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八十一章:朝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八十一章:朝天子字體大小: A+
     

    新婚兩月後的第一次同房而居,兩人都是在胡思亂想轉輾反側中度過,雞鳴一起晨鐘一響,睡在屋子一頭的寧致遠就在紅錦等人的服侍下起了牀開始洗漱,雖說肅王之事暫時擱置,但在寧王與鎮國將軍寧昌安抵達京城前他還是有許多的事情要去完成,新年的氣息已經開始隨之白雪漸漸融化消退,京城百姓大多結束了一年之中難得的閒散日子重新開始挑起了生計的擔子忙碌奔波,鐵匠又開始不知疲倦的敲打,小販又開始穿街走巷,農戶又開始在挑選開春就要播種的種子,就是煙柳巷裡的青樓楚館裡的裡的俏姑娘也開始掛牌接客,冷清了幾日的長街又恢復了當初的熙熙攘攘,飯館酒館的老闆在新年之際早是賺得盆滿鉢滿,文武大臣依舊是盡興的享受着這無憂無慮安心享樂的時光。

    一年之計在於春,所有人都從讓人疲乏的冬季走出開始提早做準備進入春季,很多從江南而來的商客帶來了那裡的貨物,第一時間佔領了京城的市場,現在京城還可見白雪,江南卻已經是芳草幽幽,但是在京城以西的地方,現在卻是風雪寒霜,狂風驟起便就是飛沙走石,大雪一落便就是寸步難行。

    這裡,乃是大賀邊境最西的地方,肅州。

    比之涇城的百業蕭條,肅州卻可是說得上是一片荒蕪,縱然黃沙之中房屋簇簇,這裡依舊難掩寂寥的荒蕪。

    一對對的鐵騎在肅州的主道上巡視而過,因爲今年的冬日格外寒冷也因爲肅州之外吐蕃兵馬不安分的緣故,少數還居住在此的百姓都是蜷縮在家中,生着炭火或者燒着秋日之時砍下的柴火取暖,陣陣青煙從各家屋頂升起,被風一吹,就消失在了空中,吐蕃兵馬有異動的消息早已經在除夕之前送往了京城,若是要等到朝廷有令那也得等到初七之後,在這段時間內,肅州的兵馬日夜不間斷巡邏,爲的就是防範吐蕃兵馬會突然的偷襲。

    吐蕃前往京城朝貢的使臣隊伍早已經離開了肅州趕往了下一地點,肅州最高將領王北象的府上,這幾日多了幾個人。

    這些人他從不認得,但他認得他們手裡的牌子,作爲皇上最忠實的擁戴者,他對這股屬於皇上直轄的勢力有着先天的親近感,可惜這些人似乎對他卻沒有這個感覺,但這並不影響他的親近感,因爲這些人一來便就帶來了幾個他一直想要知道的消息,分擔着他的憂慮。

    吐蕃現在的兵力分佈圖,還有吐蕃中央一些重要大臣對現在的大賀的看法。當然他們來此最重要的,就是抓捕已經深入荒漠的楊義等叛軍。

    伏虎軍變對大賀影響深遠,對軍方來說更一直是陰霾遮頂,雖說現在乃是太平盛世,但必須還脫離不了弱肉強食的定律,若是大賀沒有幾支熊虎之軍,怎能壓制得住世世代代都居住在環境惡劣之地的驍勇吐蕃人?

    王北象參軍多年,雖說建功並不多,但好在兢兢業業之下並無過錯,他在鎮守肅州已經有了六年的時間,這段時間大賀與吐蕃一直相安無事,他也算是不辱皇命,可吐蕃在與聖祖一戰慘敗後,如今休養生息已經有了百年的時間,而肅州兵馬因無戰事壓力多是懶散,若是一旦與吐蕃正面遭遇絲一時之間也討不到什麼好處,二十歲參軍到現在他已經年有四十了,雖沒沒有沈客那般耀目的戰功但也從來沒人能挑的出他的毛病,除了半月前的那一場突來的災難,爲此他遭受都察院御史彈劾,險些就要丟了肅州三軍統領的位置,他急需要一次建功立業刷洗這次冤屈的機會,所以在察覺到那幾股勢力蠢蠢欲動的時候,他立即就上奏了朝廷。

    只要朝廷撥派兵馬前來,讓他一舉掃蕩了吐蕃,那麼他也就能遠離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了。

    “楊義等人現如今已經不見了蹤影,還請王將軍代表大賀向吐蕃施壓,讓他們將楊義等人抓捕交送給大賀!”

    在來到王府的這些人中的領頭乃是長相白淨十分像書生的男子,但這也只是像,當初王北象在見到了他舉手投足間只靠着一根銀針就將他那件皇上賞賜他視若珍寶的琺琅彩花瓶打碎的時候,他早已不敢懷疑這些人的能力,能以一己之力穿梭在吐蕃境內打探到這些連肅州最精良的偵探兵都打探不到的消息,這些人的力量他絕對不能忽視。

    “我已經讓使者將敕書送往吐蕃了,在楊義等人一逃往荒漠之時我就已經讓吐蕃的三軍配合我軍展開了搜捕,但未能發現楊義等人的蹤跡,他們一隊人馬足有五十人,卻不知爲何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深入荒漠不見了蹤影!”

