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八十三章:他也有怕的時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八十三章:他也有怕的時候字體大小: A+
     

    “思郡王與我想到一處了,只是習將軍剛剛喪女不能前往,沈將軍負傷未愈也不能出兵,熊將軍之女將要在三月初出嫁,也是無法出兵的,樊將軍府上纔出了喪事,也無法出兵,軍部實在是暫時無合適的人派遣了!我本想與父皇舉薦思郡王你,只是怕久居江南的你受不了肅州的惡劣環境。”寧致遠緩緩吐露了自己的心聲,一雙深邃的眸子波瀾不驚的從杜依依臉上一掃而過。

    “爲大賀盡力乃是臣子本分,只是我帶兵之期尚短,並未有過與敵軍對壘的機會,肅州乃是邊關重地不容有失,我尚有幾分自知之明,我的性命是小,大賀的疆土是大,其實也並非是無人可用,鎮國侯與常勝侯都是有過多次與敵軍對壘經驗的老將,現在又是戴罪之身,若是能給他們一個以功抵過的機會,他們必然會將爲大賀鎮守疆土,將吐蕃驅逐!”

    鎮國侯與常勝侯?杜依依一鄂,等着看寧致遠臉色驟變。

    可出乎意料的是,寧致遠在一蹙眉沉思之後卻是笑了起來:“思郡王說得不錯,鎮國侯與常勝侯乃是有多年戰功的老將,若是有他們鎮守邊關,定然不會有故,只是父皇現在對去年深秋之事還是心有芥蒂,怕是父皇不會答應啊!”

    “大局爲重,再說鎮國侯常勝侯三代忠烈,難道還會出不肖子孫?睿王殿下怕是因爲身份關係,不好與皇上明說吧!”

    “還是思郡王明白我的心事,以我而今的處境,就算是一番好意也會被人揣摩出惡意來,可大賀疆土不容有失,此事既然思郡王也有此想法,還請思郡王能與父皇舉薦舉薦。”

    寧致遠這到底要做什麼?好不容易纔消弱了太子與晁王的勢力,現在又要讓鎮國侯常勝侯去掌兵權,他腦子是不是進水了?

    杜依依揪着眉頭,怎麼也想不到寧致遠此舉的深意。

    “此乃國事,我一定會與皇上舉薦,還請睿王寬心!”

    寧致遠寬懷的笑了笑,道了一句如此甚好。思郡王也是含笑怡然,與寧致遠一同又議論起了別的事情。

    “四堂兄。”

    這一聲尖銳的叫聲,讓杜依依一驚,四,這個排名在這場上的,大概也就只有寧致遠了,而既然是叫堂兄,又是女子的聲音,這人應該就是寧王的二女兒寧宜郡主了,一回頭,果不其然就看到了寧蕭與寧宜攜手朝着這邊快步走了過來。

    “睿王,那今晚我就去睿王府取藥了,你先忙着,我去那頭看看!”思郡王十分通情的與寧致遠當即別過,去了另一頭,寧致遠悻悻的看了一眼前來的兩人,拉了拉杜依依的衣袖。

    杜依依疑惑的看了一眼,只聽得寧致遠低聲道:“我們去避一避!”

    說着寧致遠就拉着杜依依走到了人羣之中,連自己兄弟都能算計的寧致遠爲何會對這個堂妹這般畏懼?杜依依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停下了腳步等着看個究竟。

    寧致遠偷偷拽了她兩下,見她沒有動,也只能無奈的嘆了一聲,將目光對準了正鑽進了人羣中的兩人。

    “四堂兄,你爲什麼看着我就躲啊!”寧宜郡王不快的嘟着嘴,委屈的跺了跺腳。

    就看着脾氣,與寧蕭可是一模一樣,杜依依打量了一眼這位起先還未認真看過的寧宜郡主,與寧蕭一般大的年紀,連着裝扮都有些相似,若是不知道的人,定然會以爲這會是一對親姐妹,一頭黑髮半束半披,柳葉眉水靈大眼睛,紅脣粉嫩面容精緻,養尊處優養出了千金嬌氣,委屈的模樣看着又讓人覺得十分可愛動人,這姑娘若是長大了,肯定也是如她姐姐一樣的美人啊!

