞠目的毅力日日不歇的練習着。

    時間,在她那把劍的劈砍削刺下緩緩流逝。

    這樣的寧靜與心無旁騖行知合一的練習,在第六日貢院大門再次開啓的時候才被打斷,連翹的爲了迎接弟弟的奮戰結束,早早的杜依依請了假回了睿王府,徐媽媽早早的就進了城,午間就纔回到了莊田。

    杜依依手握着鋒芒冷冽的長刀,手起刀落,一直纖細的煙竹就被砍斷,在睿王府時苦練已經將她身體的強健提高了不少,而在莊田的這幾日日日練習刀法劍法,她的速度與力度再次得到了提升,莫說是一根菸竹,就是一棵她手腕粗的樹木她也能兩刀砍斷。

    手氣,刀舉,寒芒生風,刀落,再起,再落,院子裡最後一顆樹木,頃刻間就被攔腰斬斷,刀身從斬斷樹木的斜斷口直線劃過,被斬斷的樹木被這一股力道帶着落了下來,直直插入了黃土地,片刻之後才向旁傾斜倒下。

    翟鶯立即遞過來了一條棉巾,杜依依動了動雖紅腫卻依舊靈活的手指扭了扭手腕,接過棉巾擦到了臉上脖子上的汗水。

    徐媽媽就是在這時走上了前頭。

    “王妃,夫人出事了!”

    現在能被徐媽媽叫做夫人的人只有一個。

    “什麼事?可是肚中胎兒?”

    陸湘雪乃是當今內閣首輔獨女,又是軍方第一人沈客的正室夫人,她雖只是一品命婦,但實則的榮耀早已蓋過了皇室那兩位公主,以她被捧在雲端的身份安逸無憂的生活,除了腹中的胎兒,還能出什麼事?

    “是,也不知是何故,半個時辰前夫人突然腹中絞痛,現在將軍已經回了府,宮裡也派來了御醫,王爺也帶着常先生去了,王妃…………”徐媽媽一路是快步趕回,陸湘雪待她不薄,杜依依待她也不薄,近段時間陸湘雪與杜依依之間的面和心不和她也看在眼裡,所以她自認爲這該是讓她們姑嫂之間除去心結的好機會。

    “宮中御醫都沒有症斷是何故?”

    “說是…………說是…………被投了毒…………”

    投毒………………杜依依緊擰的眉頭一揪,誰敢給沈夫人投毒?這不是活膩了?誰會有膽子有能力做這樣的事情?在京城這樣的人屈指可數,不超過七位

    寧式鴻,陸以安,寧誠,寧朝戈,寧致遠,樊東籬,熊懷遠。

    陸以安與寧致遠不可能會給陸湘雪投毒,那就只剩下五位,皇上就算忌憚這位他一手提攜起來的臣子,但也不會在重用他之際給君臣之間埋下這樣一顆炸彈,皇上也不會是。

    沈客在軍方聲名顯赫威名深入軍心,就算是軍方的互相傾軋也該是直接針對沈客而不是毒害他爲出世的孩子惹得這頭雄獅暴怒。

    那麼,目標就指向一人了。可向來行事縝密就連寧朝戈也抓不到他半點把柄的太子會這麼愚蠢?既然不是他針對沈客陸以安,就是別人在針對他了。

    她突然的想起了一件只有數人知道的一件往事,她現在的丈夫,睿王寧致遠當初之所以早產,不也是因爲被投了毒?皇上若是知道自己最信任的臣子也曾經歷了當初自己的那段往事,他會如何想?

    寧致遠與沈客暗中聯手擊垮太子,在貢院還有一個半時辰開啓的時候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沈客不會這麼狠心!她確信沈客不會這麼狠心!

    “去沈府!”

    難道權力真的有這麼重要?難道死去的人比活着的人還重要?父子不親,兄弟殘殺,現在還要再添一樁慘事嗎?

