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零三章:設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百零三章:設局字體大小: A+
     

    二月十三,肅州五萬大軍休整後與吐蕃再次開戰,血染沙場流血漂櫓,就是京城,都彷彿能聞到那股千里之外的血腥味。

    京城儒生士子云集,各家客棧爆滿,書館茶樓酒樓等地更是處處可見捧書苦讀的書生,街頭巷尾大路上更是到處可見他鄉遇故友的書生執手歡聲交談。

    這日,寧致遠下了早朝,回到了睿王府,呆坐了片刻,便就起了身離開了睿王府。

    這幾日從城西門而入的戰報從未停歇,站在北大街上,看着馳騁而過路人避退的馬匹,寧致遠鑽入了一條堆花街,來到了一處商鋪前。

    這個地方杜依依也曾來過,寧致遠來得更多,沒人知道這是晁王寧朝戈的私宅,更沒人知道這是他與晁王平日密謀的地方。

    明日就是會試第一場,籌備了兩月,明日一戰絕對不容有失,所以他再次來到了這裡,與他在太子倒下之後要面臨的最大的敵手來討論一些細枝末節。

    一場春雨過去了,院子裡的青苔長得愈發的幽綠了,走在那石板之上他都只覺得腳底有些打滑。

    他同父異母的兄長,就站在院子的前方等着他。

    “明日,我有十五人會參加科舉,考卷的答案我已經發了下去,誠元府裡的事情我也已經安排好了。”

    十五人,從秀才到舉人,這是過獨木橋的機會,寧朝戈居然能有對他忠心耿耿的十五人來替他完成這件事,他居然能捨得用這十五人來完成這件事,寧致遠看了一眼身側人,眉頭緊鎖。他們都明白,一旦舞弊暗揭露出來,這對這些人來說會意味着什麼!

    “我有十人!其中一人與胡正裡乃是遠親,一人乃是誠元府管家的近親,相信不會有人懷疑來自大賀各地的他們背後的身份!”

    他們要做的,不是要毀了這些人的光明前途,不是要毀了在大戰之際文臣竭力保全的科舉,他們只是要將這件事牽扯到太子的頭上,讓他有口難辨。

    “明日監考的人我會去打點好!只是到時候看守貢院的是前軍都督府的人。”寧朝戈含笑看着身側的弟弟,試圖在他深邃的雙眸中看出緊張,十分想看到他那兩道劍眉能夠彎曲緊皺!

    寧致遠皺着眉,面色凝重。

    “只要沈客不到場,就不會有危險!”

    寧朝戈很是滿意,如他所料,沈客果然對他這個弟弟沒有繼續親近下去的意思。“沈客乃是負責貢院治安的人,怎會不到場?”

    “若是他最疼愛的妹妹有了危險,他怎會在場?”

    寧朝戈一鄂,隨即大笑:“看來你付出的可比我多得多!不過得到的,可不見得會有多少!”

    “眼下將太子拉下馬是我們共同的目的,廢話莫多說!我知道孫裴是你的人,都察院你搞定!”

    寒風乍起,院子石縫裡那些青草隨風擺動,濃重的血腥味從天井外的藍天上而來,擺動的青草被這寒風吹折,幾朵小黃花花瓣凋落,空氣混雜着肅州那一萬已經死去的士兵的鮮血,這一切,就來自他身邊這個人。

    寧朝戈一直很自信,因爲他的身份足以讓傲視一切,就算是太子,除了覺得棘手之外,他還從未覺得太子會是真正能威脅到他的人,但看着寒風中那張寒意秉然的臉,他卻覺得自己的判斷有些失誤了,寧致遠手中的籌碼,可比他想象中的多得多,原本這個世上,除了他之外,沒人知道左督御史孫裴是他的人,就是皇上身側那個無縫不入的朱閣也不知道,可寧致遠卻淡定悠閒的說出了這個秘密。

    “都察院你不用擔心,軍方也不用擔心,內閣我不用擔心,可是還不夠!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難道你就不想爲這張戲再加些橋段?”

    “不能太貪心!我不想,你也別想!得不到朝臣的支持,他還如何做得了太子,何必趕盡殺絕!”對於太子,寧致遠並沒有多少恨,甚至對眼前的寧朝戈他也沒有多少恨,他恨的不過是他們身後的那兩個人。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下次我們可就沒有了聯手的機會了!”寧朝戈深深吸了一口寒風,心頭那股狂熱頓然冰冷了幾分。

    “那就不要讓他再有翻身的機會就是了!”

    寧致遠踏過石板,踩着落在地上的花瓣,離開了這座無人知曉的府宅。

    他付出了很多,但他只能繼續付出下去,這一次,他知道杜依依是真的動怒了,但是他無可奈何,他無法退一步海闊天空,他只有進一步才能天地寬廣。

    “走了,出來吧!”

