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九十七章:天上掉餡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九十七章:天上掉餡餅字體大小: A+
     

    自臘月隆冬過去之後,京城日日都能見到明媚和煦的陽光,昨日元宵佳節的喜慶氣氛還留存在京城的大街小巷之中,堆花街不見鮮花堆積,倒是可以見到許多被昨夜春風吹落的花燈零星的散落在道路之上,一輛馬車緩緩而過,便就有數盞花燈被壓扁。

    堆花街兩側都是京城較富貴的大家小戶的屋宅府門,因偏僻少有百姓會到此來,在去年的那場暴風雪紛飛之時,這條街的街尾開了一家鋪子,鋪子鮮少開門,也鮮少會有顧客光臨。

    但今日這座鋪門大開的鋪子,卻是先迎來了一頂轎子,後又迎來了一頂轎子。

    鋪子後堂,是通天不遮頂的天井,天井因無人收拾,那些碎石的縫隙之間長滿了青苔,在邊角無人踏足之處,更是長起了青青草,開了一兩朵小紅花。

    天井四面搭着一塊青石板,可供人行走,青石板與走廊連接,這是一間小四合院。

    陽光普照的走廊裡,站着兩個人。

    兩人之間隔着一米的距離,面容平靜。

    今日大早,晁王就離開了本是事務繁忙的左軍都督府直接來到了此處,而從晁王府而出進入睿王府的那位老媽子,帶着他的命令,將杜依依請到了此處。

    這是晁王的私宅。

    “吐蕃的使臣今日在殿上說,大賀與吐蕃乃是百年兄弟聯盟,雖吐蕃弱而大賀強,但這乃是大賀聖祖簽訂的盟約,多年吐蕃與大賀親如兄弟友好和睦共處,吐蕃對大賀更是俯首聽命無有不從,吐蕃大王欲與大賀天家結親再修百年之好,這是爲吐蕃大賀百姓安定着想,望皇上能早日擇定和親公主訂下佳期。”

    寧朝戈不加掩飾的直盯着身側的杜依依,看得她眉頭微低黛眉微蹙,嘴角那抹笑容愈發的快意舒坦。

    她保持着沉默,等着釣魚人拋出魚餌久等不到魚上鉤之後的躁動。

    寧朝戈請她前來,當然不是與她這個婦道人家談論國家大事兩國邦交。

    等不到回答,等不到那蹙起的眉頭再緊皺,寧朝戈再次張開了嘴。“還是父皇明智,早將寧蕭的婚期定了下來,先前朝臣提議封寧宜爲公主代表大賀和親,但也被父皇否決下了聖旨爲寧宜賜婚,吐蕃如此被打臉,當然有怒氣,卻也不知道,寧宜與老四的婚事,能成不能成?”

    能成不能成自然不是他心有疑問,他只是在看杜依依的反應。

    “皇上金口玉言,既然是聖旨已下,吐蕃有怨氣又能如何?”

    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杜依依心有希夷,只能打破沉默。

    寧朝戈凝滯的笑容漸漸濃盛了起來,眼角卻是收縮的眯了起來,杜依依給出了他想要也不想要的回答。

    “聖旨雖已經下達,但卻並不是不能收回。”他再次拋出了魚餌。

    “據我所知,唯一下達了而被撤銷的賜婚敕書,只有大公主與楊義。”

    楊義是謀逆之罪,這是特殊情況,但寧宜與寧致遠之間是絕對不會出現這種特殊情況。

    “父皇是明君。”

    “沒人說皇上是昏君。”

    “若是寧宜命帶血光無法成婚,賜婚敕書自然可取消收回!”

    寧朝戈不斷的拋着誘餌,但卻沒有將話題引向自己,看着杜依依那張清秀面容漸漸的陰沉,他嘴角的笑容也就愈發的暢快。

    抓住了最關鍵那個點的他,已經爲自己贏得了談判的籌碼。

    “與你何干?”杜依依偏頭一瞪,這兩道目光讓她十分惱怒。

    寧王雖只是一方藩王勢力朝中無親信,但他與皇上的關係比較不同尋常,娶了寧宜對寧致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對寧致遠的好處,對寧超哥了來說自然就是壞處。

    迎着這兩道冷冽目光,寧朝戈理了理探過了衣袖透了出來的白色中衣的袖邊道:“當初若不是老四橫插一腳,我想你現在該是我的王妃!當初老四說,此生非你不娶,而今卻是娶了一個又一個,他說對你真心實意,我卻知道你們到現在還未行周公之禮,我只是想讓你知道,老四就是一個口蜜腹劍的騙子!”

    這有些可笑,十分不可信。

    杜依依冷蹙起眉心,只抹了一層護脣清油的嘴脣在陽光下亮晶晶的十分耀目:“那又與你何干?”

