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九十九章:風雨欲來,萬籟寂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九十九章:風雨欲來,萬籟寂靜字體大小: A+
     

    英雄難過美人關,他略略可算得是她的英雄,她卻是他眼中的美人。

    有人要拿着沈客來將他一軍,沈客能忍,他不能。

    睿王被禁足睿王府的消失很快的就傳到了許多人的耳朵裡,有人爲之大喜,有人爲之擔憂,皇上罰了睿王的觸犯不敬,但這懲罰實在是微不足道,他們應徵了皇上對軍方與皇子之間的關係的態度,但卻依舊無法讓皇上丟下對睿王的寵愛。

    很多人在隨着這個消息行動,這是寧致遠的家事,但卻也牽扯到很多家庭的安寧。

    沒了大臣的拜訪,杜依依倒是覺得這種禁足到也算得是一種變相的恩賜,這兩日的睿王府很安靜,安靜得大有一種風雨欲來萬籟寂靜的味道。

    誠元府裡,此時是一派喜慶,已經齋戒了多日的太子臉上有些發白,身上那一身剛剛纔送來的杏黃五爪蟒龍外袍卻更是襯得他面如稿紙,落地鏡前,他雙臂展開,有侍婢正在小心翼翼的爲他整理着中衣的衣袖。

    再有半月,他便就能入主東宮,走入他夢想中的那座宮殿了。

    所以他很興奮,迫不及待的穿上了這身大典之日的王服。

    “你們說,本太子穿着這身衣衫如何?”

    他自戀的捋了捋平順整齊的鬢角,扶了扶手上那頂黃金爲料珍珠爲襯的發冠。

    “太子爺威武!太子爺千歲千歲千千歲!”

    兩側婢女匆忙退步欠身,眼眸之中也包含喜色,他們的主子入主東宮,也就預示着他們向着權力的巔峰再前進了一步。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他們是太子身側忠心耿耿的奴僕,日後自然會能成爲書如海那一類人成爲未來皇帝的心腹。這對出身卑賤極度渴望權勢的他們來說是致命的誘惑。

    “啓稟太子,禮部尚書沈從雲在外恭候!”

    冊封太子的祭祖大典當日會同時冊封太子妃,這對禮部來說可是眼下最大的一件大事,太子已經要踏進那座塵封已久的東宮,這些事情沈從雲當然希望能夠儘量的取得太子的認可,讓他能在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將來站穩腳跟。

    “讓他進來吧!”

    太子高興的抖了抖寬大的衣袖,看得鏡子裡那兩隻威風凜凜的蟒龍隨之而動,笑得更是明媚。

    ………………

    晁王府裡,寧朝戈又迎來了柳姑姑,柳姑姑送來了皇后的消息,將他那顆躁動的心再次寧靜了下來。

    太子就要入住東宮了,一旦他進入了那座宮殿,要讓他出來可就難上加難了,時間越來越近,他就越來越焦急,可是這種焦急也只是於事無補,他根本找不到太子的任何把柄,後宮裡的皇后也感覺到了常妃母子帶來的浩然威壓,不過她並沒有着急,她也是曾陪着皇上進入那座宮殿的人,她知道住在那座宮殿裡的日子並不會好過。

    “與睿王聯手之事,娘娘認爲殿下做得十分正確,現在殿下卻與太子聯手與睿王反目,娘娘想問問殿下這是何意?”柳姑姑作爲皇后的傳話筒,在寧朝戈的面前身份不同尋常,她能無禮的說着這些話,也是因爲皇后對此也是十分關心。

    “沈客的勢頭無人可擋,若不能確定父皇的態度,我心難安!”

    寧朝戈眉頭高挑,緩緩挑起了嘴角。

    “皇上不會將皇位交到一個身患重病的皇子手上,殿下最大的敵人不是睿王,而是太子!”柳姑姑的話就是皇后的意思,一個卑賤的宮婢如此指點江山,寧朝戈卻沒有覺得有絲毫的不妥。

    “太子也風光不了多久了!”

    他笑得很是燦爛。

    “還請晁王明示!”柳姑姑疑惑道。

    “柳姑姑,昨日父皇召見了常流,你可知道老四現在的病情?聽說常流最近也染上了風寒,上次見消瘦了不少!雖說術業有專攻,但一位能勝過宮中御醫的神醫連風寒這樣的小病都治不好,倒是有些蹊蹺!”

    寧朝戈平靜的道,他是皇后之子,必然是要成爲萬人之上的君王,無論是太子還是睿王,他都不會向之靠攏,他只在等着一日,等到他埋下的這些炸彈自動爆炸。

    “奴婢會稟告娘娘!侯爺在肅州蕩平了兩支吐蕃千人大隊,吐蕃的使團還在京城,世子爺也要參加今年的春闈會試,娘娘讓殿下助國舅一臂之力!”

