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八十八章:東風亂我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八十八章:東風亂我心字體大小: A+
     

    才華橫溢的才子、武藝不凡的俠士、氣度不凡的美男子都是最能吸引少女的,世間三者均多,但能將三者結合的卻很少,所以沈客一出現,就讓大賀萬千少女爲之傾倒,比之當初陸以安以才貌動天下時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在睿王府杜依依面前出現的這個趙靜之,比之沈客差了幾分威武之氣,比之顏行祿少了幾分才子的迂腐之氣,比之年邁猶可見當年美貌之態的陸以安少了幾分儒雅之氣,不如沈客,不如顏行祿,不如陸以安,可能夠與沈客一般將三者結合與一體的人,大賀現而今有幾個?

    所以,趙靜之十分之優秀。

    特別是這種優秀凌駕在沈客與陸以安那寒門背景之上的時候,更是讓人無可挑剔。

    他可是名門之後,背景雄厚,前途無量。

    眼前這個聰明狡猾但卻真誠的男子,寧蕭會不會喜歡?杜依依已經剔除了第一個問題,只在想着第二個問題。趙靜之的優秀足以證明他配得上寧蕭,但寧蕭會不會喜歡是另一件事情,畢竟先前她心中已有楊懷瑾。

    “你如何看?”

    趙靜之走後,寧致遠與杜依依回了屋子,在看到自己的牀榻前並沒有一扇冰冷的鐵屏風矗立的時候,寧致遠臉上的笑容愈發的溫柔了。

    “他是個不錯的人選,雖說這種真誠也只能說明了他的狡猾,但他也是真誠的,他這般聰明,寧蕭嫁給她我很放心,只是,寧蕭會不會喜歡?”

    在寧致遠與她提過趙靜之之後她就讓人去查過了他的過去,十分乾淨,有名門背景金榜題名的他仕途十分順暢,人生快意事,他可說是件件皆是。

    “聽說雁留湖的垂柳已經開始抽新芽了,城郊外的青草也冒出來了,今日你可有興趣去走走?”

    寧致遠笑容熠熠,狡猾得一如趙靜之。

    “我這就進宮去接寧蕭!”

    ………………

    …………

    雁留湖,乃是城西門出的城郊外的一片湖泊,因城外行宮的曲流乃是從此引渡,所以這裡也被列爲了禁衛看守之所,但因爲這裡鮮少有皇族到此地勢不險要也無珍貴之物,所以看守十分的鬆懈,也就只有十來人的小隊駐守在這裡,一到春日,這裡總會比之城中的垂柳早抽芽,青草也比之其他的地方長得更早,所以一到新春之後,許多在家裡憋了許久的少男少女就會到此遊玩,也是爲了春天未到之前嘗一嘗春天的味道。

    上次出城是爲了會送幾位親王,來回匆匆並未有閒暇,所以得知杜依依是要帶她去雁留湖的時候寧蕭十分雀躍的就聽從了杜依依的話換了一身新衣裳好好妝扮在齊昭儀千叮嚀萬囑咐之下離了宮,坐着馬車離了城。

    雖說冬日方遠不見春花綻放,但在這已經可見嫩黃青草的草地上走過的時候,杜依依還是能感受到那股闊別已久的清新芳香的味道。

    遠遠看去就可看見雁留湖畔那一排垂柳,雖說冒了新芽,可遠遠看去還只是光禿禿的枝條,根本看不見春色。

    不過這草地上倒是可見到許多成羣結隊的少男少女,有得衣着華貴,有得樸素尋常,在沒有具體高貴貧賤之分的城郊外,這種青春氣息洋溢的畫面還是十分的和諧的。

    青春羈狂,也就正是這個年紀了。

    這些早已在府中看慣了翠綠之色的富貴中男女到此也並不是爲了來看這幾顆才從枯草之中冒頭的嫩黃草苗也不是爲了來看那枯色柳枝上的新芽,多也就是爲了湊一湊這個熱鬧,而那些衣着尋常的少男少女則是不同,他們的笑容比之這些富貴男女更多了幾分快意肆意歡快,這對他們來說,可是難得的清閒日子,等這幾日一過,開春的忙碌就接踵而來了。

    由於杜依依與寧蕭均是戴着幃帽,來往之人沒人能認出她們來,寧蕭對眼前的輕紗十分的不喜,多次將其挑起,看到身側人的歡笑,她也是笑嘻嘻的扯着杜依依在草地上奔走。

    杜依依這次被沒有責罵寧蕭,而是隨在她後頭跟着她快步前行。

    在雁留湖畔,寧致遠已經帶着趙靜之等在了那裡。

    歷經兩世的杜依依感受着這份青春洋溢的氣息,一路快步行走下的她額頭已經冒出了熱汗,傅粉的臉頰也開始紅彤彤了起來,腳步輕快的寧蕭不時回頭與她說笑,紅撲撲的臉頰透着張揚之氣,在雁留湖前,杜依依拉住了她,與她指了指在柳下吟詩作對的寧致遠與趙靜之,很是自然的與她介紹起了趙靜之的優秀。

