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零五章:期望的未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零五章:期望的未來字體大小: A+
     

    一股江河水注入大海,會讓大海更加壯闊,貢院裡這些這在埋頭思索的考生,就是大賀未來的新鮮血液,注入大賀這個生命體發光發熱,爲大賀輸送養分爲自己帶來生機,讓大賀更上一層樓。

    這是大賀的未來,也是他們的未來,更是一部分人的未來。

    新鮮的血液注入,會引起原有血液的排斥,在不能排斥的前提下,他們就只能選擇同化吸收和諧共處相互盈利。

    這場會試沒有推遲是很多文臣的努力,因爲他們在此之前已經付出了更多的努力,爲了讓大賀朝廷辭舊迎新的步伐不影響到自己陣營的利益,他們已經在很久以前就開始部署。

    今日進入貢院的考生,總有幾百人能夠金榜題名,這是大賀的未來支柱,也是他們陣營的支柱。

    春天已經到了,不久的將來就是夏天,寬闊的大殿裡的掛上了輕薄的紗幔,從外襲入的春風撩撥紗幔百轉千回,吹入大殿那張高高在上的椅子上已經沒有了半點冰冷氣息。

    紗幔輕揚,香鼎生煙,暖風處處。

    寧誠坐在高出大殿半米高的椅子上,手中緊握着一張信箋,信箋之上每二三個字就隔開着一字的距離,這是一份名單。

    是他登上太子之位入主東宮之後的支柱。

    “這些人,選出二十個來。”大手一伸,一旁的小廝立即就將這張信箋接了過來,蹬蹬的下了臺階,送到了站在大殿中央的那名老御史面前。

    這是他第一次參與到會是閱卷中來,絕對不容有失,人多雖然好,但若是太多,難免會引人注目。

    “是!”

    老御史看了一眼手中信箋,因年邁老花而習慣性緊眯的眼角微微抽了抽,這四十個人可是他與同僚費了不少心思時間才得來的,此番本是想趁着大好的機會讓他們能金榜題名進入朝堂助太子一臂之力,這一次會試各方都在爭人,自己的人能夠進入殿試自然是多多益善,冷御史覺得有些沮喪,雖說小心爲上,但此刻的太子表現得也太過謹慎了一些,要知道錯過了這大好的機會就只有等着下一個第三年,三年的時間,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俯視大殿的目光察覺到了冷御史的沮喪,太子凝眸看着那飄揚的紗幔,冷冷說道:“這一場的主考官是孫御史,下一場是你,四十人是可以塞進來,我們在盯着,別人也在盯着,父皇讓都察院監考讓我閱卷,對對本太子給予重望,若是第一次本太子就徇私舞弊,別人不知道,父皇難道還不會知道?別忘了朱閣可是巡考官。”

    朱閣,這兩個字在伏虎軍變之後讓無數人談之色變,在朝堂更是無人不懼,想着那些個因爲徇私舞弊貪污受賄而被錦衣衛捉拿下獄從富貴雲端跌落淤泥底層的同僚,冷御史緊眯的眼角再次一抽,凝滯在胸口的那口濁氣呼了出來。

    “只要不出錯,沒人能動搖本太子的位置,你們是何意,我怎會不懂,下一場的監考,辛苦冷御史了!”

    “不敢不敢,那既然太子殿下沒有其他的吩咐,微臣就告退了!”冷清建將手中的信箋摺疊,在被手掌緊握起了褶皺的信箋上有點滴汗水將黑墨融化渲染,朱閣之威,就是在他們這些以頑固固執無懼君威的御史面前都已經如此厲害,更不用說六部官員州郡官吏了。

    …………………………

    作爲凌駕兵部之上的軍方機構,五軍都督府在大賀開國以來地位就十分特殊,軍方的徵調遣令大多由此發出,兵部雖有官員調遣升遷的本職,但卻並不掌握兵權,在早年五軍都督府被開國功勳操持掌控,在近十多年這種情況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在的都督府都指揮使,均是皇上心腹擔任,手握天下重兵,天子所指,便爲先驅。

    肅州戰事吃緊,五軍都督府自然是與內閣一樣事務最爲繁忙的地方,從都督府下發的調遣軍令被綁上了快馬,加急送往各地,從肅州與各地而來的戰報,也會彙集在這裡。因沈客與前軍都督府負責會試治安,習真蓋後後被調往肅州,都督府的事務就都落在了其餘的兩位都指揮使肩頭,好在這敗了兩次的大賀大軍終於在前幾日與吐蕃戰成平手,不然這五座烏檐白牆的院子裡頭的氣氛只怕更要凝重百倍不止。

    高強飛檐,春風過而不入,大雁旋而不落,飛鳥過而不鳴。

    在五座院子如它的名字一般位列,前後左右中,位在最前頭的那一座,就是前軍都督府,因都指揮使沈客不在,這座院子分外寧靜,與前軍都督府一側的左軍都督府人走馬急的匆忙緊迫感截然不同。

