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七十七章:毀字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一百七十七章:毀字帖字體大小: A+
     

    眯着眼,懶懶靠着椅背,杜依依呆呆的看着那幅字帖,耳畔寒風唰唰而過將挽在耳後的黑髮吹得凌亂飛揚,杜依依一動不動的坐着,直到徐媽媽進入到了屋子裡。

    “王妃,顏公子不在府中!”徐媽媽低着頭,一張臉被風吹得發紫。

    還好!這睿王府,總算還有幾個人是對自己真心實意的。杜依依欣慰一笑,指着徐媽媽身後的字帖道:“徐媽媽,替我將那幅字帖摘下來!”

    “這不是王妃送給王爺的麼?這…………王妃,王妃最不喜歡有人動他書房裡的東西,若是王爺知道了,怕是會大發雷霆啊!”

    徐媽媽轉過身,不敢上前。

    “無事,這既然是我送的東西,我拿了他還能罵我不成,你去取下來!”

    徐媽媽呼了一口熱氣,唉的應了聲,找到了一根竿子,將字帖頂了下來。

    “丟到爐子裡燒了吧!”

    “這…………王妃……”徐媽媽看了一眼手中的字帖,根本不懂杜依依到底是什麼意思。

    “燒了吧。”

    這樣東西,她一刻也不想再看到了。

    “是!”徐媽媽藹藹蹲到了火爐子旁,將字帖放在了上頭。

    通紅的火炭瞬間將泛黃的宣紙鍍上一層焦黃黑色,一股濃煙從字帖卷軸的兩端冒了出來,徐媽媽心疼的搖了搖頭,將字帖卷軸的木棍子折斷,放入了火爐子中。

    “王妃,好好的爲何要燒了它?”

    這字帖是寫廢了,可這畢竟是送了人的東西,而且王爺還這麼掛着,就這麼燒了,以王爺與王妃之間僵硬的關係,徐媽媽她哪裡能安心。

    “徐媽媽,初七一過,就將那六人招過來,選一個給你做幫手,那五間鋪子,我就交給你打理。”

    徐媽媽對自己忠心耿耿,又是精明世故的人,這五間鋪子交給她看着,她是最放心的了。

    徐媽媽不勝惶恐連忙道:“王妃,奴婢可從未學過經商,奴婢的心願,那只是伺候王妃,不敢有那樣的奢望!”

    “這些下人裡頭,能讓我信任的人也就只有你了,經商這東西慢慢摸索就會了,你就莫要推辭了,就當是給你多攢些養老的錢。你也一把年紀了,膝下又沒有子女,也要多爲自己想想,看鋪子的活也輕鬆一些,你爲我上下奔走,這是你該得的。”

    “王妃…………奴婢……王妃如此體恤,奴婢……”徐媽媽熱淚盈眶,一時哽咽。

    “都是一把年紀了,哭什麼,讓旁人看見了還以爲是我訓斥你了。”

    青煙順着寒風吹向堂屋,杜依依嗔笑着調侃了一句,便就起身去關起了窗戶。

    大年初三,沉寂了兩日的睿王府終於又同日除夕過年那日一樣熱鬧了起來,睿王府的下人到今已經少了三分之一,一來是被寧致遠清洗出了睿王府,二來是有些回家還未還得及返回。

    秦淮與連翹這一日,在寧致遠杜依依的主持下,在睿王府的大堂中拜了天地,府中上上下下都是力所能及的送上了賀禮,圍在一起吃了一頓喜酒。雖說不得風風光光,但對一個下人來說能有這樣一場婚禮已經是十分難得了。

    寧致遠爲秦淮在前院擇了一處單門獨院的院子,讓他們夫婦可在此居住,另外連翹的姥爺弟弟也可在睿王府暫居。並且還幾次與連翹的弟弟接觸,與他探討朱子理學。

    這一切,外人看來都是寧致遠看在秦淮的面子上給予的幫助,其實杜依依知道,這裡頭並不簡單。

    連翹的弟弟,可是要參與春闈會試的人。

    連翹雖已經嫁做他人婦,不過也是日日到錦瑟居服侍杜依依,秦淮依舊是日日跟在寧致遠身側奔波,兩人除了稱呼變了住在一起了之外,其實也沒什麼差別。

    大年初五這一天,是在杜依依掐着指頭下盼來的,她迫切的想要知道,寧承幼遭遇上了他這個二哥與四弟會如何招架,更想知道那個個子不高卻可讓人不敢直視的朱閣會如何處置此事。

    青瀾這幾日又開始不見人影了,她去過幾次,都未曾見到人影,就是問起常媽媽也不知道她的去處。

    後院,又恢復了寧靜,寧蕭在昨日終於是自己決定搬回皇宮居住,杜依依親自送着她進了宮,將她交給了齊昭儀,爲寧蕭觸景傷情,齊昭儀已經徵得皇上的同意,讓寧蕭跟着她一起住了。

    在她囑託了管家之後,果然就再未聽到了下人的閒言閒語,紫月這個只在睿王府出現了短短不到三日的女子,就這麼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被衆人遺忘在了腦後。

    朝廷還未封印,但從各地前來敘職的藩王及皇室宗親都已經開始進京,杜依依關注的寧王與鎮國將軍寧昌安便就在這一波人馬中。

    新春的勃勃生機,已經在大賀的土地上呈現,雖說地面上的雪花還未融化,但在翻開枯草堆的時候已經能看到有嫩黃的草芽了,等過了一月進入了二月,春天,便就真的要來了。

    於此一同來的,就將是皇室祭祖祈禱今年風調雨順,便就將是太子冊封完婚入主東宮。

    這一個月,可是大不平靜的一月啊!

