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九十二章:長輩言不可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九十二章:長輩言不可違字體大小: A+
     

    不孝有三,無後爲大。

    雖說他們都還年輕,新婚也不過三月,但以寧致遠的身體,若是杜依依能早日有喜訊,宮裡人才能早日安心。

    杜先生走後,府中被寧致遠清理了一遍再無外人眼線,可若要在天子腳下瞞過皇上的眼睛卻也是難得,德妃先前那打轉的目光,現在的笑言敦促,雖說沒有捅破那一層窗戶紙,可寧致遠杜依依心裡卻都跟明鏡似的。

    德妃今日可不是單純前來看看的,她雖也曾撫養過寧致遠,但畢竟寧致遠不在她膝下,她今日特地的跑了這一趟,背後可能更是帶着宮裡那位的意思,確實,以寧致遠對德妃的尊敬,這番話她來說,似乎是最爲恰當的。

    寧致遠那張臉幾乎都笑得能掐得出水分了,德妃出面,就是杜依依也要顧及一下後果,能有這麼些人爲自己推波助瀾,何愁自己不能打動她的芳心。

    心頭縱有千種爲難與不情願,面對這些長輩,杜依依也不能失了規矩,德妃的來意已經昭然若揭,她這糊塗也裝不下去了:“依依明白!”

    “明白是明白,得放在心上,有常流在,致遠,你得多讓常流給依依開些調養身子的藥纔是。”

    “是是,我一定照辦!”

    “外界的流言蜚語,致遠你也不用在意,當初你在寧元宮可是對着你父皇說非依依不娶的,依依,我與你父皇都知道你這一生經歷坎坷,幾度生死,心境與之同齡人較爲成熟,你我都是女人,家庭纔是最重要的,聽說現在睿王府的內務都是你在管,管得還是井井有條,這夫妻感情也不能放在一旁,你父皇可是在盼着能早日抱到皇孫呢!”

    聽着無力回駁的話,看着德妃仁和的笑臉,杜依依實在是招架不住,忙斂衽行禮道:“德妃娘娘,你平日鮮少出宮,今日難得來一趟,明日又是元宵佳節,我正是要去親自下廚做湯圓,您與致遠先聊着,多坐一段時間,我就先去了!”

    不等德妃發話,她就帶着幾位婢女狼狽退出了寢室,匆匆離開了懷瑜居。

    “這孩子。”德妃柔聲帶笑,眼中滿是嬌寵與喜愛。“你也坐吧!好久都沒說說話了!正好與我聊聊你們這同房不同牀是怎麼一回事!”

    德妃是寧致遠在宮中唯一親近的人,今日德妃又是爲了他的終生幸福而來,雖說後面也有皇上的授意,現在德妃正兒八經的問起了自己這個晚輩夫妻不和之事的緣由,他當然也要認真回答。

    “依依自小經歷與常人不同,幾度生死看破生死,只願求得一心人白頭,她當初之所以不願嫁給我而逃離沈府,便就是因爲我這個睿王的身份,這終究不是一朝一夕可改變之事,德妃娘娘您能出力是好事,可是也還請德妃娘娘多體諒體諒她的苦楚。”寧致遠雙腿併攏雙手合一,一臉恭敬虔誠認真嚴肅。

    德妃端詳了片刻,不由蹦出了一聲苦笑:“你既然知道如此,爲何又要三妻四妾的娶了進府?”

    訕笑,寧致遠低頭垂眸,煞是苦惱:“德妃娘娘就莫要打趣我了!我這也不是心中焦急想要藉此刺激刺激她麼……”

    “你這傻孩子,這法子,可只會把她越推越遠啊!你應該也知道你父皇的意思,他寵着你,可依依的身份,畢竟有些特殊,她若是不能早些生下你的孩子,你父皇,可就要有話說了!”

    德妃今日,卻並不是因皇上而來。她親兒早死,待寧致遠如同親生,對寧致遠之事最是關心,她今日來,也是因爲皇上昨日與她說的那些話,皇上重用沈客,自然不想看到自己的兒子與這麼一位將來的權臣走得近,上次皇上告誡寧致遠要處理好府中事,也當然是別有深意。

    “你父皇擔憂什麼,你該是知道的,我早就勸過你,不要攪進這趟渾水,你偏偏不聽。”德妃說着有些苦惱,寧致遠生命比不得常人,雖有常流在睿王府,可若是不能根治,最多也就是能活到不惑之年,皇上希望他能安逸的過完餘生,她自然更想。

    “我會想法子早日讓依依懷上我的孩子的!”