    不管寧致遠是不是口蜜腹劍未達目的不擇手段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騙子,這都與寧朝戈無關,以利益而制定圈子的人,她不相信他的動機目的只是這麼簡單。

    魚無餌不上鉤,人無利不爭,她不會忘了這件事本就是因寧朝戈而起。

    “若老四真能與你幸福生活,我會很憤怒,若你會因此而傷心,我也會覺得憤怒,所以我拆了東牆補西牆,甘願做一回好人。”

    “你與太子合謀讓皇上爲寧宜與他賜婚,就是想看着沈客與他決裂讓他失去一大助力?現在卻說要爲了我而毀掉你的計謀算盤?”她一揚起嘴角,亮晶晶的嘴脣就愈發耀目。

    “所以,我把你叫來了這裡!而不是晁王府,若是你能求我!我該是可是破例一次!”讓寧宜嫁給寧致遠,是太子最先有的主意,這是一次看着似乎有損利益實則能打到出其不意效果的一步棋,如今那效果已經達到,這步棋再如何下已經不重要了。

    皇上已經給文武百官發出了訊號,已經給正是步步高昇深得聖心的沈客發出了警告,他一直摸不透皇上對沈客的態度,如今已經知道了。皇上對沈客雖信任器重,但底線不容僭越,沈客是寧致遠的助力,但能幫多少幫到什麼樣的地步,皇上已經用他的態度給予了提醒。

    他是隨着太子一同將破壞寧致遠的愛情進行到底還是就此收手扮演一次好人的角色,已經無關他的利益了。

    既然無關利益,那就可隨意選擇。

    他選擇了後者。

    “突然覺得,寧宜還真是有些無辜!”

    一個無害的小姑娘,先被人以國家安穩綁架而被請求與吐蕃和親,後又被人用作了試探皇上態度的工具,現在沒了作用,卻又要這麼被人毀去一生,換個角度想想,她倒是覺得她這個郡主做得比自己這個睿王妃還要憋屈。

    “生在天家,就必須要爲大賀的安穩而捨棄一切,優勝劣汰,被人利用也只能是她沒有反擊的本事,再說,她並不認爲這是利用沒想過反擊!”

    “你與寧致遠到真是兄弟。”

    “嗯?”

    “一樣的無恥!”

    寧朝戈呵呵一笑道“無恥也要有能無恥的本事,你求我,我就考慮考慮爲你解決了這件事情!”

    杜依依想都未想,堅定的邁步踏上了那塊青石板走向了天井。她已經確認,寧朝戈叫她來只不過是爲了羞辱她一番彌補當日被寧致遠插一腳的留下的創傷,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她不需要說出這個求字,因爲內閣還沒說話!

    “你當真不考慮考慮?”

    堅決果斷離去的背影讓寧朝戈有些許的詫異,他低估了杜依依犯倔時候的剛毅,他本以爲,一個女人,就算與丈夫沒有情愛,在一次又一次被其他的女人挑釁到她的自尊的時候她應該是那個最惱怒的人,這樣的怒火會衝昏任何一個精明女人的頭腦讓她們慌張不安亂了陣腳失了心志一看到水面上的稻草就會緊緊抓住,可是杜依依似乎是個例外。

    他在她那裡看到了惱怒,卻並沒有看到她的慌亂。

    遠去的背影給出了回答。

    寧朝戈冷哼一聲拂袖,推開了身後的屋門,陽光隨之撒入,屋子裡,坐着一個衣着華貴的少婦,少婦的雙手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撫摸着。

    看着那不斷撫摸着微隆小腹的少婦,寧朝戈冰冷神色霎時消散。

    在一個地方跌倒,可以在另一個地方爬起。

    杜依依的轎子在睿王府之外的那條大街上被人攔住,徐媽媽接過了這人塞過來的銀子與一封信,又轉交給了杜依依。

    這樣的信,在杜依依每次面臨危機之時都收到過。

    都察院與六部都說了話,但內閣並沒有說話,她知道寧致遠不能說話的原因,但有一個人會爲她說話。

    快速看完這封信,她在胸口憋了一夜一天的那口氣終於是吐了出來,方纔還被寧朝戈一番話刺得冰冷的心漸漸溫暖了起來,一直對此事保持沉默的內閣今日說話了,而且,她本以爲會沉默到底的寧致遠不知道是因爲太過懼怕寧宜的原因還是出於別的原因,居然今日也說話了。

    賜婚雖說是天子金口玉言兩人的情願不情願並不重要,但被賜婚的人若是當着滿朝文武的面說出了自己的不情願呈回了聖旨,那就有些重要了。

    皇上是明君,雖然喜歡亂點鴛鴦,但這麼些年也沒人會在他亂點鴛鴦之後表露出自己的不情願,寧致遠說出這些話讓皇上在文武百官面前難堪是害處,但若是皇上不顧及臣子的情願,往小了可能會被人說幾句皇上不仁德,往大了就可能會上升了昏庸的程度,這也是一定的利處。

    但是,說這話的人,該要冒着多大的風險?若這人不是寧致遠,也許皇上當庭惱羞成怒之下就會被打入大牢,但就算是寧致遠,他在早朝的時候說了這些話,皇上這口氣也難以嚥下,杜依依挑開了簾子一角,讓轎伕轉道去往了皇宮,信中並沒有提起寧致遠現在的情況,她有些擔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