    握着彎刀的手一反轉,手中彎刀插入那半截竹子之中,杜依依咬着纏手布帶打結的一頭,將手中布帶解開,將緊束衣袖布帶解開,快步離去。

    “王妃,皇上正在沈府,您還是更衣梳妝吧!”徐媽媽在後頭奔跑追趕,一路快步趕回的她早是筋疲力盡,如何能追得上怒氣衝頭的杜依依,最後還是派了幾個粗使婆子在後跟着,她才快趕慢趕的隨在後頭。

    素面朝天衣衫素淨的杜依依快步走在前頭,一位粗使婆子早就讓莊主趕來了一輛馬車,腳力終是比不得馬力,上了馬車,杜依依讓馬伕快馬加鞭,一刻鐘就趕到了城門,兩刻鐘就趕到了沈府。

    身着魚龍服的錦衣衛在沈府之外把守,認識杜依依的他們沒有阻擾,直接領着她進入了沈府。

    在貢院巡查的沈客已經回到了府中,本是要前往貢院做最後一次巡考的陸以安寧致遠都在沈府,皇上皇后都來了,宮中御醫也來了兩個,常流作爲解毒的高手也被寧致遠帶到了這裡。

    屏風後並沒有產婦陣痛的叫喊聲,陸湘雪腹中的胎兒纔不過兩月有餘,看宮中的態度,顯然這次陸湘雪應該是十分危險了。

    “依依!”

    杜依依一走入,正是緊張等待着御醫常流等人宣佈結果的諸人就都轉過了身,沈府遇上這樣的事情,她到此探望情理之中,可她也沒忘記這裡還有一個前番請她進宮而不得的皇上。

    “嫂嫂如今怎樣了?”

    這幾日練劍而練出來的一雙紅腫的手與此刻的素面朝天面色蒼白氣喘吁吁步伐不穩成了她展示自己病重的重要證據。

    在場的人,沈客寧致遠常流是知道杜依依裝病的,但一看到她這副虛弱的體態與那雙紅腫如豬蹄的手,也不禁瞠目結舌,對杜依依與陸湘雪之間的姑嫂親情大是感動。

    “依依見過皇上皇后娘娘,一時情急,還請皇上皇后娘娘恕罪!”

    雖說皇上對杜依依病得及時十分不滿,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陸湘雪與她腹中的胎兒,皇上微微頷首,就算是免了她的不敬之罪,倒是皇后娘娘和藹親近,與杜依依安撫了兩句。

    “沈客,以安,你們放心,今日這件事,朕一定爲你們查出真相,想天子腳下居然還有人如此膽大包天,朕已經會揪出幕後真兇,書如海,去傳饒肅董意二人來沈府見朕!”

    皇上既然到了場,必然就要給沈客陸以安一個交代,不然他堂堂九五之尊如何能服衆。

    “多謝皇上!”沈客陸以安同時躬身。

    陸以安扶着一旁的陸夫人,心思多放在面臨崩潰的陸夫人身上,沈客一心一意的盯着屏風,這屏風背後就是他的妻子與未出世的孩子,他的悲痛誰都能理解。

    現在常流與兩位御醫宋大夫正在爲陸湘雪排毒,時時有婢女端着水盆走進走出,一道屏風隔開了寂靜與喧鬧,更是將攪動了京城平靜的風雲。

    書如海很快帶着大理寺卿饒肅與刑部尚書董意到了沈府。

    “此事即日交給大理寺查辦,董意,你們刑部輔助偵查,朱閣,你率領錦衣衛聽命饒肅,勢必要儘快破案。”

    “是!”掌握着大賀最高司法權柄的三人異口同聲應道。

    “皇上,沈將軍,這孩子怕是要保不住了!”

    屏風後,一位身着青天碧海紋官服的御醫跑了出來。

    聽得此訊,正是捂着胸口的陸夫人老眼泛淚,依偎在丈夫的懷裡就哭了起來:“我可憐的湘雪啊!”

    “別哭了!別哭了!”陸以安安撫着陸夫人,憂慮的與沈客道:“湘雪要緊,湘雪要緊。”

    沈客劍眉緊鎖,一聲從沙場殺出來的霸氣在沉默之下數倍放大,居然是讓皇上在一時之間都爲之呼吸急促。“救夫人,極力救夫人!”

    御醫得了這句話心中再無負擔,立即又走進了屏風後開始忙碌了起來。

    寧致遠往着杜依依肩膀靠了靠,低聲問道:“你雙手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杜依依寒着一張臉,向側邁了一步。皇上板着一張臉正看着屋門,深邃如寒潭的眸光眺望遠處,負在身後的雙手透過了衣袖正不安的揉動着。

    寧致遠舔着臉再向側走了一步,正要張口,屏風之後又閃出了一人。

    “皇上,沈將軍,尊夫人體內餘毒已經排清,現還處在昏迷,性命已經無大礙,還請放心!”