    吐蕃與大賀的態度未明肅州卻已經數次起了戰事,鎮國侯立下了功勞,但卻不見得會被皇上接受,鎮國侯雖爲皇后兄長,但其乃同父異母兄妹感情並不似外界看着的那般親密無間,雖說與一母所出的國舅關係不錯,但之間畢竟也牽扯着那麼些利益關係,曾答應了國舅要讓他成承襲鎮國侯爵位的皇后,當然不能讓欲要棄武從文的張留仙金榜題名。

    “柳姑姑,此事我正要與母后說一說,你先去吧!稍後我進宮一趟!”

    柳姑姑看了一眼眼前人嘴角笑容,心裡更是疑惑,但她並沒有發問,只是帶着這些疑惑轉了身。

    ………………

    功勳公侯全數敗落,脫穎而出的沈客徹底成爲軍方第一人,若不是向來冷漠不想與大臣來往用陸湘雪懷胎需要靜養之名閉門謝客,現在的沈府怕是一刻也不得安寧。

    書房裡是,陸湘雪正在安靜的替沈客磨墨,沈客正在看着手裡的一張信箋。

    墨石與墨硯摩擦的聲音很有規律節奏,沈客靜靜的聽着,思緒早已飄飛到了信箋之外。

    爲了讓皇上安心,在睿王府的這件家事上他選擇了沉默,所有人都是這麼以爲,但他們都錯了,他的沉默十分自私。

    這是因爲他遮掩隱藏在心裡的那些感情,他的路看似平坦,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舉步維艱,世人最羨慕敬仰欣賞的是他的軍功等身天子信臣軍方第一,他最欣賞自己的,是自己的忍與狠!

    若不是他能忍與狠,他走不到今日,這二十多年,他隱藏了自己最真實的感情,所有的感情,每天用着一張陌生的臉去應對外面的風雨,就算是巨人也有累的一天,但他卻甘之如飴,因爲他知道,所有的隱忍,都是爲了最後一刻的勝利。

    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他預料當中的發展,但有一件事,卻是脫離了他設定的發展軌跡。

    他本以爲,能爲了自己跳下城樓的她心裡不會再容得下他人,雖他知道她與顏行祿私奔,但他知道這應該只是她的不甘心,可是現在的情況不同了。

    他曾想着,在他取得人生最大最終的勝利之時,她能站在他的身邊,與他攜手並肩,她用她的死證明了對自己的感情,所以他一直堅信,她的心裡不會再容得下別人,甚至比他堅信的認爲大賀江山必然傾覆更加確定。但是現在,他卻無法如此堅定的堅信了!

    他剛堅硬如石的心化成了春日的水,漣漪泛波瀾。

    所以,他需要做些什麼,讓她能再次回到自己設定的發展軌跡上。

    所以,他選擇了沉默。

    他要用寧致遠的花心與睿王府的複雜局勢讓她明白,睿王府並非她的安樂窩,睿王並非是她的良人。

    他纔是!

    陸湘雪的動作很溫和,爲沈客做每一件事她都會這般溫和,正是因爲用心,所以她能察覺到沈客此時的情緒波動。

    她知道他在想什麼,但是她必須要裝作不知道。

    她已經裝了半年了,爲了扮演好沈夫人這個角色,她最大限度的展現了自己的包容寬容溫和賢淑,沈客也確實對她很好,可是,這與她想象中的不同。

    她與杜依依一般,都是現實的理想主義者。

    她要得到愛,就必須是全部的愛。

    但她的方式與杜依依不同,她不會逼得自己走上絕路,所以,她也選擇了沉默。

    ………………

    宮裡的氣氛突然的開始緊張了起來,一是因爲睿王被禁足,二是因爲太子冊封,後宮地位最高的兩個女人突然的變得親近了起來,與之以往的針鋒相對判若兩人,所有人都知道,這是暴風雨前的異常。

    寧王乃是藩王,有幷州爲封地,久居京城不合祖制,加上皇上又爲寧宜賜婚,所以他們父女必須早日離京去籌辦婚事事宜,但因爲衆所周知的原因,兩人至今都沒有動身出發。

    吐蕃的使團居住在京城外的行宮內,這幾日對他們來說可說得是倍受‘羞辱’,他們大王提出的聯姻一事被一拖再拖,肅州與吐蕃變邊城的戰事一度吃緊,若是不能完成使命,他們也就別想着再回到吐蕃了。

    吐蕃有意再續百年聯盟,哪會蠢到在這個時候與大賀摩擦,每次使臣接到大賀的戰報的時候都是一臉的不可置信,吐蕃已經被大賀滅了兩支千人大隊了,若是再這麼下去,他們此行的目的也就泡湯了。

    在得知肅州開火的原因是因爲伏虎軍變逃出的叛軍餘孽楊義之後,他立即修書回國讓大王捉拿楊義,但至今都不見回信只得到開火戰報。

    吐蕃的局勢,似乎有些失控了!

    肅州的局勢,也似乎失控了!

    這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他這個使臣遠在京城卻根本無能爲力。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