    張北象高坐在虎皮是鋪墊的樟木椅子上,手側還有幾位親衛兵手握佩劍筆直站立,在他的左手下側的座位上,便就坐着這些從京城而來的錦衣衛,這些人來到肅州已經有了好一段時間了,並不單單是爲了楊義而來,因爲在伏虎軍變之前他們之中就已經有人出現了,那個領頭者,顴骨突出身形消瘦,看似儒雅手無縛雞之力,但一跟銀針就能要了人的性命。

    他乃是錦衣衛第十八號,官至從四品的錦衣衛鎮撫使,雖說這是朝廷授予的榮譽,但知道的人卻是屈指可數,他們只會在與進行任務的人接頭之後報出自己的身份,拿出那一塊沒個錦衣衛都有的牌子。

    這個人,自稱劉真。

    平日劉真來如無蹤,就是他這個肅州最高將領也不知道他的去處,每次只有他有了線索的時候纔會親自來到王府與他商議,今日,劉真卻並沒有帶來什麼線索。

    肅州地處偏僻,京城的消息要傳到肅州最快也要三四天的時間,前兩日張北象收到的消息,肅王寧承幼會帶領五萬兵馬前來肅州駐紮,也是得了這準確消息,張北象這兩日夜間睡得明顯比之往日要踏實得多。

    “以吐蕃之力暫不敢與大賀交鋒,你眼前最大的任務,是尋回逃亡荒漠的楊義等人,朱閣大人已經下了死令,若是一月後還是沒有消息,你我都要擔負責任!”

    朱閣大人,張北象並未見過這位大人,但見劉真那一臉的恭敬,他自然不敢有懷疑。

    楊義一日不死,對大賀來說,伏虎軍變就是永遠無法掩過去的歷史。

    劉真到王府,只是下達了上頭下達的死令,離開了王府之後,他匆匆趕到了肅州的南城門,這是進入肅州唯一的通道口,與之其三層外三層的士兵把守不同,這南城門,卻只有稀稀拉拉的幾個老兵。

    因爲肅州是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除了駐軍不會有人到這裡來。

    但今日,在劉真趕到了南城門纔不過兩刻鐘後,打遠處走來了一個尼姑。

    ……………………

    大年初七,去年死了家人的家族開始擺起了桌案三牲祭祀品,原本走訪親戚的人也都回了家結束了這一年難得一次的遠行,西風已經不如往日猖狂的初七,從各地趕到京城朝拜天子的皇室宗親與藩王都先後抵達了京城,禁衛的隊伍從四個城門口一直排列到了御街宮門,一輛輛馬車列隊進入了京城,沉重的馬車已經將拉馬車的駿馬折磨得氣喘吁吁皮開肉綻。

    這些人中,較爲引人注目的也就是前番曾來過京城一次又在伏虎軍變之後匆匆離去的寧王與其女被許配給了肅王的鎮國將軍寧昌安。他們兩人之所以引人注目的原因,一是寧王那列隊伍聲勢浩大,二是衆人對鎮國將軍寧昌安身後那輛嚴絲不透風的馬車的好奇。

    這次百姓的視覺與上層圈子倒是達到了出奇的統一,肅王一事已經在朝臣中掀起了滔天巨浪,雖說有常妃常勝侯在中活動,但卻沒人敢站出來爲肅王辯解,生怕會連累自己與伏虎軍變扯上關係,寧王與鎮國將軍最爲寧承幼的支柱之一,一進入京城便就吸引了大多人的注意。

    皇上鎮守皇宮,太子晁王睿王分別守在南城門北城門西城門,因肅王現在被禁足府上,東城門乃是內閣首輔陸以安親自迎接。

    寧家江山繁衍不過三代,皇室宗親並不多,能在這一日有機會朝拜天子的更是不超過二十位,在陸以安太子晁王睿王的引領下,這些皇室宗親來到了皇宮,朝拜了皇上皇后,將自己所帶領的州郡衛所情況一一稟告。

    聖祖爲確保對兵權的控制,在各州郡設立衛所,全用皇室宗親治理,如此一代代傳承下來,也保全了大賀江山百年的平和。

    因這些州郡不包括邊關,各州郡衛所除了負責州郡的治安之外就排不上多大的用場,多也就是養兵千日只圖用在一時,皇室宗親也都是因爲血統而得以擔任此職,如鎮國將軍寧昌安這樣的有能之士少之又少,所以這稟告多也是一些人員增減調動的事情。

    寧王今日是帶着家眷一同來的,除卻寧王夫人之外還有寧王世子與他的二女兒,在這些皇室宗親中因與皇上關係親近也算得身份超然,在衆人都是對皇上敬畏有加的時候,他卻是能夠侃侃而談嬉皮笑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