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百零一章:他的手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王妃威武 - 第二百零一章:他的手段字體大小: A+
     

    大雁歸北,枯木吐綠,春暖花開。

    郊外的草地長出了幽綠喜人的青草,街邊的垂柳開出了片片綠葉,古老年久的屋宅院牆上的枯藤也長出了一片綠色的圍牆,雁留湖大雁飛舞,睿王府的後花園百花怒放。

    今年的春意比之往日要來得早得多,雨水早就過了,馬上就是驚蟄了。

    促春遘時雨,始雷發東隅,衆蟄各潛駭,草木縱橫舒。一候桃始華;二候倉庚鳴;三候鷹化爲鳩。睿王府的後花園,桃花枝頭綻放,正是粉紅快綠,心曠神怡。

    被禁足之後的寧致遠再次養成了睡懶覺的毛病,每次若不是聽到杜依依這頭有了動靜就絕不起牀,他在書房將秦淮打探到的消息做了處理,她在廳堂將管家與徐媽媽彙報之事做了處置之後,兩人就只能無趣的沉默,還是連翹與秦淮去了後花園一趟說後花園的桃花開得極盛,才讓杜依依有了到後花園看看的心思。

    昨日皇上召集了沈客等人去寧元宮議事之後並沒有當即下達了命令,寧致遠還是隻能繼續等,所以他今日正是空閒時。

    桃花夭夭灼灼,粉紅之中夾雜點點綠意,步入久違的後花園,一股春意便就撲面而來,寒冷而漫長的冬天總算是熬過去了,春天也總算是來了。

    這個春天,對寧致遠來說有着不一樣的意味。

    “有幾株桃樹沒能經受住霜凍,現在還未見綠,昨日我讓管家讓花匠重新栽植了幾株。”看杜依依停在那兩株只見綠意不見桃花的桃樹前,連翹趕忙做了解釋。

    桃花林之外就是一片花圃,與之粉紅一色的桃花相比,這片奼紫嫣紅的花圃就像是畫師筆下的顏料,五彩斑斕的包含了所有春天該有的顏色。

    她倒是在這時想起了一人,他的鋪子也是該這個時候到期了,春闈會試也快要舉行了。

    “暖雨香風頻相顧,花開正是好春光。大好春日,大好春光啊!”

    寧致遠信手摺下了一支桃花簇簇的綠枝,陶醉輕嗅。

    “你的春光可不在這裡!皇宮裡還是沒有消息?”杜依依看着他的動作,猛然間又是想起了一人,那月秋牡丹怒放,一夜秋風花落枝頭,有人拾花暗喻,是她去年唯一的溫暖。

    “說消息,這不是來了?”寧致遠搖了搖手中花枝,笑看着匆匆而來的秦淮。

    秦淮腳步如廢,衣袂帶起地上枯葉,額頭滴下了晶瑩汗水。

    “王爺,皇上下令,讓肅州大軍與吐蕃一戰!”

    這是個好消息,寧致遠呵呵笑了笑,摘下了一朵桃花,夾在了手指縫中。

    “吐蕃的使團如何說?太子如何說?”

    夭夭桃花下,杜依依眉頭一挑,撲鼻的花香彷彿瞬間就變得濃郁了起來,刺得她皺起了眉頭,她知道,在寧致遠的世界裡,晁王纔是第一大敵,方纔寧致遠並沒有提到晁王,她提起了耳朵,收起了心思,細細聽着不遠處主僕的對話,希望在他的口中聽到那兩個字或者那三個字。

    “吐蕃使團在寧元宮外跪求,皇上讓錦衣衛派遣人將其遣送回國,太子並未表態。”秦淮胸口劇烈起伏,但話語卻並沒有粗重呼吸吐納的聲音。

    “顏柳可回來了?禮部如何說?”

    “回來了!顏閣老進了宮,禮部尚書也進了宮。”

    “朝臣可有人在父皇面前說了祭祖大典之事?”

    “暫時未有!”

    “下去吧!一有消息,立即稟告與我!”

    指尖桃花落,手中花枝揚,寧致遠負手,等到秦淮離去,才邁步走到了花圃前。

    杜依依緊皺着眉頭,臉色煞白,再不見桃花粉紅。

    難怪他這幾日如此自信如此鎮定,難怪他能在皇上面前抗旨,難怪晁王會與自己說那些話,原來,這都不過是他的手段。

    “你們該高興了,肅州一亂,文武兩派的朝廷必亂,祭祖大典就可以推遲了,等到春闈會試舉行,一切就都按着你們算計的那樣發展了!”

    她怎麼能相信一個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說的話,怎麼能相信一個曾把她當做棋子的人的感情!

    是她太愚蠢!

    “我有把握的,相信我!這場婚事,我一定不會讓它舉辦的!”