    左軍都督府分爲內院外院,外院乃是給書吏處理軍務之地,內院則是都指揮使樊東籬一人之地,匆匆而來又匆匆離去的人馬多是止步在外院,進入內院的少之又少。

    作爲皇后之子,作爲現在唯一在軍方任職的皇子,作爲被認爲樊東籬退下之後就會接任左軍都督府都指揮使之職的唯一人選,寧朝戈自然有可以自由出入內院的權利。

    他握着兩道青藍色帛布包硬紙梆爲封皮的摺子與一封書信,匆匆跨過了外院許多人終生都不可能跨過去的那道內院外院之隔的門坎,走到了正在擦拭銀槍的樊東籬身後。

    “從肅州而來的摺子,近日大賀第三輕騎營第五小隊與吐蕃輕騎隊遭遇,第五小隊大獲全勝,活捉三個俘虜,在其口中審出了吐蕃已經找尋到逆賊楊義下落的消息,還請將軍批示!還有一道,習將軍被吐蕃細作投毒陷入昏迷正在搶救,細作已經認罪,被監軍趙靜之下令誅殺!”

    人人都知道,大賀與吐蕃開戰之因乃是逆賊楊義進入了吐蕃的地界,而吐蕃寧願兩國開戰也不願交出楊義,雖說他們一直堅稱找不到楊義蹤跡,現在楊義已經露面,這場大戰又會如何發展,就是寧朝戈也揣摩不準。

    “細作是如何隱匿在軍中?是在肅州駐紮大軍裡頭?徵集調遣的幷州濱州的兵馬裡頭?還是在後軍都督府的人馬裡頭?”

    “是在肅州肅州駐紮大軍裡頭,細作乃是第二弓兵營校尉,入伍十載有餘。”寧朝戈答道。

    緩慢擦拭銀槍的手一滯,樊東籬兩道濃眉沖天而起,怒道:“王北象是如何治理肅州的,居然會讓這樣的人潛伏在大軍裡頭!”

    寧朝戈雖是左軍都指揮僉事使,但從未參與過大戰,對鎮守了肅州數十年的王北象無法發表意見。

    “楊義之事,稍後我進宮稟告皇上再做處理,信給我!”樊東籬放下了抹布,寧朝戈迅速將手中那封未開封的信交到了那隻手上。

    都督府在大賀健全的驛站傳送機制下,還有這一套隱秘的消息傳送線,原本寧朝戈對此一無所知,只是他一接到這封信就必須用最快的速度送到樊東籬的手上,後來他纔在樊東籬的口中得知這乃是當初聖祖爲都督府建立的一條線路,除非爲其服務得這條線路服務的人之外,就是錦衣衛也不知曉它的存在。

    嘶,密封的書信被拆開,裡頭那張泛黃的信箋露了出來。

    樊東籬擱下了銀槍,取出了信箋,細細看了起來。

    寧朝戈站在幾步之外,看不到被信封遮掩的書信,只能看到樊東籬凝重的神色,以往樊東籬看到這樣的書信的時候也會皺眉沉思神色凝重,但卻從未有過今日這般,信中,到底寫了什麼?他好奇的挑着眉頭,卻不敢向前一步。

    “將摺子給我,我要進宮一趟!”

    迅速將手中信箋摺疊放入懷中,樊東籬幾乎是一把奪過了寧朝戈手中的摺子快步離去。

    寧朝戈看着這道背影,又看了看一向被樊東籬視如性命珍惜現在卻被丟在桌子上的銀槍,心頭愈發的好奇,但他很好的壓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他不知道不配知道的秘密太多了,樊東籬如此慎重,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了!

    想了想,他拿起了銀槍,將其插到了一塊有他小腿高的大理石的洞I眼之中,如今一切都在朝着他預算的方向發展着,只要不出意外,現在他不能知道的一切,他都會知道!

    ……………………

    從貢院巡考而出的寧致遠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爲了不打擾大賀未來支柱的才思泉涌,他們一行人進入貢院之後都是輕聲躡腳,兩圈走下來,弄得他都有些緊張了,朱閣離去之後,內閣諸人也都走了,寧致遠與他們同行了一段路後分道揚鑣,在秦淮的帶領之下來到了一處小巷,鑽入了一戶人家。

    寧朝戈有他的一處宅子,隱藏在堆花街的朱門翠戶之中,他也有他的一處宅子,隱藏在烏檐泥牆之中。

    青瀾立在屋門之外,等着寧致遠進入。

    屋子裡,牀榻上趟着一女子,女子容顏憔悴難掩美豔,緊咬的紅脣上可見一排排牙印。赤裸的肌膚上一道道外翻的鮮紅傷口觸目驚心,正有一女子在爲她上藥,草色的藥膏一塗抹到傷口上,女子緊咬的貝齒便深入紅脣一分,汗水打溼了黑髮枕頭,傷痛卻磨滅不了眼中明亮光芒。

    一件印着大大的‘囚’字的血衣被丟在牀邊,一雙厚底青鍛面靴子停在血衣旁。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