    初五這天大早,她就心情大好的在屋子裡的練了一遍已經算是熟練的劍法,去洗了一個熱水玫瑰花瓣浴,然後才讓連翹去了前院等着寧致遠帶回來的消息。

    時過巳正二刻,連翹才終於匆匆趕了回來。

    杜依依得知寧致遠與寧朝戈之間的勾當,此事寧致遠也未防範她,所以連翹還未問,秦淮就將這日的事情全部和盤托出。

    “肅王去肅州之事取消了,而且皇上還一怒之下將其禁足府上不得出門也不得會客,說是要等初七封印之後交給大理寺審理,因涉及到伏虎軍變一事,許多本是要爲肅王出頭的大臣都沒有說話,不過這雖是錦衣衛查出,但證據還是不足,若是要依大賀律例將其定罪怕是不行。”

    連翹在與秦淮成婚後得秦淮與她分析大賀與京城的局勢,對現在睿王府的處境已經十分了解,加之杜依依對她的信任,有些話她會在原封不動稟告時加一些自己的見解。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更何況這是由皇上最信任的錦衣衛查知的事實,你可知道肅王謀反具體的過程?”

    伏虎軍變那一日,幾位皇子的表現都是可圈可點的,寧誠爲救皇宮之困重傷險些喪命,寧朝戈攔截叛軍之流也負了傷,寧承幼與寧王狙殺叛軍也可說功勞匪淺,寧致遠不遠千里回到京城衝破叛軍防線身負重傷,他們都在最關鍵的時候做出自己的選擇,既突出了自己保衛皇上的英勇,又保全了自己的性命。

    到底寧承幼爲何要這麼做?他雖一直被壓制但也不至於對皇上有如此怨恨。

    除非是秦國公許諾給了他足夠的好處。

    “據說,是肅王與陳印接頭,陳印答應,若是起事成功之後擁立他爲新君。”

    “那爲什麼是寧承幼?”

    杜依依話一出口,心裡就開始思索了起來,寧誠乃是皇上長子,不出意外便就是將來的太子,他不需要冒這個險,寧朝戈乃是皇后之子,此事鎮國侯並未參與到其中來,顯然這也不合適,寧致遠是一個病秧子,皇上對他向來寵愛有加,誰也不會認爲他會背叛皇上,所以他也不是人選,一對比之下,當初併爲握有兵權處處被壓制無出頭之日的寧承幼,倒是算得一個合理的人選。

    “那擁立他爲新君的條件呢?”無利不謀,若是寧承幼不能助他們起事,那陳印爲何又要擁立他?

    “習淑媛滑胎!”

    “什麼……”

    雖說大年才過,習淑媛纔剛剛下葬屍骨未寒,但杜依依已經將這個不重要的人拋在了腦後,如今聽得連翹再說起,她萬分的詫異。

    “聽說,後來皇上讓錦衣衛專門查理此案,習淑媛在滑胎之前,乃是吃過了墮胎之藥,此藥並非是從御醫院開出,乃是被人從宮外帶進來的,是一個才人做了手腳,不過在清理皇宮的時候,這位才人已經畏罪自殺了,在她的屋子裡,找到了一盒子珠寶,具宮中的記載,乃是當初肅王離宮擇府邸的時候宮中的賞賜,肅王對此矢口否認,說此乃是他送給他現在那位妾室的,於是皇上讓人找來了肅王納的那名妾室,此女也做否認,說未曾見過這些東西。”

    如此說來,寧承幼是徹底掉進去寧朝戈寧致遠設的圈套裡了,英雄難過美人關,色字頭上一把刀,只怕寧承幼千般手段,都沒想到身邊的人居然會是他敵手派來的奸細吧!這一口咬定,他要翻盤,可就沒有辦法了,就算錦衣衛拿不出確切證明習淑媛滑胎之事乃是伏虎軍變的一步,這盆污水,也足以讓寧承幼無法自證清白了。

    “聽聞此消息,後軍都督府都指揮使習將軍也進了宮,常妃雖爲寧承幼辯護,但因習淑媛懷的乃是龍裔,說話也沒有說服力,反被怒火上頭的習將軍指責爲與子同謀,說其乃是畏懼後宮再出皇子使的手段,還請求皇上將常妃一併治罪,太子也進了宮,雖未爲寧承幼辯解,但卻搬出了三司法,請求嚴查徹查。”

    錦衣衛乃是皇上直轄,都察院素來與太子一個鼻孔出氣,太子到底還是念着幾分兄弟親情啊!杜依依心想着,讓連翹繼續說。

    “常妃雖說無事,但肅王卻是要等到開印之後,就要等待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的三司會審,根據錦衣衛查到的習淑媛滑胎的證據,雖說還不能確切的說肅王謀反,但謀害龍裔一罪是逃脫不了的了!”

    “三司會審,大理寺卿饒肅可不是省油的燈,這件事,八成就會這麼定下來了,習淑媛滑胎與伏虎軍變之時是巧合還是精心策劃,這一點就是三司說了都不算,皇上如何認爲纔是最重要的,若是習淑媛沒死,或許此事還能有迴轉的餘地,現在習淑媛已死,肅王,是要毀了!國師如何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