    她說的是對他最重要的祭祖大典春闈會試,他說的是對她最重要的婚事。

    她如何能信!他明知對現在的兩人來說最重要最敏感的是什麼卻還要用這樣的手段,今日他能如此不落痕跡的瞞天過海,明日他還會做什麼?杜依依心頭燃着一把火,眼中燃着兩把火,這樣的事情,她不能忍!“這本就在你們的謀劃當中!你怎麼會沒有把握?你既然早有這麼的計劃,爲何要讓我去找沈客?哦,對了!你是不能得罪沈客的!所以你才讓渾然不知的我配合你演了這齣戲,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你與寧宜的婚事上,讓你有了更多的時間在肅州做手腳!是了,是了!”

    杜依依嗤笑着,她不想再說下去,越說下去她發覺自己只會越可悲越可憐。

    趙靜之是沈客舉薦去肅州的,鎮國侯常勝侯帶去的多是沈客的兵馬,配合這沈客那個身份,配合着在他身上發生的那些事情來看,這不僅僅是寧致遠的手段,若是沒有沈客的配合,他怎麼攪動肅州的風雲?

    原來,這也不過是一齣戲。

    夭灼桃花隨風簌簌,映紅之下那張臉愈發的蒼白。

    小小的拳頭緊握,尖長的指尖已經刺入了肉掌之中,原來,她依舊也不過是一枚棋子,不單單是他的,還是沈客的!

    她居然還如此愚蠢的渾然不覺,居然還相信他是真心實意!

    看着粉紅夭灼桃花映襯下的那張白若素縞的臉頰,寧致遠手中花枝無聲墜地,高昂的頭低垂了幾分。“正是因爲有把握,所以我纔會這麼做!依依,你再信我一次!”

    他用寧宜的事換來了肅州的時間,用肅州的時間換來了祭祖大典的時間,他缺很多很長很久的時間。

    可是,他發現,他若是要與她再走近一步,可能需要更多的時間,從杜依依眼中透出的那股寒徹心扉的冷意,與那日在艾城小巷中見到的如出一轍,他知道,這段時日他費盡心機才拉近的距離,最終還是因此事而得到了懲罰。

    他覺得痛苦,卻並不後悔,他需要時間啊!在得知常流的病情之後,他才發覺他最需要的一直永遠都是時間!

    “信你?”寒氣氤氳的雙眼看着五彩斑斕的花圃,粉嫩的嘴脣最終也成爲了最單調單薄的白色。

    寧致遠知道自己對她的傷害,心頭有千言萬語,卻如梗在吼,這既然是他做的事情,他如何解釋她也不會接受!

    不管是青瀾還是紫月還是寧宜,這都是他的選擇,杜依依纔是受害者。

    “連翹,與我收拾行裝!”

    “你要去哪裡?”寧致遠面露醬色,嘴脣微顫。

    杜依依冷哼一聲,拂袖轉身。“我去城郊莊田小住!就不留在這裡耽誤睿王爺的大事了!連翹,還愣着做什麼,還不快去?”

    寧致遠伸手去抓,去連着衣袂一角都沒有抓到。

    連翹雖不知兩人因何如何鬧得這般,看到杜依依的神色,她趕忙匆匆離去。

    “我隨你一同去!”寧致遠無措的撓了撓後腦勺,卻只聽到了風中那句譏諷的話。“你敢再抗旨?”

    徐媽媽還在斬馬街,連翹爲杜依依收拾了行裝,管家備好了馬車,杜依依拒絕了秦淮帶着一行護院隨行保護,帶着一行婢女與幾個粗使婆子離開了睿王府,寧致遠回到已經空了大半的懷瑜居,心思這哪裡是小住,簡直就是搬家!可是他找不到挽留的理由,這件事是他一手造成,在春闈未至之前,他根本做不了什麼。

    他只能等,等到自己爭取到了時間,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後在將她接回來。

    睿王府發生的事,讓許多人瞠目結舌,睿王纔在朝堂之上抗旨被禁足府中,睿王妃居然選擇在這個時候離開了睿王府,按理說兩人夫妻不合在睿王做出如此犧牲之下應該感情會有所增長才是,如今這是什麼情況?

    匆匆回到睿王府的徐媽媽在秦淮口中探聽到了隻言片語,細想之下趕去了沈府找到了陸湘雪。

    陸湘雪本是要親自去勸,卻被沈客攔住,徐媽媽只能獨自離去。

    寧朝戈聽到這個消息,高興的喝了三壺酒,美滋滋的睡了一個午覺。

    此時最氣憤的人是太子,雖說朝堂還不見動靜,但他知道肅州一旦開戰必然會影響到他期待已久的祭祖大典,所以他在鎮定心神之後找來了都察院的幾位御史,讓他們去找了欽天監正。

    比之肅州大軍進攻吐蕃與吐蕃使團被遣出大賀的消息,杜依依離開只是小事一件,大多人沒有將目光看向此處,只是一心盯着即將拉開序幕的大賀吐蕃一戰,士兵們熱血沸騰的盯着,百姓們精神抖擻的盯着,百官們憂心忡忡的盯着,後宮裡那兩個身份尊貴的女人更是心事重重的盯着。

    京城的局勢,開始劍拔弩張的緊張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