    天井裡那幾朵在空中瑟瑟發抖的小黃花徹底的光禿,黃色花瓣被吹了一地,寧朝戈身後,有一雙纖細的手推開了門,紫月靜靜站在他後頭。

    “你不能想的事情,我怎麼不能想?”寧朝戈自言自語的挑起了眉頭,冷笑着看着那已經被踩入了污泥之中的花瓣。

    他心中有一盤棋,他手中有一顆棋子,只待時機成熟,這座京城,那座皇宮,就無法安寧了。

    ……………………

    連翹擔憂着杜依依,所以今日去了一趟莊田,但是杜依依卻抓着她問了她弟弟的一些話,知道杜依依是爲她擔心自己弟弟的將來,連翹心頭暖暖的,想着自己果然沒跟錯主子,回到睿王府,她早早的爲弟弟做了飯,然後爲他添了燈油,將燈芯撮粗了許多。

    “姐姐,燈芯這麼大,耗油!”

    ● ttκa n● C○

    “明日就是你考試了,姐姐只盼着你能考個進士光宗耀祖,這一點油算什麼,安心讀書,今日你姐夫不回來,我到懷瑜居睡,姥爺早就睡下了不會打擾你,可被熬太久,子時一到必須得睡,聽到沒有?”看弟弟有些失神,連翹溫柔的敲了敲他的額頭。

    丁文才霍然回神,無奈搖頭笑道:“知道了!姐姐去休息吧!”

    連翹嗯了一聲,帶上了屋門。

    放下書本,丁文才長舒了一口氣,外頭夜空繁星閃耀皓月高懸,再有兩日就是月圓之時了,只是,九日後他要看到這一輪明月,也許就要掛着一堵高牆了!

    肅州四萬大軍與吐蕃三萬大軍戰成平手,這一消息對大賀軍方朝廷來說算不得是喜訊,但是在春闈會試當頭,卻讓不少人鬆了一口氣,最少在這個關頭,他們能安心的將目光留在會試上了。

    已經入了夜禁,但京城四處可見燈火,客棧等地更是燈火通明,這是明日考試的士子在備考,貢院早已被打掃乾淨,在今日,負責監考的特派官吏已經入住了貢院,在接下來的三場考試之中他們的吃住都必須在這座貢院之中。

    一夜,瞬息而過。

    大早,杜依依本想進城去看看今日貢院封院的盛況,可不料平日身體強健無病無痛的她卻是突然的頭暈眼花渾身痠痛站都站不起來,徐媽媽忙叫來了一位大夫,症斷出了是舊疾復發。

    杜依依不知道自己還有舊疾,細細一問,才知道是杜依依那轟轟烈烈的一跳在她這副身體裡留下的創傷,無奈她只能打消了進城的打算,只得在吃了大夫開的藥之後躺下休息。

    外頭日上三竿,正該是考生進院的時候。

    今日,又不知道又多少人的命運要因爲那張龍椅而改變了,想着連翹那張笑臉與期盼,杜依依心頭就像是堵了一塊石頭,她的弟弟與秦淮相處的十分不錯,若是不出意外,丁文才應該也會在這一場算計之中。

    如連翹這般盼着今日考生高中的姐姐有多少?在權勢面前,無權無勢的人是說不上話的,寒門士子十年苦讀,多少人都在盼望着這一次的機會,可是這一場會試之後又會有多少人多年心血毀於一旦?

    “王妃!王妃!將軍來看你了!”門外,徐媽媽快步走了進來,她的身後,還跟着身着銀甲的腰佩長劍的沈客。

    沈客今日可是負責貢院治安的人,他怎麼會來了這裡?

    “不是讓你不要亂說麼?”

    徐媽媽悻悻低下了頭,低聲道:“是沈將軍聽着消息自己來的!”

    “你們都下去!”沈客冷眼看了一眼屋子裡的婢女,在徐媽媽搬到牀榻前的那把椅子上坐了下來。

    婢女全數退下,杜依依也終於掙扎着起了身倚着牀頭坐了起來。

    沈客這個時候不該出現在這裡,但自己病了,他這個兄長出現在這裡無可厚非,所以他來了!若真是如此,她還會覺得有些高興,畢竟至少能沖淡一些她心裡的陰霾,可是,她知道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今日是寧致遠與寧朝戈實施大計的時候,沈客的人負責進院考生的搜查,沈客該坐鎮在貢院以他大賀英雄軍方第一人的威名讓一切別有用心的人打消念頭,偏偏自己這個時候卻病了。

    前番他能用自己來與皇上一表自己的忠心,寧致遠能用自己來轉移朝廷的注意力,現在他還用自己來作爲他‘失職’不在場的藉口,寧致遠還要她來當這個罪人!

    她的心,已經涼了大半截。

    “沈客,你當真要幫寧致遠?”

    沈客幫他,太子一倒,誰會受益?

    沈客眼角內斂,眼神有些恍惚:“我就知道你會看破,我也不打算瞞你!此事與你無關,你好好養病!”

    “怎麼與我無關?沈將軍本該坐鎮貢院排查考生,卻因我跳城樓留下的舊疾而不得不離開貢院出了城,因此沈將軍失職讓別有用心的舞弊考生進入了貢院,此事與我有關,與你無關!人人都會說,要不是因爲我,沈將軍怎會失職離職?你可知道我會被人戳着脊樑骨罵?”

    能設下這麼周密縝密的局,沈客怎會不知道這些?

    她問,不過是想得到他的親口回答。

    萬籟寂靜,沈客低着頭,沒有回答。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