    屋子裡,青煙嫋嫋。

    寧致遠並在一起的雙腳已經因爲德妃這番話而心煩意亂的邁出了步子,杜依依性情之剛烈,他比誰都要清楚,雖說現在他們的關係已經有所緩和,但要讓她心甘情願的爲自己生下一個孩子還遠遠不夠。

    ………………

    廚房裡,杜依依已經洗過了雙手,白潔的雙手正在揉捏麪糰,麪糰在她手下不斷變換着形狀,她的神情也一直在變換着。

    宮裡皇上對她的態度她很清楚,從一開始就沒有多少好感,往日自己去請安赴宴見到了也沒幾句話,沈客現在已經是軍方第一人,她這個沈客的妹妹,想着這位天子對自己的態度自然也必須得將這些東西加進去。

    皇上是不喜看到寧致遠參與到奪嫡之中的,也不喜看到未來的大賀天子在登基前與軍方走得太近的,寧致遠要奪嫡,又要拉攏沈客,皇上怎能沒有意見,若不是寧致遠這身病,皇上又豈會一直沒有表態。

    寧致遠走在風口浪尖上,最大的敵人並不是太子,而是皇上與他這身病。

    皇上若是不想看到他登基,他就算讓太子聲名狼藉也不能名正言順坐上太子之位。

    他這身病若是不好,四十歲便要與世長辭。

    德妃要他早日生下孩子的意思她也明白,女人有孩子與沒孩子的地位是截然不同的,常妃就是母憑子貴的代表,生孩子是女人最大的功勞,有了孩子,皇上就算有想法也只能是想法了。

    但她已經做了一次他的棋子,又豈會再做第二次。

    шшш ▲тт kǎn ▲¢ ○

    她敬重德妃,但不代表她會聽從這些長輩的話。

    “王妃,已經差不多了,就讓奴婢來吧!”徐媽媽捏了捏勁道柔軟度正好的麪糰,將雙手在麪粉碗裡搓了搓,站在一旁等候的婢女們也立即上了前洗了手,沾了麪粉之後開始將麪糰分作了幾塊開始做起了湯圓。

    “怎麼東西這麼久還未送去?”

    廚房外響起的聲音,吸引了杜依依的目光,身着一身青藍棉布褙子的常媽媽正站在天井裡,廚房的管事正是躬身站在她身前。

    “常媽媽,王妃娘娘親自在做湯圓,今日只有到晚上纔開竈了,還請青瀾夫人擔待擔待!”

    青瀾不是不在?杜依依疑惑的走出了廚房。

    “怎麼回事?”

    廚房管事正要說話,杜依依擡了擡還沾着麪粉的手道:“常媽媽你說!”

    常媽媽恭敬斂衽行禮:“回王妃,我家夫人想喝青梅羹,午時就來廚房說過了,到現在也不見送去,所以奴婢就來看看,不想原來是王妃娘娘再用廚房,冒犯了!”

    “既然是二夫人要喝,就快些吩咐人做吧!”

    “是是是!奴才這就叫人去做!”

    管事連連哈腰,迅速離去。

    “常媽媽,明日是元宵佳節,你與青瀾說說,讓她明日就不要守在屋子裡了,到前院來熱鬧熱鬧!”

    常媽媽忐忑的瞄了一眼眼前人,看並非是話裡有話的試探,便就安心道:“是,奴婢一定將話帶到!奴婢告退!”

    杜依依點了點頭,轉身也回了廚房,讓徐媽媽等人讓出了地方,便就離開了廚房。

    冬末的和煦陽光沒有半點溫度,有的只有陣陣寒風刺骨,自她搬到了前院之後,睿王府的後院她就有許久沒來了,那時候還是銀裝素裹滿目茫茫,今日踏足,卻已經見到了新芽嫩綠,比之在雁留湖見到的垂柳新芽更要濃綠幾分,等過了一月,便就是滿園春色關不住了。

    後院現如今只有青瀾與連翹一家人住着,十分幽靜,與之熱鬧的前院更是兩個世界,沿着那條熟悉的小徑一路閒庭信步,走到了那一座在老樹枯藤環繞下的幽靜院子前。

    雖說院門緊閉,但她知道青瀾此時就在裡頭。

    院裡的幾株枯樹都已經長出了嫩芽,春意生機正是勃發之時,青瀾就坐在窗戶大開的牆角下,看着她。

    “何時回來的?”

    青瀾做的事情對她來說已經不是秘密。

    “今日上午!”

    窗下青瀾抿脣一笑,寒意冷冽。

    “明日是元宵節,到時候一起熱鬧熱鬧,可莫要一人呆在屋子裡。”她信步走進了屋子,尋了一個位置就坐了下來。

    常媽媽識趣的出了屋。

    “常媽媽已經與我說過了,好意心領了,只是我向來安靜慣了,不喜歡太熱鬧,就不用管我了!”

    “這怎麼一樣,平日安靜就罷了,若是佳節當前還一人獨處,可就太辜負我的一片心意了!就這麼說定了,明日午時到前院一同吃飯吧!我就不打擾你的雅興了,德妃娘娘還在前院,我先走了!”

    青瀾含笑,起身送着杜依依離開了院子,端着茶水而來的常媽媽看得人已經離去,有些惱的轉身回了屋子。

    看得杜依依的背影消失在枯枝嫩芽亂目的幽徑,青瀾才收回了冰冷的目光,笑着眯了眯眼。

    ————————————————

    新年快樂,祝大家在新的一年曆身體健康萬事如意~~~~看春晚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