    微風吹入,常流額頭汗水人人可見,搶救沈客之妻陸以安之女的壓力,可比之救治寧致遠的壓力大得多。

    一直沉着一張臉的沈客吐了一口氣,抱拳謝過常流之後,還是安撫起了陸夫人的情緒。

    “那我的外孫呢?”陸湘雪在生死線上掙扎,陸夫人也是半隻腳踏進了鬼門關,看得是被譽爲神醫的常流,她心中又勾去了一絲希望。

    “孩子沒能保住。”

    幾個婢女端着熱水走進了屏風後,宋大夫與幾位御醫相繼走出。

    陸夫人心如刀絞,可畢竟陸湘雪沒有大礙,在得了陸以安的安撫之後終於是平靜了下來,這一場讓軍方第一人痛失未出世的孩兒讓文臣第一的陸以安痛失了外孫的蓄意謀害將會引發怎樣的風暴?

    饒肅是誰?與顏柳亦師亦友算得顏柳半個學生,董意是誰,是皇后對得力的朝中支持者,這兩人一主一輔查案,若是自己心中的猜想是真,那結果也不會出乎意料了。

    皇上皇后對沈客陸以安夫婦再三安撫,再三重申強調了朝廷對幕後真兇懲處的決心,更是將兩位御醫留在了沈府,然後才離去,饒肅與董意已經展開了審查,除了服侍陸湘雪的幾個丫鬟與李媽媽,沈府其他的一干下人都被叫到了一處詢問,陸湘雪現在正是昏迷狀態,沈客半步不離的坐在牀榻前,陸夫人已經帶着李媽媽去燉了補品,陸以安爲了貢院之事不得不離去,臨別交代寧致遠一定要在沈府好好看着。

    連皇上都叫不動的杜依依能主動回到沈府,想着一舉拿獲杜依依讓她跟着自己回府的寧致遠藉着病人需要安靜將杜依依帶出了屋子,杜依依正也想借着機會問問此事真相,情願的隨在他身後。

    夕陽西沉,申時已過。

    三年一次的春闈結束,卸下包袱一身輕的考生們聚在一起歡聲笑語推杯換盞不醉不休,這些來自五湖四海以往從未謀面的考生共同經歷春闈,彼此之間已經有了共同話題,許多一出貢院三兩句話便就成了勾肩搭背的好友,這是文壇盛事,更是大賀未來的萌芽。

    暮鼓響起,沈府的後院,能清晰的聽到從城北那座鼓樓傳來的鼓聲,咚咚咚咚,彷彿是從身體裡面傳來的聲音,與心跳同一節奏。

    大賀第三十四場會試,順利落下帷幕,監考官面帶笑容的離開了貢院,在考生的是邀請之下加入了他們的宴會,第三批閱卷官開始進入貢院,第一次的會試科目成績都已經列在了寫着各州郡名字的紙張之上。

    作爲國都,京城那兩個字下面的名字比之別的紙張上明顯的要多了很多,多得一張字密密麻麻的都寫不完在後頭多加了幾張,在已經按着成績高低順序排列的紙張上,前排第十的名字用了紅筆標註分外顯眼。

    燈光燃起,一隻被燈火火苗掃到的飛蛾跌落在了紙上。握着燭臺走進的上官塔皺了皺那道因爲上次被火灼傷之後再未長出過眉毛的半截眉毛,伸手捏住了飛蛾的翅膀,將它丟到了牆角。

    “今年的競爭,真是激烈啊!”

    看着那標紅的十個名字,上官塔腦子不禁回想起了他閱卷之時看到的那些震潰人心的文章,憐惜有欣慰的舒展那半截眉毛。

    會試落幕,聚集在京城的考生與朝堂百官都在等着貢院大門再次開啓的那日,這日傍晚,從肅州八百里加急送來的了肅州大軍大勝吐蕃大軍的戰報,會試結束,意味着金榜題名日已經臨近,大戰得勝,意味着大賀疆土能再多一塊土地。

    全城陷入了狂喜,就是過了夜禁,街上也四處可見喝得爛醉的書生,順天府抓了幾人,最後也只得全數放出,在這皆大歡喜的日子裡,沈夫人被人投毒導致流產一事在錦衣衛的控制之下並沒有傳揚到百姓羣中,只在一些權貴耳中流傳。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