    “寧蕭,你們小孩子家家跑到這裡來做什麼,去別的地方玩,這麼冒失,小心父皇等下又要說你了!”寧致遠目光一閃,越過了寧宜看向了寧蕭。

    被寧致遠如此忽視,寧宜那嘟起的嘴脣更是嘟得厲害了,水靈靈的眼睛也開始溼潤了起來。

    這寧致遠是不是以前欺負過這寧宜了?杜依依看着兩人怪異的模樣,更是不解,寧蕭訕訕咧了咧嘴,不滿的嚷嚷了起來:“我來看看叔叔伯伯們不行麼?”

    說着寧蕭又與杜依依努了努嘴挑眼看了看身側的寧宜,杜依依被她這舉動搞得更是雲裡霧裡,根本就不知道他們這兄妹之間是什麼意思。

    “四堂兄,你怎麼能不理寧宜了呢!你怎麼能這個樣子!你不是說等到我及笄之年就娶我過門的嗎,怎麼你就娶了她了呢!”

    杜依依一頭熱汗…………像是看着怪物一眼的看着身側神情僵硬身前含淚的兩人。

    寧致遠訕笑連連,暗地裡扯了扯杜依依的衣袖。“這…………寧宜啊!那……那不過是兒時的戲言……戲言……不能當真……不能當真……”

    杜依依真是很盡力的想要忍着笑,但在看到寧致遠那窘迫尷尬的模樣的時候還是沒能忍住,原來這是寧致遠小小年紀就勾搭了小姑娘的芳心,現在人家跑來算賬了!

    寧蕭此時倒是十分冷靜沉着的與杜依依無奈笑了笑聳了聳肩。

    “誰說是戲言,明明你還送我定情信物了!我可是一直記得,這顆珠子我還一直隨身攜帶着!”寧宜的眼中的淚險些就要決堤了,她急忙忙的在懷裡掏出了一個小袋子,在裡面倒出了一顆貓眼石。

    連着定情信物都有了…………杜依依忍着笑瞥了一眼寧致遠,此時的寧致遠已經一頭大汗手足無措。

    “這…………”寧致遠無奈的繞了繞後腦勺,看得寧宜兩行淚直流而下,更是無奈的皺起了眉頭:“我……寧宜你別哭啊!這珠子是我正好撿着了……看着你喜歡就送你了…………不是什麼定情信物!寧蕭,把寧宜帶走!”

    寧致遠慌了一陣,最終把救助的訊息發給了寧蕭。

    “四哥,我拉不住…………”寧蕭小聲的嘟囔。

    “四堂兄,你怎麼能這樣對我,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寧宜的嚶嚶哭聲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看這幾人的神情,都是疑惑的議論了起來。

    “寧宜,你若再胡鬧,我就把你父王請過來了!”

    被逼得無計可施的寧致遠一咬牙,板臉怒喝道。

    “明明是你無理在先,你卻還要說我!四堂兄,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寧宜嗚嗚的捂着臉,寧致遠焦躁的吸了幾口涼氣,拉起了杜依依就再也不理這寧宜,走向了人羣。

    “看來是有些人打小就不正經坑騙了人家小姑娘,現在人家小姑娘已經長成了大姑娘,你卻已經娶了妻,難怪人家不找你麻煩!”杜依依落井下石的譏諷着將衣袖扯了回來。

    “這確實是一個誤會,當年她隨寧王進京,在後宮碰上了我,硬是天天追着我不放,我那時也是煩了,便就給她許諾了,小孩子嘛!這說話哪裡當得了真,誰知道她這一根筋的腦子還是不開竅,看來這幾天我得好好躲躲了。”

    “那你爲何不找寧王說明此事?寧宜可是你的堂妹,大人總不會容許她胡來的!”