    寧蕭低着紅撲撲的臉頰,雙手不安的絞動着腰間那塊玉佩的穗子,並未有往日的衝動暴躁。

    看來,這事可成!杜依依將這一幕盡收眼底,心頭大石砰然落地。

    “四嫂,他我在四哥的府上見過!”寧蕭低頭低聲,似蚊蟲一般細弱的聲音將她的羞澀展露無遺。

    雖說行爲似男兒,到底還只是芳齡女子,自己與寧致遠如此安排,宮中皇上要爲她賜婚的消息已經傳了多日,相比她應該知道趙靜之應該是什麼人,寧蕭沒有如往常一般惱怒,可見她對自己與寧致遠的信任。

    “既然是見過,那你對他的感覺如何?”

    “四嫂與四哥爲我挑選的人。”寧蕭提到了某一點,杜依依的氣息隨之一重。“我自然喜歡。”但她又適時的止住了話題,更將話題帶入了杜依依希望發展的方向。

    “真的?”

    寧蕭如此,她倒是有幾分難以看透。

    “我遲早是要嫁的,他已經死了,這個世上可能再也找不出第二個讓我喜歡的人了,四嫂與四哥的苦心我明白,這是我能走的最好的一條路,我也明白!四嫂莫要顧慮了,其實見到你與四哥,我也明白了許多,其實兩個人在一起並不一定要轟轟烈烈的愛情,你與四哥不就是這樣?”

    這一反問,讓杜依依無言以對。

    她一直堅定要尋求一份轟轟烈烈的愛情作爲基石攜手一生,可現在卻與一個並不喜歡的人共居一室,可現在的牴觸心理卻是漸漸的小了,想到那兩塊已經被抱去了柴房的屏風,她的心就被這帶着幾分溼潤的東風吹得有些亂了。

    “還有一事我也要與四嫂說,寧宜與寧王回來了,這丫頭對四哥一直不死心,四嫂你可要小心着些,以寧王對她的寵愛,父皇對寧王的信任,說不準,也是會有變故的。”

    “聽聞四嫂與四哥終於是共居一室了?恭喜!”

    寧蕭說着並無關聯的話,讓杜依依那顆已經如這被東風撩撥得拔地而起的嫩草地一般繚亂凌亂的心更是亂了。

    寧蕭比之她想象的得要聰明。

    寧宜比她想象得更要烈。

    寧致遠比她想象中的更要心思縝密。

    這一家人………………杜依依苦笑搖頭。

    難怪他在見了寧宜之後就要皇上壓着自己搬到了懷瑜居,難怪他要三番兩次毀了屏風。

    “四嫂,四哥吹不得風,這裡風大,你讓他早些回去吧!”

    杜依依久久沉默,寧蕭斷斷續續的說着。

    “以前我來過這裡兩次,等過了元宵,這裡會開滿小黃花,很美!”

    “明日三哥就要走了,四嫂可會去送?”

    “靈隱寺可是個好地方,可惜卻不收女子。”

    東風無力,萬物滋生,這溫柔卻還帶着幾分凌厲之意的東風,就像是一杯果酒,喝多了便會醉,杜依依眼前的輕紗被溫柔的東風吹得飄揚,將她額頭的熱汗吹乾,將她整齊的發吹亂。

    一定是這溫柔的東風作祟,不然自己的心怎會這般的亂。

    “徐媽媽,去與王爺說一聲,讓他早日回去吧!寧蕭,我們也走吧!”

    雁留湖,現在卻不是雁歸的季節,大雁早已遷徙到了南方過冬,現在的雁留湖,也就只有這些蕭索的垂柳了。

    自己對寧致遠到底有着什麼樣的感情?這是杜依依不得不思考的問題,從一開始單純的恨,到後來無奈妥協依舊是恨,到後來,這股恨意卻似乎漸漸的淡了…………

    到現在,恨餘有,卻已經被壓在心底的某一角落,好久都沒有涌上心頭了。

    回到睿王府,等到了寧致遠歸來,她與他說了寧蕭的意思,寧致遠已經匆匆去了皇宮,她安靜的呆在原本只屬於寧致遠現在卻已經屬於他們兩人的書房裡看着那一面懸滿了書帖餘有一張字帖空隙的牆壁許久,最後紙筆狂書,抄寫了一首她看到的詩詞。

    數聲鶗鴂,又報芳菲歇。惜春更選殘紅折,雨輕風色暴,梅子青時節。永豐柳,無人盡日花飛雪。莫把幺弦撥,怨極弦能說。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夜

    夜之後,她卻不知。

    狂書的筆鋒頓住,濃墨如水一般想四周涌去,這個‘夜’字,瞬間就被墨水掩蓋。

    大愕慌忙提筆的她看着這個已經消失的‘夜’字,許久,許久。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