    “說了,唉…………你是不知道寧王的個性,更不知道寧宜的身世,寧王妃有個一母同胞的孿生妹妹,嫁到了江南,其丈夫家境殷實但不懂得經營,自她嫁過去公公逝世之後流年不利家道開始中落,沒過五年的時間,就已經敗落得不成樣子了,那個男人鬱鬱寡歡一年後無疾而終,寧王妃的妹妹正懷上了身孕,寧王妃就將她接到了寧王府,沒想到寧宜生下不到一歲,,她母親也染上了病不治身亡,寧王妃憐寧宜年幼母族又無人能撫養,便留在了身側,起初她隨着寧王妃姓,後寧王叔看她天資過人,便收爲了女兒請示了父皇賜了她寧姓,幼年寧宜隨着寧王到京城,頗得老太后的喜歡,老太后撒手人寰前就封賜她成了郡主,這在宗親中也不是秘密了。你也多避避她,她發脾氣起來可是十分厲害,估計她現在也是對你恨之入骨了,她可是從小就拜了師傅學了武藝的,別看個子沒你高,真動了手你肯定不會是她對手!等到時候她跟着寧王回幷州就好了!”

    寧致遠呼呼的舒了兩口氣,一張大臉就寫滿了無奈兩個字。

    這不過是小時候的玩笑話,他從未當真,寧宜也是無父無母之人,幼年是他對她也存着幾分可憐同情心,可寧宜這不依不饒的性子,若是不想個辦法化解了此事,來日再見到了還是得這麼鬧一鬧,今日她還是能礙着叔叔伯伯們在場收斂了幾分,要是換在了沒人的時候還指不定怎麼鬧呢!有這樣一個堂妹,他也是十分頭疼啊!

    “我看主要也是你太讓着她了!若是方纔你冷顏厲色的多吼幾句,她也就不敢這麼無理取鬧了!你可是比她要大三歲,怎麼看你倒是有些畏懼她?”

    杜依依是一個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個性,寧致遠這窘迫着實是讓她今日撿了一個大笑話,不問個明白她這一趟可不就是白來了。

    “這丫頭十分厲害,寧王崇武,家中聘有武師,不管是男女均從小開始習武,這丫頭是寧王幾位兒女中武藝最好的一個,當初我因這身體原因,雖一直習武但也達不到健身強體的效果,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被她打了!”

    第一次見面,寧致遠比寧宜大三歲,既然他們是從小就見過,那麼小的年紀寧致遠怎麼還不敵一個小女孩…………杜依依看着他的眼神深深的滿滿的都是鄙夷,不用再問,那次肯定是被打得極慘給寧致遠的童年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所以現在纔會這麼懼怕寧宜了。

    “之後我見着她,大多都是躲着她了!現在是因爲年紀也大了,所謂好男不跟女鬥,不跟她一般見識了!”寧致遠急忙爲自己挽回面子。

    “這還真是一物剋一物啊!想想寧宜從小到大都沒能忘記你,我看寧宜是不會死心的了,那你打算如何辦!堂堂大丈夫,總是躲着一個姑娘也太丟臉了吧!”

    “等明年她一及笄,我就奏明父皇讓父皇爲她挑選夫婿,早日嫁了就定心了!”

    “人家要是非你不嫁呢?”

    “堂堂郡主給我做小妾,你以爲寧王是傻子啊!”寧致遠被杜依依的接話激得惱怒不已。

    “我聽說是有過平妻的先例的!”杜依依十分認真的道。

    “你好像很高興?”

    寧致遠冷眼看着身側人,不耐的眼色在這一刻更是變得冷冽了起來。

    “高興,我爲什麼不高興,多個人可就熱鬧多了!”

    寧致遠不屑的翻了一個白眼,大步闊闊將杜依依甩在了身後。

    看那迅速沒入人羣中的身影,杜依依撲哧一笑,緩步跟了上去,寧致遠也有怕的時候!這位寧宜郡主,看來雖看着幼稚了一些實則也不能小看啊!

    “寧宜,我都與你說過了,四哥與四嫂是恩愛夫妻,小時候的玩笑話你怎麼還當真!”

    “不行!騙了我這麼多年的感情怎麼就能這麼罷手!”

    一處宮殿角落裡,寧宜惡狠狠的咬着牙,擦去了臉上的淚水,寧蕭想說不敢說的撅着嘴,暗自在替寧致遠祈禱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